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五五章 不了解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不这么办还能怎么办?不比当初在茅庐山庄的时候,走到了这个地步,许多事情已经不能如从前那样安排了,做梦也没想到加入紫金洞还能碰上这种事,这就是他所谓的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对更多的人来说,不会遇到什么麻烦,譬如商系人马,一旦他牛有道回不来了,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商系人马自然要被紫金洞给顺理成章的接收。商系人马也不会自找麻烦,不会有好好的稳定局面不要,不会非要跟紫金洞发生冲突投靠另两家,没那流血冲突还要承担风险的必要。

    所以他希望自己手下的管芳仪等人离开,夹着尾巴走人便可,不要给商系人马惹麻烦。

    他的人若是不走的话,商系人马会很为难。紫金洞肯定要趁机将商系人马给掌控住,因此会铲除茅庐别院的人,到时候让商系人马站哪边?

    所以牛有道让茅庐别院的人走,即不让商系人马为难,也能不让紫金洞为难茅庐别院的人,否则茅庐别院的人也保不住自己的势力,最后冲突起来谁都不会落好。

    当初去天都秘境的时候,他种种安排是不想让商系人马轻易脱离自己的控制,否则他回来后会很麻烦,如今的种种情况因为他加入了紫金洞已经没了那个必要,只要他能活着回来,一切自然化解。

    如今给商系人马安稳,也算是一份报答吧,冲商系人马当初在角湖啸聚对抗三大派保他,这次去若出意外就当是还商系人马一份人情,他不喜欢欠谁的。

    什么东西都要死抓在自己手里的话,往往抓不住,顺应人心,方得人心。

    这段时间他经常无精打采的躺这,实际上一直在想这些个问题。

    “倘若你一走,紫金洞便蠢蠢欲动怎么办?”管芳仪问出了一句心中的担忧。

    牛有道慢吞吞道:“想多了,我这次去,代表的是紫金洞,惹毛了我,我随时能将整个紫金洞给拖下水。去了圣境,代表紫金洞的决定权在我手上,不怕死的话,紫金洞可以试试看,谅他们也不敢。照我说的做,你们不会有事的,我会警告他们,他们就算心里有那想法,也不敢妄为。”

    目光溜到管芳仪那黯然神伤的脸色,牛有道又笑了,“哭丧着脸干嘛,搞的我是要去送死似的,放心,我没那么容易被弄死,我也不想死,我会想尽办法活着回来的。”

    管芳仪牵强一笑,可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唉!”巫照行叹了声,这次算是感受到了这边这些人的弊端,所有人的命运都系于牛有道一人,一旦牛有道出事,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可话又说回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一个强有力的掌舵人,人心各异是没办法凝聚成团的,一盘散沙也没办法应对这乱世的风风雨雨,也走不到今天。

    有利便有弊,说的大概就是这个吧。

    “道爷,闻墨儿来报,说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的三派掌门来了,求见您。”陈归硕快步而来禀报,刚才牛有道下了令,不让其他人靠近,来报的闻墨儿被他挡在了外面。

    牛有道笑了,那三家肯定早就知道了他要去圣境,他去圣境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三家估计一直在等他的消息,迟迟等不到,期限将近终于忍不住跑来了。他可以想象,商朝宗那边估计也一直在等他的信,迟迟等不到又不好多问,怕他多想。

    “有请。”牛有道挥了挥手,陈归硕应声离开后,他又对身边二人道:“就这样吧。”

    巫照行走了,管芳仪却没走,沉默了半会儿后又问道:“道爷,凭你的手腕,你就不能想想办法不去?按全泰峰说的,凌霄阁的一些人都能想办法回避,我就不信你没办法。”

    牛有道:“公孙布的事你也知道,我早就被缥缈阁给盯上了,这次我的名字出现在圣境的名单上,有点不合常理,我去还能面对,一旦不去,只怕会有更大的麻烦,届时倒霉的恐怕不止我一个,大家都要跟着倒霉。红娘,我们还没有对抗的实力,只能隐忍,也只能是俯首听命,退一步兴许才能挣来海阔天空的机会。”

    管芳仪嘟囔道:“要倒霉干脆一起倒霉,没必要让你一个人去面对承担,老娘可不领这情。”

    “平常你们都被我呼来喝去的,我既然享受了大家给予的好处,遇事的时候自然也得是我出来承担。”牛有道笑言一番,旋即又朝她招了招手。

    管芳仪狐疑,不过还是俯身弯腰了,手撑在躺椅的扶手上,耳朵放在了他的嘴边。

    牛有道在她耳边轻声道:“危险也意味着机会,平常我们是没机会接触到圣境那个层面的。人无完人,我不信他们牢不可破。修行界已经将那九位给神话了,究竟什么情况我们一无所知,既打听不到他们的情况,也不敢贸然打听。红娘,不了解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只有去接近他们,去了解他们,才有机会击败他们!”

    此话一出,管芳仪心惊肉跳不已,这话简直是大逆不道,无异于表明了要挑战九大至尊的心迹,略抬头,与他近距离面对面道:“何必自找麻烦,这样也挺好的。”

    牛有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树欲静而风不止,我倒是想自在,可是自在的了吗?天都秘境之后,又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圣境历练,这很不寻常,不知那九个老怪物想干什么,此去正要一探究竟。”

    “那九位一直深居幕后搅动天下风云,视众生如蝼蚁般摆布,是不会停手的,规则在他们手上,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躲的过这一遭,躲不过下一遭,迟早要被卷入,既然避无可避,则无须再避,没有一直挨打不还手的道理。这次,就算他们不找到我,我迟早也要找到他们头上去!”

    管芳仪着实被这话给惊着了,今天方知这位的心迹,慌忙道:“你千万别乱来,多年来,有雄心壮志想挑战他们的人不少,可最终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你别想多了,想办法好好活着回来比什么都强。”

    牛有道:“不见得吧?据我所知,早先只有三位至尊,现在变成了九个,多出来的六个怎么说?修行中人,哪个不想像他们一样突破生死桎梏、长生不死?敢的人才有机会,不敢的人永远没有机会。”

    “这…”管芳仪语结。

    牛有道抬手,忽在她凑近的下巴上撩了一把,赞道:“真香!”

    也确实能闻香,两人靠这么近,对方的体香闻的清清楚楚。

    啪!管芳仪一巴掌打开了他手,赶紧起身,被调戏了一把,有些恼羞成怒道:“去死!”

    正好这时,陈归硕领着费长流等人来了,恰好见到了这打情骂俏的一幕,有点尴尬想回避,奈何牛有道已经瞅见了他们,朝他们笑着招了招手。

    费长流三人走去,陈归硕回了外面守着。

    瞅了眼依然对自己横眉竖眼的管芳仪,牛有道乐呵呵离开了躺椅,站了起来。

    “道爷!”费长流三人近前行礼。

    牛有道:“有事?”

    三人相视一眼,夏花道:“遵道爷的意思,我们三派那三位女弟子都有喜了,特来向道爷禀报。”

    牛有道一听便知是借口,这种事完全可以在密信中传达,犯不着三位掌门亲自跑一趟,知道三人心思,也就顺话问了,“事情没传开吧?”

    夏花:“没有,按您的意思,我们进行了秘密隔离安置。”

    牛有道:“赵登玄他们三个知道吗?”

    夏花:“没有。我们不放人,他们身在宗门来往一趟也不方便,夫妻之间与赵国一战后总共也没见上几次,有喜的消息我们也控制了,他们三个暂时还不知情。”

    牛有道:“很好,后面的事情按计划进行。”

    “是!”三人应下后,互相看了看,费长流试着问了句,“道爷真的要去圣境?”

    牛有道:“人尽皆知,不需要怀疑。”

    费长流:“那三个女弟子的后续事情怎么办?”

    牛有道知道他们想知道什么,直接挑明了,“我若能活着回来,自然会安排,我若回不来,你们直接把事情交代给紫金洞,机会给了紫金洞,紫金洞知道该怎么办,这也是我留给你们与紫金洞交好的机会。”

    夏花忙笑道:“我们还是愿意追随道爷您,这个机会不要也罢,我们等道爷回来。”

    “虚伪!”牛有道直接甩出一句。

    三人还想表示忠诚虚伪一番,谁知却被赶来的陈归硕给打扰了,陈归硕禀报:“道爷,晓月阁阁主玉苍先生来了,要见您。”

    原本的晓月阁阁主夏令沛已经成了秦国皇帝,之后的玉苍先生当仁不让,自己做了晓月阁阁主。

    “呵!今天还真有意思,客人一茬接一茬,有请。”牛有道笑言,待陈归硕去了后,又对跟前三人道:“你们担心什么我知道,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若回不来,你们跟随好王爷便不会有什么麻烦,届时的局势你们会明白该怎么做的。好了,我还有客人要见,你们先退下,没什么要紧事就回去吧。”

    “好,不打扰道爷会客。”三人一起拱手应下,退下了。

    没多久,玉苍来到,见面稍微客气后,玉苍便拉了牛有道的手腕,将他拖到了一旁,低声问道:“老弟,你早先便通知我安排可靠的人手去圣境,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自己要去圣境,也早就知道圣境要安排各派的长老进去?”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