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六四章 避重就轻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其实写的的确有点像是在讲故事,讲的都是他加入紫金洞以后的故事,虽然名为紫金洞长老,却没有享受到长老应有的权力,紫金洞一群高层合谋之下,居然不给他这个长老参事议事、参与决策的权力,大小事统统瞒着他。

    他带领的南州人马战功卓著,分享战果时不但论功行赏没份,还遭到紫金洞的联手打压。

    打压也就罢了,还要逼他交出酿酒秘方断他财路。

    拜了个师傅,结果至今为止,连师傅的面都没见上过几次。

    总之文卷中是详述自己在紫金洞遭遇的各种不公经历,痛斥紫金洞的各种无耻,怒骂没一个好东西,最后希望缥缈阁能为自己主持公道。

    丁卫:“我让你写紫金洞的缺点和不足!”

    牛有道拱手道:“丁执掌,在下次陈述的难道不是紫金洞的缺点和不足吗?”

    丁卫手中文卷扔在了案上,“不是让你写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们紫金洞内部勾心斗角、你和他们争权夺利的事情是你们的家事,谁对谁错我没兴趣。各派的缺点和问题,还有做过什么不利于天下秩序的事,我的话你是听不懂还是故意在这里装糊涂?”眉眼间已浮现冷杀意味。

    众人面面相觑,紫金洞内部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牛有道稀里哗啦写了三大张,写的居然是这个?都是些所谓的鸡毛蒜皮的事,难怪能啰里啰嗦写这么多。

    牛有道再次拱手,一脸为难道:“这…还请先生恕罪,在下绝非装什么糊涂,实在是在下加入紫金洞不久,一直受到紫金洞的打压和排斥,根本不给我任何实权,我这个长老连参与决策的权力都没有,拜了个紫金洞的师傅不但没见过几次面,连话都没说上过几句。”

    “他们干什么事情都瞒着我,还不让我和我的人在紫金洞乱跑,他们背着我干过什么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至于先生说的缺点和问题,还有做过什么不利于天下秩序的事,这个…这个,我真的一无所知,总不能胡编乱造吧?也实在是不敢蒙蔽先生,只能是把自己去了紫金洞后知道的事情给详详细细写下来,先生可以核实,在下若有一句蒙骗,甘愿受死,绝无怨言!”

    话说的可怜,在紫金洞竟混的这么惨,但似乎句句在理。

    “……”丁卫略显凝噎无语,目光略有闪烁后,沉声道:“我这里自然会核实,若有蒙蔽自然会让你承担后果!”

    这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参与者的名单,他事先是知道的,缥缈阁也事先核实过各人员的情况,牛有道突然被罗芳菲点中,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他因此特意关注过牛有道的情况,牛有道在紫金洞的处境他多少知道一些,只是具体情况和牛有道对紫金洞内部事情的知晓程度是不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还有待确认。

    但被牛有道这么一搞,确实找不到任何指责牛有道的切入点,如同牛有道说的,总不能逼他胡编滥造吧?

    当然,他若非要找牛有道的麻烦也不是不行,只是没那必要,毕竟是罗芳菲亲点的人,不少人都想知道罗芳菲点牛有道进入圣境想干什么。

    言毕,也没让牛有道坐下,又随手拿了其他文卷查看。

    本不会在这里查看其他人的,但是因为牛有道的这一出,他想查看其他人是不是都跟牛有道一样在扯这类似的屁事。

    殊不知其他人听懂意思后,肠子都悔青了,是啊,可以像牛有道这样写啊,写门派内部的蝇营狗苟啊!

    真的是后悔死了,他们居然老老实实按丁卫说的去写了。

    沈一渡和晁敬等人瞅向牛有道,神色各异,一个个却在心里笃定了,这厮果然像是事先知道了内幕,早有应对之策,不像他们临时无解!

    紫金洞的秦观和柯定杰则忍不住回头相视一眼,皆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内心亦欣喜不已,发现宗门交代的没错,这牛长老还是有些本事的,果然如此,果然轻易就帮宗门躲过可能会出现的一劫。

    两人现在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牛长老,牛长老这手避重就轻玩的好啊!

    丁卫不让坐,牛有道也就老老实实的鹤立鸡群站在了那,乖乖低眉顺眼的样子,至少态度上不能惹丁卫不高兴。

    形势不如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不是宁折不弯的袁罡,能屈能伸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至少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不需要丁卫说的写后会为他们保密,这一保密,就算不公开,写了什么回去也解释不清了,他需要让紫金洞的人知道,他并未干出将紫金洞置于缥缈阁刀下险境的事。

    他事先知道,自己的异常举动很可能会引起的丁卫的注意,很可能会吸引丁卫看自己写的东西,看后必然有不满反应,他要的就是这场问答,好公开撇清自己。

    难题一出,他有其他人没有的优势,就是他加入紫金洞不久,他没道理放弃自己的优势不用。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承担了巨大风险的,天谷的经历他记忆犹新,莎如来那句夫之见,矢之巨,就是规矩更是印象深刻,他不知道这个丁卫和莎如来行事风格是不是一样,能不讲任何道理。

    不过他认为丁卫不至于如此,在天谷他某种程度上确实做错了,不该在天谷动手,而他在这里的此举占足了道理,丁卫能一点道理都不讲?

    既是在赌,也是在试探。

    丁卫在用这个难题为难他们,他牛有道同样也在以此回应试探圣境的情况,试试还能不能讲点道理,这决定着他后面该如何去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圣境和缥缈阁对他来说只是个强大的对手,他内心里没有其他人那种发自骨子里的畏惧,他个人认为,圣境管理着这么多人,按理说不太可能一点道理都不讲,否则早就乱了套。

    若丁卫真是蛮不讲理,一点理都不讲,他不会坐以待毙,也不会让丁卫好过。

    进圣境后,他就在快速观察周边的环境,身入险境,迅速观察四处环境是他防范风险的本能,没点起码的应对能力风浪中走来他也不可能靠运气活到现在。

    尽管被紧赶、快赶来了这个地方,但周围的环境地形已经被他大致记在了脑中。

    刚才研墨思考时,别人以为他在思量怎么写,实际上在他做出决定后一点紫金洞的事写下来没那么复杂,他真正思考的是一旦这样做了出现不利后果后该怎么脱身。

    脑海中回忆的是周边地势地形,根据山峰的高低起落他很容易就判断出了地势走向,在这方面他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给他一定的条件,他甚至能判断出哪个地方有地下河。

    哪个方向逃比较容易脱身?而四周的云山云海就是他最佳的掩护,只要遁入了山下的云海之中,就能增加脱身的机会,环境便于掩饰他的踪迹。

    外部的脱身环境有了一定判断后,他又迅速判断内部环境。

    缥缈阁的人有点自大,没太把他们放在眼里,防范警惕性并不高,自己骤然发难脱身的话,凭自己的实力,逃脱山巅遁入云海的这一点点距离,他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逃离时最好能利用沈一渡和晁敬等人对自己于此的某种估判,自己喊上一声能吓唬他们的话,能让他们情急之下误以为此来必死无疑,能逼得他们一起反抗更好,就能制造出更大的骚乱。再不济也能吸引这里的缥缈阁人手防范其他人作乱,牵制一定的对自己追杀的力量,短时间内能便于自己更好的脱身。

    逃离时,抢夺武器在手很有必要,最好是能顺便在云海中抢一身缥缈阁人员的衣裳,便于自己之后行事的掩护。

    只要能脱身眼前,为自己争取到转圜的时间和空间,自己方可以从容应对。

    写下纸上东西之前,他已经想了很多,做好了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心理准备,事出后无非三种情况。

    一,最大的可能是不会有什么事,有理的情况下丁卫不太可能乱来。二,将他扣押略施惩戒,那样他会忍了,受点罪能避免后续一系列的麻烦。三,丁卫想给众人来个下马威,杀一儆百,那样他不会坐以待毙!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对的。

    现场寂静,只有丁卫看过一份文卷又看一份的动静。

    连看几份后,都没有像牛有道那样,发现应该就牛有道一个另类后,丁卫也没了再在这里当众耗着的兴趣,手上东西一扔,让收拾好,“誊抄几份送给各家。”

    “是!”立刻有人过来收拾了文卷,端着托盘拿走了。

    丁卫也起身离开了,一句话都没有,就这样走了。

    之后有缥缈阁的人宣布,今天就到这里,让众人暂在这里休息,以各派为单位一间房,这里准备了房间供大家暂时休息,等候下一步的历练安排。

    出了楼阁,一群人被缥缈阁人员领去暂时落脚的休息之地,沈一渡和晁敬等人都有意或无意地向行进中的牛有道靠近。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