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七八章 会鸟的客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闻听弟子禀报,坐在亭子里喝茶的严立差点没把自己给呛着,强咽下口中茶水,抬手抹了把嘴角的水迹,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一旁的正与师傅严立说事的管青崖呆住了,师徒两个正说茅庐别院那边抓了袁罡的事呢,这突然冒出个牛有道回来了,如此凑巧,玩笑开的未免有些大了。

    那弟子愣了一下,再次说明,“牛有道牛长老回来了,就在议事大殿外等候掌门。”

    严立猛然站起,怒道:“胡说八道!你自己掰着手指头算算,牛有道离开宗门才几天,怎么可能就回来了,当圣境是他来回玩的地方吗?”

    那弟子被骂的愁眉苦脸,哀声解释道:“师傅,不会有错,的确是牛有道回来了,我接到议事大殿外守值弟子的通气后,也不信,紧急跑去看了下,没错,真真切切就是牛长老。当然,身上穿的衣服有点古怪,可样貌和言行举止的神态的确是牛长老本人无疑!”

    确认的这般明白了,严立干咽了咽口水,身上有种汗毛乍起的感觉,呼吸都有点紊乱了,嘀咕自语了一声,“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难道知道出事了…不对呀,时间上对不上。”

    管青崖试着问了声,“师尊,他会闹事吗?”

    尽管之前已经得了严立的提醒,可耳边的话和真正的亲身经历是两码事,之前虽有点吓住了,可他并没有太过担心,宗门有宗门的门规,他不信牛有道敢放肆乱来。说白了,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有些事情真相不易让太多人知道,缓了缓神的严立挥手示意报信的弟子先退下了,之后才对管青崖道:“你现在不要露面了,先找个地方躲躲,免得撞在牛有道的火头上,等他的火气过去了再说也不迟。”

    管青崖有点迟疑道:“师尊,至于么?门规大过天,他还能不讲理了不成?”

    严立瞪眼瞅着他,抬手指着他鼻子训斥,“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我跟你说过,袁罡和他的关系不一般,把袁罡伤成那样,还把袁罡给抓了,你还亲手打了管芳仪一记耳光,那孙子绝对要炸毛,不找你算账才怪了!你这个蠢货,什么时候惹事不好,圣境历练的事还没弄清,你就给自己找这麻烦,你现在不躲一躲,还真想等着他扒你的皮吗?别说扒你的皮,他现在在气头上,直接把你弄死都有可能!”

    管青崖就不明白了,“师尊,有宗门的规矩在,他还能无法无天不成?我就不信堂堂紫金洞能任由他放肆!”

    他心里多少有些不满,觉得师傅未免也太怂了,你好歹也是紫金洞长老,又是掌门的嫡系亲信,犯得着那样怕牛有道吗?一听牛有道回来了,居然能吓成这样,让外人知道了恐生笑话,让下面弟子都跟着丢脸。

    “规矩?规矩也是要看人的!”严立几乎破口大骂,“你跟他讲规矩?紫金洞的规矩大,还是缥缈阁的规矩大?你不知道他干过什么吗?他在天谷杀了赵国三大派的长老,能在缥缈阁的眼皮子底下不把缥缈阁的规矩当回事,连缥缈阁的规矩都未能制住他,紫金洞的规矩能吓住他吗?那厮比你想象的更棘手,你到现在还不当回事,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当成了耳边风不成?”

    提到在天谷杀赵国三大派长老的事,想想确实太彪了,不想起还罢,一想起与眼前事做了联想,管青崖心中“咯噔”了一下。被如此重话一轰,可谓彻底轰醒了,也真的是害怕了,加之牛有道是真的回来了,脸色大变,真的慌了,当即拱手道:“是,弟子知错了,弟子这就回避一下。”

    “慢着!”严立忽又喊住他,近前低声提醒道:“还有那两个证人,你最好把他们的嘴给堵严实了,一旦翻口,让人知道你作乱引起这么大的误会来,又有牛有道搞事,紫金洞上下没人能保住你!你务必要让他们两个明白,若敢胡说八道,就算你倒霉了,他们今后在紫金洞也别想好过,会有人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懂了吗?”

    “是!弟子明白了,弟子这就去,师尊还有其他吩咐吗?”管青崖已是心慌意乱。

    严立就一个字,“滚!”

    “是!”管青崖唯唯诺诺着,赶紧跑了。

    站在原地的严立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也快速离开了,赶去议事大殿方向看情况。

    牛有道突然回来了的消息迅速传开了,至少坐镇宗门的相关高层都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都迅速赶来了这边。

    不过等候在外的牛有道却并未见到他们。

    站在殿外背个手的牛有道左等右等还不见宫临策露面,心生狐疑,遂转身上了台阶。

    两名殿外守门弟子迅速伸手拦住了他,一人赔笑道:“长老,再等等。”

    牛有道朝内抬了抬下巴,“什么情况,通报一声需要这么久吗?掌门到底在不在?不在给句痛快话,别让我在外面干等行不行?”

    那人继续赔笑道:“长老稍安勿躁,掌门正在会客,可能要稍等一下。”

    牛有道挑眉道:“会鸟的客,什么鸟客人比老子回来还重要?”

    这话说的有点嚣张,可他说的也没错,他就不信目前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他从圣境回来了还重要,难道紫金洞的人不想知道圣境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宫临策拖拖拉拉的,未免有点不合常理,他不是懵懂人,稍有异常便引起了他的怀疑,话毕就直接往议事大殿内闯。

    两名弟子赶紧再次拦住他,另一人赔笑道:“牛长老,议事大殿上供着开山祖师的神位,无正事不得擅自闯入,否则有亵渎的嫌疑。”

    牛有道:“拦我?什么意思?你们是说我不办正事吗?”

    那人道:“不敢不敢。不过牛长老,规矩您是知道的,您就不要为难我们了。”

    牛有道:“跟我讲规矩?轮得到你们跟我讲规矩吗?你们是长老,还是我是长老,不敬上,不敬我这个长老,按门规该如何处置你们两个?你们师傅是谁,让他过来见我,我倒要问问你们师傅,以下犯上,这紫金洞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这不是胡搅蛮缠么,那人苦笑道:“牛长老,我们职责所在。”

    牛有道:“我去里面等掌门行不行?”

    那弟子道:“牛长老,这真不合适。”

    “我说你们两个没长毛是不是?瞎了眼还是怎的?哪来那么多毛病,滚一边去,出了事我担着。”牛有道挥手一撩,直接将二人阻拦的胳膊给打开了,硬是大摇大摆闯入了议事大殿内,背个手在殿内东张西望。

    外面两弟子一脸无奈,他们自然都听说了茅庐别院的事,不敢往事头上撞,不过其中一人迅速从殿外绕了圈进了里面通报。另一人则在门口关注着牛有道的一举一动。

    殿后楼阁内,迟迟没露面的宫临策就在里面,硬是因为茅庐别院的事搞的有点不敢露面去见牛有道。

    元岸来了,严立等人已经先到一步,都是宫临策派人在半路上拦截住,领着从侧门进来的。

    一见严立,宫临策肚子里就冒火,很想问问他,你下面人怎么管的,什么时候闹事不行,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居然在圣境历练的时候惹事,这不是添乱吗?

    有些话只能放在心里或者与严立私下说,当众是说不出口的。

    人到齐,茅庐别院的事,几人碰头一商量,实在是有点难办。

    想解决也容易,最好的办法是将牛有道给咔嚓了,给直接做掉,自然就没事了。

    可是没那么简单的事,不说其他因素,牛有道是紫金洞长老,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罪名就杀掉一个长老,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门规不是儿戏。

    哪怕是下面一个小弟子,也不可能无缘无故随意杀害。

    实在无解,又有弟子跑来禀报,说牛有道已经硬闯进了议事大殿。

    见拖不下去了,宫临策叹了声,“迟早要面对,去看看怎么回事吧,怎么这么快就从圣境回来了。”

    一群人不疾不徐地向后殿后门走去,穿过后殿拐入正殿,立马瞧见一个红衣男人在殿内溜达,不是牛有道还能是谁?

    “牛师弟。”领头出来的宫临策笑着打了声招呼。

    牛有道回头一看,也笑着拱手了,“见过掌门,见过诸位长老。”

    不待众人回话,他又意味深长地补了句,“我在外面等那么久,宗门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就担心他问这个而导致不好回话,宫临策叹道:“玉苍和宋国三大派的掌门来了,耽搁了一下,刚把他们打发开,让师弟久等了。”

    “哦,原来是来了贵客。”牛有道目光略有闪烁,又狐疑道:“这个时候,他们跑来干什么?”

    “你去了圣境,他们有些想法,可以理解,你大概也能猜到,不提也罢。”宫临策摆了摆手,上下打量着他,问:“你怎么穿成这古怪模样?”

    牛有道叹气道:“别提了,圣境里面发的衣裳,压根没什么款式,不但是我,进圣境的所有人都换上了。”

    “是不好看。”宫临策很关心的样子,忽大声道:“来人,去给牛长老取身衣裳来。”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