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三五章 递补进来的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一座掏空的四通八达的山洞内,牛有道、太叔寻、太叔立和敖丰从洞口走了出来,也可以说是被人押了出来。

    四人再次被审问了一次,这次是隔开关押、隔开审讯。

    牛有道没什么事,说的还是老话,后面的事情一问三不知都甩给了敖丰,让敖丰自己去想办法。

    被关的这几天,他也就第一天被审问了一次,之后都是孤零零在监牢内盘膝打坐。

    他把自己撇干净了,事也甩出去了,不担心自己,却担心敖丰,不知敖丰能不能应付下来。

    问题是不知敖丰在荒泽死地期间的过程,担心其行踪和时间上无法自圆其说,不过看到敖丰在刚出荒泽死地时的演绎情形,他估计敖丰是有这应对能力的,就怕有无法自圆其说的硬伤。

    此时见到敖丰和他们一起放出来了,牛有道知道,敖丰应付过去了。

    走出山洞,牛有道回头看了眼,只知这应该是缥缈阁的地方,但不知是在什么位置。

    一旁的敖丰突然快步离去,惹得牛有道转身看去,只见洞外不远处的大树下站了个人,气势不凡,负手而立,冷冷盯着敖丰。

    快步而去的敖丰恭恭敬敬行礼状,隔的有点远,不知两人在说什么。

    牛有道正琢磨树下之人是谁时,后面突然有人说话,“来者是敖丰的师傅叶念,呵呵,叶念亲自来接人了,看来是被敖丰作证的事给惊动了。”语气中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牛有道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玄耀。

    两人四目相对,玄耀面泛讥讽笑意,抬手在牛有道的胸口拍了拍,“牛有道,时间还长,我们见面的机会多的是。”话中意味深长。

    太叔寻和太叔立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牛有道自然是清楚的,玄耀那口气这次没发作出来,迟早是要找他算账的。

    “还望玄管事多多关照。”牛有道恭恭敬敬着拱手。

    玄耀挥手示意了一下,后面有人过来,将三人的兵器扔还给了三人。

    “带回去!”玄耀一声令下,有两只大型飞禽来到,将牛有道三人给带走了。

    至于敖丰,不在此列,比试结束了,参与比试的缥缈阁人员自然另有归处,不会再跟各派历练人员继续混在一起。

    临升空前,牛有道留心了一下,那个叶念的态度似乎不怎么样,似乎在骂敖丰,把敖丰给骂的抬不起头。

    ……

    守缺山庄,牛有道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自然还有太叔寻和太叔立。

    回到的地方还是原来那座院子。

    获悉牛有道回来了,院子里的动静不小,纷纷跑了出来查看。

    这几日一直在提心吊胆的秦观和柯定杰如释重负,两人快步来到行礼:“长老!”

    牛有道反问他们,“没什么事吧?”

    两人知道他指什么,齐声回道:“一切安好。”

    芙花等人也迫不及待的随后来到。

    晓月阁长老沈一渡则是远远看着,没有再跑过来凑热闹,缥缈阁已经查明了牛有道压根不知道什么内幕,他也没了再捧牛有道臭脚的必要,再加上前面被逼写欠条的事闹得不太痛快,面子上有点下不来。

    全泰峰一到便问:“老弟,没为难你吧?”

    牛有道呵呵道:“缥缈阁不至于没人性连一点道理都不讲,事情查明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去配合查证,为难我干什么?大家放心,我没事,好的很。”是不是真好的很只有他自己清楚。

    “没事就好。”芙花笑吟吟点头,余者也是一副为牛有道高兴的样子。

    看了眼不远处的缥缈阁守卫,牛有道问大家:“下一步历练开始了吗?”关了几天不知这边的情况。

    说到这个,众人又面露前途未卜的忧虑神色,芙花摇头:“回来后,就一直把我们关在这里,一直没任何动静,不知下一步要干什么。”

    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历练的事怕是没这么容易结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后面肯定还有事。

    牛有道略沉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众人苦笑,原本以为这家伙知道什么内幕,死跟着,谁知居然是自己误会了。

    周围各派的人算是看出来了,这次历练,这些人已经不知不觉抱团在一块了。

    太叔寻和太叔立发现了自己不怎么受大家待见,走到哪都没有人正眼瞧他们,反而是不屑冷哼声听了不少。

    两人心里明白,虽然许多门派对器云宗不满,可是没谁会纵容手下人背叛,要不是在这里不敢闹事,两人怕是免不了要受些侮辱。

    理亏,也无脸再说什么,两人只能是灰溜溜回了自己房间。

    庭院中,一帮人正聚在一起聊着,红盖天忽“咦”了一声,众人见他在看什么,跟着看去,只见又来了一群穿红衣服的新面孔。

    对有些人来说不是新面孔,只能说是此地的新面孔。

    譬如器云宗的长老太叔山海、万兽门长老安守贵、天女教长老齐碧桑等人,新来的各派弟子大家也许不认得,这些个长老却大多是认识的,看这样子,历练中六个近乎覆没的门派又来人了,什么情况?

    牛有道却几乎都不认识,问边上的人,“面生的很,什么人?”

    “器云宗长老太叔山海……”浪惊空低声着介绍了一下。

    牛有道“哦”了声,也有点弄不明白什么情况。

    来的一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见到庭院中聚集的一群人,立刻朝这边走了过来,尤其是万兽门长老安守贵,更是目标明确,直接朝全泰峰走来,两人熟悉,也都是宋国门派的长老。

    双方人员都转身面对了,互相拱了拱手,场面上的礼貌都不失。

    礼后,万兽门长老安守贵直接问全泰峰,“全兄,历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此话令众人面面相觑,全泰峰道:“历练能没事么?我说,你们怎么来了?”

    安守贵:“缥缈阁的人突然找到我们,说我们的人在历练中罹难了,要我们进来递补。”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这次的历练居然还能递补?

    全泰峰唏嘘道:“原来如此,安兄,至于出什么事了…呵呵!”他瞅了太叔山海一眼,不好意思说。

    众人明白了,感情缥缈阁把这些人给弄进来时,一点都没透露发生了什么。

    太叔山海察觉到了不正常,发现大家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古怪。

    与其他递补进来的人一碰面,他就发现了不正常,其他门派的人都是遇难了,唯独器云宗的人,缥缈阁却说是犯了事给斩杀了。还有,其他门派都是递补三人,唯独器云宗是他一人,的确让他搞不清是什么状况。

    安守贵:“安兄,何故吞吞吐吐?”

    全泰峰尴尬道:“回头再说吧。”

    有些话不仅仅是因为太叔山海在场不好说,还有牛有道的原因,之前的太叔山城可是抖出了牛有道和晁敬勾结的事,让他怎么好说?

    安守贵皱眉,接着也有些犹豫道:“我们来了一会儿,一来就让我们写了些东西…你们…不知诸位来时,缥缈阁可有让诸位写什么?”

    此话一出,先来参加历练的人一个个神色古怪,瞬间明白了安守贵犹犹豫豫问的是什么。

    全泰峰:“别提了,知道让你们写了什么,都写了,不写不行,一个都没跑,都写了。”

    闻听都写了,顿时心知肚明了,递补参加历练的长老们都松了口气,不患寡而患不均,大家都倒霉就好。

    这些人的到来,把其他门派的人也都吸引了过来。

    如此动静,闹得缩在屋里的太叔寻和太叔立也瞅了瞅,见到太叔山海来了,两人有点慌了,过去见面不是,不见也不是,双双站在了屋檐下候着。

    这边人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太叔山海正要找自己人问个明白,瞅见两名弟子,立刻请大家让让,拨开人快步而去。

    先来的人见状,神色各异。

    而安守贵等人也陆续跟其他门派的人打招呼,见到某些门派的人拉着安守贵鬼鬼祟祟,还不时朝这边看看,牛有道冷笑一声,知道某些人不安好心,估计要告他的状。

    牛有道无所谓,无凭无据的,告状又如何?道了声“累了”,领着秦观和柯定杰先回了自己房间……

    器云宗的房间内,问过详情,听过禀报后的太叔山海骤然站起,一把揪住了太叔寻的衣襟,怒眼道:“竟敢出卖宗门长老,你们…”怒不可遏!

    终于明白了自己被弄进来的原因,气得够呛。

    太叔立吓得噗通跪下了,“三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我们也是为了宗门着想,缥缈阁说了,一旦被查出,要扫平器云宗,要血洗太叔家族啊!”

    太叔寻亦急声辩解道:“三伯若是不信,可向其他人打听,我们一开始也是死不承认,做好了大不了一死的准备,要与六叔共患难。我们死不足惜,可是危及到了整个宗门,孰轻孰重?我们不得已才做出了苟且求生的准备。”

    “哼!”太叔山海一把推开了他。

    踉跄连连的太叔寻站稳后,也噗通跪下了。

    太叔山海胸脯起伏,冷冷盯着二人,怒气难消,换了平常可能会将二人活劈了,可此时此刻这里也不是他乱来的地方,他还不敢在这里随意杀人,何况也需要两个知道情况的人协助。

    “器云宗的,给我滚出来!”外面突然传来万兽门长老安守贵的怒喝声。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