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四六章 摆出臭狗屎,自有苍蝇来
新8#1中文网{www.X81Zw.cOM﹃ 纯文字网络小說网

    “卢兄,让大家一起听听吧。”安守贵也这样说。

    众人纷纷这般响应之下,卢耀略显犹豫,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太叔山海说的也有道理,这里能有什么要事,又和宗门联系不上,有事也应该是缥缈阁的事,遂默默点了点头。

    太叔山海立刻道:“让他进来。”

    “是!”太叔寻领命而去。

    很快,来禀的天火教弟子入内,先向众人拱手意思了一下,方到卢耀耳边嘀咕耳语了一阵。

    卢耀脸色微沉,显然不太高兴。

    太叔山海:“卢兄,出什么事了?”

    卢耀没瞒他,“没什么,弟子发现那个昆林树偷偷跑去见牛有道了。”

    说到昆林树,各派都知道,这事让天火教成了修行界的笑话。

    笑话归笑话,但此时,其他人却对这说法抱有怀疑,裂天宫长老羽华哦了声道:“不妨叫来问问怎么回事,免得有什么误会。”

    血神殿长老梅长红也颔首道:“是啊,叫来问问。”

    某种程度上说,由于消息闭塞,对将来会是怎样众人眼前皆是一片迷惘,众人都有捕捉消息的**,哪怕是一丝一毫也想攫取,这是由内心不安所造成的。

    卢耀自然是拒绝,“不用了,这是我天火教的家事,不劳诸位费心。”

    他越是拒绝,众人越怀疑有问题,安守贵道:“卢兄,这可不是你一家的事,咱们若是同气连枝了,你身边却有别人的内奸,以后咱们商议的事情被泄露了,连累的是大家。”

    太叔山海响应,“安兄说的没错,把他叫过来问问,问问他和牛有道说了些什么也是好的。”

    面对众人的联手逼迫,还想倚仗联合众人的卢耀最终做了让步,命人去把昆林树给叫来。

    人去了,众人遂等着,等候之余继续商议联合之事。

    等了那么一阵,昆林树被带来了,其入内面对众人同样是拱手行礼。

    卢耀没给昆林树什么好脸色,冷冷质问:“你去了妖狐司见牛有道?”

    其实来了圣境后他一直都没给昆林树好脸色,他一开始预谋过在荒泽死地解决掉昆林树,这也是参加历练前门中长老的共同意思,趁机解决掉这个叛徒。然而事出意外,被牛有道横插一手,硬是把昆林树给要了过去,令他错失了解决掉昆林树的机会。

    之后无论是在守缺山庄还是后面来了这里,都不宜在缥缈阁眼皮子底下惹事,事情一直被拖着,他也一直惦记着下手的机会。

    昆林树沉默,没想到长老会当着其他人的面处理门派内部的事。

    卢耀陡然一喝,“说!”

    昆林树默然道:“回长老,是去见了。”

    众人相视一眼,看来是自己多心了,还真是这事,心情顿时变成了看热闹。

    卢耀厉声道:“你去见他作甚?”

    昆林树不会说自己提醒了牛有道,“只是去认下门。”

    卢耀:“认门?有向我禀报吗?我在的时候你为何不去,为何要趁我不在了去,你还敢说你心里没鬼?”

    昆林树:“一点小事,不值得惊动长老。”虽没说老实话,但他问心无愧,只是略作提醒,并未出卖天火教。

    而提醒牛有道也是希望牛有道小心,不希望牛有道出事,他也担心牛有道出了事的话,紫金洞会趁机捏住火凤凰不放。路走到他这个地步,他也的确是左右为难,内心备受煎熬。

    荒泽死地历练获取的成绩,几乎都交给了天火教,而卢长老似乎一点都不领情。

    一旁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太叔山海乐呵呵道:“跑去一趟只是认个门,难道就没跟牛有道说些什么?”

    昆林树平静道:“没说什么,也来不及说什么,他那边有贵客登门,他忙着招呼客人,我就回来了。”

    贵客?众人一愣。

    太叔山海立问:“什么贵客?这问天城内,能有什么贵客去见他?”

    昆林树没理他,倒是卢耀也跟着追问了一句,“谁去见他?”

    卢耀发话了,昆林树没有隐瞒:“听称呼,应该是妖狐司的执事,应该是姓龙,龙执事带了酒菜来登门拜访……”

    他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下。

    对卢耀的态度,与他对牛有道的态度类似,他既及时提供这边消息给牛有道,让牛有道小心,从牛有道那边看到的情况也不瞒这边,同样是希望天火教能多知道一些情况能小心点,他也不想看到天火教吃亏。

    而他对天火教的感情,牛有道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但并未强行逼迫昆林树和天火教断绝关系,没有让昆林树为难,牛有道给予了他充裕的自由空间做出最后的选择。

    只不过有些机密事情牛有道还是让昆林树回避了,譬如在荒泽死地时虽把昆林树从天火教那边捞了过来,却没有带在身边,而是推到了芙花那边,让芙花帮忙照顾。

    把昆林树从天火教那边捞过来,只是不希望昆林树遇险,在以另一种方式保护昆林树而已。

    其实牛有道自己的处境也很危险,如此形势之下不但要保自己,还要想尽办法保其他人,想面面俱到,也确实耗费了牛有道不少的心血。

    只是昆林树这样脚踏两条船没有任何好处,苦的是自己。

    牛有道能给他时间、能给予他宽容,天火教却不会宽容他。

    听完情况后,在场诸人皆惊疑不定,太叔山海惊疑道:“你是说妖狐司执事不但带了酒菜登门求见,还在门外等候通报?”

    昆林树看了看卢耀的反应,见他也有此疑问,回道:“是的。”

    太叔山海:“他和妖狐司执事很熟悉还是旧识?”

    昆林树:“不知道,但那位执事对他很热情,酒菜看着似乎也很不错。好像也是刚认识,两人客套着互相兄弟相称。”

    太叔山海:“他们谈了些什么?”

    昆林树摇头:“只听了番客套话,我杵在一旁不合适就先告辞了,后面谈了什么不知道。”

    太叔山海给了卢耀一个眼色,卢耀立刻问:“昆林树,你没蒙骗我吧?”

    昆林树:“看到的,听到的,就这些,并无虚言。”

    厅内陷入了安静琢磨气氛中,稍候卢耀挥手道:“你先回去。”

    昆林树拱了拱手,就此告退,出门时瞥了眼那位同门,估摸着应该是这位告状了,却也无奈。

    而那位同门则**裸的给予了一个挑衅的眼神,压根不把这叛徒放在眼里。

    堂内,安守贵沉吟道:“若这昆林树说的是真的,缥缈阁对咱们的态度,咱们可都看到了,为何独对牛有道特殊,也不知这牛有道用了什么手段?”

    太叔山海却偏头看了眼桌上的茶水,他这里向巡查司要宴席被人甩了脸色,结果牛有道那边却是一部执事亲自提着酒菜登门给予接风洗尘的待遇,其中差距可想而知。

    裂天宫长老羽华出声道:“虽然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不得不承认,他能走到今天还是有点本事的。要我说,既然是要联合对抗,不妨也算他一份。”

    血神殿长老梅长红嗯了声,“不妨先找他谈谈,看看他那边是怎么回事再做决定,如何?”

    获悉牛有道那边情况有变,本打算撇开牛有道不管牛有道死活的态度都开始松动了。还是那句话,内心皆在不安之中,急于找到打开局面的法子。

    看众人这态度,太叔山海也松了口气,看了眼外面天色,道:“天色已晚,咱们一堆人大晚上跑来跑去也不合适,星夜拜访,显得太着急了会让那厮端架子,不如明日再一起去会会他。”

    “好!”清月山庄的长老皇甫金立刻响应。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众人就此散场……

    一身酒气的牛有道出了门,亲自送客。

    目送龙泛海远去后,抬头看了看月色,方转身回了院子里,深入后,他问了句,“昆林树走之前还有说什么吗?”之前忙着应付龙泛海,没能顾上昆林树,此时方过问。

    秦观道:“没说什么,只是让代转一声,先告辞。”

    牛有道微微点头。

    秦观道:“也不知那几家在密谋什么,居然撇开了我们,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牛有道嗤声不屑,“摆出臭狗屎,自有苍蝇来,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秦观愕然,这算什么比喻?

    柯定杰倒是渐有些仰慕牛有道举重若轻的风格,笑道:“看来长老真是收了个好仆人,那边有什么消息,还知道及时来告知长老。”

    牛有道叹了声,“脚踏两边岂是长久之道?他这样举棋不定,只会让天火教越发恼他,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再加上他那性格,他的处境很危险!”

    对此,秦、柯二人也不知该说什么,昆林树毕竟是以天火教的名义来历练的,自然是跟着天火教的。

    ……

    问天城中枢楼阁内,闻听了龙泛海的禀报后,凭栏而立的玄耀霍然转身看向龙泛海。

    他能感受到龙泛海的后怕,也可见龙泛海为了安抚牛有道应该是曲意奉承了不少。

    这事也出乎他意料,拎了酒菜去给牛有道接风洗尘,牛有道居然还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也就是说,你什么消息都没探到,只是陪他喝了顿酒,还差点惹一身骚?”玄耀冷冷问了句。

    龙泛海吐了口酒气,“管事说的没错,此獠不是善茬,我得尽快下手才是,不然还不知会惹出什么事来。”

    玄耀冷哼,“知道就好,尽快安排!”

    ……

    后半夜时,敲门声惊动了屋内盘膝打坐的牛有道,外面传来秦观的声音,“长老!”

    牛有道缓缓睁眼,“进来。”

    秦观入内,跨步近前,双手奉上一份密信,“长老发给圣尊的陈情有回复了。”

    “哦!”牛有道立刻接到手一看,只见纸上只有四个字:圣阅已知!

    牛有道目光略闪烁,回复没表露任何态度也是一种态度,他的试探有了想要的结果,当即吩咐道:“笔墨纸砚!”

    秦观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照办了。

    待笔墨纸砚备好,牛有道立刻伏案书写,在旁研墨的秦观瞅见其所写内容有点牙疼。

    长老居然又在向圣尊陈情,这次写的竟是龙泛海刺探陈情内容之事。

    写完搁笔,揭纸到手,吹了吹墨迹,牛有道顺手递给他,漠然道:“发给圣尊!”

    秦观为龙泛海捏了把冷汗,接到手问了句,“长老,你不是跟龙泛海说是开玩笑吗?”

    牛有道斜他一眼,“也不看看在什么地方,在人家的地盘上能说真话吗?逼得狗急跳墙了,让人家抢先弄死我们吗?”

{新八*一中文网  m.x81Zw.coM  更新最快的文字乐虎国际国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