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二七章 一句话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对于猎杀妖狐的比试结果如何,比试双方,各派这边自然是最没底气的。

    跟着牛有道的一伙人,没期盼到自己想要的,不但没有因为牛有道所谓的内幕获利,牛有道反而是收获最少的。不过最少搞清楚了一件事情,经玄耀那么一查,牛有道证明了自己的确没有什么内幕,全都是自己的误会。

    没内幕还跟着牛有道也是没了办法,等到反应过来,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半,再怎么折腾除了努力猎杀妖狐还能怎样?继续跟着牛有道,冲牛有道敢对缥缈阁亮剑而没事,这就是号召力!

    对于最后的比试结果,已不保什么指望了。

    反正圣尊们也没说成绩不好会惩罚各派的人,只说了成绩会影响大家的将来。

    其实圣尊们也没说成绩不好会惩罚缥缈阁参与比试的人员,可缥缈阁都知道圣尊搞出这次比试的目的,各派的人成绩不好说的过去,缥缈阁人员的成绩不好则意味着无能,这就是令缥缈阁自己都无话可说的整顿借口。

    缥缈阁人员成绩不好的下场是缥缈阁自己估计的。

    总之圣尊们的态度一直在模棱两可之间,不让反弹过激,又让人不得不做,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是让下面揣摩的人最煎熬的,事态的收放视情况而定,皆在圣尊们的掌控之中。

    返回的途中,缥缈阁的参与人员有遇见各派的人,各派的人也有遇见缥缈阁的人。

    双方都想打探对方的收获如何,却又无法探明,双方适当保持了距离是一回事,还有就是双方内部都分了派系,难以将对方的结果全面统计出来。

    途中双方人员遇见,如同路人。

    临近任务完成后的集结地点时,冤家路窄,牛有道看到了敖丰,敖丰也看到了牛有道,四目稍有交际,又各自撇开,像不认识一般。

    其实敖丰之后一直在寻找牛有道,无非还是想杀人灭口,奈何荒泽死地太过浩大,事情又不敢告诉其他人,靠他一个人想找到牛有道,比大海捞针还难。

    到了现在,想再灭口几乎已经没有了可能,快到集结地,牛有道身边有一群人,他自己身边也有一群缥缈阁的人,没办法无缘无故动手了。

    那座山就在前方,大家比试出发前的那座山。

    人群飞掠,悬崖峭壁扶摇直上,陆续抵达了山顶。

    众人到了山顶才发现,已经有一部分比试的人先到了。

    缥缈阁的人这次来了不少,足以将整个山顶给包围,现场依旧是负责历练的黄班在指挥。

    牛有道目光看向了山顶最高处的位置,看到了树下的丁卫,猎杀妖狐结束,丁卫又亲自赶来了。

    他看到了丁卫,丁卫也看到了他,丁卫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情绪流露。

    陪同在丁卫身边左右的某人则不一样了,也是牛有道的熟人,玄耀这次也来了。

    玄耀注意到了来人中的牛有道,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笑意意味深长,目光之后也若无其事的挪开向了一旁。

    牛有道也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中却明白,对玄耀翻脸的后果也来了,可以想象,他这次若是揪不出抢他东西的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巨大的危机正在等着他。

    有些事情做了就要承担后果,这是所作所为的代价!

    人群里的芙花等人在交头接耳,讨论的无非是比试成绩之类的,只有牛有道最安静,身边人没人知道他现在身陷于如何的凶险之中,随时会万劫不复。

    牛有道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四周,尽管已有应对之策,可他要做好随时应付突变的准备,万一应对不及,他不会坐以待毙,要掂量一下从哪个方向杀出去最合适。

    不谋胜,先谋败,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他也不知玄耀他们是现在发作还是之后算账,可他不会给玄耀他们拖到之后再算账的机会,事情必须及时引爆。

    原因很简单,他现在遇险脱身是地利环境最佳的时候,此地就在荒泽死地的边上,一旦脱身能及时遁入荒泽死地。不但有最佳的地利借用,还能得到狐族的相助,输了这一场还可以留待有用之身再谋将来。

    若是被拖到了之后算账,一旦远离了此地,去了人生地不熟的环境,再逃脱,将面临无穷无尽的围追堵截,能不能逃脱追杀还是个问题!

    所以有什么问题要放在这里解决掉,不容拖下去。

    “长老,我们去上缴成绩吧!”秦观提醒了一声。

    黄班已经组织好了人手,清点比试成绩,陆续有人上前交出自己的收获。

    秦观和柯定杰知道自己的成绩不好,不过两人无所谓,因为有牛长老在,牛长老连缥缈阁的人都能摆平,他们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他们这份底气来自牛长老,却不知牛长老在默默承受着什么。

    不止他们两个,包括外界的许多人,只看到了牛有道功成名就,只看到了牛有道的风光,真正知道他这一路走来承受了多少的人又有几个?

    “你们先过去!”牛有道微笑着抬了抬下巴示意。

    一起的人愕然回头,芙花笑道:“一起吧。”

    牛有道表面平静,却发出了不容置疑的语气,“你们先过去!”

    见他如此,众人也没多说什么,随着人群向前了,牛有道落在了最后面。

    牛有道有意落在了最后面,一直在暗暗观察四周的他,发现敖丰似乎有意在向他靠近。

    敖丰不来找他,他也要去找敖丰,既然对方有主动意愿,他愿意给对方创造接近的机会。

    随着人群向前,敖丰似乎无意中走到了牛有道的边上,观察着四周,嘴唇微动,发出低微声音,“知道我是谁吗?”

    牛有道亦微声回了句,“我打探到了你的身份,敖丰,督无虚的徒孙。”

    敖丰:“知道就好。不想无虚圣地的人找你麻烦,最好不要乱说话。我高兴了,今后会关照你一二。”

    他不希望牛有道乱说什么,哪怕没证据,他也不希望牛有道乱咬,被查一顿不是什么好事,因此可以说是威胁。

    说是提醒也不为过,他相信牛有道能听懂他的意思,你就算把我给卖了,你不但得不到什么好处,还会很倒霉,无虚圣地的人不是你惹得起的。

    牛有道:“我知道后果,不会乱说。”

    敖丰放心了,随着人群向前,又慢慢跟牛有道走开了。

    “上缴完毕的人员往左右走,绕到后面,到山巅后面集结等候。”黄班再次出声提醒,避免秩序混乱。

    待走到清点的石台,敖丰拿出了自己的装有收获的口袋,执行人员倒出口袋里的东西,进行清点后装回,当场将袋口封了,登记后又让敖丰亲笔在袋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分开存放?敖丰看了眼扔在前台后面的一只只口袋,多少一愣,问了句,“这是什么意思?还要亲笔写名字?”

    执行人员见是他,笑着回了句,“这是丁掌令的意思,我们也是照办。”

    敖丰哦了声,在口袋上写下自己名字后转身走了,按照指定的去向,向左边走去。

    两张上缴的石台,一张是给缥缈阁参与人员的,一张是给各派历练人员的。

    敖丰和牛有道都站的比较靠后,敖丰上缴清点的同时,牛有道基本也到了石台前上缴,见到分别封存的情形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有些状况不出他的意料,他既然举报了有人抢劫,分别封存备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若不这样做,反倒不正常了。

    确认了事态在按照自己预设的方向推进,不需要再费事,他放心了。

    牛有道到了脚下位置上缴,自然引起了玄耀的注意。

    站在山巅最高位置的玄耀居高临下,亲眼目睹了牛有道的上缴数量,没多少,比起其他大多数人来,绝对算是少的。

    在口袋上写下了自己名字后,牛有道瞥了眼左去的敖丰,自己也立刻向右而去。

    右拐绕过山巅,牛有道加快了步伐,又在山巅后方遇见了敖丰。

    敖丰面无表情若无其事,牛有道有意凑近,嘴唇几乎不动,含糊着低声扔出了一句话,“忘了告诉敖先生,你抢走的妖狐竖眼,我全部做了记号,缥缈阁查出来不难的,先生保重!”

    现场人不少,又大多都面对这边看着,不宜过多交流,容易惹人生疑,牛有道扔下话后加快了步伐,快步向各派云集的人员那边走了过去。

    敖丰步伐略顿,又继续若无其事的样子前行,表面平静,脑子里其实有点懵。

    一句话,就因为牛有道一句话,心潮如惊涛骇浪一般!

    他刚刚还威胁牛有道来着,刚刚还提醒牛有道来着。

    牛有道刚刚还老老实实着,刚刚还唯唯诺诺着让他放心来着。

    一转眼,前后脚的工夫,牛有道的态度就变了,还了一句话给他而已,已让他头皮发麻,谁威胁谁?

    人证物证俱全,铁一般的事实,圣尊要求的比试,违规如同违抗圣命,他无法想象违规被抓的后果,尤其是他这种身在无量园的人都敢偷偷摸摸违规,一旦被揭穿…他表面平静,呼吁已经有些紊乱!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