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七二章 警钟长鸣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此时见到巨安出现在茅庐别院,想到巨安刚才应该是与闻墨儿谈情说爱过,他可谓妒火中烧。

    茅庐别院这边他已经让人盯住了,这就是管芳仪感觉到了茅庐别院的人被加强了圈制的原因。

    巨安那边他也让人盯住了,盯住巨安是想找到拆散巨安和闻墨儿的机会。

    因此巨安采撷野果来了这边的事他知道,一听下面人禀报,他就怀疑巨安是来送给闻墨儿的,立刻赶来了。

    巨安无意和管青崖针锋相对的对视,回头对管芳仪道:“我先回去了。”

    “好,恕不远送。”管芳仪客气点头。

    巨安就此迈步离去,谁知经过别院外通往的必经之路与管青崖擦身而过时,管青崖突然横手一伸,拦在了他的胸前,阴阳怪气的问了声,“巨安,这是要急着去哪啊?”

    见此状,管芳仪觉得不对,立刻闪身而来看怎么回事,落在了巨安身边。

    她一冒出,不远处亦有两名紫金洞弟子落在了管青崖的左右,是管青崖的手下,为管青崖涨声势。

    巨安垂眼看了看拦路的胳膊,淡定道:“自然是回龟眠阁。”

    管青崖冷笑道:“采的野果,闻师妹收了么?”

    巨安目光扫去,“你在跟踪我?”

    管青崖:“你想多了,我不像你坐在龟眠阁守门便可,我事多的很,可没那闲工夫跟踪你,是闻师妹刚才提及,一点烂果子闻师妹可看不上。”

    巨安眉头一皱,心中浮现不快,对闻墨儿不满,不喜欢我的果子直接跟我说,干嘛还要告诉这人,什么意思?

    管芳仪昨日在茅庐别院是见过闻墨儿对这位的态度的,和闻墨儿接触这么久多少也知道些闻墨儿的为人,知道闻墨儿不是说这种闲话的人,当即笑着插了一嘴,“闻姑娘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

    她想提醒巨安,不要上了居心叵测之人的当,不要受人挑拨离间。

    管青崖冷冷扫了她一眼,心中冒火,闻墨儿的确没告诉他这事,但至少一番话试探之下,他确认了巨安采集的野果的确是送给了闻墨儿。

    巨安没继续跟他废话下去,问:“我可以走了吗?”

    管青崖:“没做亏心事,躲我干嘛?”

    巨安:“我没干亏心事,也不需要躲你。你是要阻止我回龟眠阁吗?”

    “说两句话而已,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管青崖不屑嗤笑一声,拦着的胳膊放下了。

    他虽不把巨安给放在眼里,可巨安毕竟是给钟谷子守门的,只要钟谷子在世一天,紫金洞便没人敢对巨安过分,别说他,就算是他师傅严立也不敢造次。他也只敢说些无关大雅的擦边话,说些追究起来不用担负什么责任的话,来硬的还没那胆子。

    巨安不再多言,就此迈步从他身边走过。

    管青崖眼睛余光目送着,又回头左右相随的人,冷冷冒出一句,“你们回头跟龟眠阁那边的守卫同门递句话,让他们看紧了,以后不许不三不四的外人跑去龟眠阁打扰钟老清修。”

    “是!”左右笑着应下。

    巨安脚步略停,别说眉头一皱的管芳仪,就算是他也听出来了,外人?这里哪来的外人?无非就是指茅庐别院这些人,这是要阻止茅庐别院的人和龟眠阁来往,他若是不主动过来的话,茅庐别院的人怕是没办法再和龟眠阁那边通气。

    可是他无权管这些,巨安继续迈步前行。

    管青崖回头盯着巨安的后背冷笑一声,继而又回头盯向了管芳仪,手指她脚下踩的地面,警告道:“谁让你跑出来的,茅庐别院的人未经允许,不得在紫金洞内擅自乱跑,你不知道规矩吗?”

    管芳仪笑道:“规矩自然知道,我并未乱跑,这还在我们走动的范围内。”

    紫金洞虽约定了茅庐别院人的活动范围,但还不至于将茅庐别院的人圈在院墙内不许出门,真要这样约束的话,牛有道当初也不会答应。这别院四周的一大片区域都可以,还有别院后面的一座山都是茅庐别院的人可以活动的地方。

    这明明是提醒的话,可在管青崖听来却很别样,刚才这女人在他和巨安中间插嘴本就让他不痛快,他拿巨安没脾气,火发不到巨安身上,此时却忍不住当场发泄了出来,挥手就是一巴掌。

    啪!一记耳光清脆响亮。

    管芳仪怎么都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动手,无任何防备下,脸颊硬生生挨了一巴掌,被打了个趔趄,口角甩出了血迹,可见对方下手没客气。

    他本就想找机会找茅庐别院的麻烦,好给师傅出口恶气给师傅看。

    别院内,见到管芳仪在外面与不善之人见面,许老六等人早就在关注中。

    一见管芳仪挨打,许老六、吴老二和陈伯等人迅速闪身而出掠来,就要为管芳仪出头。

    这反应速度令管青崖略惊,与身后左右之人迅速警戒后退,并施法大声喝道:“来人!来人…”

    “住手!住手!都给我停下……”管芳仪则迅速喝停陈伯等人,紧急挥手阻拦,生怕惹出事来,一旦在这里动起了手,讨不到便宜不说,还要吃大亏,会连累别院所有人都倒霉,会坏了道爷的安排。

    硬生生停下的许老六等人一个个咬牙切齿,一口气憋得难受。

    一群紫金洞的轮值守卫听到管青崖的叫嚣掠来,为首之人喝道:“怎么回事?”

    许老六立刻指着管青崖怒道:“他动手打人!”又指了指管芳仪脸颊上迅速浮起的鲜红巴掌印。

    为首轮值者立刻沉声道:“管师弟,宗门内岂是你随意动手的地方?”

    见控制住了场面,见管芳仪那边不敢妄动,管青崖立刻指向管芳仪倒打一耙,“我刚才警告她守规矩,身为外人不要在紫金洞乱跑,她居然说这里是划给他们的地盘,她想怎么跑就怎么跑。是划给了他们的活动空间不错,可紫金洞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了他们的地盘?身为紫金洞弟子岂能容人放肆,我忍不住教训了一巴掌而已,让她管好自己的嘴!”

    许老六等人只是看到了管芳仪挨打,至于说了什么并未听到,不知该如何帮辩。

    管芳仪自己却是知情的,见对方颠倒黑白,柳眉怒挑,“管青崖,休要信口雌黄,我什么时候说了这是我们的地盘?”

    话一出口,管青崖左右随从立刻纷纷作证,“我们都亲耳听到了,管师兄是气愤不过才出手教训的。”

    管芳仪怒道:“满嘴的胡说八道,你们沆瀣一气,故意栽赃陷害!”

    殊不知类似这种事情在一个大门派里面很常见,下面弟子斗来斗去发生类似事情很平常,只是到了牛有道这个层次已属紫金洞高层,这种小打小闹的事平常少遇见而已,譬如闻墨儿以前却是吃受过不少。

    “谁胡说八道了?”管青崖怒斥回去,指着管芳仪的鼻子嘲讽道:“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一个万人骑的biao子,估计谎话说过不少,如今竟跑到这里义正言辞来了,简直是笑话!”

    “狗东西,我撕了你的嘴!”许老六大怒,欲冲出之际却被管芳仪死死拽住了胳膊,管芳仪同时拼命拦住其他人。

    被人这样当面辱骂,她也悲愤,可她认了,她自知自己本就名声在外,齐京红娘的艳名想说什么清白是笑话,那条路自己已经走过来了,人尽皆知,想掩饰也掩饰不了。

    眼前再悲愤也不能让事情闹大,否则收不了场。

    别院内,段虎冒了下头,问门卫:“怎么回事?”他是被管青崖之前的大声喊叫动静给惊动的。

    “那人出手打了红娘……”门卫把看到的事情经过讲了下。

    段虎立刻扭头闪回别院深处,快速来到了袁罡所在的院子。

    袁罡正光着膀子悬在两条平行铁杠上,双手左右各拉一根,双臂水平拉着身子悬空静停,整个人如‘十’字,闭目静默着,呼吸声如隐隐风雷滚动,腹部一颗半球体上下滚动,一身如石雕般的肌肉极具别样美感。

    “袁爷,红娘被紫金洞的人打了……”段虎把探知的情况迅速讲了一下。

    袁罡眉眼一动,眼睑突然睁开,一双星眸泛冷,口鼻间呼吸的红色雾气深吸进了鼻腔内,腹部滚动的球体消失了。

    只见他悬空下体略向前荡,又猛然后摆一个抛空,整个人腾空翻滚而起,从空翻腾着跃过了双杠,人在空中一把摘下了扔挂在树枝上的外套,稳稳落地,衣裳一抖套上身。

    衣带腰间一系,大步走到一颗树前,一把拔下了插在大树干上的三吼刀,快步朝外跑去,并扔下一句,“有人打上门了,鸣钟召集人手!”

    “是!”段虎应下,闪身而去。

    很快,茅庐别院内,南山寺悬挂的那口大钟“咚咚咚咚”的急促长鸣。

    警钟长鸣,外面争执中的管芳仪等人霍然回头,只见一条人影没走正门,而是腾空蹿墙而出,横刀在手的人影如猎豹般唰唰冲来,后方是雷宗康等人跟着飞掠冲来。

    很快,巫照行和云姬等人亦闪身而出,连惠清萍也被动静给惊的现身落在了高阁上观望。

    管芳仪暗叫糟糕,最不想惊动的人还是被惊动了,此人她也拦不住,要出事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