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五五章 合作诚意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尤其是天火教长老卢耀,缥缈阁把昆林树指给了牛有道,虽说会从天火教再递补一个弟子进来给他,可牛有道这边无异于多了一个人手。不但多个人手,还多了只金翅,这待遇显然优于其他人。

    秦、柯二人内心亦古怪涌动,怎么感觉长老是在故意提醒众人他有两只金翅?

    之前还有点不明白长老所谓的火候到了是什么意思,现在两人通过刚才的谈话大概明白了些,所谓的火候到了感觉像是在鼓动各派履行督查的职责,鼓动这些人去找缥缈阁的麻烦。

    见证了经过,两人不傻,都慢慢领会到了牛有道的用意,早先鼓动的话,这些人只怕会怀疑长老的居心,如今颇有些水到渠成的味道。若真是为了鼓动这些人找缥缈阁麻烦的话,两人不得不承认,还真是火候到了。

    只是,长老究竟要干嘛?

    牛有道没有远送,将人送到门口止步。

    客人走了,门外代为送客的秦、柯二人回来,左右关门。

    门内多了一人,昆林树!

    牛有道转身回头,对孤落落站不远处的昆林树微微一笑,“这段时间在天火教那边遭了不少白眼吧?”

    昆林树心情很复杂,他很清楚,这次缥缈阁亲自出面干预后,他在人身关系上,基本上算是彻底脱离了天火教。

    历练期间不用再跟着天火教了,历练完成后也算是兑现了给天火教的承诺,回去后自然是要回紫金洞的。

    慢慢走了过来,拱手鞠躬,“谢道爷!”

    到了现在焉能不明白之前秦观对他说的‘暂且委屈’一下是什么意思,很显然,这次又是道爷把他从天火教那边的水深火热煎熬中给捞了出来。

    居然能有本事让缥缈阁出面干预这个,他也算是服了这位。

    牛有道笑道:“自己人,说谢就太见外了。昆林树,我知道你念天火教的旧情,可你待在那边太危险了。你们夫妇新婚不久,火凤凰还在等你活着回去,我答应过火凤凰助你安全返回,自然要尽力。”

    “你在天火教闭关十年,火凤凰等了你十年,如今又在日夜期盼着等你。天火教对你居心不良,你对天火教的旧情希望能暂放一旁,好好活着回去比什么都强,先活着回去给火凤凰一个交代吧。天火教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要负人负己。”

    “你若想的通,我也算是没白费这心思。你若想不通,眼前还要和天火教纠缠不清的话,宁愿辜负火凤凰让她守寡的话,我又能如何?总不能把你给绑起来。”

    没有答复,昆林树沉默了,他那把他从小抚养大的师傅还在天火教的手中。

    卢耀虽是不得不把他送给了牛有道,然而卢耀有交代,让他发现牛有道这边的异常后及时通气给天火教。

    牛有道偏头朝一侧屋檐下挂的鹰笼抬了抬下巴,“那两只金翅今天开始交给你看管了。”算是给了个闲差给昆林树。

    “是!”昆林树应下,也不知该继续和牛有道说些什么,借机转身去了鹰笼那边。

    走到牛有道左右的秦、柯二人注视着昆林树的沉默举动,感觉这个昆林树有点狼心狗肺,也有点想不通长老是怎么想的,既然是强扭的瓜不甜,又何必为此费心费力。

    稍候,秦观低声问了句,“长老,您鼓动了各派去找缥缈阁的麻烦,咱们这边接下来该怎么办?”

    牛有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柯定杰笑了,“长老放心,我和秦师兄会遵您的吩咐,盯着缥缈阁继续没事找事,总能找出他们事来。”

    牛有道左右看了看二人,“过犹不及,该做的已经做了,我们可以收手了,都安分点。”

    “呃…”二人不解着相视一眼,秦观狐疑道:“既要安分点,那您为何还鼓动各派去找缥缈阁的麻烦?”

    牛有道:“始终是咱们被缥缈阁盯着很好玩吗?现在有人让缥缈阁各部司穷于应付不好吗?咱们可以后撤脱离缥缈阁的主要关注了,让他们上吧!”

    说罢转身而去,向门口走去,秦、柯二人刚跟上,谁知一手拄剑而行的牛有道抬了一手,制止了二人的跟随。

    二人只好止步,眼睁睁看着牛有道打开门出去了。

    走出大门,走下台阶的牛有道直接走到了轮值守卫的曲灵昆跟前,低声道:“我要跟圣境外面我的人建立联系。”

    曲灵昆被他吓一跳,迅速左右看了看,内心万分紧张,表面努力保持平静,低声道:“你疯了吗?我告诉过你,妖狐司正暗中盯着你,你有事招呼一声,我进去便可,岂能公然跑出来找我?”

    牛有道:“放心吧,偶尔公然见面没什么事,回头有人问起,你就说我这边多了个人,要你加餐。”昆林树未正式给出承诺,他今天不便将曲灵昆招进去密谈,略作回避。

    曲灵昆努力摁奈住心跳,“你的情况怕是不便和外界联系,上面未必会答应。”

    牛有道:“我要及时掌握外界的信息,你尽管报上去。”

    曲灵昆:“知道了,我下值后会尽快将你的意思报出去。”

    牛有道拱了拱手,又转身回去了……

    夜深,莎如来踱步到一处水榭内,梁柱阴影下的王尊低声道:“牛有道要和外界他的人取得联系,说是要及时掌握外界的情况。”

    负手而立的莎如来目视栏外倒映星晨的水波,“开什么玩笑?他和外界一旦建立联系,外界岂不是立马知道了他在圣境内部有内应,一旦被缥缈阁掌握了消息,立马要顺藤摸瓜一路查上来。告诉他,不行,想知道外界什么情况,我们照样可以及时提供给他,而且比他的人掌握的更加详实。”

    “是!”王尊应下。

    可次日深夜,王尊再次发出了求见的信号。

    两人再见时,是在一处僻静山坳中,王尊再报:“他说他连你是谁有何企图都不知道,你提供的消息他根本没办法相信。他说要他相信你提供的消息也行,他要跟你见面,只有确认了你的身份,他才能相信你。两个条件,由你选一个,若不答应,他认为没必要再合作下去,为了防范被你拖的太深,趁着现在还没做什么,他只能是当机立断,向蓝道临禀报圣境内有人暗中勾结他的事。”

    “他说,要合作就拿出诚意来!他还强调一点,一旦他私下和外面联系了,也就落下了把柄在你手上。同时也让你放心,和他联系的人绝对可靠,绝不会有任何泄露,否则一旦走漏消息,是在拿自己性命开玩笑。”

    莎如来沉默了许久,最终徐徐道:“消息传递时,务必做好防范措施,绝不能给有心人顺藤摸瓜的机会。”

    “明白。”王尊应下。

    ……

    天都峰,缥缈阁,天女教掌门池清丽徘徊在缥缈阁外。

    历练人员有一批人出了圣境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那么多人出了圣境是要办差的,没有隐瞒,且又是公然露面,消息也没办法隐瞒,各派获悉了消息很正常。

    而天下钱庄的总舵就在天都峰缥缈阁内,池清丽此来正是希望来见见天女教长老齐碧桑的。

    已经让守卫去通报了,会不会允许她和齐碧桑见面她也不知道。

    而缥缈阁似乎也没有阻止各派督查人员与自己背后势力联系的意图,齐碧桑最终还是露面了。

    两人见面,池清丽有些欣喜,齐碧桑则有些心虚,毕竟写了对门派不好的东西。

    见礼后,两人到了一旁说话,池清丽免不了打探怎么回事。不该隐瞒的,齐碧桑也没有隐瞒,圣境的一些意图已经很明显了,靠他们这些人督查作用有限,似乎允许他们动用门派的力量做后援支持,否则也不会让见面。

    听闻了一些情况后,池清丽大吃一惊,“牛有道在圣境把缥缈阁的管事给弄进了大牢,还弄死了一个缥缈阁的执事?”

    齐碧桑:“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但缥缈阁内部的通报大概是这么回事,已经公开通报了,应该不会有假。”

    获悉了圣境意图的池清丽面色凝重,心情也很沉重,这是要逼各派和缥缈阁斗啊!

    ……

    紫金洞议事大殿内,长老严立的咆哮声传出,“那家伙疯了吗?居然敢在圣境内搞事,他想干什么?”

    一群紫金洞高层皆神色凝重,风闻的消息把他们惊的够呛,平常谁都不敢招惹缥缈阁的任何一人,牛有道倒好,把一缥缈阁管事弄进了圣境的大牢,还弄死了一个缥缈阁的执事,这是觉得缥缈阁不敢动紫金洞还是怎的?

    殿内气氛沉重,宫临策斟酌着徐徐道:“缥缈阁什么时候会任由圣境内的情况在外面传播,消息未必是真,再仔细打探确认一下再说。”

    ……

    茅庐别院,已是妇人装扮的闻墨儿在门口接收了一封书信,转身款款走向内院深处。

    不管外界风浪如何,宫临策还是遵守了承诺,闻墨儿不得不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已经嫁给了巨安。

    信送到了内宅袁罡的手上,接信的袁罡问了声,“谁的信?”

    闻墨儿微笑:“不知道。有人送到了山门外,让转交给你。”

    袁罡谢过,闻墨儿告辞。

    打开信一看,一见信上字迹,袁罡脸色骤变。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