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五九章 出发圣境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巨安满脸的难以置信,很想说,你莫名其妙跑来安排我的终身大事,还让我闭嘴?

    这边让他闭嘴不让说话,他回头看了看龟眠阁闭合的大门,很想跑进去向钟谷子告状。

    更多人的反应是看向了宫临策,都看着宫临策,看他怎么回这事。

    宫临策心里在问候牛有道先人,脸上笑眯眯道:“师弟言重了,还没去就说什么不能活着回来,实在是不吉利。我相信你能好好的回来,现在马上要出发了,仓促间议这事也不合适,等你回来再慢慢商量也不迟。”

    牛有道略摇头:“掌门,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人若回不来,还如何来商议?还是趁我活着将此事做个决断吧!我此去也许要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希望掌门能满足我最后一个愿望。”

    这不是胡搅蛮缠么,宫临策心里别提有多腻味,回头看向了巨安,问:“巨安,你愿意吗?”

    巨安自然是不愿意的,他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焉能随便答应下来,欲开口拒绝。

    然而还不待巨安开口,牛有道已经抢话道:“他愿不愿意不重要,这事我帮他做主了。”

    宫临策:“这种事,男女双方若都不愿意的话,如何好勉强?”

    牛有道:“巨安会愿意的,他这里我来保证,闻墨儿那边要听义父的,事情成与否关键要看掌门您的态度。”

    宫临策笑着摇了摇头,“好吧,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我答应你便是。”

    牛有道:“婚期何时?”

    宫临策:“等你回来后喝喜酒。”

    旁人皆知,这等于还是没答应下来,牛有道若是回不来,这段姻缘怕是也成不了。

    牛有道:“我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喝这喜酒,一年后,一年后不管我能不能回来,让两人完婚。”

    宫临策:“可以。”

    牛有道:“那今日就算是订婚了!”举起手掌向他迎去。

    “……”宫临策无语,这是要与他击掌为誓。

    牛有道举着手不放,凝视着他。宫临策沉默了一阵,最终挥手“啪”一声,与牛有道对掌拍在了一起。

    众人面面相觑,皆知这一掌拍下去意味着什么,堂堂掌门众目睽睽之下击掌为誓,岂能言而无信?

    也就是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掌门代闻墨儿做主了。

    这一掌拍响了,不少人心里唏嘘,门中不少优秀弟子一直想要的闻墨儿,居然和龟眠阁一个看门的订婚了,那些弟子获悉后不知多少人要心碎。

    “可以走了吗?”放下手的宫临策问了声。

    “你们先走,我劝劝他。”牛有道表示有话和巨安说。

    “还是一起走吧。”宫临策怕他事到临头闹什么幺蛾子出来,不盯着不行,只是挥手示意众人一起走开了一些,给了他们说私密话的空间。

    近旁无人窃听,牛有道方对巨安道:“男未婚,女未嫁,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送给你,你还不乐意吗?”

    巨安目中隐露悲愤道:“师叔,这不是乐意不乐意的事,而是未免也太儿戏了,我起码…”

    “没什么起码的。”牛有道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巨安,我此去还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我走后,只要你拒绝这桩婚事,掌门也会心安理得的顺水推舟取消。所以这种事我根本勉强不了你…”

    他抬眼看了看紧闭的龟眠阁大门,“你愿不愿意不重要,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听听我师尊的意见,如果师尊也不答应,你可以拒绝的。”说罢抬手拍了拍巨安的肩膀,没有多话,就此离去。

    “师叔…”巨安怔怔看着一行人离开,可谓满头雾水。

    他有点搞不懂牛有道是什么意思,又要强行为他做主,又不勉强他、让他自己做最后的决定,这是在干嘛啊!

    按理说,就算是他,也不该随意在龟眠阁内进进出出打扰里面的人的,无事的情况下是有规定的进出时间点的,可这次他实在是没办法等下去,再次开启了龟眠阁的大门,走了进去。

    钟谷子依然如同雕刻般闭眼盘膝静坐,巨安跪坐在了他的跟前,禀报道:“师叔走了。”

    钟谷子静默无声,巨安又道:“师叔临走前给弟子安排了一桩婚事。”

    钟谷子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饶是年纪一大把,眼神中也满是莫名其妙,狐疑而问:“为你安排婚事?”

    “是,就在刚才门外……”巨安把事发经过详细讲了一下,临尾又补充道:“别去时,他又说,让我听听师尊的意见,如果师尊不答应,我可以拒绝。”

    钟谷子徐徐道:“闻墨儿,似曾听过,你是不是跟我说过这个女弟子?”

    巨安:“是,门中有弟子想仗势纳娶,她不肯从,受到欺压,后认了掌门做义父,这事向师祖提及过。”

    “是了。”钟谷子微微颔首,又问:“长的好看吗?”

    巨安:“容貌自然是很好的,否则又岂会有弟子觊觎。”

    钟谷子:“即有风骨,又有姿色,人品样貌皆不差,你为何不乐意?”

    巨安哭笑不得:“师祖,这事您不觉得荒唐吗?”

    钟谷子叹道:“这些年,你心里是不是怨过我为何不扶持你?”

    巨安忙道:“弟子不敢,也不会有这想法。”

    钟谷子:“有也好,没有也罢,不扶你自然有不扶你的原因,论修行天资你不行,论与那些人盘旋的能耐你也不行,你没那方面的天赋,让你与他们争权夺利,只会害了你,你会被他们吃的连骨头渣都不见。而你这师叔却是人中龙凤,棋高一招啊!傻小子,你师叔一片苦心为你,你却不知领情呐。”

    巨安满脸疑惑,“弟子不解,请师祖解惑。”

    钟谷子:“那女娃娃是掌门的义女,你怎么还不明白?傻小子,我时日不多了,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你娶了掌门的义女则不一样了,哪怕你没什么出息,别人也不敢过分为难,至少能平平安安下去。”

    “放在平常,掌门是不可能答应这种事的,也不可能公然逼门中女弟子嫁人,就算我开口,他也有足够的理由推辞,只要女方不同意就够了,我是没办法像你师叔那样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你以为你师叔是闲得无聊好玩吗?傻小子,你师叔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他是在安排后事,是在为龟眠阁的人周全一条退路啊!”

    “我的无言托付,他明白的,他也做到了。他就算死在了圣境,也不负我的期望,也对龟眠阁做到了仁至义尽!你若非要不领情,他也没办法啊!傻小子,那姑娘人品样貌都不差,你师叔没有委屈你,送了桩美事给你,是你高攀了,别人羡慕你都来不及,你还有什么好不乐意的,听你师叔的,娶吧!”

    巨安愣愣怔怔着……

    拜访龟眠阁的一行返回了茅庐别院,宫临策等人暂候,牛有道借回内取行囊的机会,向管芳仪叮嘱了闻墨儿和巨安之间的关系变化。

    管芳仪听了都有点懵,“就这样订婚了?闻墨儿和巨安订婚了?道爷,你这玩的是哪一出啊!”连她都感觉有些草率。

    牛有道提了包裹背在身上,“闻墨儿就是宫临策派过来的耳目,老是有人盯着咱们,你还舒服了不成,变成自己人不好吗?我不在的期间,你们的身份不便在紫金洞到处走动,你多联系巨安,让巨安多在闻墨儿身上下工夫,能让闻墨儿帮你们的话,你们在紫金洞也方便一些,至少能及时察觉到紫金洞这边的情况变化,好提前做防范和准备。”

    管芳仪若有所思点头,问:“巨安不是没答应吗?能答应吗?”

    牛有道:“机会给了他,他若非要拒绝,那我也无话可说,想必我那师傅还不至于老糊涂了,应该能权衡利弊。”

    管芳仪唏嘘:“那丫头冤不冤,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被你们给祸害了。”

    “成就一段姻缘,是好事,怎么就成祸害了?再说了,巨安也不差,能安心这么多年守门的人,坏不到哪去,比那些玉树临风的靠谱。丫头不懂事,无识人之明,我是在帮她做出正确抉择。宫临策在这种事情上公然勉强了她,不好不对她不负责的,怎么看都是好事,她应该感谢我才对。”

    “行,正说反说你都有理。”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圣境之行正式出发。

    牛有道领了昆林树一起离开,火凤凰依依惜别,奈何牛有道不让茅庐别院的人送别,众人只能在门口止步目送,咬唇不语的商淑清亦在其中。

    玉苍闻风而动,率领秦国前往的修士与紫金洞等人碰头了。

    紫金洞长老山门外拱手送别时,天火教掌门宇文烟也出现了,领着天火教前往的人与这边汇合同行。

    再见天火教的人,昆林树难以抬头,宇文烟招他去天火教那边,却被牛有道给阻止了。

    尽管知道昆林树上了圣境历练的名单,正常情况下应该没人敢轻举妄动,可在抵达圣境之前,牛有道还是不敢让昆林树落入天火教的手中,也是为了避免昆林树这一路上的尴尬。

    眼前就能看出,天火教那边没人给昆林树好脸色看。

    ps:谢“手机号0040”的小红花捧场支持。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