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八一章 我说了我来处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袁罡脸皮再厚,也被这夸奖话给说的有些尴尬,想解释,“道爷…”

    牛有道带血的手一抬,打住了他的话,转身,带血的手掌亮给了宫临策等人看,“这是我兄弟的血!”

    另一手又从袁罡身上扯了块白布,当众擦拭手上血迹,漫不经心道:“他自己不识相,活该,这血是不是白流了?”

    手上擦手布一扔,让开,让出了袁罡的身子给他们看,指着袁罡的身子问,“掌门,这一身伤,好看吗?我在前线为紫金洞卖命,你们在背后捅我刀子!掌门,这就是你在圣岛和我谈了一夜答应我的结果吗?”

    宫临策也不想这样,也不想做那食言之人,可事情已经发生了,能怎么办?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师弟,没事就好,事情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牛有道骤然挥手指向四周大群靠近的紫金洞弟子,当众质问:“这像是过去了的样子吗?比人多,想威胁我还是想吓唬我?老子就站在这里,谁有种动老子一根手指头试试看!”

    话说的很不客气,甚至是难听,没给紫金洞这边一点面子,肚子里憋有怒火。

    当场见到袁罡伤成这个样子,他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

    宫临策被说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语气严厉:“牛师弟,你是紫金洞长老,注意自己的言行!”

    牛有道:“掌门,究竟出了什么事我还不太清楚,容我先弄清楚事发经过,弄清是哪边没有注意自己的言行可好?”

    宫临策也不好说你不用弄清出了什么事,没吭声。

    牛有道转身,面对茅庐别院众人,沉声一喝,“没有我的允许,谁再敢硬闯打上门来,不管是谁,给我杀!”

    话毕,直接从管芳仪和袁罡两人中间走了过去,所到之处,堵在门口的众人迅速让出一条路来,将他让进了茅庐别院内。管芳仪和袁罡等人也调头跟了进去。

    剩下的其他人,一部分退入茅庐别院防守,一部分封锁了茅庐别院的大门。

    紫金洞的人可谓被拦在了门外,宫临策脸色不太好看,牛有道如此不给面子,简直是连他这个掌门的面子也不给,连他也给拦在门外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心中也渐涌起了怒火。

    然而他不是袁罡,干不出袁罡那样冲动的事来,牛有道身后牵涉的东西不少,不说别的,仅凭钟谷子那个师傅,他就得收敛一些。

    硬闯不太可能,可若是没有点反应,他面子上也下不来,堂堂紫金洞掌门,在宗门内部竟被人勒令不许进这个门,让他情何以堪,他自然要给自己找台阶下,转身面对众人下令道:“都给我盯好了,茅庐别院的人若敢妄动,灭!”

    “是!”众人齐声领命,负责宗门内部防御的长老迅速离开,对本门弟子进行调配布置。

    很快,茅庐别院又被围了。

    回了自己的院子,牛有道停步在院中转身,盯着走来的袁罡问道:“伤不要紧吧?”

    袁罡:“没有伤到要害,没事。”

    “算你命大!再说你什么都嫌多,血淋淋的好看吗?”牛有道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段虎等人立刻找来绷带给袁罡包扎。

    让人关注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获悉紫金洞的人手又将茅庐别院给围了,牛有道回头问管芳仪,“事情宫临策大概说了一下,说的不清不楚,一面之词不可信,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了。”

    “事发很突然……”管芳仪把事情经过详细道来。

    牛有道听后,略眯眼道:“猴子被抓了,刚送回来的?”

    管芳仪:“我之前还觉得奇怪,严立突然那么好心,现在才明白过来,是道爷你回来了。估计不是你回来了,猴子没那么快被放回来。”

    这都是次要的,牛有道又问:“那个管青崖还打了你一巴掌?”

    一旁的段虎突然补了一句,“出手不轻,把红娘的脸都打肿了,打出血了。袁爷看不下去了,才出头了……”他又把从他角度看到的事发经过讲了一遍。

    管芳仪一句话带过的事,没想到被段虎给详说了,有点尴尬道:“他突然出手,我也没想到他会动手,没防备,吃了点亏。就挨了一巴掌,也没什么事的。”

    牛有道走近了她,伸手捏了她的下巴,左右拨动看了看她的脸。

    “你干嘛?”管芳仪很嫌弃的拨他的手,薄嗔。

    牛有道却硬捏着没放手,端详着她的脸,“看不出来了,看起来的确没什么事。不过红娘啊,你这张脸怎么老是被人打,记得在万兽门就有过一次。被人打不足为怪,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的,我也被人打过,可我至少是个能屈能伸,可你呢?我奇怪你怎么每次都被人打的没脾气,哪怕事后也都没有一点怨言,好像你自己活该挨打似的,至于吗?天下第一美人的脸,多好看,被人打来打去的…”说罢松手了。

    莫名的,管芳仪眼眶突然红了,紧咬着嘴唇,抬头看着天,不想让眼睛里的东西流出来。

    其实被打脸这种事情,她经历过的不止牛有道知道的这两次,在齐京还有过。

    没办法的,她当时艳名在外,想一亲芳泽的男人太多了,谁家的女人管不住自家的男人就把气撒到了她头上,敢找她算账的,自然都不是一般家底子的女人,受点罪难免。

    牛有道凝视着她,袁罡等人也都齐刷刷看着她,这一瞬间,大家似乎都能感受到她的心情。

    “想哭?”牛有道忽问了声,“哭有用吗?”

    管芳仪抬袖用力擦了把眼睛,突然有些歇斯底里道:“我能怎么办?跟他们拼命吗?是我拼的过,还是茅庐别院的人拼的过,送死吗?我承认我没用,我承认我没有你道爷那么大的本事行不行?”

    牛有道略默,知道这女人心里委屈了,没再多说她,反倒是回头提醒袁罡,“猴子,这事你得感谢红娘,不是她稳住了局面,你这条命怕是交代在了这里。”

    袁罡还没说话,管芳仪已倔强道:“不用,他是为我出头,是我连累了他。”

    袁罡慢慢垂首,拽过了吴三两手中的绷带,自己慢慢在腰间用力缠紧了。

    牛有道也调整了话题,“宫临策说是你无礼在先。”

    管芳仪:“事发开始,现场我们这边只有我一个人,管青崖非要咬定是我无礼在先,还有两个证人帮着咬我,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他们非要这样咬我,我又没有证人,我除了说我没有,我还能说什么?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

    牛有道:“激动个什么劲,没说不信你,我要了解清楚情况。有个事要你判断下,那个管青崖突然发难,哪来这么大的胆子,你觉得是他自作主张,还是背后有人唆使?”

    “这个…”管芳仪迟疑了一下,情绪也慢慢缓了过来,沉吟道:“不像是有人唆使,更像是争风吃醋把气撒到了我头上。你走后,管青崖就来了茅庐山庄找闻墨儿,由此我才知道,这个管青崖早先也是追求闻墨儿的人之一,之前与巨安撞见的时候,他明显对巨安和闻墨儿的关系不满,想挑拨离间……”把自己看到的判断细说了一下。

    牛有道略颔首:“原来如此,你的猜测应该是对的,我还奇怪了,严立再想报复,也不至于如此急不可耐,不合理,闹了半天是为个女人争风吃醋。好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了,我来处理。”

    管芳仪:“算了,眼前这个情况,紫金洞把我们给围了…”

    牛有道打断了她的话,“我说了我来处理!”

    众人皆看向他,管芳仪担忧道:“你想怎样?”

    牛有道:“听说玉苍人在紫金洞?”

    管芳仪:“应该是,听闻墨儿说过。”

    牛有道:“闻墨儿人在哪里?”

    管芳仪:“应该在自己屋里,她最近经常把自己闷屋里,你走后就不太抛头露面了,情绪不高,估计有点不太愿意嫁给巨安。”

    牛有道:“不愿意?由得她吗?两边做人,我这里是她脚踏两条船的地方吗?女人不能三心二意,否则是自找罪受,她的烦恼我来解决!告诉她,让她去找玉苍,让玉苍过来一趟,就说我说的。”说罢转身走向自己房间,“换了身皮就变天了,我内外的衣服找一身给我换了,影响老子心情。”

    没多久,闻墨儿出了茅庐别院大门。

    见到外面状况,她走向了树下负手等候动静的宫临策身边,禀报道:“掌门,牛长老让我请玉苍先生过来一趟。”

    宫临策转身回头,皱眉道:“他找玉苍干什么?”

    闻墨儿摇头:“不知道,他没说。”

    宫临策琢磨了一下,不认为玉苍能有那么大的胆子配合牛有道乱来,现在也不好断绝牛有道与外人相见,事情还没到那种撕破脸的地步,偏头示意道:“去吧!”

    等了一阵后,接到消息的玉苍匆匆赶来了。

    知道牛有道回来的消息后,他就想见见牛有道,了解一下圣境的情况,奈何当时被宫临策给阻止了,在人家的地盘上也没办法。

    来到此地,一见紫金洞弟子包围了茅庐别院的状况,吃惊不小,忙到宫临策跟前问:“宫兄,这是怎么了?”

    他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PS:感谢“Ayov”的小红花捧场支持。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