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二九章 秋后算账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剩下个敖丰慢慢回头,愤怒的眼神目视牛有道离去,想过去拉住牛有道讲清楚,众目睽睽之下却又不敢过去,袖子里的拳头紧握,恨不得将牛有道给活撕了。

    他算是明白了之前自己警告牛有道时,牛有道为何会老老实实,原来就是要等自己将收获上缴给了缥缈阁以后。

    他自认今天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阴险狡诈!

    又能怎样?他确实违规抢劫了!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一旦照牛有道的话去做了,就算躲过了眼前一劫,只要干了这事,自己在牛有道面前就成了一块脆瓷,牛有道一敲就碎!

    道理很简单,他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牛有道能给所有人一个恍然大悟的答案!

    混入了人群的牛有道又继续跟其人寒暄谈笑,眼睛余光不时瞥一瞥敖丰的身影。

    在荒古死地参与猎杀妖狐的人员还在陆续来到,一直到半下午的时候,两队比试人马里的各组人基本都回来了,缺的只是各组里的个别小组。

    经过询问,一些小组成员基本上早就失踪了,能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了。

    人员统计下来,各派历练队伍损失了五个门派的人,缥缈阁参与比试的人损失更大,减员近三分之一。

    对此,牛有道略知一二,狐族虽是尽量隐藏不暴露自己的实力,怕引得九圣发动规模更大的围剿,但比较痛恨缥缈阁的人,对缥缈阁下手的次数较多。

    有个既奇怪又在情理之中的现象,损失人员中,基本都是各小组整组整组的失踪,单个失踪的情况很少见。

    死人的事常有,组织这次比试会遭遇什么,缥缈阁早就心知肚明,因此死了些人丁卫并未当回事,只是看了看统计出来的损失名单而已。

    丁卫最关心的还是比试结果,毕竟缥缈阁这边损失的人手较多,看到两边统计出的收获数据后,丁卫松了口气。缥缈阁比试人员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获得的成绩高出历练组一倍有多,总算是能给九位圣尊一个交代了。

    丁卫刚将统计数据纸张折好塞入袖中,一旁的玄耀提醒了一声,“倘若比试结果上报给了圣尊,又有人说自己被抢劫了,说比试结果不公,如何是好?”他在提醒丁卫处置牛有道的事。

    他不说这事,丁卫心里记着却差点一时间没想起,一直在想着面见圣尊后该如何禀报。

    经提醒后,丁卫目光搜寻到了下站人群中的牛有道,微微颔首,“嗯”了声。

    玄耀会意,知道是让自己来处理了,当即拱手领命,“是!”

    收手后,转身面对下站人群,突然喝道:“牛有道,出来!”

    正低声与一旁的全泰峰交流的牛有道一愣,刹那间,所有人陆续回头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牛有道。

    大多人不知怎么回事,不过却听出了玄耀语气中的不善,之前与牛有道一路的人心中一紧,他们都知道牛有道剑指玄耀的事,难道玄耀要秋后算账了?难道牛有道并未摆平这事?

    秦观和柯定杰顿时紧张了起来。

    更紧张的是敖丰,他之前听牛有道说了,说缥缈阁有人想找他麻烦。

    牛有道略默,之后向前一步,所去方向挡在前面的人立刻纷纷让开到两旁,让出了一条路容他通过。

    经过太叔山城身边时,太叔山城哼哼冷笑一声,看热闹的意图很明显。

    见到牛有道从人群中走出,高高在上而站的丁卫面无表情,其实他是不想揭穿这事的,可是没办法,做不到彻底保密,这盖子就不能捂,越捂事越大。

    九圣之所以想整顿缥缈阁,就是觉得缥缈阁有问题了。

    那缥缈阁有没有问题呢?丁卫知道,肯定是有问题的,人心各异,时间久了不管哪个组织都会出问题,尤其是在上升渠道堵死的情况下,没了前途就想为自己谋点私利,久了肯定就要出大事,会牵连一大片,早晚的事,无法避免!

    缥缈阁就是九圣君临天下的耳目,若是眼睛和耳朵都在欺骗他们,这是犯大忌的事情,若连执掌缥缈阁的人都带头隐瞒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牛有道从人群中走出,众目睽睽之下站定后,朝上面的人拱手见礼。

    玄耀沉声道:“牛有道,你不是说你的收获被缥缈阁的人员给抢了吗?你不是说你能揪出来吗?我给了你机会去查,人呢?”

    此话一出,闻听有缥缈阁的人违规抢掠,全场震惊,顿时惊哗声一片,纷纷交头接耳,问谁这么大胆?

    芙花等人也有些懵,他们之前不知有这回事,各派人员纷纷向他们询问怎么回事,他们也不清楚,让他们怎么解释?

    众人喧哗,敖丰于纷乱中静默,目光死死盯着牛有道。

    “肃静!”玄耀大声一喝。

    哗然声立刻逐渐消停,丁卫面无表情旁观着,冷目扫视着众人。

    牛有道没有接话,沉默着,等着,在等敖丰出来作证。

    敖丰一颗心则提到了嗓子眼,很是犹豫不决,不出面作证牛有道会拿他出来做交代,出面作证了却是做伪证,一旦哪天被捅破,抢劫的事和做伪证的事都要爆出来,可谓罪上加罪。

    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很清楚,这让他如何能轻易下定决心?

    全场安静着,只有山顶呼呼的风声。

    久久不见回话,玄耀沉声道:“牛有道,我问你话,你没听见?抢你东西的人呢?”

    牛有道终于出声了,“没找到。”

    “没找到?”玄耀反问一声,面浮冷笑,心中亦在冷笑,让你嚣张,不知天高地厚。“该回来的基本上都回来了,你不妨再仔细看看,现场可有抢你东西的人。”

    牛有道:“之前看过了,没见到抢我东西的人。”

    玄耀心中一阵痛快,不疾不徐道:“你说缥缈阁的人抢了你的东西,你说你会揪出来,我给了你查的机会,你现在说没找到。我现在让你指证,你又说没见到。这就是你的交代?你凭什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怎么证明你没有说谎?”

    “我现在没办法证明。”牛有道摇了摇头,忽向丁卫拱手道:“禀掌令,荒泽死地期间,我的确想尽力查证,可尽力之后才发现,地域广大,人员分散,我连找人都苦难,更别提查证,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如今情况不一样了,请掌令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点查证的时间。”

    能查出来么?与牛有道有过结的人皆幸灾乐祸,关心牛有道的人则满脸担忧。

    丁卫波澜不惊道:“只要你说的是真的,缥缈阁自然会全力查证。来人,先把他扣押,带回去严查!”

    玄耀嘴角浮现诡笑,想起了那晚被剑指不堪的一幕,这次牛有道落在了他的手上,他要让牛有道后悔投胎。

    已有两名缥缈阁人员闪出,欲将牛有道拿下。

    “且慢!”牛有道向逼近的两人推掌阻止,再次向丁卫拱手道:“丁先生,我有追查的线索,请容我当场确认,否则一旦被关押,我见不到人,又不知人名,无法配合调查!”

    前来执行的两名缥缈阁人员一愣,皆回头看向最高处站立的人。

    玄耀看了眼丁卫,丁卫目光闪烁着,对方要指证线索,他不好当众掐断,当即嗯了声,点了点头。

    执行二人则立刻左右后退了一步,给了牛有道宽容。

    “谢先生。”牛有道拱手谢过,之后转身,面对众人,目光在缥缈阁参与比试的聚集人员中扫视一阵,忽大声道:“抢我东西的人,我不认识,也不知道名讳,如今也不见人,我百口莫辩。但我被抢之时,另有缥缈阁人员从旁经过,此人亲眼目睹了我被抢的经过,这人我是认得的,也在现场!”

    此话一出,所有人再次骚动起来,不过声音都放轻了,窃窃私语状。

    敖丰一颗心揪起,他知道,牛有道见他不露面,这是要逼他露面了。

    还有缥缈阁的人证?玄耀有些意外。

    丁卫双眼骤然一眯,目光徐徐审视着参与比试的缥缈阁人员,仔细观察每一个人的反应。

    牛有道则继续大声道:“我知道让你出来作证是为难你,我也不想得罪谁,也不想让你难做,可我实在是被逼无奈,还请主动站出来为我作证。你若不主动,那我只好把你给指出来,不过你要想好后果,若等到我把你给指出来,你就是蓄意隐瞒,一旦被查实,你也罪责难逃。我不妨告诉你,我还有其他证人能证明你看到了事发经过!”

    敖丰心中一愣,明白了牛有道这话的意思,这是给了他后路,让他好交差。

    丁卫出声了,“有亲眼目睹的证人吗?有就给我站出来,若敢隐瞒,一旦查明,严惩不贷!”他也必须表态了,不管有没有这回事,他都不能当做不知道,哪怕是当众做做样子。

    敖丰挪步了,上前一步,双手分开前面拦着的人。

    这动静一起,陆续吸引了所有人看去,不少人更是踮起脚尖注目,不少人惊疑不定,难道是他?

    竟然是敖丰?惊疑不定的丁卫和玄耀相视一眼。

    敖丰面无表情却是脚步沉重,他知道自己这一步踏出去意味着什么,踏出去就没了回头路,无异于饮鸩止渴。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