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五六章 道爷密信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脸色大变的同时,信一合,迅速环顾四周,转身快步进入了屋内,把门一关,这才正式细看信上内容。

    掌握了信中情况后,袁罡又迅速开门而出,招呼道:“段虎!”

    段虎的身形很快现身,快步而来见礼,“袁爷。”

    袁罡道:“红娘在哪?”

    段虎愕然:“应该在家里吧,我去问问。”

    袁罡:“找到她,立刻让她来见我。”

    “是!”段虎领命而去。

    ……

    “是真的吗?”茅庐别院内的一座小院内,火凤凰抓了管芳仪的双臂确认,一脸的不敢相信。“红姐您怎么会有圣境内的消息?您不会是说好听话安慰我吧?”

    管芳仪反扶她双臂,真情意切道:“千真万确,消息是从天火教那边传出的,说缥缈阁让天火教再补了一名弟子进去,说昆林树已不是天火教的人,是道爷的人,让昆林树跟随道爷历练,天火教再补一人补缺。妹子,昆林树脱离了天火教跟在了道爷身边,有道爷关照,不再势单力薄,现在你应该放心了吧?”

    火凤凰顿时喜极而泣,连连点头,哽咽道:“谢谢道爷,谢谢道爷!”

    这是牛有道不在,若在的话,她怕是要跪下来感谢。

    师兄算是叛徒,进了圣境怕是要孤立无援,尽管早先再三恳求过牛有道,希望牛有道能关照昆林树,而牛有道也明白无误的答应了。可她也知道,圣境内哪是牛有道说的算的地方,如今能有这样的结果,可见道爷花了多大的心思,其次也能证明师兄还好好活着。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暂时放下了,让她如何能不高兴和感激?

    管芳仪一脸笑意,也很高兴,道爷能在圣境内扯动,把昆林树给要到身边,还能在圣境内搞事,摆明了活力四射啊,至于道爷把谁给搞死了,她才不在乎。

    在她看来,能让道爷出手弄死的人,肯定是该死,只要道爷自己没事就好,其他的并不重要。

    总之,接收到的各方消息都说明了一点,道爷在圣境内应该已有了周旋的空间。

    她不但高兴牛有道还好好活着,也高兴牛有道能闹事,那个坏人真是让她心情喜欢的很,太瞎胡闹了,跑到圣境去了都不安分,居然敢在圣境内搞事。

    她一高兴,一接到有关昆林树的消息后,立刻第一时间跑来了这里与火凤凰分享喜悦。

    两个女人正高兴之际,有人来了。

    “红娘。”段虎来了,快步进了庭院,请了管芳仪到一旁,低声道:“袁爷让你立刻过去一趟。”

    “立刻?”管芳仪眉头一挑,对袁罡把自己呼来喝去不满,“什么事?”

    段虎客气着,“这我就不知道了。”

    “行了,知道了。”管芳仪甩了个不满脸色,转身又回了火凤凰身边安抚了几句,这才跟了段虎离去。

    两人一到袁罡宅院,只见袁罡正岔腿笔直站立在屋檐下等候。

    管芳仪走去,站立的袁罡挥了挥手,示意段虎就在院子看守,不要让人靠近。

    段虎停步警戒四周,款款走上台阶的管芳仪不冷不热道:“急急忙忙的,什么事?”两人表面上一向不太对付。

    袁罡没说话,转身进了屋内,等外面的人进来。

    管芳仪一进屋,袁罡立刻上步关了门。

    光线一暗,管芳仪惊觉回头,警告道:“猴子,孤男寡女的,你关门干嘛?你不怕老娘坏了你名声?”

    袁罡懒得跟她废话,袖子里摸出书信,低声道:“道爷来信了。”

    “呃…”管芳仪惊讶,迅速扯了信到手,摊开一看,看不懂,皱眉道:“道爷在圣境内,怎么传信给你?再说了,这是道爷的字迹吗?”

    牛有道的字迹她认识,哪怕是写给袁罡的特殊书信,那种特别的字迹她也见过,道爷一手字还是挺漂亮的,可眼前字迹那叫一个龙飞凤舞,鬼画符似的,什么玩意?

    袁罡把信扯了回来,“是道爷的信没错,这是道爷的草书,我很熟悉。”

    “草书?什么鬼?”管芳仪狐疑。

    袁罡面色凝重:“什么鬼你不用管,你只需知道,能让道爷用草书和我联系,是为了防范书信被人破解,是为了绝对保密。道爷说了,有事要我们两个通力配合。”

    听他这么一说,再加上知道猴子这人不是个信口雌黄的人,管芳仪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道爷应该是在圣境内建立了和他们联系的渠道,顿时正色道:“信里说了什么,要咱们干什么?”

    袁罡:“道爷要咱们找绝对可靠的人,赶赴摘星城掌握摘星城城主莎幻丽的动向情况,一旦有把握,在不走漏消息的情况下,让云姬出手,把莎幻丽给绑了!”

    “啊!绑莎幻丽…”管芳仪大吃一惊,这事未免玩的有些太大了。

    “你小声点!”袁罡严正警告。

    管芳仪连忙捂嘴,做出连连认错的样子,并小心看了下四周,知道自己失态了。

    袁罡继续道:“道爷信里说了,此事不宜有太多人知道,说云姬一人出手足矣,不会有问题。我们要做的是,务必万无一失,不能走漏消息。”

    管芳仪惊疑不定道:“莎幻丽是莎如来的亲生女儿,道爷在圣境内让我们绑圣境外的莎幻丽作甚,难道是…道爷在圣境内和莎如来对上了?”

    袁罡:“不知道,道爷信里没说过多的东西,但道爷既然这样说了,就必定有他的用意,不是有重大决定,他不会让我们轻易冒这种险,我们照做便可。”

    管芳仪点了点头,问:“我看信上字迹挺多的,道爷就交代了这些吗?”

    袁罡:“还有一些,让我们把外面的情况汇总,做成简报,连同莎幻丽的情况一起定期传给他,便于他掌握外界的情况,方便他在圣境内掌握行事分寸。”

    “定期?”管芳仪试问道:“也就是说,道爷建立了圣境内外的联络渠道?”

    袁罡:“应该是这样的。信里让我去指定的地点取联系用的金翅,以后有什么情况直接用金翅传消息便可。还特意叮嘱了我们,不要试图去窥探金翅的去向、金翅是跟谁来往的,打消那个念头,说探不出结果来,还会给自己惹来灭口之祸,由我直接书信跟他联系便可。”

    管芳仪啧啧了一声,低声道:“看来圣境内部有人跟道爷勾结上了,否则过不了圣境出入口那一关。”

    袁罡:“这不是我们操心的,现在,你立刻着手安排可靠人手去摘星城,我现在去接头,取联系用的金翅。”

    “好。”管芳仪点头应下。

    两人开门出来后,管芳仪回了自己那边,袁罡则去后山调用了大型飞禽而去。

    两个不太对付的人,牛有道的书信一到,迅速毫无意见的联手行动了。

    ……

    玄耀出狱了,本来只打算关他三天,考虑到后续的一些事情,丁卫把他多关了一段时间,也进行了多次的审讯。

    出狱恢复了自身法力后,获悉丁卫不在问天城内,他第一件事便是洗漱沐浴。

    沐浴完一出门,见到黄班在外等他,两人点头致意后,一起去了轩阁内落座。

    相对静默一阵,茶水上来后,黄班有端茶赔礼道歉的嫌疑,“玄兄,把你关了这么久,我也是情非得已。”

    玄耀摇头:“不关你的事,我知道,这是先生的意思,这个时候避避嫌也好。”

    黄班苦笑:“玄兄理解就好,暂时停了你的职务,先生也是不得已。”

    玄耀神情寡淡:“让你代替我也挺好的。”

    黄班听出了他语气里隐藏的一丝不满,叹道:“玄兄不要误会,若能选择的话,打死我也不愿坐镇这问天城,玄兄你是清闲了,我麻烦却大了。”

    玄耀略显意外,“怎么了?”

    黄班唉声叹气道:“你是不知道,各派督查的那些人最近跟疯狗似的,纷纷向圣尊们告状,说我们刻意刁难,不尊敬他们,有无视圣尊的嫌疑,我现在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天天应付上面的责问。若不是先生在上面顶着,我非得吐血不可!”

    “还有这样的事?看来一个个胆子都肥了,真以为我们收拾不了他们不成?”玄耀一声冷哼,旋即又眉头一皱,“之前还安分着,突然发作,怕是那个牛有道挑唆的。”

    黄班叹道:“是牛有道挑唆的也好,不是牛有道挑唆的也罢,总之估计都看到了圣尊的态度,胆都肥了。”

    玄耀端着茶盏略摇头,“要我说,还是先生的顾虑太多了,当初挑选各派历练人手的时候,就该按我说的做,挑一些安插在各派的眼线进来,便于咱们随时掌握那些人背地里在干什么。”

    黄班轻拍了拍桌子,“老兄,先生的顾虑不是没道理的,缥缈阁安插在各派的眼线,虽是机密,可几位圣尊手上肯定有名单,谁敢保证圣尊不会核对?到时候问起来,让先生怎么解释?”

    玄耀眯眼道:“也就是说,历练的消息一出,先生就猜到了是要整顿缥缈阁?”

    黄班:“离天威最近,先生有先生的难处,有些事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玄耀默默喝茶一阵,又问:“各派中,跳的最欢的,恐怕就是那个牛有道吧?”

    黄班摆手,“牛有道最近倒是老实了,再无任何呈报,反倒是另七家的在那上蹿下跳个没完,在那无事生非、没事找事。督查介入伊始,我们都得收敛着点,不好还手,只能是咬牙忍着,否则一来就把他们给弄个落花流水,有挑衅的嫌疑,是让圣尊们脸上难看。”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