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八四章 栽赃陷害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正对诸位长辈彬彬有礼的管青崖一怔,看看指着自己的牛有道,又看向宫临策等人,尤其是看向自己的师傅严立,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牛有道指着他的手指勾了勾,“我让你过来,没长耳朵吗?”

    严立给了管青崖一个眼神,表示没事,他不信牛有道还能当众干出滥杀紫金洞弟子的事,真要这样做了,不管之前谁对谁错都是牛有道的错,龟眠阁的钟老也兜不住。

    说实话,事情闹成了这样,尤其是这种场面之下,管青崖心里真的是害怕了,忍不住往牛有道在天谷杀赵国三位长老的事情上去想。

    可是害怕和后悔都没用,事情已经出了,他只能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刚走近牛有道,脸上挤出笑,欲拱手见礼,谁知牛有道手指又往跟前地上指了指,示意他近前。

    他只好又再次迈步上前,结果牛有道还往自己跟前地上指,他又硬着头皮靠近。

    就在这时,牛有道突然出手,手速飞快,甩手就是一巴掌出去。

    啪!一记耳光那叫一个清脆响亮,管青崖想躲居然没能来得及,直接应声倒地,被打的口鼻里的鲜血直接甩出。

    牛有道没客气,是下了重手的,手上直接附带了法力,没一巴掌将管青崖给打死都是好的。

    倒地的管青崖口中发出“哭哭”声呛出血来,连同鲜血一起呛出来的是他那半口的白牙,吐了一地,半张脸迅速肿胀了起来,脸上的细微血管直接烂破了一大片,表皮渗出丝丝缕缕的血丝。

    他算是体验了一把管芳仪被他打时的措手不及,当场就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尽管懵了,还是下意识蹬腿后爬,结果眼前又是一花,自己已躺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牛有道上去就是一脚,一脚踩在了他的心窝命门上,法力也灌注在了他的心脉上,随时能爆了他的心脏,将他死死踩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牛有道居然敢当众动手。

    远处围着茅庐别院的一些紫金洞弟子们目睹了这一幕后,也惊呆了,有点不知是什么情况。

    别说紫金洞的人,就连茅庐别院的人也都吓了一跳,真没想到道爷一见管青崖就直接动手了。

    管芳仪自然知道这一巴掌是在为她出气,可这突兀之下,亦让她有点懵。

    宫临策一愣之后,脸黑了,牛有道如此放肆,这简直是在打紫金洞的脸,打紫金洞的脸就是在打他的脸。

    震惊中的严立稍一缓神,立刻怒声惊叫道:“牛有道,你想干什么?”

    唰!牛有道剑已出鞘,剑锋已经抵在了脚下的管青崖脖子上,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居高临下着,漠然道:“我这个长老接连喊你都喊不过来,是听不见还是耳朵聋了,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眼里还有没有点紫金洞的规矩,目无尊长,谁教你的?”

    此话一出,吃惊不小的紫金洞众人又一愣,立马想起了牛有道刚才连连招呼才将管青崖给招呼过去的情形。

    宫临策神情略显扭曲,大家又不是傻子,谁还能看不出牛有道这是在趁机报复不成?

    可牛有道身为紫金洞长老,拿这个理来教训管青崖的话,还真让人说不出什么来,顶多说他的教训方式不太对,有些过了。

    “……”严立噎了噎,复又指着牛有道手中的剑,怒喝:“牛有道,弟子犯错,自有门规处置,由不得你滥杀!”

    人的性命已经在牛有道的手中,严立也不敢轻举妄动,转而又向宫临策拱手道:“掌门,如此妄为,岂有此理!”

    元岸和傅君让等人互相看了眼。

    稍加清醒过来的管青崖瞅见明晃晃的剑在自己脖子上,吓得够呛,口中带血急喘气道:“牛长老,牛长老……”明显在求饶。

    郭妙胜和安太华也真的被吓到了,有点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脸色不好看。

    宫临策沉声道:“牛长老,人你也教训了,适可而止,把你的剑收起来,否则后果自负!”

    牛有道抬眼看去,与之目光对视,眼神坚决。

    牛有道读懂了宫临策的眼神,对方在警告他,再敢乱来,我不会客气!

    宫临策也读懂了牛有道的眼神,今天这事我肯定要讨个公道回来!

    不过牛有道在行动上还是很听话,当着众人的面还是给足了宫临策的面子,宫临策开口了,他手中剑也收了,唰一声归鞘,脚下也松开了管青崖,不过却抬手指向了郭妙胜和安太华,“你们两个过来!”

    还来?郭、安两人吓的够呛,可牛有道刚才教训管青崖的理由两人都看到了,稍作犹豫还不待其他人阻止,就战战兢兢赶紧跑了过来。

    宫临策刚想说什么,牛有道指了指地上爬起的管青崖道:“把他扶起来。”

    郭、安二人唯唯诺诺,赶紧双双搀扶起管青崖,一人扶了一只胳膊。

    见没继续前面的那一套,宫临策到嘴的话也就忍住了没说,并亲自走了过来,只听牛有道问郭、安二人,“你二人姓甚名谁?”

    二人诚惶诚恐道:“郭妙胜,安太华!”

    谁知话刚落,牛有道挥手又是一巴掌,郭妙胜应声倒地,口鼻甩出血来。

    郭妙胜没想到掌门出面了,就在眼前,牛有道居然还会动手。

    牛有道反手抽向安太华的手被宫临策迅疾出手抓住了,他脚下却是陡然一脚踹出,正中安太华腹部。

    “啊!”安太华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倒喷而出,实际上反而是伤的最重的一个。

    管青崖被吓坏了,赶紧闪身掠开了,哪还敢站在原地挨收拾。

    宫临策迅速两指顶在了牛有道的心窝,劲气随时能勃发出来要牛有道的命,并怒斥:“放肆!”

    见牛有道受制,茅庐别院的人迅速动作,谁知牛有道手中杵地的剑一挥,喝了声,“没你们的事,滚回去!”

    但紫金洞那边的人去冲过来了,红娘等人顿时没听牛有道的,冲上了前与紫金洞的人对峙在一起,巫照行、云姬统统现身了,就连惠清萍也闪身露面了。

    圆方硬着头皮提了两把戒刀冲出来,不过却躲在最后面。

    大战一触即发,牛有道双目与宫临策双目对视着,声音放低了,语气却很坚决,低声说出了只有宫临策才能听清的话,“掌门,我敢保证,你这样杀不了我!是不是有人陷害红娘,不需要证据,谁是谁非你我心里都清清楚楚。不是我想闹事,是宗门这边有人欺人太甚,这就是你在圣岛答应我的结果吗?”

    “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想株连其他人,但这三个人的狗命,我要定了!我没当场杀他们,是给掌门你面子,但掌门你今天也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圣岛的话,掌门若不守信,咱们今天就来个鱼死网破,若守信,今后在紫金洞,我唯掌门马首是瞻!是杀他们三个,还是杀我,掌门自行决断,绝不勉强!”

    宫临策亦低声道:“滥杀本门弟子,你疯了吗?”

    牛有道忽大声道:“三个狗东西竟敢当面骂我,难道我还不能教训他们不成?”

    紫金洞众人闻言惊疑不定,皆看向刚爬起的郭、安和闪开到一旁的管青崖,有点不信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没有,我没有!”

    “我没有骂牛长老。”

    郭、安、管三人慌忙对众人摆手解释。

    宫临策目光闪烁,忽一把推开了牛有道,转身面对众人喝道:“都干什么?都给我退下!”

    牛有道亦朝管芳仪等人挥手示意退下,茅庐别院这边众人相视一眼后,纷纷后退了。

    紫金洞那边的众弟子亦纷纷退开了,唯独一干长老们没有后退,而且还朝宫临策这里走了过来。

    莫灵雪回头看了眼诚惶诚恐的郭、安、管二人,问宫临策:“掌门,他们骂了牛长老?”

    因为宫临策刚才就在几人边上,是最好的人证。

    宫临策嘴角绷了绷,徐徐道:“我什么都没听到!”

    牛有道:“但我亲耳听到他们骂了我!”

    宫临策冷眼瞅向牛有道,直到刚刚他才算是明白了过来,什么奸细,什么查清事情真相都是扯淡,都是糊弄大家的鬼话,这厮就是来报复算账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牛有道知道管青崖等人不可能承认真相,有些事情是查不出结果的,他只想把当事人凑齐了好算账!

    敢算这帐,自然是因为他有这底气!

    “没啊!掌门我没有骂。”

    “长老,我真的没有骂啊,牛长老问我们姓甚名谁,我们只是如实回答,牛长老突然就出手了。”

    郭、安、管三人满嘴鲜血着在那连连解释,苦不堪言,慌乱的一塌糊涂。

    然而不管三人怎么解释,牛有道就是一口咬死三人骂了,三人苦无证人,也只能说没有骂。

    三人当然没有骂,牛有道就是栽赃陷害他们,他们对这边做的,牛有道直接还了回去!

    这端倪,任谁都能看出一二,严立怒道:“牛有道,他们骂或没骂,宗门自有公断,岂可擅自出手!”

    “公断?”牛有道骤然挥手指向袁罡,“公断在哪?谁对谁错,真相还没查明,黑白不分,就直接将我的人抓了起来,算哪门子公断?”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