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七五章 扣押袁罡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听师傅这么一说,管青崖内心里是真有些害怕了。

    有些事情他也的确是不知道,这不是做师傅的和宗门不对下面弟子坦白,而是有些事情只能是宗门高层掌握,譬如天都秘境内的事大家事后都猜到了紫金洞和牛有道是联手了,可具体和牛有道干了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是不会搞得人尽皆知的。

    还有牛有道走前留的后手,和紫金洞做了什么利益交换,紫金洞高层又做了怎样的妥协,是不会告诉下面弟子的。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管青崖不会嘴软,反而死犟道:“是弟子愚昧无知,但弟子不后悔,只要能为师傅出口恶气,弟子死不足惜。”

    “愚蠢!”严立怒斥一声,不过徒弟这话还是让他心里听的舒服,之后左右看了看,放低了声音道:“事已至此,你那两个证人的嘴管好,出了什么纰漏别怪为师不护你,明白吗?”

    说的这么清楚,管青崖岂能不知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咬死了管芳仪有错在先,保证那两个证人不会改口。

    见师傅这态度,他心中一喜,表面正色道:“弟子明白,师尊放心,我会交代好,他们不敢乱说。”

    严立又叮嘱道:“这事你不要再冲在前面叫嚣出头了,剩下的事宗门会处理。”

    管青崖恭敬拱手道:“是,弟子明白。”

    严立瞅了瞅茅庐别院那边,也无意再凑上前去和管芳仪等人照面,正要转身而去,宫临策派来的人却找到了他,“严长老,掌门令您和诸位长老前往议事大殿议事。还有引起此事的管师弟等人。”

    通知完这边,那弟子又去了坐镇现场控制局面的莫灵雪那边,下达了令其去议事大殿的法旨。

    稍候,几位还在宗门的长老在议事大殿齐聚,这个时候聚集,商议的自然是跟茅庐别院之间矛盾的解决。

    要解决问题,自然要弄清发生了什么问题,惹事的管青崖三人也被招来了议事大殿,当堂陈述事发经过。

    过程不用说,管青崖依然咬死了是管芳仪放肆在前,他身为紫金洞弟子不能坐视,略施教训,本没什么事,谁知袁罡骤然跑出,一露面就要提刀杀人,实在是猖狂,还打伤了好几名紫金洞弟子。

    跟管青崖来的两名紫金洞弟子自然咬死了帮忙作证。

    听完当事人的陈述后,宫临策态度模棱两可,并未表态什么,挥袖示意管青崖等人退下后,方捋须沉吟道:“这个袁罡,凭一身横练功夫,居然能打伤我紫金洞数名弟子?”

    莫灵雪出声道:“我在现场问过与他交手的弟子,此人横练功夫确实厉害,近乎刀枪不入,致命剑气也只能是伤其表,不足以毙其性命,否则他早已毙命。不仅仅是肉身防御强悍,且力大无穷,攻击速度迅捷凶猛,仅凭蛮力居然能和我派金丹修士硬碰硬,一群人围攻居然拿他不下,还不敢轻易近他身,只能远距离围攻,否则恐怕不止是打伤我数名弟子。此人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伤痕累累之下的体力久战不竭,着实惊人!”

    宫临策迟疑道:“这世上竟有如此蛮横的横练功夫,你们可曾听说过?”

    众人皆默默思索,逐渐摇头,表示都未听过。

    傅君让道:“掌门,现在的问题是,事情闹出的动静不小,下面的弟子都看着,该如何处理?”

    宫临策没急着把话说死,免得没有转圜的余地,反问:“你们什么意见?”

    元岸道:“管青崖说是管芳仪无礼在先,管芳仪又说没有,谁对谁错恐怕还有待核实,不能听信管青崖的一面之词。”

    严立本不想说什么,听到这话不乐意了。

    几个长老之间都有各自的利益,有利益冲突就难以一团和气,严立自身在门中的势力本就不大,不可能让责任落在自己徒弟身上,一旦责任落实了,管青崖执掌的一方面权力肯定难保,届时他严立在门中话语权将越发薄弱。

    当即出声道:“元长老,你这样说,是宁愿相信外人的话,也不相信本门弟子的话咯?”

    元岸淡然道:“严长老,我不是这个意思,咱们紫金洞好歹是名门正派,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让坏人侥幸,你说是不是?”

    严立针锋相对,“谁是坏人?有本门两个弟子作证,难道还不足以证明管青崖的话吗?”

    傅君让慢吞吞插了一嘴:“据我所知,那两个弟子对管青崖惟命是从,有些事情看差了也说不定。”话里有话。

    “好了,不要再争了。”宫临策见有人想把事情往另一个方向延伸,遂果断出声打断了争执,“管青崖和管芳仪各说各的理,我不偏袒任何一方,谁都有说谎的可能,但谁都不会承认。在结果难定之前,我们身为紫金洞弟子,首先还是要相信自己紫金洞的人。”

    他这样说了,说的在理,其他人倒是不好再说什么。关键宫临策在宗门势大,没有把握前不好和宫临策发生正面冲突,否则宫临策这个掌门也不是吃素的。

    严立略抬头看着屋顶,心中略有快意。

    傅君让:“掌门的意思是要处置茅庐别院的人?”

    宫临策:“这里没外人,我们之间也不用拐弯抹角说话,牛有道还在圣境代表紫金洞历练,这历练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冒然处置会有后患。还有牛有道手下的那批人马,妄动,真要闹出什么事来,我想诸位也不想看到。双方都只受了点伤,还没到非要怎样的地步,你们说呢?”他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元岸出声道:“掌门,在下面弟子看来,茅庐别院的人可是外人。我们既然要首先相信咱们紫金洞的弟子,那就证明管青崖等人没做错,本门弟子即没做错,还被外人给打伤了好几个,宗门要是没个交代的话,怕是说不过去。”

    宫临策斜了他一眼,下面弟子好说,只要在场的人安抚好便可,可问题是这些人未必会竭力配合,暗中趁机干点煽风点火鼓动下面弟子嚷嚷的事不是不可能的,对方说这话看似有理,实则是居心不良,故意出难题给他。

    而他这个掌门有个重大职责就是权衡好门派中的利益关系,略作沉默后,宫临策徐徐道:“总体来说,茅庐别院的态度还算是克制,一码归一码,谁打伤了本派弟子谁负责任,没必要株连无辜,牛长老毕竟在圣境为宗门卖力,我们在后方的人不能做出让人寒心的事。是那个叫袁罡的动的手吧?把那个袁罡扣押起来,关进后山牢狱,警告茅庐别院其他人不得再造次!”

    傅君让皱眉道:“打伤我们这么多弟子,只是关一关,让弟子们如何心服?”

    宫临策面色泛冷,冷冷盯去,冷冷道:“傅长老,我说了,牛长老现在在圣境为宗门卖力,甚至是在卖命,有些事情在没有看到结果前,不易妄动。袁罡先关押,至于什么时候放出来,看牛长老在圣境历练的情况,我的意思还需要掰开了说清楚吗?”语气已经是很不善,明显已经动怒了,只因对方咄咄相逼。

    意思不用掰开了说,大家也听懂了,现在关押袁罡只是暂时关押,能不能放出来要看牛有道的情况,牛有道若是不能活着回来,这边自然会将袁罡给严惩,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这里说的算。

    他一发火,话也说到了这种地步,处置方式还算两全其美,众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严立奉承一句,“掌门英明!”

    傅君让冷目扫去,“现在茅庐别院那边正与本派弟子对峙中,一般的弟子去抓人,怕是又要掀起冲突,需一得力人手亲自去坐镇执行才好。事是严长老弟子惹出来的,我看前去扣押袁罡的事就由严长老亲自带人去执行吧!”

    这话稍明底细的人一听便知是暗藏祸心,严立的徒弟打了牛有道的人,如今又要严立本人亲自去抓牛有道的人,这是想把严立和牛有道的关系彻底往火里推,要让两人彻底水火不容,一旦牛有道回来了,岂能跟严立善罢甘休?

    某种程度上,是存了万一牛有道回来了的心思,要借牛有道的势力打压掌门一系的势力,好从中牟利。

    严立怒道:“什么叫事是我弟子惹出来的?傅长老,你要搞清楚了,是茅庐别院的人无礼,换了任何一个紫金洞弟子都不会容外人在我紫金洞内部放肆!”

    “都给我闭嘴!”宫临策再次出声打断,“正因为此事牵涉到严长老的弟子,所以严长老必须避嫌,免得有人说咱们紫金洞处置不公、公报私仇。”

    话在理,让人说不出什么。

    宫临策又看向莫灵雪道:“莫长老,女人好说话,此事就由你去吧!”

    “我…”莫灵雪凝噎无语。

    有宫临策撑腰,加之宫临策对这种局面驾轻就熟,诸人针对严立的发难被宫临策给一一化解了。

    最终,莫灵雪出面,带着一批紫金洞的高手来到了茅庐别院,让茅庐别院把袁罡给交出来。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