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五三章 放人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惠清萍目光也仅仅是在全泰峰身上稍作停留,之后环顾四周。

    见到惠清萍如今的狼狈样子,头发蓬松乱形还有稻草,衣服也蹭脏了,偏偏还穿着皇后的衣服,全泰峰脸上笑眯眯,心里却很感慨。

    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的,全泰峰也不想再说什么,上前道:“走吧!”

    惠清萍冷笑:“没想到是你来送我上路。”

    全泰峰一愣,旋即苦笑,知道这位误会了,侧身让路,伸手相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离开这里再说。”

    惠清萍无动于衷站那,“想怎样直说,用不着折腾。”

    “惠清萍…”全泰峰话到嘴了,还是咽了回去,也不废话,伸手直接拽了她的胳膊给拖走了。

    也没拖别的地方去,直接将惠清萍带上了一只大型飞禽。

    之后三只大型飞禽振翅而去,在黎明中升空,在宋京百姓还未完全苏醒过来时悄然离去,也是为了保密。

    因为惠清萍的身份原因,公然释放不如悄然送走,多少能维护一点宋国朝廷的脸面。

    其次也是为了保护惠清萍的安全。

    吴公岭倒是想过借刀杀人,譬如人在途中出了什么意外之类的,譬如向天女教透露个消息什么的。

    然而最终还是没敢乱来,因为牛有道那边的布置。

    牛有道没有派人来接人和保护,要求宋国将惠清萍安然送达紫金洞才算数,人不安然抵达,一切都不作数,休想跟他玩什么花样,无论是吴公岭还是宋国三大派都不敢乱来,反而生怕惠清萍在途中出什么意外。

    至于为何让全泰峰主持护送,实在是这种妥协屈服的事并不怎么光彩,没人愿来,多少也怕出意外担责任。

    于是全泰峰没能躲过,建议他来送的人都拿他跟牛有道的关系说话,说他来送是最合适的,不怕丢人,可以说是帮结拜兄弟的忙。

    让他去紫金洞找牛有道谈谈也是因为他和牛有道的关系,如今让他押送惠清萍又是因为他和牛有道的关系。

    就因为这个,害得他反复来回紫金洞奔波,这理,全泰峰都没地方说去,他觉得自己跟牛有道也没什么关系,怎么就纠缠不清了呢?

    回望脚下远去的宋京,惠清萍道:“带离京城再动手吗?要杀我,用得着如此小心谨慎吗?哦,是怕传出去后吴公岭脸上难看吧?全泰峰,你堂堂凌霄阁长老,竟也成了为吴公岭跑腿的货色?”

    她还在认为吴公岭要杀她,人从局中清醒过来后,她比谁都更清醒意识到了,吴公岭不会放过她。

    她对外界发生的情况也毫不知情。

    她对俗世的情况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知道一点,从狱卒对自己的态度上可以看出,这次将自己带出来应该不是要放过自己。倘若自己真能没事,狱卒的反应上因该能看出些许,至少不敢再给她不客气的态度。

    只是她有所不知,有些事情狱卒也并不清楚,这次送她离开是机密,还是那句话,宋国朝廷怕她出事。

    全泰峰叹道:“惠清萍,不要再说这阴阳怪气的怪话了,这次能躲过一劫,你就知足吧。”

    躲过一劫?惠清萍内心意外,怀疑道:“吴公岭能放过我?他不会放过我,我无依无靠,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他要杀我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无依无靠?”全泰峰呵呵摇头,“本来吧,我也以为你难逃此劫,也以为你无依无靠,谁知最后跑出个人来保你,这人动作起来的效果可能比天女教的效果还大,天女教出面怕是也威胁不了宋国,吴公岭也不会给天女教面子。惠清萍,我想你一定猜不到这个人是谁。”

    惠清萍内心惊疑不定,“还有人保我?谁?”

    全泰峰揶揄道:“再好好想想,想想你还有什么关系。”

    惠清萍皱眉琢磨,想了又想,最终微微摇头,还是想不通自己所有的关系中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她本以为是天女教要将她要回去处置,可全泰峰话已经点明了,吴公岭不会给天女教这个面子。

    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谁?直接告诉我,不要跟我打什么哑谜。”

    “唉!”全泰峰叹了声,“我就知道你猜不出来,也知道你不会往他头上去想。也对,别说你了,那人会出手救你连我也难以置信。惠清萍呐,你也许忘了一人,但那人似乎没有忘记你,你忘了我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个共同的结拜兄弟吗?”

    结拜兄弟?惠清萍有些傻眼,她这辈子就搞过一次结拜,提醒到这个地步了,焉能不知是谁,脑子里过了一下后,脱口而出道:“难道是牛有道?”

    全泰峰呵呵,“除了他还有别人吗?这次他若是没存别的企图,你应该要好好感谢他,他为了救你,可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刀都架到宋国的脖子上来了,逼得我们三大派和朝廷不得不妥协放了你。”

    惠清萍难以置信,“他会救我?”

    全泰峰:“是啊,我也奇怪呀,说实话,我真没看出他有什么救你的必要。”

    惠清萍:“他能逼朝廷和三大派妥协放我?”

    全泰峰:“想不到吧?我也没想到。他这次出手之后,我才意识到,他对燕**方的影响力远超咱们的想象。整个紫金洞在全力配合他,整个燕国的人马都大肆调动了起来,渤州大军虎视眈眈,蒙山鸣亲临渤州前线调兵遣将,并发出檄文威胁,给了朝廷三天的时间,若不放你,则立刻攻宋!”

    “唉!想当初,只不过是一个上清宗弃徒而已,在一犄角旮旯里打闹而已,谁会把他放在眼里。今非昔比啊,惠清萍,他已不是我们当初在茅庐山庄见到的那个并可以进行威胁的牛有道了,如今的他已不是你我能威胁的了。”

    “呵呵,当初茅庐山庄的那场结拜,你应该记忆深刻吧,只怕你今天做梦也不会想到,一场荒唐结拜,连你自己都不会放在眼里、当回事的结拜,在你最困难的时刻居然能救你一命吧?”

    惠清萍皱眉:“他想干什么?”

    全泰峰:“你我问?我不知道。我也问过他,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家伙,看似不着调,实则越来越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你呀,想知道答案还是见了他的面后自己去问吧。如果知道了答案,不妨告诉我一声,也不枉我护送你这一趟。”

    惠清萍沉默了一阵,看了看自己身上,忽道:“既然决定了放我,为何还制住我?解开我身上禁制。”

    全泰峰拒绝:“不行!牛有道那家伙狡猾的很,怕我们做手脚,指定要宋国亲自把人送过去,否则出了什么意外概不认账。解开了你的禁制,不好控制你,万一让你跑了,我没办法交差,等到了紫金洞,把你交给了他,你想怎样都行,都不关我的事。”

    惠清萍:“我都这样了,还能跑哪去?”

    全泰峰哪能轻易松口,也是不得不防,担心惠清萍记恨吴公岭会返归宋京闹事,提醒道:“你这次是秘密押送,原因你大概也知道一些,怕有心人从中作梗,那些巴不得燕宋开战的人不得不防。别的不说,仅天女教,只要有机会,就不会放过你。还是安安分分到了紫金洞再说吧,到了紫金洞你也就安全了,天女教还没本事杀入紫金洞为所欲为。坐了这么久的牢,还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吗?忍忍吧!”

    话说到这个地步,惠清萍也就不吭声了。

    宋国放人了,面对燕国的武力威胁,吴公岭最终还是屈服了。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和韩国交战时,他还可以破罐子破摔,责任全推给死鬼牧卓真,反正都那样了,也不在乎,如今真的是没办法再破罐子破摔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道理,已经不适合再用在他身上。

    把自己女人给送人了的确是丢脸,可这种事情做过的国君多了去,远的不说,牧卓真就把自己的宠妃送给了燕国皇帝商建雄,那些送女儿去和亲的例子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当然,不是他屈服了,而是迫于朝臣的压力,朝臣以死相迫,才逼得他不得已答应了……

    千山万水去,紫金洞复来,全泰峰终于将惠清萍送达了茅庐别院。

    牛有道闻讯亲自跑出了茅庐别院迎接,见到人,欣喜不已,恭恭敬敬拱手弯腰,“见过大哥、大姐。”

    袁罡远观,牛有道这种举动,他是做不出来的。

    惠清萍的样子依旧有些狼狈,不过比开始的时候强多了。

    她也不想狼狈见人,途中想洗漱梳理一下,可全泰峰不肯。全泰峰怕途中落地遭遇突袭,对他来说,此行将惠清萍安全送达比什么都重要,不容许出意外,至于惠清萍的脸面,那不是他顾及的事。

    惠清萍没了办法,只好脱了代表皇后身份的外袍,再扯开了头发,来了个长发披肩。

    此时面对牛有道的问候,惠清萍不知该说什么,再见牛有道,心情也很复杂。

    倒是全泰峰乐呵呵道:“老弟,我没食言吧,人可是给你平平安安送来了。”

    “多谢多谢。”牛有道拱手谢过,又满脸关切地问惠清萍,“大姐,你没事吧,他们没在你身上做什么手脚吧?”

    惠清萍摇了摇头。

    牛有道立刻回头道:“红娘,带大姐去沐浴洗漱,另外仔细给大姐检查检查。”明显是怕有人对惠清萍下毒。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