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六一章 年轻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这里应该就是圣境了,落在山巅的众人再次四处打量,山门碑文上刻着“守缺”二字。

    此山,山巅重楼交错,建筑连绵,廊桥穿插其间,明显能看出是缥缈阁的人的居住场所。

    首先从穿戴的服饰上就能判断出来,牛有道估摸着住在此地的人员都是看守圣境出口的人。

    这大概是九大至尊间的约定,圣境的出入口只有一个,由哪家单独把持都不合适,但凡涉及共同利益的,皆有九至尊共同派遣的人员组成的缥缈阁来打理。

    此山此地就叫守缺山,又称守缺山庄,正是负责看守圣境出口的缥缈阁人员驻守地,与外界圣岛的缥缈阁人员一内一外把守,闲杂人等是没办法随意闯进闯出不被发现的。

    没让众人在山门外过久逗留,人一到齐,立刻被赶羊似的赶进了山庄内。

    众人也的确有种待宰羔羊的感觉,唯唯诺诺顺从着,无人敢反抗。

    人赶进了一座空荡荡的宽敞楼阁内,内设一排排可席地而坐后作业的矮桌,共八十四张,对应来到的人数。

    诸国海内外位列缥缈阁的席次共三十席,除去两席另设的功德席位,也就是受到缥缈阁表彰而荣获位列的席位,剩下的是七国二十一席,灵宗、天行宗、万兽门三席,四海四席,共二十八席。

    相当于二十八个门派,每个门派三人,也就是说,此来参加圣境历练的共八十四人。

    每张矮桌上都有一套衣裳,赤红色的衣裳,从内到外都有。

    接下来的情况有些尴尬,缥缈阁要求所有人各找一张桌子,将桌上的衣服给换了,而且是当场脱干净了、脱得光溜溜的换了,外面穿进来的衣服全部要在监督下给扔了,交由缥缈阁全部销毁。

    说白了,这里是圣境,是九至尊居住的地方,不想外人带入不该带入的东西,怕在这里惹出什么不该惹出的事,到时候缥缈阁没办法向九至尊交代。

    虽然众目睽睽之下脱光了有些尴尬,但毕竟不是一个人脱光,大家都脱光也没什么。

    “快!不要磨蹭!”缥缈阁的人厉声一喝,众人不敢犹豫,立刻稀里哗啦宽衣解带,牛有道亦在其中。

    对一群男人来说没说,可对其中少有的几个参与历练的女弟子来说,那就太尴尬了。

    譬如西海妖王座下的长老芙花,也就是牛有道的结拜大姐,人长的美艳,身段也很曼妙,可让她如何能当众脱光?

    当一群男人的面脱光,让这些女人如何能做到?可是不脱的后果又不敢承担,极其犹豫,有人涨的一脸通红,左看右看不知该如何是好,又不敢轻易跟缥缈阁的人讲道理。

    这一幕,暗暗仔细观察四周的牛有道收入眼底,同时也在暗暗感叹圣境淫威之强大。

    幸好缥缈阁也不是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地方,还是有点人性的,不待几个女人开口,已有女性缥缈阁人员来到,喊了几个女人出去,另安排了地方让这几个女人去换衣服。

    男人再无所谓,当众脱光也不是什么光彩事,牛有道不愿走光太久,手脚麻利,脱光后迅速换上了一色的从内到外的红内衣和外套方松了口气。

    其他人也差不多,一旦脱光后动作都飞快。

    只是这场面有点壮观,连监督的缥缈阁人员都有些神情古怪,估计这场景他们也难得一见,毕竟他们也是头次经历这种圣境历练的事。

    一名现场监督的缥缈阁人员突然大声道:“发簪也换掉。诸位,丑话说在前面,谁若敢私藏外面带入的任何东西,一旦被发现,一律杀无赦!”

    参加历练者心中暗暗一凛,无人敢违逆,包括牛有道在内都换下了自己头顶的发簪。

    类似芙花的身具吞噬变化的妖修,在外界过关的时候就把体内暗藏的刀剑之类的给吐了出来。

    之后,换下的衣物由缥缈阁的人抬着大筐收了个干净抬走。

    至此,所有参加历练的人员,除了自己本人,身上没有一丁点从外面带入的东西,不管之后发生什么都将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对大家来说也算是公平。

    众人换装完毕等了一阵,稍候另觅地方换衣的几个女人也回来了,大家这才发现没什么男装女装之分,全部是男装,几个女人也都穿着红色的男人衣服。

    衣服尺码都偏大,牛有道身材不算矮小的,也都觉得身上衣服有些宽松,几个女人身上的衣服就更加显得宽松。

    但这显然不是缥缈阁人员在乎的,监守人员喝道:“各找一张席位坐好,肃静,不得喧哗!”

    众人基本也没到处乱窜,基本上都与本派的人在一起,就地盘膝坐下了。

    紫金洞另来的两名弟子,一个叫秦观,一个叫柯定杰,一直紧跟牛有道身边观察着四周,也不愧是袁罡突击训练过的,一开始就抢占了有利的位置,一听喝斥就地坐下戒备四周。

    一个坐在了牛有道的后面,防止有人从后面偷袭牛有道,并警戒牛有道的右侧方位。

    一个坐在了牛有道的左侧,防范牛有道左边可能出现的危险。

    至于牛有道的前面,牛有道本就面朝前,能及时发现前面的情况,自己也能及时防范。

    这就是袁罡突击训练后的成果,不管走到哪里,二人随时以保护牛有道的安全为首位,并随时警戒着四周,警惕可能出现的任何异常。

    光靠袁罡的吩咐肯定也没用,对牛有道的安全,紫金洞自然也耳提面命过,若是因二人的闪失导致出了什么事的话,二人回去是交不了差的。

    紫金洞命二人全力配合牛有道维护紫金洞的利益,当然,若牛有道要干出什么有损紫金洞利益的事,也要求二人全力阻止。

    察觉到二人反应的牛有道回头看了看二人,他熟悉的套路,一看就知是袁罡的杰作。

    他觉得二人的反应有点过度了,在这里,谁敢乱来?不过对此也没说什么。

    众人坐好后,等待着,一个个东张西望,熟悉的皆以眼神交流,都不知道在等什么。

    牛有道有点无语,发现万兽门的长老晁敬和晓月阁的长老沈一渡不时看向他,不时向他暗送秋波,似乎希望从他这里得到一点什么暗示,似乎都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及早有个心理准备做应对。

    沈一渡得到了玉苍的提醒,有这思路,牛有道还能理解,至于这晁敬,他不理解也能理解,估计和玉苍误会的想法一个样,谁叫他一开始未雨绸缪时也传信给了晁敬做准备。

    他能给什么暗示?给不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能是当做没看见,结果左右转移目光时,又发现芙花、断无常、浪惊空、红盖天也在一个劲地朝他使眼色。

    牛有道抬眼看屋顶,观察屋梁构造。

    沈一渡等人有点无奈,发现自己白白浪费了表情。

    而晁敬和芙花等人心里则有点着急,内心思量着,回头一旦有机会,一定要想尽办法接近那厮摸清情况。

    等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的样子,楼阁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文文静静的文雅汉子走了进来,长的也蛮秀气,气度内敛,走到正位面对大家坐下了,审视着下坐成排的众人之际,嘴角似乎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莞尔,似乎是因为大家身上一色的赤红衣裳,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在场的有的人见过这位,见到这文雅汉子皆心中暗凛,知此人乃是九大至尊之一元色的弟子丁卫,而这丁卫正是本届执掌缥缈阁的人。

    端坐在上的丁卫打量众人一阵后,出声了,“这次圣境历练,外面各种传说颇多,我略有耳闻,都是谬传,都是对圣心的误解,大家不用紧张,不是诸位想的那样。历练,的确是实实在在的历练,能来参与的人也许会获得莫大的好处,是九位圣尊给大家的一次机会,是正常情况下大家求都求不到的机会,诸位应该庆幸才对。”

    众人悄悄与左右交换眼色,明显对这种说法心存怀疑,圣境和缥缈阁平常干的是什么?能有好事才怪。

    “在场的,我看有几个眼熟的,应该认识我,应该是各派的长老吧。”丁卫笑着抬了抬手示意,“劳烦各派长老起来一下,好让我也认识一下。”

    他一发话,各派长老不敢不从,皆从人群众陆续站了起来。

    看众长老后缩的站位,丁卫略皱眉道:“各派长老怎么都往后坐了?不便交流,换换位置,各派长老都坐前面来。”

    各派长老皆有点尴尬,实在是感觉坐前面不太安全,怕有事会首当其冲,遂都往后缩了,如今被这么一说,不好再缩了。现场遂乱了一阵,换位置,包括牛有道在内的各派长老都被调换到了前排。

    紫金洞两位弟子精心抢占的护卫位置被丁卫一句话就给废掉了。

    到了前排的诸位长老中,牛有道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实在是他这个长老有够年轻的,想不显眼都难。

    丁卫目光扫过众人时,也被显眼的牛有道给吸引了,目光盯着审视了一阵。

    牛有道暗暗嘀咕倒霉,以前觉得年轻真好,如今发现年轻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丁卫笑问:“你应该是紫金洞长老牛有道吧?”

    牛有道拱手道:“正是!”

    丁卫颔首:“天都秘境之行有关于你的卷宗,我看过了,确实了不起,的确是年轻有为。说来,这次诸位长老能有幸参加这次的历练,你功不可没。”

    “我?”牛有道忍不住愕然一声,心中狐疑,瞎说什么,关老子什么事?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