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四五章 长老有点不厚道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当然,细想想,把他安排到妖狐司来,似乎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如同柯定杰说的,荒泽死地弄死个把人太容易了,其他地方出了事不好解释,荒泽死地出了事都能往妖狐头上推。

    “不用担心,你们是督查,该怎么查你们有选择权,由不得他们想让你们看什么就看什么,让你们去荒泽死地,你们大可以推辞不去。”牛有道安慰两人。

    柯定杰:“长老,这恐怕不合适,妖狐司的主要任务就是猎杀妖狐,不去荒泽死地督查说的过去吗?”

    牛有道:“有人摆明了要报复我,是针对我的,不是针对你们,你们不去他们也不会在乎。非去不可的话,我去便可,有什么麻烦我来应对,你们大可以放心。”

    “长老,这…”两人有点不好意思,哪有明知有危险自己不上让门中长老迎上去的道理。

    牛有道抬手打住,“好了,不用多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人也站了起来,“好久没有好好沐浴了。”

    秦、柯相视一眼,知道什么意思,立刻准备去了。

    袁罡交代过他们,说牛有道喜欢沐浴,有条件的话,尽量每天准备一次,之前在守缺山庄还真没那条件。

    一切备好,一间屋内,水波涟漪,牛有道赤条条沉入水中。

    他确实爱好沐浴,确切的说是喜欢泡在水里想事情。

    泡在温汤里的感觉很温暖,给他一种安全感,不会感到那么孤独,有些孤独和身边人多人少无关,而泡过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豁然开朗。

    泡了好一阵的牛有道近乎傍晚时分才出水,刚换好缥缈阁的衣服对着镜子照着,外面的秦观忽敲门而入,禀报道:“长老,昆林树来了。”

    牛有道“嗯”了声,表示知道了。

    待将自己收拾妥当了,整个人整整齐齐了,才拄着剑慢慢出去了。

    等候在庭院中的昆林树见他露面,上前行礼,“道爷!”

    牛有道示意亭子里坐,同时挥手让人上茶。

    昆林树没跟他平起平坐,不知怎么想的,牛有道也没勉强,问:“你怎么有空跑来了,天火教那边愿意让你过来?”

    昆林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告知,“我听到太叔山海那边派人通知,说是召集其他六派去巡查司那边商议什么。”

    牛有道顿时明白了他跑来的意思,留在圣境的八派,其中七派碰面商议什么,却没有通知这边,昆林树这是来提醒这边小心点。

    “嗯,知道了。”牛有道点了点头,脸上略显思索神色。

    正这时,只见门口与人略作交涉的柯定杰快步而来,入内禀报道:“长老,妖狐司执事龙泛海来了。”

    牛有道“哦”了声,朝大门口看了看,不见龙泛海直接进来,居然还恪守礼仪让人先通报,有点意外,遂起身了,快步到了门口亲自去迎接。

    门外,龙泛海领着两个人,各提两只食盒。

    “执事来了,哎呀,失礼失礼,快请快请。”快步下了台阶的牛有道连连相邀。

    龙泛海乐呵呵随行,边登上台阶,边说道:“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

    牛有道连连客套,“哪里话,妖狐司执事说的算,妖狐司内执事去哪都不算打扰。”

    “牛老弟并非我手下,称呼执事太客气了,显得生分,我与老弟一见如故,以后兄弟相称便可。”

    “执事如此豪情,恭敬不如从命,以后我便称呼龙兄。”

    秦观和柯定杰面面相觑,今天初见时还见这位龙执事冷言冷语的,怎么一转眼就变了态度?

    入了亭内,龙泛海挥手示意了一下,两名随行立刻打开食盒,在桌上摆放,一桌酒菜呈现。

    牛有道貌似很意外的样子,“龙兄,这是何意?”

    龙泛海道:“牛兄弟初来我妖狐司,于情于理,我都该给兄弟接风洗尘,略备薄宴,牛兄弟不要嫌弃。”

    牛有道连连拱手客气,“不敢当,不敢当。”

    两人在那客套来客套去,昆林树伺机跟秦观打了个招呼,让他回头跟牛有道打个招呼,自己先回去了。

    他本就是过来给牛有道提个醒而已,也没其他事,既然牛有道有贵客登门,他也就先回避了。

    亭内推杯换盏一阵后,龙泛海忽关切道:“老弟,这里住的还习惯吗?若是住的不习惯,咱们再换个院子。”

    牛有道摆手,“不用麻烦,比在守缺山庄的时候不知好哪去了,三个人能有一个雅静院子住,很不错了。”说罢举杯,“谢龙兄费心安排。”

    “不用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打招呼,只要是能满足的,我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龙泛海举杯与之共饮。

    一番客套后,龙泛海放下了酒杯,话题也切入了正题,问:“我听下面人说,老弟今天放飞了一只金翅?”

    牛有道笑容矜持,“是有这么回事。”

    龙泛海又问:“与圣尊联系的那只?”

    牛有道微微点头,“除了那只,我也没别的可放。”

    龙泛海叹道:“老弟,可是兄弟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否则何至于一来我妖狐司就向圣尊陈情?”

    牛有道:“没有的事,先跟圣尊那边打个招呼而已?”

    你谁呀?跟圣尊打招呼,圣尊能闲的跟你应付,你能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龙泛海能信才怪了,呵呵道:“老弟这话怕是过虚了,莫不是觉得我妖狐司做错了什么?”

    牛有道脸色寡淡了下来,“龙兄这是要打探我与圣尊的通信内容吗?”

    龙泛海摆手,“老弟不要误会,只是我这里后知后觉,不知哪里没做到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老弟不妨提醒一二,我妖狐司尽量改正。”

    牛有道压根不吃这套,冷冷清清道:“提醒?好,牛某明人不做暗事,那我就先提醒一下,今天龙兄打探这边向圣尊陈情内容的事,我会如实禀报给圣尊知晓!”

    “……”龙泛海神情僵住,抓着酒杯的手下意识哆嗦了一下,那神色像吞了只活苍蝇下去一般,喉结耸动了一下,刺探圣尊的消息?这帽子扣下来会死人的。

    他目光落在满桌的酒菜上,好心好意精心准备了一桌酒菜,却换来这个,让他到哪说理去,做梦也没想到。

    龙泛海的几名随行手下一个个静悄悄。

    秦观和柯定杰眼角余光互相碰了一下,都能感受到这亭子里气氛的尴尬。

    两人也觉得长老这态度有点不厚道,人家热情招待,你这样对人家合适吗?

    回过神来,龙泛海一脸干笑道:“老弟,误会了,绝无打探圣尊消息的意思。”

    牛有道忽哈哈一笑,“龙兄,玩笑,开玩笑。牛某倘若真这般不近情理,以后还怎么混?”

    龙泛海顿时如释重负,苦笑着指了指他,“老弟你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打探消息的意图就此撇过了,也不敢再问了,不过对牛有道的态度倒是越发热情了,真是当做了亲兄弟一般。

    秦观和柯定杰算是领教了,发现长老说的还真没错,这人呐,就是贱,你不客气,人家越不敢招惹,长老这叫一个坦荡,一来就咣咣开整……

    巡查司,一间院落内,太叔山海的居住地,也在招待客人,不过却无好酒好菜,只有几杯清茶。

    太叔山海倒是跟巡查司打了招呼,说准备设宴招待客人,可巡查司却说没那准备,说白了就是不理他。

    没办法,到了饭点的太叔山海只好以清茶待客,这里也没其他客,除了同来的各派人员也没其他人。

    天火教长老卢耀、万兽门长老安守贵、裂天宫长老羽华、血神殿长老梅长红。还有两个是晋国摩天宗的长老雷胜、清月山庄长老皇甫金,有器云宗在,这两家是摆设。

    其他几家先到了,万兽门长老安守贵是最后一个慢腾腾来到的,摆明了对太叔山海不满,故意让对方等。

    进门见到客厅内在座的诸人,安守贵哼哼道:“太叔山海,什么事?”

    那态度令太叔山海心中不满,不过表面上倒是不以为怒,伸手示意请坐。

    安守贵不为所动,站那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太叔山海站了起来,“好,今天召集诸位,只是想问诸位一句,之前在守缺山庄说好的联合对抗之事,不知还算不算数?”

    众人左看看其他人,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安守贵冷哼道:“好像还有一家没来。”

    太叔山海:“你是说牛有道吗?他和各派都闹得不痛快,谁愿意联合他?再说了,他所在的妖狐司只是负责猎杀妖狐的,和其他方面没什么关联,他那边也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消息,我看,就不用管他死活了吧?”

    闻听此言,众人倒是没什么意见,至少没人出声反对。

    太叔山海观摩众人反应后,撇开了牛有道不提,“我们的处境大家都知道,各自行事越发艰难,守缺山庄商议的办法现在看来依然有效,大家同气连枝,方是持久之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正这时,门外的太叔寻露面禀报了一声,“长老,天火教弟子求见,说是有要事报知卢长老。”

    天火教长老卢耀闻声而起,就要出门去见,太叔山海忽道:“卢兄,这里能有什么要事?莫不是有关缥缈阁的事,不妨请来说给大家一起听听。”

    “对,理当如此。”摩天宗长老雷胜立刻出声附和。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