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八零章 果然是条好汉呐!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宫临策当然不会贪图他那点东西,可对方的话听着不对劲,什么叫杀人的佩剑,想干什么?

    他当即警告道:“师弟,我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最好不要乱来,事情闹过头了,紫金洞的门规不是儿戏!”

    牛有道:“掌门,这话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分严重了,门规他妈的不会是专门用来针对我的吧?我要回我的佩剑,没触犯哪条门规吧?”

    元岸和傅君让饱含深意的相视一眼,貌似在说,那个胡搅蛮缠的家伙的确是回来了,就是这个味!

    宫临策嘴角绷了绷,“你的东西不在我这,我一回来就让人交给了茅庐别院保管。”

    “告辞!”牛有道朝众人拱了拱手,二话不说,扭头就去。

    目送其离去的宫临策寒着一张脸,忽沉声道:“召集人手戒备,防止茅庐别院有变!都去那边盯着,尽量不要让他惹出事来。”说罢也出去了,几人相视一眼跟了去。

    茅庐别院,袁罡回来了,刚被抓去关押的山洞不久,又给送回来了。

    是严立亲自去山洞把人要出来的,又亲自送达了茅庐别院。

    获悉袁罡回来了,管芳仪等人几乎是跑了出来迎接,见果然回来了,欣喜之余,管芳仪不免又多问了句,“严长老,人回来了不会再带走了吧?”

    严立呵呵笑道:“一点误会冲动,犯不着闹个没完没了。之前莫长老不是跟你们说了么,就那么回事,其实就是要当着众弟子的面将他带走扣押,好给门中上下弟子一个交代。过场已经走了,事情又牵涉到我的弟子,于情于理我都要出面化解此事,是我亲自找到掌门他们为袁罡求情,宗门这才答应了放他回来。”

    “红娘啊,人我可是亲自给你送回来了,我那弟子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就当是我为他给你赔礼道歉了,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以后大家还要在这里相处,没必要闹个没完,你说是不是?”

    管芳仪忙欠身道:“严长老言之有理,红娘记下了。”

    严立笑着点头,“嗯,对了,袁罡回来了就好好在别院呆着养伤,暂时就不要出来走动了,免得让紫金洞的其他弟子看到,这事是我私下处理的。事情解决时高高抬起,结果又轻轻放下了,让弟子们都知道了不太合适,懂我的意思吗?”

    管芳仪忙道:“是,严长老的意思我明白了,严长老放心,暂时不让他露面。”

    “好,事情过去了,就这么着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严立说罢笑眯眯离开了,只不过转身后那笑容变得有几分僵硬,事情虽然在尽量化解,可心依然是悬着的,实在是某人让人很不放心。

    “严长老慢走。”管芳仪等人齐声恭送。

    目送其离开的背影,管芳仪等人还颇为感慨,发现这位严长老为人还是挺不错的。

    不管怎么说,袁罡总算是平安回来了,段虎等人很高兴,簇拥着袁罡入内。

    与袁罡并肩而行时回内院时,管芳仪关切着问了声,“猴子,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袁罡摇头,“没什么事。”

    的确没什么事,但也没他说的那么轻松,看守他的紫金洞弟子没对他客气,敢在紫金洞动手伤人,能对他客气才怪了,没什么好听的话,还推搡了他几下。

    回到他自己院子里后,袁罡忽然停步,面无表情的来了句,“道爷让你主持这里的事务是对的。”

    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差点给茅庐别院的人带来毁灭性的而后果,自己没有管芳仪冷静。

    话虽这样说,可若再做一次选择,他依然会像之前那样做,如同之前说的,人都打上门了!

    说这话的意思是,因为有管芳仪控制局面,才没有酿成不可收拾的后果。

    管芳仪愣住,头回听到这家伙对自己说出服软的话来……

    返回的严立见到前面有一群人来,迅速闪身到一旁山坳中躲藏了。

    一身红衣服的牛有道凌空飞掠而来,身后宫临策等人皆在。

    待一群人掠过,他又冒出跟了过去一看究竟。

    茅庐别院门口,一群人落下,门口守卫见到牛有道现身,皆愣住了,难以置信,以为自己看错了。

    牛有道冷眼打量了一下茅庐别院的四周,有些地方还能看到剑气纵横之后的打斗痕迹,目光扫回茅庐别院正门,突然大声怒喝,“怎么回事?除了两个守门的,其他人都死光了吗?”

    这话说的,宫临策等人很无语,明显都能听出这厮话里难以遏制的火气。

    这一声吼,影响挺大的,茅庐别院有人冒头看了看外面的动静,门口守卫有一人迅速跑进了别院里面通告。

    牛有道没急着回去,就站在门外等着。

    “道爷回来了!”别院内阵阵惊呼声响起。

    一阵凌乱脚步声响起,有不少人跑出来,还有不少人飞掠而出。

    很快,一大堆茅庐别院内的人现身了,管芳仪和袁罡等人也先后出现了。

    见到牛有道,大家皆惊喜交加,之前事发时的憋屈和隐藏于胸的不安瞬间荡然无存,大家的精气神瞬间回来了,因为大家的主心骨回来了。

    过往的一切证明了,只要有这位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天塌不下来!

    愣了下神的管芳仪裙摆甩动,快步下了台阶过来,惊喜不已道:“道爷,您怎么回来了?”

    牛有道冷冷道:“怎么?巴不得我死在圣境不成,我回来了让你们失望了不成?”

    管芳仪当众翻了个白眼,“你这话说的。你怎么穿成了这个样子,我还当…”

    没容她话说完,牛有道抬手在她肩膀上一拨,直接将她撇开到了一边,指向了袁罡,“那是谁呀?包的像个粽子似的,我茅庐别院有这号人吗?”

    众人皆无语,皆看向袁罡,有那么夸张吗?身上虽然包裹的夸张了些,但脸上没有包扎,至于连袁罡也认不出来吗?

    宫临策等人的后面,严立下意识往人身后缩了缩,似乎不想让管芳仪等人看见。

    而不远处,受到紧急召集的紫金洞弟子,也开始陆续出现了,朝这边靠近了过来,防范不测出现。

    如果牛有道回来了,真要号令茅庐别院的人闹事的话,那紫金洞也别无选择,顾不了太多后果,只能是镇压。

    召集这么多人出现的目的,也可以说是在震慑牛有道,要让牛有道掂量一下后果。

    “说你呢,滚过来!”牛有道指着袁罡勾了勾手指。

    袁罡难得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见到牛有道平安回来了,他心里高兴,也放心了。

    多话没有,下了台阶,大块头步履沉稳地走了过来,走到了牛有道面前,平静道:“道爷。”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猴子你呀,包成这样很好看吗?”牛有道抬手点在了袁罡的胸口,突然单指化掌,直接摁拍在了袁罡胸膛。

    砰!一声不大的炸响,裹在袁罡上身的白布骤然炸裂纷飞,随着四溢的劲风,宛若一只只翻飞的白蝴蝶。

    包裹伤口的东西骤然撕去,所有暴露出的伤口如同同时揭去了血痂,顿如刚受的新伤一般,同时渗流出鲜血。

    突然吃痛,袁罡脸颊下意识紧绷住了,再能抗,也不至于感受不到痛感。

    别说他,这种情况连周边看的人都感觉痛。

    什么叫伤痕累累?眼前袁罡的身上就叫做伤痕累累!

    那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令人触目惊心,宫临策亦忍不住皱眉,他知道事发经过,但还是头次看到袁罡的受伤状况。

    牛有道挑着一边眉头,慢步绕着袁罡转圈,似乎在欣赏他身上的伤。

    袁罡站在那一动不动,任由伤口血流。

    绕回到他正面,牛有道问:“看着都是剑气伤的。”

    “是!”袁罡笔直站那回了句。

    牛有道:“挂了多少条彩?”

    袁罡:“近百条。”

    牛有道:“够绣花了。谁那么本事,给你纹出这多记号?”

    宫临策是跟他讲了下情况不错,然而有点轻描淡写,具体的没说清。

    袁罡略沉默,牛有道立刻指向了段虎,勾了勾手指,“你过来说,谁干的?”

    段虎立刻过来了,回道:“几十名紫金洞弟子围攻袁爷,将袁爷打成了这样。”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我看你们一个个都好好的,怎么就他一个人伤成了这样,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都是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吗?热闹好看吗?”

    茅庐别院一群人皆沉默无语,段虎等人下意识看了看管芳仪,不好当众指责是管芳仪阻止了他们。

    管芳仪略低头不语。

    牛有道忽又抬手,一根手指戳在了袁罡胸口那裂开的血淋淋口子上,不止戳了一下,而是连戳了几下,手指往他伤口上钻,问:“痛不痛?”

    袁罡脸颊肌肉抽搐着,说不痛是假的,这样往伤口上硬捅,能不痛吗?可他硬忍着没吭声。

    “果然是条好汉呐!”牛有道皮笑肉不笑着,一脸讥讽着拍着袁罡血淋淋的胸口,“不错,不错,这么多人这样都搞不死你,你长本事了,你长能耐了。也是,你猴子是什么人,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宁折不屈,我牛有道一介俗人只有汗颜羞愧佩服的份,是不是?”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