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五三章 火候差不多了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什么时候一个修行界的门派长老也能让师尊随口熟呼其名了?丁卫瞅了眼观看歌舞的元色,并未急着回话。

    信上内容既让他松了口气,也让他意外,更让他恼火,这牛有道得寸进尺,给了督查妖狐司的权力还不满足,居然还想涉及其他部司,还敢要这要那的。

    “嗯?”元色那胖的看不见脖子的脑袋拧了过来,看着他,“不说话,也就是说你不同意牛有道提的这些?”

    就一个妖狐司就闹出这么多事来,丁卫自然是不希望牛有道得到更大的权力,可他不能说不希望九圣指派的督查人员给缥缈阁造成更大的掣肘。

    接连出的两件事又都牵涉到他的人,他又不好显得自己在针对牛有道。

    掂量着沉吟道:“师尊,倒也不是不同意,而是觉得都答应的话,似乎有些不妥。”

    元色笑了,笑弥勒似的乐呵呵道:“不妥就说嘛,我对你是放心的,也是信任的,尽管说。”

    丁卫扫了眼魅惑乱舞、光腿光胳膊露腰的一群舞女,他很讨厌在这种环境下谈正事,可师傅偏偏喜欢这些声色犬马的东西,让他不好说什么。定了定神,回道:“师尊,给予涉及其他部司的督查权力也没什么,只是缥缈阁横跨圣境内外,一旦让他们圣境外的人可以随意进入圣境,而圣境内的又可以随意出去的话,时间一久,圣境内部的情况今后在修行界只怕再无秘密可言,对修行界也将再无任何神秘、敬畏可言。”

    元色:“你说的有道理,那就拒绝?”

    难道牛有道说的就没有道理吗?丁卫知道牛有道说的也有道理,跟了师傅这么多年,岂能不知师傅是什么样的人,看似好说话,看似心宽体胖,实则绵里藏针、疑心很重,越是好说话的时候,越要警惕。

    丁卫内心小心把握着分寸,拱手道:“师尊,起码也得有一定的限制,督查其他部司可以,但外界的只能督查外界,圣境内的只能督查圣境内的,不可让外人随意进出圣境!”

    某种程度上限制各派督查人员的勾连是一方面原因,其次他也察觉到了,牛有道想趁机进出圣境自如,他不会给牛有道这个机会,他不想让牛有道如愿,要把牛有道在圣境内限制死了,让他永远也出不去。

    牛有道在外面的势力不小,一旦让他出去了,手上又握有跟缥缈阁较量的允许,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得到了圣尊的允许,又胆大妄为,后果可想而知。

    而只要牛有道离不开圣境,下场也将是注定的。

    元色嗯了声,“你说的有道理。”招了招手。

    丁卫立刻矮身靠近,半蹲半跪在了阔椅前。

    元色那淌了一手瓜汁的手拍在了丁卫的肩头,借丁卫衣服擦手似的,“你们师兄弟几个,我是最信任你的。师傅我就好吃喝玩乐,其实不愿搭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师傅我早有退意,无量果迟早会给你的,到时候大元圣地的重担是要交给你的,我只管吃喝玩乐就行,不要让我失望啊!”

    丁卫一脸感激,貌似感动的说不出话来,内心里对这些话实则上是听听就好,类似的话也不止听过一次,也许憧憬期待过,但从未当真过……

    守缺山庄,黄班回来了,因接到了丁卫的传讯而赶来。丁卫要离开圣境,命他赶来碰面,有事交代。

    听完交代后,黄班有些迟疑,“要向缥缈阁上下公开龙泛海被处死的原因?”

    龙泛海和他也熟悉,大家都是丁卫的人,公开这个,多少会让丁卫脸上无光。

    丁卫颔首:“这是圣尊的意思,不但是向缥缈阁,还要通报给所有督查人员知晓。”

    黄班沉默了,大概明白了圣尊的意图,在告诉其他人,这就是窥探圣尊书信的下场,也是在给那些督查人员壮胆。

    站在山顶的两人都静默了一阵,丁卫忽问一句,“我离开问天城后,蓝明没生事吧?”

    黄班:“没有。先生走了,他没呆一会儿也走了,不过走之前特意去妖狐司见了牛有道。”

    “见牛有道?”丁卫回头看向他,很意外,“他去见牛有道作甚?”

    黄班:“不知道。他要去见,我们也不好跟着,不知道见面谈了什么,不过没逗留一会儿就直接离开了问天城。”

    丁卫琢磨了一阵……

    上面的意思,不得不执行,送走丁卫,返回问天城后,黄班立刻执行了丁卫交代之事。

    获悉了缥缈阁的通报,太叔山海等人方知龙泛海的死因,才意识到,才刚到问天城连情况都没有摸清楚,牛有道就已经向圣尊告状了,什么情况?

    也就是说,牛有道搞死了龙泛海,牛有道究竟在干什么?

    同为督查人员,各派心中急于知道真相……

    妖狐司,牛有道送客到门口,拱手相送:“周执事慢走。”

    周天雨,龙泛海被执法后的新任妖狐司执事,刚上任没多久,就前来拜访了。

    “不送!”周天雨拱了拱手回礼,笑容有点矜持,有刻意保持几分距离的味道。

    两名跟同的妖狐司随行人员眼中则有说不出的复杂神色,前任上司就死在了眼前这人的手上。

    三人就此离去,牛有道目送了一阵,转身回了院内。

    门又关了,这几天这里的大门几乎一直关闭着,周天雨若不是刚上任,又带了情况来,只怕未必能敲开这扇门。

    回到亭子里,牛有道提起桌上装有金翅的笼子,查看了一阵,转手交给了柯定杰:“看顾好。”

    “是!”柯定杰接到手,转身带去了安置。

    这只金翅是周天雨带来的礼物,不是周天雨自己的,周天雨也只是转交而已,天蓝圣地那边又给了牛有道一只联系用的金翅。

    事到如今,蓝明亲自露面了,与牛有道联系的圣尊是哪位,几乎也已经公开了。

    能送这只金翅,也可见蓝道临考虑周到,实在是牛有道的陈情过于频繁,一只金翅没得歇,实在是吃不消,天蓝圣地那边不得不再送了一只给他牛有道。

    这也算是牛有道额外的收获。

    当然,周天雨带来的不止这个礼物,还有牛有道第三道陈情后反馈的情况,他提的要求上面几乎都答应了。

    周天雨亲自告知,从现在开始,督察人员的权限扩大了,活动范围也扩大了,不过只限于圣境内,不得外出!

    对此,牛有道多少有些失望,本想趁机获得自由进出圣境的机会,方便自己对外部事情的安排,没想到其他事情都答应了,居然在这个地方卡住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牛有道回头看了眼。

    秦观闪身而去,门开出一个口子,与外面的敲门人谈话后,又关门闪了回来,禀报道:“长老,是各派的人,天火教长老卢耀说,遵缥缈阁的法旨,把昆林树给您送来了,见还是不见?或只让昆林树进来?”

    “哼,他们倒是会挖空心思找机会。”牛有道嗤笑一声,“火候差不多了,让他们进来吧。”

    “是!”秦观领命而去,敞开了大门,迎客入内。

    一群人鱼贯而入,见到亭子里的牛有道,直奔而来。

    亭子里挤不下这些人,有人入内,有人在外。

    牛有道笑问:“诸位找我有事?”

    卢耀冷哼一声,指了下后面的昆林树,“缥缈阁让把他交给你,想必是你向缥缈阁索要的吧?人,我给你带来了。”

    人,他还真不想给,可是没办法,缥缈阁说是圣尊的意思,由不得他不给。加上太叔山海等人的劝说,众人一直想见牛有道,都让他趁这机会与牛有道见面。

    牛有道:“多谢卢长老。”目光扫了扫众人,“送个人而已,怎会惊动大家蜂拥而来?”

    卢耀:“大家来,只想问你一问,在守缺山庄说好的联手,你为何食言?”

    牛有道:“食言?究竟是谁食言?我为何食言你们还不清楚吗?你们议事不是要撇开我吗?现在反倒成了我的不是,你们还真有脸来倒打一耙。”

    卢耀惊奇道:“牛长老,你误会了,哪来什么撇开你,不是让昆林树来通知你了么?”说罢回头朝昆林树呼喝一声,“昆林树,不是让你来请牛长老吗?莫非是你没把事情给说清楚?”

    昆林树不知该如何作答,可见到卢耀目光的连连示意后,最终还是走上了前,向牛有道拱手道:“道爷,当时你这里有客,不方便说话,是我没把事情说清楚。”

    “原来如此。”卢耀点了点头,又朝牛有道摊手道:“是吧,我就说嘛,肯定是误会,说好了联合的,怎会撇开你。”

    牛有道又不傻,岂能不知对方是推了昆林树出来做挡箭牌,可昆林树却老实配合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凝视着昆林树,真不知该怎么说这位的好。

    可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也是他对昆林树欣赏的地方,知恩图报,重情重义!

    不想让昆林树当众难堪,加之另有打算,他也就顺坡下了,淡淡道:“原来是误会。”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