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三七章 圣尊震怒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牛有道让他问问,他却不管牛有道有理没理,先把牛有道给抓了再说,可见对牛有道的印象如何。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牛有道知道自己得罪了缥缈阁的人,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事,所以之前躲着万兽门的人,谁知万兽门的人吃错了药,非要没完没了。

    相关人员当场被扣押,安守贵初来乍到有点惶恐,不知下场会如何,有些后悔找牛有道的麻烦。

    事情经过详细了解后,牛有道又给放了,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

    倒是安守贵被黄班叫进了一栋阁楼内。

    阁内简洁,一炉青烟,一张桌案,黄班端坐在案后,安守贵入内行礼。

    待其礼毕,黄班淡然道:“你胆子不小,一来圣境就敢惹事?”

    这不是说说,若非这个时候,他能以这个理由直接将安守贵给宰了,来个杀一儆百。

    可身在一个群体中,不太可能任性而为,有许多的不得已。

    历练人员正在这里等上面下发下一次的历练任务,万兽门的人也是缥缈阁刚拉来的,这个时候把万兽门的人给处置了,再去找人来递补麻烦不说,万一任务突然来到,这里历练人员缺了,难道要推迟历练时间不成?

    他主持历练不想给自己搞出事来。

    多重顾虑之下,他还是决定高高抬起,又轻轻放过。

    安守贵慌忙拱手辩解道:“黄管事,我详问了门中弟子,他们都没有发力砸门,一定是屋内的牛有道在搞鬼。”

    黄班:“你们自己给自己作证,谁信?你们觉得牛有道会承认吗?是牛有道主动找你们麻烦吗?所有人都看到牛有道在躲你们,是你们主动找上门,所有人都看到你们快把门给敲破了,最后你们真把门给砸了!”

    安守贵激愤道:“黄管事,我们是被冤枉的,我门中弟子绝对不会骗我。还请黄管事严审牛有道,一定能审出真相!”

    黄班站了起来,“安守贵,你是不是脑子有病?牛有道有问题又如何,查明了又如何,是你们主动找麻烦才惹出了这事,院子里那么多人看到了,是你们万兽门主动惹事的!处理了牛有道,能放过主动挑事的人?”

    安守贵愣了一下,听出了弦外之音,试着问道:“黄管事的意思是?”

    黄班:“那么多人看着,惹出了事总要有个交代,罚你们去把门给修了!”

    只是这么轻轻一罚,安守贵松了口气,算是没了意见,认罚!

    目送安守贵离去,黄班负手摇了摇头,其实他也想收拾一下牛有道,玄耀那边特意给他递话了,让他帮忙盯着,只要抓到牛有道的小辫子就把牛有道往死里整。

    但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情况他大概知道一些,只要牛有道没犯大错,这个时候只怕连丁卫都不敢过分对待牛有道,否则会让人多想。另外还是那句话,他现在主持历练中,不想给自己搞出事来,再把历练人员搞的有缺有少的,他不好交差。

    之后,万兽门三人都被放了,以安守贵为首去弄了点木材来,抬着材料到了牛有道的门口,丁零当啷修缮起了被砸坏的房门。

    事不是什么大事,却让安守贵觉得丢人,院子里各派好多人在看笑话呢。

    幸好手下还有两名万兽门的弟子,用不着他亲自动手。

    修缮过程中的屋内太吵,牛有道领着秦、柯二人在外面晒太阳。

    督促了一阵修缮的安守贵最终还是找到了牛有道,两人大眼瞪小眼一阵,牛有道发问:“安守贵,你还想找事不成?”

    安守贵:“这门是怎么破的,你心知肚明。”

    牛有道:“你怀疑是我自己搞鬼?你确认你那两个弟子不是害怕受罚而推卸责任在说谎?安长老,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在这地方,下面有两个不老实的弟子不是什么好事,太叔山城的死就是前车之鉴。”

    安守贵下意识沉默了一下,被这么一说,他自己也有点不敢确认了,不知是不是两名弟子中有人因害怕而推责任。

    心里的想法没有表露,撇过了这个话题,回到了自己想问的问题上,“太叔山城说你和晁敬勾结,你怎么解释?”

    牛有道:“死无对证的事,我需要解释吗?若是这样的脏水也能随便泼出来诬陷人,安长老,你信不信我随便给你头上摁一百件!”

    晁敬和晁胜怀都死了,知情的不利证人全部死光了,他现在没什么好怕的。

    安守贵:“那你解释一下你那些飞禽是哪来的?”

    说到这事,就连秦观和柯定杰心里也在犯嘀咕,早先在紫金洞就听说了,牛长老手上的飞禽坐骑堪比一个大门派。门中弟子曾议论过是哪来的,各种说法都有,比较偏向于牛长老酒水利益庞大有那购买能力。

    如今看来,怕还真有可能是来路不正。这段时间与牛长老接触下来,两人觉得牛长老绝对有可能干出歪门邪道的事。

    牛有道:“你管我哪来的,你万兽门卖出去的东西还管别人怎么使用不成?别人买来骑乘还是送人或是杀了炖肉吃,关你们屁事,你总不会说是我偷了你们万兽门的飞禽吧?你万兽门有丢失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我偷了,你们有证据吗?安长老,没证据的话不要乱说,你还是考虑一下来了这里能不能好好活着回去吧。”

    安守贵:“这事,回头万兽门一定会找你要个交代的,一定会查明的。”

    之所以会咬住这事,还是因为太叔山城抖出的怀疑令他想到了一件事。他在万兽门本就是负责鹰巢的,对当年发生‘瘟疫’损失了不少飞禽坐骑的事记忆犹新,那事至今还是不清不楚的,若晁敬真是内奸,不是没有做手脚的可能。

    再加上牛有道手上平白无故的冒出不少的飞禽坐骑,太值得怀疑了。

    牛有道嗤笑,查鬼还差不多,凭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万兽门还能把紫金洞长老给抓起来审问不成?真要这样做了,紫金洞非打上门去不可,没有这个前提,查鬼的查,事发时的相关人员全部死光了,怎么查?

    还是那句话,他是紫金洞长老,仅仅是怀疑的话,奈何不了他。

    “安长老,你们想怎么查都行,我连能不能活着回去都不知道,随便你们怎么查。”牛有道打趣着调侃了一句,看了看四周,又继续道:“你还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递补进来吗?写下了那些东西,你以为自己还能没事人一样回去?我告诉你,写下那些东西的人都回不去了。”

    说着起身了,嘴凑到了安守贵的耳边,低声道:“见到你们递补进来了,我大概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为什么各大派的人都要到位?还没看出来吗?圣尊要借我们为引子稳住各大派,也就是稳住整个修行界,进而稳住整个天下,才好收拾缥缈阁。我们没了退路,所谓的历练是要逼我们和缥缈阁斗,你还有闲心咬我?”

    安守贵大吃一惊,后退一步,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捧着一张纸查看的黄班同样大吃一惊。

    丁卫来了,静立在守缺山庄重地阁内的一扇窗前。

    看完纸上内容的黄班似乎觉得不可思议,抬头道:“让他们介入各部,还给予直报圣尊的权力?”

    丁卫默默点头,“没有圣尊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裁决他们的生死,需经过圣尊的同意才可执刑!”

    黄班惊呼:“怎么会这样?”

    丁卫叹了声,“比试期间,缥缈阁有人违规,执掌规矩的人违规,圣尊震怒,比试成绩作废,原本准备择取各派成绩优秀人员吸纳进缥缈阁的打算也取消了,命各派历练人员进驻缥缈阁各部查找问题!”

    黄班:“我们缥缈阁自己就能查,怎好让外人介入?”

    丁卫:“我也这样说了,圣尊怒斥,自己查自己吗?黄班,被抓住了把柄,无话可说,执行吧!”

    黄班黯然道:“所谓历练搞的像模像样,只是个幌子,只是想找个借口而已,亏我们还尽心尽力。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大门派的力量,这样搞的话,是要架空缥缈阁吗?”

    丁卫面对窗外平静道:“不该说的不要乱说!”

    ……

    各派历练人员再次被召集,共聚一堂。

    当黄班把新的法旨下达后,堂内盘腿而坐的各派人员都惊呆了,难以置信。

    竟给予了他们督查缥缈阁的权力?他们还能直接联系上圣尊?针对他们的生杀处置权竟直接由圣尊来裁定,其他任何人无权决断?

    突然掌握了如此巨大的权力,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连牛有道也没想到自己刚揣摩出一点眉目的事情竟来的如此凶猛。

    一开始还温吞吞搞什么历练,一拿到把柄就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一点都不怕闹出乱子来,牛有道算是领教了九圣气吞天下的霸气!

    观察了一下众人的反应,黄班道:“情况都跟你们讲清楚了,除了一些不准你们介入的地方,其他允许介入的各部名单都发到了你们的手上,给你们三天自行选择的时间,三天后缥缈阁再酌情调整上报。”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