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五八章 两人登对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天都秘境的时候,这边略有异心,被牛有道挫败过。

    这次牛有道又要去圣境,这边若再起异心的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一旦再被牛有道挫败一次的话,牛有道再次归来的时候他们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接连起异心让牛有道如何看他们?

    可有些事情实在是非同小可,到了商朝宗他们这个地步的人,面对事情已经不能只顾自己的感受,许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己,下面那么多弟兄的生死能一点都不当回事吗?

    而这次和之前还有一点不一样的是,角湖之战,牛有道曾舍身救过商朝宗的儿子和妹妹,这件事人尽皆知,商朝宗若背着谋后路的话,必将沦为不义之人。

    因牛有道去圣境的事,这边很纠结,也不敢问牛有道什么,怕牛有道多想。

    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想多了,牛有道一封信解决了他们所有的后顾之忧。

    沉默良久后,回想牛有道种种所为的蒙山鸣感慨一声,“道爷,真乃仁义之人!”

    蓝若亭亦叹道:“还是希望道爷能安全回来,真要让紫金洞全面接管了,南州怕是不会再有如此宽松的发展环境,紫金洞必然要攫取牟利,不会像道爷这样支持我们。”

    这点不可否认,一直以来,只要牛有道还是这边的靠山,连南州百姓都要好过不少,牛有道向来不许官方对百姓横征暴敛。只要牛有道在,修行界的风雨都有牛有道挡着,境内修士都不敢乱来,都得夹着尾巴做人。

    一旦牛有道不在了,紫金洞各方势力的手伸进来了,情况可想而知,由不得这边。

    商朝宗绷着脸颊道:“凭道爷的本事,一定能平安归来!”

    话虽如此,可大家都知道,情况很难乐观。

    ……

    早起,梳妆台前,牛有道闭目静坐,商淑清静静为他梳理着长发。

    她想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有千言万语想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牛有道也感觉到了她的异常,为他梳理的手法没那么柔顺了,但是他并未有任何反应,任由她。

    不过最终还是牛有道打破了平静,“我走后,茅庐别院不无风云变幻的可能,已是是非之地,郡主当尽快回南州,南州比这里安全。”

    商淑清弱弱道:“我在这里等道爷回来。”

    牛有道没给妥协的余地,“红娘会安排人送你回去的。”

    商淑清银牙咬唇,沉默了,梳理到最后,将他头发盘好别好之际,她忽然鼓起勇气看着镜子里的人问了句,“道爷,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女人?”

    “女人?”牛有道睁眼笑了,同样看着镜子里的她,“我找女人干什么?自己朝不保夕,没必要连累别人,也不想给自己添累赘,你想多了。”

    商淑清发现可能真的是自己想多了,自己感应许久的东西也许是错误的,可还是黯然低头着嘀咕了一声,“找你喜欢的女人。”

    “喜欢的女人?呵呵,等遇到了再说吧。”牛有道笑着回了句,对着镜子左右偏头照了照,好了,没什么问题,遂起身离开了梳张台,出去了。

    商淑清独自面对镜子里自己那张丑陋的脸,黯然神伤。

    牛有道一出门,发现袁罡和管芳仪正在院子里等他。

    牛有道步下台阶走去,管芳仪迎来,下意识走到了他身后相随,已经成了习惯。

    与袁罡面对停步后,袁罡平静道:“时间有限,我能教他们的不多,希望那两个紫金洞弟子能对你派上用场。”

    获悉牛有道要去圣境后,袁罡立刻索要了紫金洞另两名要去圣境历练的弟子,对两人进行了突击训练,用他不同于这个时代的理念教二人应对一些情况,希望有需要的时候能帮上牛有道。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没日没夜的忙这事。

    牛有道点了点头,袁罡没有多话,先转身走了。

    待牛有道出了自己的院子,才发现有人在院外等他,居然是火凤凰。

    “道爷也要去圣境?”火凤凰见面便问,之前一直不愿跟这里其他人来往,还一直不知情,直到今天要送师兄离去了,发现茅庐别院的动静有点不正常,加之管芳仪的叮咛,她才知道牛有道也要去圣境。

    牛有道笑着点头,“是!”

    火凤凰渐露哀求神色,“道爷在天都秘境的事我听说过,道爷是有能耐的人,求您尽量帮我师兄,只要能带师兄活着回来,我愿做牛做马报答您,求您了。”

    牛有道:“不用求我,既然是自己人,我会尽力的。”

    火凤凰:“师兄性情执拗,天火教于我们夫妻有恩,我不是不让师兄报恩,只是怕天火教那边会趁机…希望道爷能帮师兄把握点分寸。”

    牛有道点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约束好他的。他若不听,我会告诉他,我会给你找上个七八男人。”

    “谢谢,谢谢……”火凤凰连谢个不停,她没了办法,背着昆林树来求牛有道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一旁跟随的管芳仪一脸古怪的瞅着火凤凰,觉得有点荒谬,给你找七八男人,你居然还谢他?

    打发走了火凤凰,牛有道又去了惠清萍所在的小院。

    牛有道停步在紧闭房门外的台阶下,管芳仪到门口敲门而入,稍候又在门口露面对牛有道点了点头,牛有道这才登上台阶进去了。

    屋内榻上,惠清萍长发披肩,一身白色素衣,清心寡欲模样。

    想不清心寡欲也难,她倒是想找吴公岭算账,可是没那能力,吴公岭身边保护的高手太多了,别说报复,她连接近的可能都没有。更何况她连一个帮手都没有,手下弟子全被吴公岭给杀了个干净,靠她一人干不了什么,只怕连打听消息都要亲力亲为,很难办事。

    另就是,天女教对她的追杀是不会解除的,一旦外出暴露一点蛛丝马迹,天女教必然要追上下杀手。

    面对闭目静坐的惠清萍,牛有道叹道:“大姐,冒然前来打扰,是来告辞的,我要走了,这一走可能回不来了,这次权当是见最后一面吧!”

    听到这似乎生离死别的话,惠清萍终于睁开了双眼,似有点疑惑,问:“去哪?”

    牛有道微笑:“去圣境!没办法,圣境名单上有我,不去不行。”

    惠清萍愕然,“圣境历练的名单上有你?”

    她出事的时候,圣境历练名单还未公布出来,之后成了阶下之囚也没接触到这方面的消息,被救出来了这里后又孤僻着不愿与外人接触,因而对此事毫不知情。陡然闻知,吃惊和意外。

    牛有道:“是啊,知道时,恰好你出事了,临走前总算想办法把你给救出来了,以后也许没有机会再与大姐相聚了。我若回不来,你就跟红娘他们走吧,红娘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再往后的事我就顾不上了,小弟能力有限,大姐以后自己多多保重!”言毕拱手,没有多话,转身离开了。

    “……”惠清萍欲言又止,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整个人愣住了。

    别说外人,一直以来就连她自己也在怀疑牛有道救自己可能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她在等图穷匕见的那一天。

    直到此时此刻,她方明白过来,牛有道救她真的是冲结拜之义,对她并无任何图谋,令她脑海中一片茫然……

    牛有道抵达正院时,正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宫临策等人诸位长老都来了,不管谁对牛有道有意见,今天于情于理都该来送送,何况宫临策还要亲自把人送往圣境。

    都早早来了等候,也并未催促。

    此时见面,宫临策问:“准备好了吗?”

    牛有道:“差不多了,容我去趟龟眠阁,向师尊告别!”

    宫临策点头,“应该的,走吧,一起过去拜见。”

    一群人联袂离去,牛有道走了几步忽回头喊道:“闻墨儿!”

    他把闻墨儿招呼上了一起过去,其他人心里多少有点奇怪,闻墨儿内心则是惴惴不安,牛有道昨天的话,令她辗转反侧了一宿。

    一行抵达龟眠阁后,巨安进去通报了,可最后出来对牛有道摇了摇头,表示钟谷子不见他。

    钟谷子不见,谁都没办法,牛有道也不勉强,倒是朝台阶上的巨安招了招手,把人招到跟前后,回头又招了闻墨儿过来,问她:“你觉得我这师侄如何?”

    闻墨儿已是心惊肉跳,犹犹豫豫不想回答,牛有道追问一句,“不好?”

    闻墨儿哪能当众说不好,“不是,不清楚。”

    牛有道又问巨安,“你觉得她样貌如何?”

    巨安不懂什么意思,也就客气着回了句,“不错。”

    牛有道又对闻墨儿道:“好了,你先回去吧。”

    “道…师叔,您这是…”闻墨儿吞吞吐吐不知该说什么好。

    “先回去!”牛有道再次出声,语气不容拒绝。

    众目睽睽之下,闻墨儿不敢抗命,只好咬着嘴唇离开了。

    待她一走,牛有道方对宫临策道:“两人登对,我有心成全他们好事,掌门意下如何?”

    就觉得刚才问来问去的很蹊跷,竟是这种事,宫临策表情精彩,打着呵呵道:“我的意见不重要,这事得看他们自己吧?”

    牛有道:“掌门乃闻墨儿义父,婚姻大事父母做主。我是巨安的师叔,巨安这边我做主了,闻墨儿这边就看掌门给不给我这个面子了,若是觉得我不能活着回来,不用给我这个面子,我也无话可说。”

    “……”巨安有点懵,什么情况?忙道:“师叔,我…”

    牛有道扭头冷眼而去,“闭嘴!”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