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四二章 上了老妖猴的当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黄班随后命人将各派人员带回去,自己跟了丁卫而去。

    回到自己在守缺山庄的房间,丁卫走到主位坐下吩咐了一声,“黄班,各派人员划分往各部的事,你和玄耀商量着办,圣尊那边在等答复,你们快点,傍晚前我要看到结果。”

    “是!”黄班应下。

    玄耀在旁打趣道:“早知这帮家伙是这样选择的,一开始就该我们自己处理,也免得浪费这时间。”

    黄班叹了声,“先生也是无奈,时间虽然浪费了,至少能给上面交代了,是各派自己乱来,我们只好自己来安排,证明我们没其他的意思。”

    玄耀微微点头,复又问丁卫,“先生,各派人员划分,您有什么要提醒我们注意的吗?”

    丁卫略沉默之后,“把握一点,尽量不要让各派人员所去之地与自己门派的势力范围重叠便可。”

    两人懂了他的意思,一起拱手应下,“是!”

    “还有,那个红盖天和齐碧桑,既然已经抽到了去钱庄,就让他们去吧,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丁卫自己说完都忍不住笑了,那两人面对的尴尬情形实在是让人好笑。

    玄耀和黄班也忍不住乐了起来,可谓摇头不已,黄班叹道:“抽签抽出这种事来,简直是闻所未闻,简直是荒谬。”

    玄耀:“先生,这两位也未必是老实,只是他们刚好抽中了而已。若是两人没抽到,我估计两人的选择也好不到哪去,十有八九会和其他人做同样的手脚。”

    丁卫:“你对去钱庄的人另有计较?”

    玄耀忙摆手,“没有,我只是说说,就按先生说的,也算是成人之美,至少也体现了先生的公道。我是赞成先生这样安排的。”

    黄班“嗯”了声,也点头赞同。

    ……

    “你们给我站住!”回到院子里的红盖天,面对一群欲四散回房间的人,一声怒喝。

    被缥缈阁人员押送回来的途中,不好吵什么,否则有捣乱的嫌疑,此时想算账的心情可想而知。

    然而鬼才理他,回头看了眼,便自回自的,哪会跟他啰嗦,理亏,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们…”红盖天张目四顾,有点不知该逮哪个好,总不能在这里动手吧,他也不敢。

    两名跟随左右的南海修士亦满脸悲愤。

    找不到别人,只能是找自己人,这种事情自己人都坑自己也越发让人气愤,气不打一处来的红盖天直接追进了芙花的房间,指着芙花的鼻子臭骂,“芙花,商量好的事情为何不算数?咱们同为四海势力,在此应该协同合作,为何坑我?”

    芙花腰肢一扭,两手一摊,“我也没办法啊,你也不想想看,大家都选了天下钱庄,我若老实照办,岂不是一选一个准?回去面对我家妖王,我也没办法交差不是?唉,你一大男人,何必跟我这没见识的女人一般计较。”连说带推的,尽显女人不要脸的优势,直接把红盖天给推出了门,咣!门一关,死活不开门。

    红盖天捶了几下门,又不敢学万兽门砸门,骂咧咧几句后就走了……

    “长老,去散修那边也还行,您干吗要改签呐?”跟着牛有道进了屋的秦观叹了声,一副早知如今何必当初的样子。

    牛有道仰天长叹,“谁知道会闹出这种结果来。”

    “长老,南海三当家的来了。”门口张望的柯定杰忽回头对屋内提醒了一声。

    “呃…”牛有道愣了一下,随后连连挥手道:“关门,关门,快关门!”

    柯定杰立刻闪回屋内,迅速关门,谁知门外飞速插来一脚,啪!有人一脚卡在了房门的闭合处,令门无法关上,柯定杰也不能把那只脚给砍了。

    牛有道瞅着卡门口的脚,神情抽搐,忽喝道:“柯定杰,好好的关门作甚,有你这样对客人的吗?还不快开门!”

    柯定杰对背这黑锅没什么意见,能理解牛长老的难处。

    结果还不待他松开,门外之人已经奋力一把推开了门,红盖天强行推门钻了进来。

    柯定杰赶紧退开到了一旁,与秦观站一起,两人眼角目光碰了一下,知道牛长老这次要尴尬了。

    两人心中皆唏嘘不已,牛长老和这位可是结拜兄弟啊,谁坑这位都行,牛长老坑这位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大哥,你怎么来了?”牛有道上前热情相迎,饶是脸皮厚,此时也难收敛笑容中的尴尬之情,当场现行被捉了个正着的滋味不好受。

    红盖天一把拨开牛有道伸来的手,指着牛有道的脸,悲愤道:“老弟啊老弟,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重情义的人,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呵呵,大哥,咱们有话坐下慢慢说,来来来,请坐。”牛有道拉了他胳膊,热情邀他去茶几旁坐。

    红盖天胳膊一挥,不顺他的劲,转身走到榻旁一沉屁股,直接坐在了牛有道的榻上,又指着牛有道气呼呼质问:“别人坑我,我能理解,你是我结拜兄弟,你这样做,对的住我吗?”

    牛有道在一旁尴笑,也实在是不知该怎么解释,有苦说不出。

    他真没想到所有人都会选择去钱庄,哪怕只有一半的人去,也不至于让丁卫当场爆出来,至少还有没去的木签可以掩饰一下,全都选择了去,搞的他躲都没地方躲,想否认自己没有改签都不行。

    他其实真没有坑红盖天的意思,他也从不干坑自己兄弟的事,只是真正原因他没办法告诉红盖天,可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么,只能是老老实实让对方发泄一顿。

    低估了一群长老面对危局时逼出的反应能力,他这次算是被一伙人给坑的没脾气。

    “老弟啊,你太让我失望了。”

    “老弟,你自己说,抽签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你自己出的主意,自己不认账,还坑我,你说的过去吗?”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利用我们?抽签只是个幌子,只是想把其他人都摁住,然后给自己浑水摸鱼的机会?待到缥缈阁调整名单后,神不知鬼觉的达到自己的目的?没想到吧?没想到没一个好东西让你露了馅吧?”

    “别人坑我也就算了,我们是结拜兄弟,你良心呢?你良心去哪了?”

    牛有道束手听着,一开始脸上还陪着笑,渐渐的,笑容没了,发现眼前这位还没完没了了。

    忍一忍,忍到最后算是看出来了,拿别人没脾气,废话全倒他身上来了。

    忍到最后见这位没收场的意思,眉头一挑,回了句,“我说红盖天,你还有完没完了?”

    红盖天蹭的站起,瞪大了双眼,一脸发指神情,“你干什么?你干了没良心的事,哥哥我还说不得你了是不是?”

    牛有道立马针锋相对,“别给脸不要脸,良心?你还好意思说我没良心?这次就算是我错了,又怎么了,你也没亏什么,最多算是没有如愿以偿,后面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谁敢保证去钱庄就一定是好事?你怎么不摸着良心想想你对我干的事?荒泽死地,你出卖我,差点害死我,我有说你什么吗?你只是没有如愿以偿而已,和你差点害了我性命相比,谁更过分?”

    说罢拉了红盖天的胳膊往外拽,“咱们找芙花他们评评理去,问问他们,咱们之间谁更过分!”

    红盖天扽住不去,“这个时候他们肯定帮你说理!”

    牛有道再拽,“我看是你理亏吧?”

    红盖天抗拒住,“行了,我不提这事了行不行?以前是我理亏,今天是你理亏,从今以后,咱们之间互不相欠,互相抹平了,互不提了,行不行?”

    牛有道这才松开了他,“好!一笔勾销。”

    “唉!”红盖天仰天长叹了声,一副遇人不淑的样子,甩袖而去。

    终于清静了,牛有道嘀咕了一声,“居然遇上这种奇葩事,算老子倒霉!”

    他本就没有坑红盖天的意思,他只是想往人多的地方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得罪了缥缈阁十有八九要成为被调整的对象,主动要去钱庄并没用。偏偏和一群人撞上了,而他又偏偏是红盖天的结拜兄弟,成了被红盖天逮住不放的对象,被红盖天好一顿啰嗦…

    想到这,他突然脸色一变,“不好!”

    秦观和柯定杰异口同声,“怎么了?”

    牛有道霍然回头看向门外,神情抽搐,想到了红盖天刚才那一通啰嗦的情形,红盖天明知道这事理论不清楚,却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个没完没了,老是说他没良心,逼得他说出了荒古死地的事。

    红盖天知道讨不了便宜,还要啰嗦个没完,分明是趁机拿这事抹平了荒古死地出卖他的事。

    难怪立马顺坡下驴,一笔勾销的痛快!牛有道没对秦、柯二人解释什么,只是咬了咬牙,恨声道:“被耍了!妈的,老子上了这老妖猴的当!”

    ……

    次日上午,各派人员再次被召集在宽敞的楼堂内,这次丁卫没有露面,昨天审阅过名单定下后就离开了,今天由黄班亲自宣布了各派前往缥缈阁各部的名单。

    名单宣布完后,黄班手上册页一合,目光环顾,问:“都记住了吗?若没特别的意见就这么定了!”

    大多数人沉默着,能有什么特别的意见?

    红盖天哈哈大笑道:“没意见没意见!”

    齐碧桑亦笑道:“丁先生英明!”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