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五二章 悬尸示众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黄班来了,直奔屋檐下的丁卫而来,拱手见礼,“先生。”

    丁卫:“人员都妥当了?”

    黄班:“都妥当了,各派人员都被接走了,各部司回复也都确认到位了,一切正常。”

    “嗯。”丁卫点了点头,“情况有变,历练人员已没了再统揽的必要,你闲下了,也没必要再守着守缺山庄。玄耀暂时已不宜再坐镇问天城,让他避避嫌吧,你暂代玄耀坐镇这边。”

    “是!”黄班拱手应下,之后又试着问了句,“属下刚到,听说蓝明来了,遂过问了一下,听说这里出事了?”

    丁卫颔首,斜睨道:“那个牛有道,不安分,小心点,不要仓促乱来,避避风头再说。”

    “明白。”黄班心领神会。

    ……

    太叔山海等人获悉牛有道出来了,再次赶往其落脚地,结果再次吃了闭门羹。

    究竟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众人云里雾里,可谓百爪挠心……

    天蓝圣地,未必地如其名,天空白云悠悠,难得完全的碧蓝。

    但地方却是好地方,风光旖旎无限,宛若仙境一般。

    在那仙境之巅,光照下似乎有一颗蓝汪汪的璀璨宝石,一座由纯蓝玉石打造的宫殿,天蓝圣殿。

    圣殿名字似乎有点俗,却无人敢小觑。

    蓝道临身瘦袍宽,蓝衣大袖,一头白发,皮肉却白皙无皱,没什么老态,颇有仙风道骨的风范。

    其弟子真颜随行在旁,年纪看着似乎比蓝道临年纪还大,手里捧着的是牛有道上报的东西,查看着。

    停步在圣殿门槛前,蓝道临问:“真颜,你觉得牛有道所报如何?”

    真颜道:“看着似乎有些道理,但这事也不是咱们一家说的算。”

    蓝道临又问:“三天,三道呈报,你觉得牛有道这个人怎样?”

    真颜:“从罗芳菲将他送出圣境开始,弟子便调集了所有有关牛有道的情况查看,这人的确是个有手腕的人,能如此快速崛起,不简单!”

    蓝道临波澜不惊道:“也不安分。是个善于操弄规则的人。善于操弄规则,则说明他对规则没有敬畏心,无敬畏则说明不满,这种人留不得!”

    真颜略顿,试着问道:“蓝明师弟现在就在问天城,弟子现在传讯给师弟,让他处理?”

    蓝道临微微摇头:“不急,虽然留不得,但确实是一把好刀,能发挥作用,那就用用,用完了再说。”

    “是。”真颜略欠身。

    蓝道临看也不看地挥手一指,指向了真颜手中的呈报,“转发给其他几家,看他们的意思如何。”

    ……

    天又亮了,监牢的门开了,亲自在牢内闷了一整天的蓝明出来了,胜似闲庭漫步,绣有蛟龙的双袖身后一甩,负手抬头,看那蒙蒙亮的天空。

    后方一阵脚步声,一群人跟了出来,龙泛海在其中,是被拖出来的。

    必须得有人拖着,已经站不起来了,衣衫褴褛,血肉模糊,被折腾的不成了人样。

    情况其实很早就讲清楚了,各方口供也早就对上了,犯不着让龙泛海受这么大的皮肉之苦。

    可蓝明不会就这样收场,也不可能快快收场,他受命而来,自然是要做出严加追查的样子。

    蓝明一直在追查幕后是否有其他人指使,龙泛海咬死了不松口,别说没人指使,连刺探也不承认,只说是正常的打探过问而已,别无他意。

    再正常也没用,事实证明,其他在场人员的口供也证明了,他龙泛海打探的就是给圣尊的呈报。

    沾上了这个边,这个帽子扣在了头上,龙泛海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抱了必死的决心,饱受折磨也未松口,哪怕蓝明拿饶他一命来引诱,他还是未松口。

    松不得口,一旦松口丁卫不会放过他,照样是死路一条,还要连累家人,只能求一头。

    不管他松不松口,蓝明继续让人审,同时也提审玄耀,正好玄耀也还关在牢内,审问是否有公报私仇,玄耀一概不承认。玄耀的事算是不了了之。

    地上拖出了一行刺眼的血迹,龙泛海口角亦是鲜血滴滴答答,被直接拖往了问天城中央的空地上。

    监牢内随后而出的龙泛海的四名手下,虽显得狼狈,却还好,没受太多的皮肉之苦,目送被拖走的上司,一个个战战兢兢,后怕不已。

    蓝明瞥了眼拖走的人,自己转身而去,向中枢府邸走去。

    广场空地的石柱上,抛搭了一根绳子,一头勒在了龙泛海的脖子上,一头有人下拽。

    似乎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龙泛海口角呛血惨笑,好好的,其实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却落得如此下场,自是不甘。

    他当然知道是因牛有道而起,可他一点都不怨牛有道的,真的不怨,他知道,把自己逼入绝境的其实不是牛有道。

    脖子突然一紧,紧的他喘不过气来,身子吊了起来。

    远远近近的人看着这里,一个个心有戚戚焉,却无人敢过来,哪怕是过问一声。

    蓝衣人将龙泛海吊在了石柱上,没一会儿,动弹了两下的龙泛海便没了动静。

    确认已死,蓝衣人离开了现场,远远近近的人没人敢过来解开绳索……

    轩阁内,丁卫坐在棋盘前,手里把玩着棋子。

    蓝明入内,本欲开口辞行,丁卫却伸手对面,说了声,“坐。”

    蓝明略笑,走到了对面,抖了抖长袍,盘腿坐下了。

    丁卫捻黑子在棋格上落下一子。

    “好吧,陪陪你。”蓝明盯着棋盘略琢磨,上了一粒白子,挑眼瞅了瞅对面的神色反应,“你手下人死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下棋,看来事情真的和你无关。”语气中略带揶揄。

    “本就和我无关。”丁卫又落黑子,“杀人不过头点地,有罪处死便可,何必挂在那示众,兔死狐悲,易寒了人心。”

    蓝明填子,“不愧是缥缈阁掌令,果然是耳聪目明,这么快就知道了。一点警示是有必要的,这就是窥探圣尊书信的下场,悬尸示众一个月,以儆效尤,你若非要取下来,我也没办法。”

    丁卫:“一个月?臭气熏天,你反正闻不到。”

    蓝明:“臭才好,知道臭味才能让人长记性。你丁卫又不会长期呆在这,你也闻不到。”

    丁卫:“你对我行踪倒是掌握的清楚。”

    两人正聊着,黄班突然入内,向丁卫奉上书信,“先生,圣尊有令,命你即刻返回大元圣地。”

    丁卫捻子的手悬空一僵,似乎还用力拧了拧,心弦可谓骤然绷紧了,不知是不是和第三封呈报有关,这个时候突然召自己回去,不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牵涉到了自己。

    第一封呈报搞到了玄耀头上,第二封搞到了龙泛海头上,第三封搞到他头上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他没接书信,貌似淡定地盯着棋局,问:“什么事?”

    黄班:“信中没说。”

    丁卫手中棋子落下,淡然道:“知道了。”

    黄班告退,退下时多瞅了眼将龙泛海弄死的蓝明。

    蓝明也注意到了丁卫刚才略晃的不正常,落下几枚子后,笑了,“丁兄落子草率了,看来有心事。”

    丁卫:“牛有道来此三天,接连发出了三道呈报。”

    “还有第三道?”蓝明很惊讶,左右看了看,忽身子前倾,低声问道:“你这边还有什么事?”

    听到这话,丁卫确认了,这位果然不知道第三道呈报的内容,也就没了再谈下去的必要,伸手入棋碗,抓了把棋子稀里哗啦洒在棋盘上,“圣尊召见,耽误不得,不下了。蓝兄请自便,我先走一步。”收手起身而去,就这样走了。

    蓝明回头目送一阵,回头目光落在棋盘上闪烁不定……

    龙泛海的死,尤其是悬尸示众,对整个问天城内的人触动不小。

    各派督查人员察觉到了缥缈阁人员情绪的异常,风闻到了点动静后,纷纷赶往了城中央的空地上去看,看到了那具惨死的尸体。

    妖狐司执事龙泛海被处死了?也只能是被执法了,否则谁敢在这里对缥缈阁的人乱来。

    此时各派人员多少都联想到了点什么,想起了龙泛海去拜见牛有道吃了闭门羹之后如丧考妣的样子,那般失态,显然是提前察觉到了点什么。

    不用多想,大家也猜到了此事可能和牛有道有关,可究竟发生了什么却是满头雾水。

    ……

    大元圣地,轻纱林林飘荡之地,瓜果飘香,歌声醉人,舞姿曼妙。

    一体躯肥硕的男子胖的有些不像话,像一滩肉似的瘫在一张奢华的阔椅上,嘴中瓜果塞个不停,笑眯眯观赏着妙体在薄纱下若隐若现的舞女。

    此人正是九圣之一的元色。

    外面匆匆赶来的丁卫没有打扰自己师傅的雅兴,绕过舞池,走到阔椅旁,拱手见礼,“师尊!”

    元色目光不离舞女,只挥了挥手上的瓜瓣,“给他看看。”

    旁立的,几乎是赤条条,只有片缕遮住妙处的妩媚女子双手奉上一封书信给丁卫,并做了介绍,说是牛有道传给蓝道临的书信,蓝道临转发了过来。

    丁卫看过信上内容,迟迟不语。

    元色啃完手上瓜,出声了,“你执掌缥缈阁,得问问你的意见,牛有道提的这些,你觉得如何?”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