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五六章 未卜先知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放在之前,还有点搞不懂牛有道对这边通气的原因,待到圣境突然弄出个长老参与,他想不怀疑都难。

    之前让他安排晓月阁的可靠人手去圣境,莫名其妙啊!待获悉牛有道也上了圣境名单也要去圣境后,他恍然大悟,牛有道这是在给自己准备后援人手啊,否则没必要啊!

    为了确定自己的怀疑,他在等,在等牛有道的后话。

    原因很简单,若是因为其他原因,牛有道让他准备的可靠人手肯定有什么事情安排,一定会在进入圣境之前交代。

    然而等到期限临近了,牛有道还没有任何交代,对他来说,便坐实了他的怀疑,于是赶紧赶来了。

    闻听此言,牛有道有些傻眼,对方不提,他都没往这因果关系上去想。

    待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他也反应了过来,这事怕是解释不清楚了,有点哭笑不得道:“老哥,你想多了,圣境的安排我怎么可能事先知晓?让你准备可靠人手,是因为我被天都秘境给搞怕了,试想天都秘境本没我什么事都把我给搞进去了,又冒出个圣境历练来,我是心有余悸防范于未然,未雨绸缪懂不懂?”

    他说的是大实话,可玉苍明显不相信,而且是满脸的不信神色,“老弟,你我的交情,一直合作愉快,你这样敷衍我就没意思了。”

    牛有道就知道他不信,话又说回来,这事换了他自己,恐怕也不会信,很无奈道:“那你想要什么意思?”

    玉苍抓着他手腕不放,“你跟我交个底,说实话,不要敷衍我,你是不是在圣境那边有消息渠道,早就知道了你自己会上圣境名单?换句话说,你知道这次的圣境历练是要干什么,要干什么、要历练多久你告诉我,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准备,我也好及时对下面人交代下去,免得出现什么难以收场的后果!”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你真的想多了,我怎么可能会在圣境那边有消息渠道,你这话可不能乱说,在圣境安排耳目,敢刺探圣境内部的情况,敢把主意打到了圣境的头上,传出去会死人的!”

    玉苍:“我知道这话不能乱说,不过你放心,此事你说出来,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会传入第三者的耳中,我就算对下面人交代,也会注意方式,绝不会连累到你头上。这事我晓月阁只要掺和进去了,也不敢对外声张不是?”

    管芳仪不时朝这边瞄上两眼,不知两人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谈些什么。

    牛有道服了他,也知道这事是真的解释不清了,先把他拉拽的手给拨拉开了,叹道:“我说玉苍先生,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妨想想,我若在圣境有耳目,天都秘境的事我事先也早就知道了,不会闹个措手不及是不是?”

    玉苍摇头:“根本不是一码事,天都秘境的名单是各派推荐的,你被推上去了也没办法,事先知道散修要参加又能如何?而这次各派长老出现在名单上则不一样,这是圣境亲自指定的。退一步说,就算你之前在圣境的确没有消息来路,之后也完全有可能会搭上线,你老弟的本事我是知道一些的,神通广大!”

    “知道什么?你知道个屁!还退一步?”牛有道哭笑不得,摁了摁手,“好,咱们退一步,就算退一万步行不行?这种事就算我知道什么,又怎么可能告诉你,说出来岂不是落下一个天大的把柄在你手上?别说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告诉你,所以我是真不知道,你也不要再问了。”

    玉苍面色凝重道:“也就是说,你自己承认了,你的确知道点内幕。”

    “……”牛有道无语,随后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差点急的跳脚,指着玉苍鼻子道:“我说玉苍,你把话说清楚,我承认?我承认什么了?内幕个屁!我再说一遍,我什么都不知道!”

    玉苍双手连连下摁,“好好好,你什么都不知道行了吧,你只是未卜先知行不行?”

    “……”牛有道哑口无言,对方竟然连‘未卜先知’这种话都搬出来了,可想想看,可不是未卜先知么,否则他何必多此一举做那般安排,他发现这事还真是裤裆里沾了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偏偏怎么解释对方都不信,有点恨得牙痒痒道:“我说玉苍,你疯了吧?你疯够了没有?再胡说八道,别怪老子下逐客令将你赶出去!”

    不疯!玉苍袖子里一掏,一只手拉他手掌出来,两张天下钱庄可兑换金币和金票的大额票据拍在了牛有道的掌中,问:“知道你老弟如今信义之名满天下,可我也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够意思吧?”

    什么情况?牛有道翻了两张金票查看,发现每一张的面额都是一千万,两张也就是两千万,随手就塞自己两千万金币,这特么大方到让人难以置信,他愣愣抬头道:“玉苍,你什么意思?想花钱买消息?我警告你,我不吃这一套!”说罢立马把金票回塞,使劲塞回玉苍手中。

    开玩笑呢,这钱牛有道敢要吗?别说没有那回事,就算有,他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圣境里安插了眼线。

    别说两千万了,就算给他两个亿,他也不会被收买,这种把柄实在是沾惹不起,哪怕是胡说八道,也是会死人的。

    有命赚钱,没命去花,或者被人死死抓住了把柄,他至于见钱眼开、糊涂到这个地步吗?

    可玉苍太大方了,不肯收回,又要硬推给牛有道收下。

    钱庄票据?不远处观望的管芳仪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确认自己看清了是钱庄票据后,也就明白了两人在干什么,也就是说玉苍在塞钱给道爷,而道爷却不肯收,两人这推来推去的是什么意思?

    她脚步动了动,很想过去说一句,道爷,您不要的话,给我啊!

    但终究还是没走过去,有一点她是清楚的,道爷不是什么客气人,不收肯定有原因。

    “玉苍,你再折腾别怪老子翻脸!”

    “老弟,你想多了,这钱是给你的酿酒秘方钱,我提前给你了!”

    “少来这套!之前让你先付钱,你跟老子拖拖拉拉的,非要等一年期满再给。如今一年期未满,你突然砸两千万出来,一千万主动提前给成了两千万,你不觉得你大方得有点变态吗?想坑我长点脑子行不行,老子不是三岁小孩!”

    “是两年的钱,我提前给你两年的钱。”

    牛有道与之撕扯推让的手僵住,愕然道:“真是两年的酿酒秘方钱?”

    他也稍微清醒了点,就算收了对方这钱又怎样,自己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承认不就完了,刚才有失冷静,实在是被玉苍的误判给吓到了。

    玉苍叹道:“是真的,我骗你干嘛,我保证不问刚才的事了,刚才的话就当我从未说过,行不行?”

    牛有道一把推开他手,把两张扯得皱巴巴差点扯破的金票夺了回来,抚平着,一脸狐疑道:“听说你酿造规模一直在扩大,出手这么大方,看来赚的不少啊!”

    玉苍拱手,“都是托你的福。”

    牛有道:“少来这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必有所求,想干什么直接挑明了说。”

    玉苍:“怎么会是无事呢?老弟,别的我也不说了,就一点,秦国去圣境的人我已经带来了,在紫金洞外等着。老弟的能耐我多少知道一些,我的人去后,你多担待照顾着一点,能搭把手的时候就顺带帮他们一把。”

    “回头我会交代他们,去了圣境后,统统都听你的。三大派九个人,对你惟命是从,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

    三足鼎立,规矩是缥缈阁定的,晓月阁在秦国也得面对,虽在秦国一家独大,可局面也和晋国的器云宗一样,也弄出了两个傀儡似的并列两大派,因此秦国这次也与其他国家一样,派出了九个人去圣境历练。

    他看了看四周,又放低了声音,“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我秦国历代先人呕心沥血几百年才复国成功,绝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出问题给弄栽了,圣境我们谁都惹不起,人家一句话就能灭国!我在这里对老弟托个底,人全部交给你用,你想怎么用都行,死活不论,但绝对不能给我秦国惹上麻烦。”

    “当然,若在此基础上,你还能帮我把他们给顺利带回来的话,这多出的一千万算是酬金,来年的一千万我照样给你。我相信老弟未雨绸缪定有所准备,凭老弟的手段也不会轻易赴险,务必帮我关照好他们,怎样?”

    牛有道眉头渐渐竖起,“不怎样!我说玉苍,说到底,你他妈还是怀疑老子在圣境有内线!”

    “不不不!”玉苍连连摆手,且一脸诚恳道:“绝没有,我是相信老弟的实力能帮我关照他们,只要关照好了,重谢方面绝不反悔!”

    你这话若是真心话,我信了你的邪还差不多!牛有道腹诽不已,真正是找到了对牛弹琴的感觉。

    行,既然怎么说都没用,他也就懒得再废话了,晃了晃手中钱庄票据,嗤声嘲讽道:“还真是见鬼了,去天都秘境你送一笔钱给我,去圣境,你又送一笔钱给我,这次不收还不行。玉苍,照这样的话,下次咱们再去蝶梦幻界逛逛,你是不是又得送笔钱给我?”

    “呵呵,被天都秘境折腾了一次,又要被圣境折腾一次,你嫌命长还想再折腾一次是不是?”玉苍两手一摊,戏谑道:“行呐,只要你不怕死,我再给你一笔又如何?”

    也是,牛有道脸一垮,这钱可不好赚,宁愿不赚也不想再来一次。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