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九三章 我信因果报应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缥缈阁一介入,差点动手的两人只得老实打住。

    不过太叔山城仍指着晁敬硬邦邦砸出一句,“在场的各派之间谁还能没点过结,谁不怕被他和牛有道联手坑了的,尽管认他这个首领,总之我不认!”

    接连两场公推首领顿时都成了儿戏,牛有道废了太叔山城这个领头的,太叔山城又废了牛有道推出来的人。

    最终卫国和齐国的修士跟了太叔山城一伙,一起先走了。

    太叔山城本想自己晋国的单干,可见牛有道这边势大,有天都秘境太叔山岳的前车之鉴,他担心遭牛有道毒手,遂拉两国一起走,保证共患难之类的。

    两国内心有点不情愿,可两国靠在晋国边上,时常面临晋国的威胁,加之不像天都秘境内那般夺利,不便得罪,只好跟着一起走了。

    而太叔山城的指证说的挺像回事的,终究是对各派产生了影响,担心被坑,逍遥宫、灵剑山和宋、韩两国的人结伴走了。走时勉强找了个理由,反正最后各派的成绩都要加一起,要不要一起出发没关系,大家各自努力。

    凌霄阁没跟宋国走,留下了,全泰峰强行做主,要跟牛有道。

    全泰峰本不想公开站队的,可谁能想到整个团队居然会闹掰了,逼得他不得不站队,他认为自己知道一些内幕,看好牛有道,所以选择了牛有道。

    除了牛有道这一伙人,晁敬率领的万兽门成了孤家寡人,站在山崖上的晁敬脸色阴晴不定。

    目送两伙人接连离去,牛有道暗暗叹息一声,本想以晁敬这个底牌暗中左右整个历练队,好由自己暗中掌控局面,谁知被太叔山城坏了事,如今只能是另做打算。

    “黄管事在后面虎视眈眈盯着呢,再拖下去不合适,回头扣个拖延历练的帽子吃不消,咱们走吧!”芙花提醒了牛有道一声。

    牛有道问:“缥缈阁参与猎杀妖狐的都是些什么人?”

    芙花:“这哪能知道,许多人连见都没见过,平常也没人敢打探缥缈阁的内部情况。”

    牛有道:“人往哪个方向去了?”

    “那边!”芙花指了个方向,又问:“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牛有道语焉不详,喊了一声,“晁长老。”

    山崖边的晁敬回头看来,问:“何事?”

    牛有道:“跟我们一起走吧?”

    晁敬道:“我若跟你混在一起,岂不坐实了太叔老贼的言论。”

    他当然是想跟牛有道一起的,可被太叔山城那么一闹,如同他所言有些顾忌,而单干又怕遇到危险没有援手,对此地情况不熟悉,一旦进了荒泽死地可就脱离了缥缈阁的监控,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怎么办?他很犹豫。随同的两名万兽门弟子心中也很是惶恐。

    牛有道哈哈笑道:“太叔山城什么居心人尽皆知,只因我坏了他的好事,他故意打击报复而已,身正不怕影子斜,何须避嫌,真要如此,反倒上了太叔山城的当。不管什么事,先好好过了历练这一关再说,剩下的事情时间能说明一切,无须担心太多。”

    晁敬略沉默后,痛快应下,“牛长老言之有理,好,我跟你们一伙。”

    牛有道转身走向了黄班,拱手道:“黄管事,他们都发了武器,我两手空空如也。”

    这次历练出发前,守缺山庄那边都给个人分发了武器,因为没让各派带武器进圣境,善用什么武器缥缈阁都能满足,这点难不住缥缈阁。

    黄班左右看了看,指了缥缈阁一人,“他使剑的,你的剑给他。”

    “是!”那人应下,解下腰间佩剑,扔给了牛有道。

    牛有道接剑在手谢过之后,也不避讳缥缈阁的人,又拔剑施法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才转身而去。

    走到山崖边,牛有道带头朝一个方向飞掠而过。

    芙花目中略闪过狐疑,发现牛有道居然是顺着缥缈阁猎杀人员的大概去向去了。

    一群人山上飞来,落在了沼泽之畔的草地上,沈一渡环顾四周感叹道:“既然是猎杀妖狐,干嘛不让各派多来点人手?这么点人猎杀个什么劲。”

    牛有道笑道:“你忘了丁卫说的?圣尊们明显对缥缈阁不满了,这次比试更是摆明了是冲缥缈阁去的,只是我们倒霉而已。真要弄一大堆人进来,那就不是替换一点点了,把缥缈阁逼得狗急跳墙吗?有些事情是要循序渐进的,弄得大乱了,下面人都不听话了,那乐子就大了,人心各异,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不可控的事。”

    这话说的够大胆,令众人心惊肉跳,沈一渡干咳一声,“老弟,心知肚明就行,不用说的太直白,小心给自己惹麻烦。”

    牛有道笑笑不语,伸手要了一本缥缈阁发的手册,查看上面所画的有关荒古死地大致地形的地图,对比眼前位置。

    芙花走到一旁问道:“你要跟着缥缈阁成员去向去不成?”

    翻看地图的牛有道“嗯”了声。

    芙花蹙眉道:“这个方向的妖狐被缥缈阁的人在前扫荡了一遍,就算没杀光,也被吓跑了,我们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哪还能有什么好成绩带回来?”

    “言之有理!”牛有道抬头,“要不你们另选地方去,我带本派两个弟子走这边,回头咱们再约定个碰头地点?”

    众人皆愣住,全泰峰忽呵呵道:“老弟这是说的什么话,既然说好了一起的,那自然是一起,我跟你一起走。”

    红盖天第一个附和,“是啊是啊,芙花,还是一起走吧。”

    其他人也陆续跟着附和,都表示相信牛有道,瞬间就统一了意见。

    牛有道听的直翻白眼,相信个屁,还不是都认定了他知道什么内幕,这事解释不清,一个个宁愿相信没影的事,他说真话反而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也懒得再解释了,继续翻看手上地图。

    秦观和柯定杰心有灵犀地互相看了眼,心中啧啧不已,不知牛长老哪来这么大的魅力,无须多言就有这么多人追随,他们估计本派其他长老肯定不行。

    话又说回来,这一帮人当中既然是牛长老说的算,他们也放心了不少,至少比之前的无依无靠强多了。

    众人等了一阵,不知牛有道在琢磨什么东西,沈一渡凑近了问一句,“牛长老,我们都相信你的能耐,接下来怎么做,你倒是发句话啊!”

    “我的能耐…”牛有道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能有什么能耐,他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别的不清楚,有一点他算是看明白了,这次的历练被罗芳菲给害惨了,害得他太过显眼了,他敢保证,他现在已经引起了缥缈阁的高度关注,只怕九圣也高度注意上了他。

    这对他来说,绝非什么好事,只怕他一路至今的事情都要被重新梳理,都要被掰开揉碎了重新审视。

    他做的许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是经不起全面关注的,一旦被圣境投入巨大关注,有些一脉相连的事他后面稍有异动就有可能露出马脚,也将威胁到他身边的很多人,一旦出事只怕身边人全部都得倒霉。

    危险!被再次带回圣境的路上,他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在逼近,几乎避无可避,也抵挡不住!

    来的路上,他就在考虑该怎么办,再次进入圣境前,他已作出一个重大决定,也许只有那样才能躲过一劫!

    就像他之前公然对太叔山城嚣张喊出,谁做首领他说的算一样,有些事情他已经不准备再藏着掖着低调了,而是准备放手一搏!

    “唉!”心绪万千,仰天叹了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顺其自然吧。行进过程怎么配合,你们自己商量吧。”

    “我们商量?”沈一渡愕然。

    牛有道嗯了声,“我信因果报应,喜结善缘,不喜欢打打杀杀造杀孽。我带路,怎么猎杀你们商量着办。”说罢继续审视手中地图。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按了牛有道说的做。

    众人商议之际,晁敬找了个机会靠近牛有道,问:“你我交往一向隐秘,太叔山城怎么会联想到你我有勾结?我提醒你,事情真要是揭穿了,万兽门不会放过你!”说这话时,语气中暗藏愤怒,显然是怀疑牛有道这边走漏了风声。

    牛有道偏头斜视:“你在怀疑我?”

    晁敬:“那你给我个解释,他怎么可能把我们两个做联想?”

    牛有道:“之前我也想不通,不过就在刚才,我大概有了个判断,你我好像疏忽了一个很大的漏洞。”

    晁敬:“什么漏洞?”

    牛有道:“如今身在晋国的邵平波!”

    晁敬惊疑不定,“邵平波?”

    牛有道:“你别忘了,当初你孙子招惹我时,是邵平波设置的圈套,结果你孙子出手了我却没事。从一开始,你孙子和我就在邵平波的关注中,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其他人难把你我做联想,却很难不惹邵平波怀疑。邵平波人在晋国,现在又是太叔山城捅破了此事,是谁在背后搞鬼,还需要多想吗?”

    晁敬眉头皱起,嘀咕着咒骂了一声,“狗东西,一凡夫俗子还敢兴风作浪!”

    牛有道:“你可别小瞧他,我和他交过手,这人可不简单,我连连设下陷阱将他逼入绝境都让他逃了,亲自从北州追杀到齐京,依然让他溜了。你被他盯上了,以后可得小心点。”

    PS:感谢新盟主捧场支持,感谢对象的名字很渣,碎到搞不懂,就不点名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