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二三章 老实交代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他倒是老实承认了,这事压根也没打算隐瞒,从他动用了五梁山的人手行动,就做好了缥缈阁会知道的打算,此时是证明他没有说谎的机会,为接下来的应对做铺垫,证明自己面对缥缈阁会老实交代。

    如他之前的判断,从罗芳菲把他送出圣境开始,他就知道那女人给他惹来了大麻烦,罗芳菲的举动一定会引起缥缈阁对他的高度关注,也是促使他加快行动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个回答,玄耀还算满意,这和缥缈阁动用暗线传回的消息相符,眼前这厮还算老实。

    玄耀平静道:“缥缈阁对你们的私人恩怨没兴趣,我只想知道你为何要杀晁胜怀?”

    牛有道:“当初燕宋两国交战,万兽门的确插手了战事,给燕军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之后我找到了晁敬,晁敬也的确暗中出手帮助了我,才令宋军大败!万兽门已经证明了自己左右战局的能力,我不希望激怒万兽门,一旦万兽门之后介入什么,会对我不利。”

    玄耀:“这就是你要杀晁胜怀的原因?为何早不动手偏偏在这个时候动手?”

    牛有道:“之所以这个时候动手,是有其他原因促使了我这样做。我一直与晁敬暗中有联系,包括来到圣境。丁卫先生让各派长老写下的罪状令晁敬失去了方寸,晁敬一直以为我在圣境有什么内线,希望我动用内线助他历练顺利过关,居然还以此要挟我,那时我便对他动了灭口的心思。一离开圣境,我便着手布置了杀晁胜怀之事。”

    玄耀:“杀了晁胜怀,还有晁敬,只杀一个有意义吗?”

    牛有道:“晁敬一威胁我,我就找了晓月阁长老沈一渡,让他找机会解决掉晁敬。我也没想到我离开圣境后又被带回来了,更没想到太叔山城已经知道了我和晁敬之间的秘密,太叔山城把事情一捅破,我也就没了再杀晁敬的必要。既然已经揭穿了,我若再杀晁敬,岂非坐实了我在灭口。沈一渡后来问我还要不要对晁敬下手,我阻止了他。”

    玄耀漠然道:“晁敬为何会认为你在圣境有内线?”

    牛有道唉声叹气道:“玄管事,这事说来话长,我也是有苦说不出。”

    玄耀:“那就慢慢说,我有的是时间。”

    牛有道:“是这样的,圣境历练的消息一传出,我在紫金洞就找到了紫金洞掌门等人,不希望他们让我上前来历练的名单,紫金洞向我保证了,不会推荐长老前来。可我和紫金洞的关系相处的并不愉快,不但不愉快,反而屡屡遭受紫金洞的打压,说实话,我对紫金洞的话并不太相信。”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天都秘境的事。一直以来,历届的天都秘境之事都和散修无关,我是准备看热闹的,谁知突然冒出个散修去参加,竟把我给搞进了天都秘境,害我差点丢了性命。如此不可能的事情都变成了可能,我实在是被搞怕了,加上紫金洞的不可靠,换了谁都要未雨绸缪做点准备。玄管事,若换了你在我这种处境之下,你能不提前做准备吗?”

    听他把事情缘由理清了,玄耀将心比心,换了自己的确得提前做准备,可口中却道:“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你说你的。”

    牛有道只好继续道:“圣境历练的消息一出,为了以防万一,我联系了所有和我有交情且能说上话的势力,让他们推荐可靠的弟子上圣境历练的名单。我的目的真的是在以防万一,万一我真被弄进了圣境,不至于没有人手帮忙,这的的确确是我联系他们的真实原因。”

    “可后来的圣境名单一出,我的名字果然上了历练名单,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我暗中联系的人几乎也全都上了名单。这下就麻烦了,各方纷纷联系我,问我是不是知道历练的内幕。我是百口莫辩,不管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信,都认为我是知道了内幕,纷纷要求我关照。”

    “玄管事,他们包括晁敬在内,真的是误会了。我一开始真的是未雨绸缪做预防,没想到真能上历练名单,我更没想到他们也都能上名单,可是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他们就是认定了我有内幕。”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牛有道就算不解释,玄耀也是心存怀疑的。

    外面的人不知历练名单产生的过程,他却是清楚的,名单本来没什么问题,是罗芳菲突然插手,强改了紫金洞推荐的名单,硬把牛有道给拉了进来。

    一开始,九大圣地的人还以为这是罗秋的意思,毕竟罗芳菲这样做后,罗秋也没什么表示。

    各圣地一琢磨,觉得罗秋这样做也有道理,让参与历练的人级别高一些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就传话给了缥缈阁,让缥缈阁照罗秋的意思执行,这才有了后面各派上报的名单全面更改的事。

    圣尊们是不会事无巨细到指定各派长老谁谁谁参加的,真要这样的话,天下那么多事,圣尊们也忙不过来,否则还要缥缈阁干什么?圣尊们只需做出决策,具体事情是扔给了缥缈阁去执行的。

    而执行人正是轮值缥缈阁事务的丁卫,他玄耀在一旁协助甄选过,自然清楚其中过程,除了罗芳菲指定的牛有道外,其他各派长老都是丁卫等人亲自拟定的,牛有道不可能左右名单的产生,也不可能提前知道内幕,哪来的什么在圣境内有内线帮忙?

    直到后来罗芳菲又把牛有道给踢出了圣境,各方才意识到有问题,罗秋应该不会这样出尔反尔当儿戏。

    之后各圣地免不了找罗秋要交代,这一问才知道,罗秋开始没表示什么是因为罗芳菲是他女儿,他女儿要变动名单上的个别人员,他也不认为是什么大事,变动就变动了。

    换句话来说,就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而已,他不至于因为一个小人物而驳了自己女儿面子,让自己女儿难堪。

    只是没想到罗芳菲后面还能把各方敲定的事情给出尔反尔闹着玩,又把牛有道给踢出了圣境。

    罗秋也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结果是罗芳菲被关了禁闭,算是对罗芳菲的惩罚!

    虽然不少人认为这样处罚太轻了,可谁还能因为这点事让罗秋把自己女儿给怎样了不成?

    不过也正是因为罗芳菲针对牛有道的反复,引起了各方的注意,开始怀疑罗芳菲是不是和牛有道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至少他玄耀在丁卫身边是知道的,至少丁卫已经盯上了。

    总之各派长老上名单的过程不存在什么牛有道左右的可能。

    可芙花等人都这样说了,他玄耀还是想弄清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无缘无故都认为牛有道在圣境有内线。

    现在听了牛有道的解释,弄清了牛有道因担心而造成的事情起因,心中疑惑解开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就说嘛,若牛有道能提前预知名单的产生,那还得了?

    可事件仍有疑点,玄耀偏头一旁吩咐道:“让沈一渡过来。”

    “是!”手下领命而去,很快将沈一渡给招了过来。

    各派守在篝火旁的人都默默看着,不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沈一渡来到见礼,有点不敢去看牛有道的眼睛,说是心虚并不为过,知道自己出卖牛有道的事怕是要当场被戳穿了。

    玄耀:“沈一渡,牛有道拿历练内幕的事讹诈了你们晓月阁两千万金币,是不是你说的?”

    牛有道一听脸就黑了,当场出声质问,“沈一渡,你什么意思?”

    玄耀冷眼斜睨,“没让你说话。”

    牛有道只好闭嘴了,眼睛却死盯着沈一渡。

    沈一渡目光不看牛有道,只对玄耀拱手道:“是我说的。”没办法否认,也不敢否认。

    玄耀又盯向牛有道,“你即不知什么内幕,凭什么以内幕讹诈人家的钱财?现在轮到你解释了。”

    牛有道指着沈一渡的鼻子,“姓沈的,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讹诈了你们晓月阁两千万金币?”

    被人指着鼻子了,没法再退让了,沈一渡立刻抬头挺胸,咄咄反驳道:“你讹诈我们晓月阁的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亲耳听我们阁主说的,因你有内幕,为了让你关照我晓月阁这次的历练,又被你搞走了两千万!这种事,我们阁主岂能胡说八道?”

    这个‘又被’不是没原因的,说明他也知道牛有道早先从晓月阁手上敲诈钱财的事。

    知道也很正常,晓月阁是一个组织,钱财也不能完全由得玉苍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小钱就算了,动辄以千万金币计的巨额钱财,怎么花掉了,玉苍肯定要给晓月阁其他主要人员一个交代的。

    前两次也的确是牛有道在讹诈晓月阁,这事晓月阁的主要人员包括沈一渡都是知情的。

    牛有道立刻对玄耀道:“玄管事,没错,玉苍的确给了我两千万,但那不是讹诈,我不想收,可玉苍非要逼我收下!”

    “呵呵!”玄耀冷笑,“无缘无故的,这么大一笔巨资,还非要逼你收下,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事,我怎么就碰不到?”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