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三零章 敖丰作证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可他没得选择,除非想死,除非眼前这一关就想倒下。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了会给自己惹来不少麻烦,譬如行踪方面的问题如何解释?然而牛有道那王八蛋根本不管这些,让他自己看着办,只要把他推出来了,后面就没牛有道什么事了,剩下的麻烦都是他的事,他要想办法给自己圆谎。

    他本想赌牛有道不敢说出来,因为牛有道之前对他交代的话也见不得光,把他捅出来了,牛有道叮嘱自己的谎话一旦暴露也要脱不了身。

    他赌牛有道不敢,结果无望,缥缈阁把牛有道逼上了绝路,牛有道豁出去了,逼得他敖丰只能做出选择。

    他现在可谓后悔不已,自从被牛有道找上送了他那句话后,他就后悔了,悔不该没克制住自己的欲望。

    所有人盯着他走出来,牛有道也盯着他,眼中闪过笑意。

    从人群中走出的敖丰也看了牛有道一眼,站定在现场后,平静道:“我看到了。”

    牛有道亦转身拱手道:“丁先生,没错,就是他。当时我被抢时,就是这位经过亲眼目睹了。”

    他牛有道的话已经不重要了,如今他牛有道已经不是重点了。

    需知如今是有人能证明缥缈阁的人在违规,这问题的严重性不小!

    丁卫连看都没再看牛有道一眼,只是死死盯着敖丰,沉声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叶念的弟子敖丰吧?”

    敖丰略拱手,“正是!”

    “你…”玄耀刚想说什么,丁卫忽抬手阻拦了,没让玄耀再说话,他要亲自来审问:“你确认你亲眼看到了缥缈阁的人抢劫牛有道的东西?”

    敖丰略颔首:“我刚好从边上经过,看到了。”

    丁卫:“你要为你说出的话负责任,不可有任何虚报,你明白吗?”其实还是在提醒对方想清楚了再说,这话一出口,他多少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当众说出这样的话,传到圣尊耳朵里不好。

    敖丰:“我确实看到了。”

    见他坚持,丁卫喉结略耸动了一下,也就没有再勉强什么,颔首道:“好!那就把你看到的情况详说一下。”

    敖丰:“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楚了,是在进荒泽死地不久的时候吧。我发现一个穿着不同颜色衣服的人…”回头看向牛有道,抬手指向了牛有道,“就是他。那时我也不知他是谁,直到刚刚才知道。他当时的服饰让我感到有些奇怪,即不是缥缈阁的穿着,也不是各派的红色衣裳,不知是什么人,没忍住好奇心,我想看看是怎么回事,遂悄悄跟上了。”

    “谁知跟了没多久,又出现了两名缥缈阁的人员拦住了他,不知他们有什么交谈,好像是一见面就动上手了。追杀的过程中,牛有道扔掉了自己的口袋引诱,两人抢到了口袋,牛有道也跑了。牛有道逃跑时经过了我藏身的小树林,见到了我。我只见到他们两个抢了牛有道的东西,至于是不是妖狐竖眼我不清楚。”

    牛有道听的暗暗赞许,发现这位说话还算是滴水不漏,将他的交代演绎的更加详实,当即出声配合道:“没错,他们当时抢走的就是我猎杀来的妖狐竖眼。”

    秦观和柯定杰面面相觑,两人太清楚了,他们跟着牛长老这一路上压根没向任何一只妖狐动过手,哪来的妖狐竖眼,又哪来的妖狐竖眼可供别人抢,难道是后来被抢?

    两人就算再傻也看出来了,这个敖丰不正是牛长老从那两名缥缈阁人员的口中撬问出的人么,并重点加以过问过的督无虚的徒孙吗?这敖丰明显在帮着牛长老!

    两人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敖丰怎么会出面帮牛长老的。

    他们可以肯定,进入荒泽死地之前牛长老压根不认识敖丰,否则不会向抓的缥缈阁的口舌打探。

    为什么会帮牛长老,其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确信自己和牛长老在一起的时候肯定没见过敖丰,不免联想到牛长老单独消失的时期,牛长老肯定在这过程中干过什么。至于究竟干过什么,两人无法想象,也超出了两人理解能力的想象范围。

    至少在二人看来,这情况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连牛有道身边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试问其他人,谁又能想到牛有道会和敖丰有勾结,更何况敖丰一直呆在无量园。

    见牛有道出声,丁卫只是瞥了他一眼,对他来说,牛有道说的是废话,已经不重要了,没有理会,继续问敖丰:“你既然看到了,可知那两个抢掠的人是谁?”

    敖丰:“知道,一个叫符明,一个叫尺留宽。”

    这两个名字一报出,秦观和柯定杰再次相视一眼,对这两个名字,两人不陌生,不正是牛长老出手拿下,后来又被他们两个分别给杀害了的那两名缥缈阁的人员吗?

    人早就被他们两个杀了,还抢长老的东西,变成厉鬼也没这么快吧?

    两人可以百分百确认了,这个敖丰和牛长老已经勾结上了。

    两人有点心跳加速,隐隐感觉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戏开始上演了,牛长老应该在这场戏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这次来,两人的固有观念渐渐有点被颠覆了,缥缈阁是什么样的存在?能令整个紫金洞都战战兢兢的存在,不敢有丝毫违逆,可这次牛长老带着他们来了圣境后都干了些什么?

    两人先是亲自动手杀了缥缈阁的人,如今又亲眼目睹牛长老和敖丰勾结,当着缥缈阁这么多人的面、当着缥缈阁掌令的面翻弄是非。这一切放在以前,是两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两人只能是感叹,牛长老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点,怎么感觉在牛长老的眼里缥缈阁也没什么好怕的?

    想起在紫金洞时,牛长老加入紫金洞后,自己师傅对牛长老的不满和不屑之情溢于言表,两人想想都为自己师傅捏一把冷汗。

    符明?尺留宽?丁卫瞳孔一缩,这两个名字他熟悉。

    一旁的玄耀立刻低声提醒道:“先生,是咱们大元圣地的人,两人刚好在失踪的名单中,怎么…”

    不用他提醒丁卫也记得,丁卫冷冷扫了他一眼,令他闭嘴了。

    而下面的人群中,缥缈阁参与比试的人群中已起了一番骚动,各派的人可能不知符明和尺留宽是谁,缥缈阁的比试人员大多却清楚两人是哪一边的。

    事扯到了大元圣地的人头上,如今又是大元圣地的人执掌缥缈阁,不少人觉得有好戏看了,涌起了看热闹的心态。

    丁卫沉声道:“敖丰,你怎么确认是他们两个?你和他们很熟悉吗?据我所知,你长期呆在无量园,甚少跟外界的人接触,你能一口说出他们两个的名字?”

    其他的可以粗枝大叶,牵扯到了自己人,自然要揪住所有疑问。

    敖丰:“是不熟悉他们,不过见到他们抢东西后,我就注意上了,之后缥缈阁比试人员在荒泽死地聚集时,我有关注。莫非掌令希望我一点好奇心都没有?”话中夹杂了反击,也是督无虚徒孙应有的态度。

    丁卫不跟他扯,又道:“他们两个失踪了,你说他们两个抢了东西,暂时也无法找到他们核实。”

    敖丰:“找到他们是不可能了,他们已经死了。”

    丁卫眯眼,逮住漏洞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敖丰:“我亲眼见到了。”

    丁卫:“你怎么会亲眼见到他们死的,莫非是你杀的?”

    敖丰淡定道:“掌令想多了,我也是因为注意到了两人…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大元圣地的人居然这么大胆,我想搜集一下两人的罪证,有跟踪两人,结果发现两人胆子不小,又对门派中人动手了,结果碰到了硬茬,反被对方给杀了。”

    这话吓了秦观和柯定杰一跳,不会是指我们吧?不过想想又觉得多虑了,情况不像对方说的,对方明显跟牛长老有勾结,牛长老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各派中人也大吃一惊,咱们当中有人敢杀缥缈阁的人,这不可能吧?

    各派都惊疑不定的打量其他门派的人,看谁都觉得可疑。

    缥缈阁人员的目光也唰地盯向了各派中人,审视的意味很浓。

    丁卫沉声道:“敖丰,也就是说,你见到了杀他们两个的门派中人?”

    敖丰:“是的,看到了,看得很清楚。”

    丁卫:“见到了能认出吗?”

    敖丰:“能。”

    丁卫挥手指向各派中人,“各门各派回来的人都在这里,你不妨仔细辨认一下。”

    敖丰头也不回,微微摇头道:“不用辨认,杀他们的人肯定不在,都死了。”

    丁卫语气陡然森冷,“又死了?又是死无对证不成?”

    敖丰:“符明和尺留宽先是攻击一人,被攻击的那人可能是某个门派的长老,我也不认识,后来应该是那个门派中的两个弟子赶来了,加入了反攻。结果是,赶来的两个弟子被杀,但三人合力之下,也杀了符明和尺留宽,那位长老也在伤的不轻后脱身了,四肢不全倚仗法力而去,我跟上了,本想搭把手留当证人安排,谁知又遇见了门派中人,我就没有露面。本以为那门派中人会搭手救援,谁知来者居然趁人之危,夺了伤者的东西还把人给杀了。可能是我在无量园呆久了,这次出来参加比试,算是大开眼界,经过这次,我才发现胆大包天的人不少。”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