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四八章 现在还不到火候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他倒是老实承认了。

    丁卫嘴角略绷,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往小了说,最多是私人恩怨。往大了整,牛有道如今的身份摆在这,玄耀是在针对圣尊指定的督查人员。

    “你有证据证明玄耀在公报私仇、打击报复你吗?”丁卫冷冷冒出一句。

    牛有道:“只是根据种种迹象的判断而已。”

    丁卫:“也就是说,你没有任何证据,只是你自己的猜测,仅凭猜测就敢向圣尊陈情,你胆子不小!”

    牛有道:“的确只是在向圣尊陈情,有没有证据不是我考虑的,该怎么处理,圣尊自有公断,圣尊若处罚我,我也认了。先生,若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您的意思是在提醒我,以后没有掌握切实证据的事情不能上禀给圣尊?”

    丁卫嘴角又绷了一下,胸中涌起怒火,对方的话看似恭恭敬敬,实则绵里藏针,是在顶撞他,是在拿圣尊来压他。

    可他还是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平平静静解释了一下,“我没有这意思,只要是在你督查权责范围之内的事,我不会干扰。”他不可能说出那种警告的话,没有证据就不许向圣尊陈情?

    牛有道略欠身,“谢先生体谅。我也没别的意思,既然身负圣命,只是想尽心竭力、不敢懈怠而已。只要发现任何异常,我不敢有任何隐瞒,绝不敢欺瞒圣尊。”

    “好!很好。”丁卫颔首一阵,忽冷哼道:“滚吧!”

    “是!”牛有道拱手领命,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堂内肃立的丁卫目送其人背影离去,略眯眼,眼中有杀机浮现。

    若在平常,他能立马就能将牛有道给宰了。可话又说回来,平常情况下牛有道也不敢这样对他说话,如今是倚仗着身份,倚仗着针对他的生杀大权不在缥缈阁的手上,缥缈阁无人敢明着动他。

    若在玄耀被抓之前,他还不敢说出这样的话,见到玄耀被抓了,见到了圣尊的态度,他敢了!

    慢慢踱步出了正堂,丁卫一甩身后披风,下了台阶,直奔扣押玄耀的审讯之地。

    此次亲自赶来,他就是冲玄耀来的,有他亲自坐镇,就能避免其他势力插手对玄耀的审讯。

    玄耀有没有对牛有道打击报复?他心里清楚,肯定是有的,其中多少也有他自己的默许。

    区区一个门派长老,居然敢剑指他的人,简直是不把他给放在眼里。

    他说过,要扒了牛有道的皮,只是之前冒出个敖丰作证,搞得他没有理由硬来,让牛有道躲过了一劫。

    现在牛有道摇身一变,又成了针对缥缈阁的督查,他已不能再明着动了,自然是默许了下面暗中谋害。

    谁都没想到牛有道无凭无据仅凭猜测就敢向圣尊陈情,胆子不小。而如此无凭无据之事,圣尊居然亲自发话严查!

    玄耀是他丁卫的心腹手下,许多密事都经了玄耀的手,他不可能不保玄耀。

    怕牵连到自己都是其次的,玄耀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问题是,若因为这点事,连自己的心腹手下都保不住,以后还如何服众?

    保玄耀也许会惹来一些猜忌,可他还是得做,这也是他亲自赶来的原因……

    牛有道一出中枢府邸,外面等候的秦、柯二人立刻迎了上来接应。

    “牛长老!”等候在外面的太叔山海等人也迎了过来。

    “走!”牛有道没有理会他们,领着秦、柯二人径直离去。

    秦、柯二人交换了个眼色,发现长老还真是一点都不给七派等人面子,不过跟了牛有道这么久,多少了解了一些长老的办事风格,这样做必然有原因。

    太叔山海等人愕然相视,安守贵嘀咕了一声,“也不知丁卫单独留下他说了些什么。”

    前面是妖狐司执事龙泛海对牛有道的热情,现在又单独和丁卫谈话了,明显有蹊跷,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群人心里猫爪挠似的。

    众人凑一起嘀咕一阵后,也不顾什么颜面了,追着去了,直奔牛有道所在的妖狐司。

    牛有道回到落脚院子门口时,一群人追上了,血神殿长老梅长红喊了声,“牛长老留步!”

    牛有道停步转身,问:“干嘛呢?”

    梅长红道:“牛长老,守缺山庄抽签之前商议的事可还算数?”

    没直接说出联合对抗缥缈阁,是因为门口有缥缈阁的守卫,有些话不好让缥缈阁知道。

    牛有道也瞥了眼那守卫,曲灵昆,昨天见过的,今天又轮到当值了。

    目光回到众人脸上,牛有道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跟你们这群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罢转身上了台阶,径直入内。

    一群人还想追入院内,刚上台阶,谁知里面的牛有道又冒出一句,“关门!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放任何人进来,擅闯者杀无赦!”

    嘎吱!秦观和柯定杰迅速将门一关。

    吃了闭门羹,甚至差点撞门上,呆在门外的各派长老凝噎无语,面面相觑。

    区区高墙拦不住他们,他们一跃就能进去,可‘规矩’这东西是世间最高的围墙。

    敢闯进去试试!牛有道说了杀无赦。

    当然,牛有道手下两个虾兵蟹将的,也做不到对他们杀无赦。问题是,擅闯进去一旦动了手,那就闹出了事,没理的,缥缈阁不是他们为所欲为的地方,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安守贵呸了声,转身下了台阶。

    一群人离开了门口,慢腾腾的离开了这边,清月山庄长老皇甫金低声问了句,“他说我们是将死之人,这话什么意思?”

    鬼知道是什么意思,总之一群人面色凝重,看牛有道这样子是不打算跟他们联合了,是准备单打独斗了,单打独斗有和大家联合好吗?都估摸着牛有道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

    龙泛海的态度,还有丁卫的单独问话,就是很好的证明。

    因牛有道的话,慢吞吞行走的众人心头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守在门口的曲灵昆偏头看向离去的一群人,亲眼目睹了刚才的情形,发现牛有道压根不把这群人放在眼里,一群人还没脾气,这事着实有点意思,他准备回头上报给自己背后的人。

    庭院内,秦观亲自泡了茶水奉入亭内,摆在了牛有道的跟前。

    趴门口查探的柯定杰也回来了,笑道:“长老,他们都走了。”

    “不走还能硬闯进来不成。”牛有道只言片语着端了茶盏。

    柯定杰犹豫了一下,试着说道:“长老,他们说的应该是联合对抗的事。”

    嘬了口茶水的牛有道放下茶盏,“他们不是要撇开我们吗?”

    柯定杰:“长老,恕我直言,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孤军奋战不如联合。”

    牛有道略摇头,“我们求他们,不如他们来求我们。再熬熬他们,现在还不到火候。你们不用担心,此事我自有计较。”话毕,又笑着提了声,“咱们向圣尊陈情的事有反应了,就在刚刚,玄耀被抓了!”

    “啊!”二人惊讶,复又欣喜,秦观高兴道:“这倒是件好事,玄耀记仇,能把他给解决了也不错。”

    牛有道:“你们想多了。问天城是缥缈阁在圣境的中枢之地,玄耀能代丁卫坐镇此地管事,必然是丁卫的心腹,有丁卫在,如今是丁卫执掌缥缈阁,这种无凭无据的事伤不了玄耀分毫。”

    二人皱眉,秦观:“既知伤不了他,长老何故还要惹他,岂不是让他恨上加恨?”

    柯定杰也唉声叹气道:“是啊,长老,为一时之气有点不值得,您这样做有点不顾后果,缥缈阁不会放过您的,迟早要找您算这笔账。”

    “我们还有退路吗?以斗求存是唯一的选择!你们不要多虑,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柯定杰,昨天说的那地图,就在书架上,你带秦观去好好看看。”

    “是!”

    待两人去了屋里后,牛有道起身出了亭子,来到门口打开了门,咳嗽了一声。

    稍后,门外守着的曲灵昆入内,袖子里抽出一份油纸包裹的东西给他,并提醒了一声,“送餐时给你加点菜。”

    牛有道颔首,懂他的意思,为何要进来,人家回头要找个理由做交代,说是这里招呼他加菜。

    ……

    地牢内,丁卫看过了审讯者上交的口供,没发现什么问题,口供扔回,让闲杂人等回避了,自己向地牢深处走去。

    听到脚步声,看到出现在牢笼外的丁卫,玄耀立刻上前,隔着栏栅,问道:“先生,是牛有道告状吗?”

    他又不傻,审讯者一问,他就知道了是在查他公报私仇的事。

    丁卫颔首:“无凭无据的事,不会有事。不过立马把你放了也说不过去,倒显得我庇护的太明显了,你暂且在里面再呆三天,再接受几次审讯。”

    “是!”玄耀应下,先生摆明了要保他,令他松了口气,真要较真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

    突遭此牢狱之灾,颜面大失,他心中免不了怨恨,“这个牛有道太猖狂了,无凭无据就敢向圣尊陈情,他昨夜又放飞了金翅,不知又向圣尊呈报了什么。”

    “昨夜又发出了呈报?”正欲离去的丁卫蓦然回头而问。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