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二六章 扒了他的皮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秦观和柯定杰有点懵,牛长老刚不是还告诉他们不要计较吗?怎么一转眼就计较上了。

    有些道理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讲清的,他们的年纪虽然比牛有道还大上一些,可要跟着牛有道学的东西还很多。当然,有些东西也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

    许多人学同样的事情,做同样的事情,可能做出头的却是屈指可数,道理放哪都一样,有些东西的确讲究天赋。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牛有道已经转身离场了,还真是说了让大家看着办就让大家看着办的样子。

    两人相视一眼,赶紧跟上了。

    “老弟…”沈一渡着急着喊了声,没能换来牛有道的回头,瞥了眼周围的情形,已骤然紧张了起来。

    芙花、断无常、浪惊空和红盖天交换了个眼色,已经变换站位,将沈一渡给围住了。

    全泰峰回头看看牛有道离开的身影,再看看被围的沈一渡,有点不知该不该加入合围。

    “你们想干什么?”沈一渡高度戒备着四顾,已打出手势,令本门两名弟子赶了过来共同应对。

    然而比人多肯定是比不过这边的,除了昆林树坐在篝火旁没动,其他人都围了过来,连凌霄阁的弟子在不明情况下都赶了过来一看究竟。

    一群人把晓月阁三人给包围了,双方呈剑拔弩张的态势。

    红盖天叹道:“沈兄,我们不想干什么,可你做的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沈一渡怒了,“我过分?你们又是什么好东西不成?你们难道没有出卖牛有道吗?”

    全泰峰插了一嘴,“你把话说清楚了,我可没有出卖过。”要不要掺和这事,他还没有考虑好。

    浪惊空:“有些事情大家都能理解,牛有道自己也表示了理解,至少我们是据实而说,可你无中生有就不对了,牛有道和你无冤无仇,你非要编排出一些事情来把他往死里整,换了谁都难以接受是不是?”

    沈一渡恼怒道:“事情真相究竟如何还不清楚,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也要等我见了我们阁主才知道。”

    芙花站姿妖娆,火光下剔着漂亮的指甲,“事情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做了……”

    对于那边要怎么处置,牛有道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走到了晓月阁燃起的那堆篝火旁坐下了,剑插在了跟前,盘膝闭目打坐。刚才的事发经过,他放在脑海里重新梳理。

    秦观和柯定杰警戒四周,不时看看另一边合围的情形。

    昆林树也不时看向那边,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知为何转眼间一群人就把晓月阁的人给围了。

    好一阵之后,秦观在牛有道身边俯身道:“长老,芙花要见您。”

    牛有道“嗯”了声,慢慢睁开了双眼,偏头看向笑吟吟走来的芙花。

    芙花走到一旁捋了下身后裙子,一屁股坐在了他边上,纤手递出一块布片,道:“这是沈一渡写下的两千万欠条,他只答应做到这一步。老弟看看怎么样,若是不满意,那就跟他来硬的。”说罢察言观色。

    牛有道布片接到手,抖开看了看内容,发现也谈不上是正常的欠条,只是沈一渡的承诺而已,承诺事后回去向玉苍核实,若不是敲诈,若真是他诬陷了牛有道,愿意承担那两千万的责任。

    牛有道心里明白,沈一渡能答应这个已经是做了最大的让步,也算是被逼无奈,在事情没确认前沈一渡不太可能直接写明欠两千万,面子上无法下台,硬逼就只能是拼命了。

    “大姐和兄长们的心意我看到了,事情过去了,就这么办吧。”牛有道笑纳了,布片收入了囊中。

    “就知道老弟是明事理的人。”芙花咯咯一笑,打情骂俏似的粉拳在他肩头捶了下,之后起身而去回了合围的那边,她也不想轻易和沈一渡拼个你死我活,毕竟晓月阁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通了声气,围着的人散了,基本都回来了,只有沈一渡黑着一张脸,见自己的篝火被牛有道给占了,惹不起,只好就坐在了缥缈阁人员遗留下的篝火旁。

    经过刚才的情形,他算是看明白了,这里就他是外人,之前还有个晁敬,可晁敬失踪了,如今就剩他一个,其他人都他妈跟牛有道是结拜兄弟。

    一张欠条写得憋屈,奈何形势所迫,只能硬着头皮写下。然而这可是两千万呐,不是小数目,他都不知道回去怎么跟玉苍交代。今后的历练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如今也只能是先过一关是一关,若真回去了,也只能是这样解释了。

    他就纳闷了,牛有道怎么会没事,甚至都拔剑挑衅上了,缥缈阁居然没把牛有道给怎样?

    不仅仅是他想知道原因,其他人之后也找着借口往牛有道身边凑,欲打听情况,然而牛有道随口敷衍,不愿多提这事,只告诉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别给自己惹麻烦。

    这样说了,大家也只好作罢。

    次日大早,牛有道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与大家商议下一个碰头地点,这次他没有再领着紫金洞的人跑单,照大家商议的计划推进。

    沈一渡也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只是脸上的表情明显不自然。

    各自散开后,秦观和柯定杰发现长老还是像平常一样,依然没有猎杀妖狐的意思,依然是带着他们游玩似的。

    只是途中牛长老和他们分开了一下,也不知干什么去了,总之再见时带回了几个妖狐竖眼给他们两个分,不知是哪弄来的,又是抢来的?

    大元圣地,楼阁内,丁卫端坐在案后喝茶,听着玄耀的禀报,眉头渐渐皱起。

    待禀报完后,丁卫放下茶盏,沉声道:“缥缈阁的人抢了他的,能确认吗?”

    玄耀迟疑道:“不能确认,但不像是在说谎,他自己也说了,似乎很有把握,他说他迟早能把抢他东西的人给揪出来,手上可能已经有了什么线索。”

    丁卫皱着眉头起身离案,阁内徘徊一阵后,迟疑道:“谁这么大的胆子,难道是我们大元圣地的人干的?”

    玄耀道:“若真有他说的那回事,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他不惜跟我翻脸,必然是有所倚仗,否则没那么大的胆子,手上若有线索,明显是不想告诉我,我也不敢再深究下去,怕把事情搞大了弄得自己这边下不了台。真要是自己人干的,若处理也只能是暗中处理,不宜公开,否则没办法向其他几家交代,特回来请先生定夺。”

    丁卫继续徘徊着,思索一阵后,徐徐道:“晁敬失踪了,真的和牛有道无关吗?”

    玄耀:“可能真是巧合,牛有道的确有和此事无关的证明,不止一个人证,有不少人能证明,除非那一群人集体作假,那种可能性应该不大。从晁胜怀出事,到后面的一些事,牛有道的交代还算老实,唯独他东西被抢的事不肯配合。先生,这个牛有道的确太嚣张了,竟敢公然和缥缈阁的人作对。”

    “敢嚣张就要付出代价,人在我们手上,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他跑不了,所以这事不急。”丁卫摆了摆手,停步转身道:“目前的当要之急是要弄清楚抢他东西的人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

    玄耀:“先生想怎么做?”

    丁卫踱步近前,“也不知是哪个蠢货干的,难道不知圣尊对缥缈阁不满,已有整顿缥缈阁的意图吗?这个时候公然违规,和违抗圣命有什么区别,让圣尊怎么想,真要惹得圣尊们来硬的,对谁都没好处。玄耀,这事不宜再经他人之手,你还得再跑一趟。”

    玄耀:“先生尽管吩咐。”

    丁卫沉声道:“你再去荒泽死地,先找到我们大元圣地的人,先确认一下,查明我们的人有没有干这种事,若有,不要留下证据,把事做干净点。事情解决后,我会向圣尊禀明。”手指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玄耀:“是!”

    丁卫:“若确认和我们的人无关,我们没必要帮别人捂盖子惹一身骚,这种事也不好再捂了,越捂事越大,就让牛有道自己去揪吧,揪出来是谁算谁倒霉。唉!”面有惆怅神色,有些事情他隐隐清楚,圣意已决,该来的迟早会来,就是不知事态会扩大到何等地步。

    “好的。”玄耀应下,之后又忍不住问了声,“若是牛有道揪不出来,若是牛有道在混淆视听呢?”他不想轻易放过牛有道,毕竟丢脸了。

    丁卫:“待荒泽死地之事告一段落后,扒了他的皮!”

    玄耀微笑,“是!属下这就再去一趟荒泽死地。”

    ……

    夜幕篝火旁,盘坐的牛有道摸到了一块石头,石头中卷着的树叶到了他手,避着人,树叶摊开在了掌中,快速看了看树叶上的内容。

    玄耀再次返回了荒泽死地,与缥缈阁的比试人员碰头了。

    情况已掌握,树叶揉碎在了手中。

    手上有动作,人却看着火光沉思不语。

    三个月的历练时间很快,临近结束后,各方估量了一下时间,开始返回。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