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零九章 多情总被无情误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她是第一次和男人以这种方式相处,也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对待,她感受到了书籍上描绘的人间男女之情的美好。

    这让银姬即享受又惶恐,惶恐这失去理智的感觉。

    而罗秋也很快向她求婚了,希望她嫁给他。

    银姬告诉他,说自己是狐妖,你是人类修士,我们不合适。可罗秋说没关系,既然决定娶她,就不会在乎这些。

    一开始,内心陷于惶恐中的银姬一直是婉拒的,可又无法摆脱罗秋。

    最后面对罗秋的求爱攻势,银姬沦陷了,也实在是难以拒绝,罗秋能动用的资源太庞大了,世间一切简直是无所不能,其能量构造出的美梦般的攻势估计很难有女人能招架的住。

    最终银姬自我退让,自己给自己找了个接受求爱的理由,为了狐族!

    如果能得到罗秋的帮助,也许能化解狐族的困境。

    有这想法也是因为罗秋对她太好了,好到她产生了错觉,觉得和罗秋在一起后,罗秋应该会帮她。

    于是银姬答应了嫁给罗秋,又跟罗秋回到了狐仙境,两人在大罗圣地喜结连理。

    那段时期的恩爱,男女之间的感情,男女之间的肉欲交织,种种美好之下真正是只羡鸳鸯不羡仙,那是银姬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可美好之下的隐忧一直潜藏在银姬的心底,自己真实身份的事情不知该如何启齿,即想吐露,又怕失去这份美好。

    内心里一直在患得患失,嫁给罗秋以后,接触到一些事情真相后,也知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不是她想的以为和罗秋成为了夫妻罗秋就能帮她,有些事情罗秋一个人是无法做主的,有其他人的压力。

    事已至此,她只能等待,希望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开口。

    不过嫁给罗秋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她也没有忘记自己所背负的狐族使命,借着罗秋夫人的身份屡屡暗中帮助狐族,事先获知剿灭消息后暗中通风报信给狐族,帮狐族躲过了多次的精心谋划的围剿。

    当然,狐族也期待着,期待着族长成为罗秋夫人后能化解狐族的困境。

    银姬和罗秋成为夫妻后,在一起幸福生活了多年。

    那么多年,罗秋待她也一直如初,从未变过,一个高高在上不轻易动情的人,一旦动情便是深情!

    银姬时常暗暗感慨,若是没有那些恩恩怨怨多好。

    后来发生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银姬有了身孕!

    这事连银姬自己都没有想到,没想到人和妖之间居然能孕育出新的生命,正因为不认为有那可能,所以恩爱时从未做过任何防范。之前那么多年也都没有任何防范,一直未有的事,突然就这样发生了。

    罗秋也很意外,罗秋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意外之喜!

    罗秋言语间隐隐有层意思,似乎希望银姬能不要这个孩子。

    因为罗秋不知两人之间孕育出的会是个什么东西,是人还是妖,又或者是什么怪物,万一出现个让人难以面对的东西怎么办?

    可银姬无法对自己肚子里的骨肉下那毒手,不说她个人的感情难以接受,至少狐族没有消灭自己肚子里骨肉的事。

    见银姬不肯,罗秋只好依了她。

    后来孩子生下来了,没有出现异常,是个活生生的人类,没有受妖族影响,也不是怪物,是个可爱的孩子。

    没了隐忧,罗秋欣喜若狂,银姬自己也很高兴。

    罗秋对孩子很好,对银姬也更好了。

    也正因为如此,银姬以为有了这个孩子,以为开口的机会到了。

    有一次,罗秋正抱着孩子玩耍的时候,银姬终于吐露了真相。

    罗秋当场震惊了,也是在那一刻,银姬的美梦终于破灭了。

    两人第一次吵架,以前罗秋总是万事依着她的,银姬第一次在罗秋面前哭了。

    罗秋质问银姬为何骗他,为何骗他这么多年?

    银姬则问他,说你求婚的时候不是说不会在乎我的曾经吗?

    罗秋很愤怒,情绪似乎有些崩溃,说不在乎和你骗我不是一回事,说我如此信任爱护你,你居然一直在骗我,把我当傻子一样骗了这么多年!

    他还拿了已经成为九圣之一的乌常出来说事,质问银姬是不是一开始就是她和乌常联合的一场骗局?

    银姬辩解说没有,说她也是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被乌常给利用了,说乌常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否则如今的乌常肯定要拿这事做文章。

    信任一旦被撕毁,似乎很难再获得信任,不管银姬再说什么,罗秋不信,银姬明明说的是真的,罗秋却说银姬隐藏的太深了。

    罗秋已经猜到了几圣精心布置的针对狐族的围剿计划为何会落空,原来奸细就在自己身边,是自己身边最信任的人。

    罗秋质问她,这是不是她出现在他身边的真正原因?

    罗秋还拿孩子出来说事,说银姬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孩子出生后吐露实情,分明是蓄谋已久!

    当时的罗秋犹如被激怒的野兽,银姬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罗秋,罗秋动手了,不是对她银姬,而是对其他人,当场将所有听到对话的下人统统都杀了,包括罗秋自己的两名徒弟!

    之后罗秋给了银姬一个选择,罗秋说他不相信解释,只相信事实,也愿意再给银姬一次机会,但必须做出抉择!

    说银姬如果对他和孩子是真心的,就放弃狐族,要银姬帮忙消灭狐族证明给所有人看!

    他和孩子是一方,狐族是一方,二者只能选其一。

    银姬不肯做出选择,哪边都不肯放弃,既不肯放弃自己的家庭,也不肯放弃自己的族人,还求罗秋看在夫妻情分上帮帮狐族,撮合狐族和人类修士化解恩怨。

    结果罗秋甩袖而去。

    后来应该是罗秋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也许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真相,罗秋拿孩子当人质,把银姬诱到了偏僻之地,再次逼银姬做出抉择。

    银姬不从,罗秋又给出了一个抉择,以手中孩子做要挟,问她:你活还是孩子活,你自己做抉择!

    银姬毕竟跟罗秋生活了多年,见过罗秋御下的手段,对罗秋的为人多少有些了解。

    她知道罗秋在拿孩子对她做最后的逼迫,也是在做最后的试探,一旦她选择放弃孩子,罗秋心存的最后一丝仁慈会荡然无存,必然会恩断义绝痛下杀手,不会放过她!

    她本就不是罗秋的对手,何况罗秋手上还有孩子做人质。

    银姬伤心欲绝,知道罗秋把她带到这里来,这次是铁了心要逼她做出最后的抉择,她不能背叛自己的族人,给罗秋的最后一句话是让罗秋照顾好孩子。

    银姬最终自己挖掉了自己的竖眼,对狐族来说,丢掉了竖眼就意味着丢掉了性命,扔下竖眼踉跄而去。

    罗秋抱着孩子紧绷着脸颊,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再追杀……

    听完这段匪夷所思的往事,牛有道唏嘘摇头,“多情总被无情误,没想到狐女也多情!”

    他也不知该说谁对谁错,但他知道,站在狐族或女人的立场来看,肯定是那个男人无情。

    黑狐汉子反驳道:“什么叫多情?你以为我们狐族跟你们人类一样?我们狐族儿女向来是从一而终,丈夫或妻子死了,另一半会始终陪伴在冢前,绝不会再娶,怕自己心智不坚,甚至会咬断自己的手脚,让自己哪也去不了。狐族儿女认定了的另一半,不存在轻易更改的事,不像你们人类三妻四妾还嫌少。”

    牛有道摆了摆手,不跟他辩论这个,好奇道:“既然丢了竖眼对狐族来说就丢了性命,那老族长为何还…”

    黑狐汉子道:“这个说来要感谢你师傅。”

    牛有道愕然:“我师傅?”有点不解,商颂不是失踪了么,总不可能是商颂再次现身搭救了吧?

    黑狐汉子叹道:“那时的我还不能化作人形,恰好我就是承担老族长在大罗圣地那边和狐族这边联系跑腿的人,老族长那般遭遇后见到了我,怕自己坚持不到回来,狐族能化形的已经不多了,遂将一身的化形精血强灌给了我。狐族族长一向是老族长那一脉的血脉传承,那一脉承担着守护狐族的重任,而老族长又无后,总不能把罗芳菲喊来当族长,因得了老族长的精血传承,我能化形了,也因此被大家推举成了族长,说来受之有愧!”

    一狐族长老道:“族长不用惭愧,若不是你不惜代价将老族长在断气前带回来,老族长的性命也保不住,全族人都感谢你,族长的位置你受之无愧!”

    黑狐汉子摇头道:“说到底还是老族长自身的修为高深才坚持了那么久,否则拖不到我带回来。早年商颂与狐族来往时,送了一粒商颂采集天下灵草亲自炼制的金丹送给狐族,说是保命金丹,说是不管多重的伤,只要没断气就能救活。凭商颂当年号令天下的能力都未能炼制出多少的灵丹,自然是被狐族奉若至宝收藏。”

    “我将奄奄一息的老族长带回来后,长老们立刻动用了那粒金丹,终于保住了老族长的性命。那一次,老族长昏睡了足足一年才醒过来,醒来没多久又昏睡了,落下了病根,每年只可唤醒一次,醒后清醒不了多久又得沉睡达一年之久,非重大事情我们不会打扰她,这也是你之前能有机会挟持老族长的原因。而老族长伤了根本,此后再也无法化形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