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九九五章 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当然,吃喝这种事情,对于修士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每日必须的需求,修士经过自我内在修炼,对自己的肉身拥有强大的控制能力,摄入后的消耗能最大程度的自我控制。

    但精神和修为毕竟仍寄托在肉身上,除非能超脱肉身,而肉身的持续需要补充食物来维持,否则肉身败亡的后果也就意味着精神和修为的溃散,人随身灭。

    因此突破元婴是每个修士的梦想,元婴境界,超脱肉身桎梏,也就是所谓的长生不死。

    婴儿寓意着新生。元婴,顾名思义,原始新生。元婴境界,原始新生的另一个境界。

    一个新的境界,已超脱普通血肉之躯的肉身能承受更强大的修为。

    这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境界,可现实很残酷,站在高处掌握了话语权的人不想和别人分享,后进欲登顶艰难。

    也许是一行所经之地,已被缥缈阁那批人扫荡过一次,牛有道等人没什么收获。

    大家已经分散开了推进,基本还是以各派为分组,搜寻猎杀范围以牛有道为中枢,碰头地点在前方,也是牛有道指着地图指定的下一个碰面集结地点。

    一片空旷死寂的沼泽地,氤氲淡淡,三条人影。

    牛有道领着紫金洞二人不疾不徐前行,途遇沼泽中的山丘,飞落的牛有道招了招手,“累了吧,休息。”

    跟随落地的秦观和柯定杰面面相觑,柯定杰苦笑道:“长老,没走多久,没累,还可以向前搜寻。”

    牛有道已经盘腿坐下了,伸手摘了一朵黑中带金色斑点的漂亮花朵,放在鼻子前轻嗅,随口说了句,“我进过天都秘境!”

    二人相视一眼,不知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秦观道:“我们知道,听说长老在秘境翻云覆雨,力压诸派夺得了秘境第一,我等神往已久。长老,能不能跟我们讲讲天都秘境里的事?”

    牛有道伸手示意二人坐,两人立刻满脸期待地坐在了一旁,饶有兴趣的想听。

    实际上两人的年纪比牛有道还大上不少,然而相处久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已经忽视了年纪上的差距。

    牛有道:“秘境争夺厮杀,血腥抢掠,无非是些人杀人抢东西的事,有什么好听的,严立他们也去过,想听去问你们那些同门便可。”

    秦观:“那不一样,他们知道的有限,严长老那边我们哪有当面问这种事的机会。牛长老,您可能不知道,门内弟子对您在天都秘境的事都很好奇,许多人一直在关注《紫金杂记》,希望能看到您的著述,然而您似乎一个字都没写过。”

    牛有道:“公开的东西上,怎么可能看到你们想看到的东西,我敢写,宗门未必敢收录。”

    柯定杰:“那您跟我们讲讲吧。”

    牛有道:“你们想多了。你们说没累,我提我进过天都秘境的原因,是想告诉你们,遇到不熟悉的环境时,尽量保持最佳的身体状况是最好的选择。你们跟我来的,我得尽量把你们好好带回去方不负宗门所托。”这是胡扯。

    秦观叹道:“长老,咱们这不慌不忙的,不到半个时辰就能歇上一次,到约定碰头的地方得到什么时候,我怕咱们不能不及时跟其他人碰面。”

    谁说不是,两人感觉这位压根就不像是来猎杀妖狐的,途中发现过妖狐,这位居然不让他们去追杀。

    牛有道:“你们放心吧,他们到处搜寻,咱们是直奔目的地,晚不了。”说罢又拿起手中花朵端详花蕊中的品相。

    两人正无奈着,柯定杰忽轻声示意了一下,“长老!”

    秦观顺势看了一眼,身子立刻略绷,似乎要像离弦之箭般射出。

    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只见不远处一只泥糊糊的东西爬上了一座小土坡,身子一抖就甩掉了身上的泥水,露出一身雪白绒毛,赫然是一只白色狐狸。

    据说,此地妖狐大多都是白色。

    回头又见二人要扑杀的样子,牛有道问:“你们紧张个什么劲?”

    两人之所以发现后没动手,就是因为牛有道之前一直阻止他们,并警告他们,没有他的允许,不许他们擅自动手。

    秦观:“长老,不是紧张,再不动手它就跑了。”

    “跑了就跑了,有什么关系,有其他人卖力猎杀就行。”牛有道无所谓一句,伸手从草丛中摘起一颗石子,反手屈指弹出,嗖一声打向了那座土丘,打歪了,打在了土丘边上的泥水里。

    这都能打歪,力道显然也有限,秦、柯二人很无语。

    更让二人无语的是,那只妖狐居然不跑,被泥水溅了一身后,抖了抖身子恢复了一身的雪白干净,貌似很高傲的屹立在土丘上看着他们。

    “太嚣张了!”柯定杰一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样子站了起来,之前遇见的妖狐起码看见他们就会跑,这只完全在藐视他们,简直是在挑衅。

    “是有点嚣张。”牛有道忍不住嘿嘿一乐,不过回头又挥手示意柯定杰坐下。

    柯定杰忽道:“长老,您快看。”

    牛有道又回头看去,只见那只妖狐两眼之间的眉心茸毛正在裂开,第三只竖眼露出了真容,眼珠琉璃宝石般漂亮,眼眸中一圈金环,显得很妖异。

    那感觉,就像是妖狐在告诉他们,你们没看错,我就是你们要猎杀的妖狐。

    秦观:“妖狐竖眼能看清肉眼无法看见的东西,如同修士法眼。长老,这正是咱们要的东西。长老,咱们这一路上可是一点收获都没有啊。”这话实际上在催促牛有道动手。

    牛有道没理他,依旧没允许他们动手,拧着头与那妖狐对视着,互相观察着。

    等了一阵,那妖狐似乎感觉没劲,第三只竖眼一收,又隐没在了白毛中,忽一个健步冲起,腾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扎入了泥水沼泽中,就这样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

    “唉,跑了。”柯定杰叹了声,终于慢慢盘腿坐下了,似乎有点不甘心。

    牛有道依旧无所谓,叮嘱道:“抓紧恢复你们损耗的法力。”目光一动,发现一棵自己没见过的草,手中花一扔,将草连根拔起在手,细细观察。

    秦、柯二人有点受不了,秦观皱眉道:“长老,恕我直言,您似乎不想猎杀妖狐?”

    牛有道翻看着手中草,慢吞吞回了句,“我跟它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它们?”

    卧槽,你总算说出了心里话!秦、柯二人神情抽搐,两人早就发现这位有这趋向,之前没好意思问,指出牛长老不尊圣境的决定似乎不合适。

    可刚才的情形,那妖狐太嚣张了,牛长老依旧无动于衷,方忍不住一问。

    柯定杰提醒道:“长老,这是圣境安排的事情,这次猎杀妖狐可是事关咱们历练的成绩。”

    牛有道眼皮略抬:“你在对我说教道理吗?”

    柯定杰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醒长老,咱们历练就算没有好成绩,也不能垫底吧?”

    “看来还真是跟我讲道理,好,那我就倚老卖老跟你们讲讲道理。”牛有道手中草啪嗒扯断成两截,随手两边一扔,“我问你们,在商颂未打通这个世界之前,或者说是在商颂离世之前,这个世界谁说的算?”

    两人相视一眼,柯定杰道:“据说是此地的妖狐,据说妖狐之前是这个世界的霸主!”

    牛有道:“知道就好!连九圣都无法剿灭的存在,你们着急什么?江湖走马,风风雨雨的,也别蒙头乱跑。出来混,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世上有什么是九圣收拾不了的?眼前这群妖狐就是!它们就是这个世界的地头蛇,没人比它们更了解这个世界!非必要的情况,无冤无仇,没必要得罪它们,做人留一线,来日好相见,这是我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今天教给你们,记住了!”

    两人很无语,秦观叹道:“长老,不是我们跟它们过不去,这是圣境要求我们做的事啊,其他人都做,而我们不做,没办法交差啊!”

    牛有道:“看来你们还不清楚情况。也许你们清楚,可你们无法梳理出逻辑方向制定出自己的路向去执行,只会胡思乱想,这世上没有傻子,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在这里。一开始丁卫让大家写那些东西,大家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直到后面冒出个与缥缈阁比试,大家才恍然大悟,圣境想干什么你们心里应该有数了,其他人没有了退路,我不一样,我写的那些东西算不上什么,难道你们不想回宗门,想加入缥缈阁不成?”

    两人略默,思索着他的话。

    柯定杰沉默后徐徐道:“长老,你说的道理我们懂,可是拿不出成绩,我们怕是过不了这一关呐。”

    “懂什么懂?肤浅!”牛有道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暗指他们自己糊涂,“我告诉你们,对缥缈阁的整顿不可能一开始就轰轰烈烈,力道太猛会出事的,惹得下面集体反扑,到时候九圣也控制不住局面,彻底乱了套还不知会出什么事,否则也不会只进来我们这点人手。”

    “想明白了这一点,就应该对后面的事情有个清晰的判断,这只是循序渐进的开始,这场比试注定是我们输!无论是经验还是对地势地形的熟悉程度,我们都不如缥缈阁,又不能去抢,想赢?拿什么去赢?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我们成绩再好也没用,懂了吗?”

    两人你看看我,似懂非懂,其实还是不太懂。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