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五七章 雪落儿要嫁人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玄耀对各派上蹿下跳没什么兴趣,最关注的还是牛有道,“牛有道老实了?没再挑事?”对那接连奏报的事印象深刻。

    黄班知他心里对牛有道憋着劲,“没再挑事,相对另七家算是安分,不过最近经常调用大型飞禽离开问天城,不是今天去阁内东边的驻守点,就是明天去阁内西边的驻守点,几乎每天都要跑一个地方,倒是一副为圣心操劳尽力督查的样。”

    玄耀:“小心他找事。”

    黄班:“是有点担心,不过目前看来还算安分。”

    玄耀突冒出一句:“黄兄,妖狐司那边交给我来处理如何?”

    “……”黄班一阵无语,最终叹道:“玄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丁先生又何尝不是如此。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牛有道接连几道上书,摆明了得罪咱们,更是向上挑明了和你有过结,他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的话,想不惹人怀疑都难。他刚告状,之后就死了,这是什么性质?”

    “玄兄,圣尊们现在行事还算是留有余地,还算是讲规矩,真要把圣尊给惹恼了,你以为让牛有道死得合情合理就行了?以为没证据就动不了咱们不成?不需要理由的,直接下旨就能把相关人员给提过去。人一旦去了圣地,那就不是缥缈阁在审讯了。蓝明来了,龙泛海咬死了不认有什么用?现在尸体还挂在城中散发着恶臭示众!”

    “玄兄也被蓝明提审了,为何没受什么皮肉之苦?不是蓝明有没有证据,是先生保了你,蓝明是给了先生面子,否则你不死也要脱层皮。在缥缈阁,先生执掌着缥缈阁,还能保我们一保,一旦去了圣地,先生可就插不上手了。”

    “九大圣地,得罪一两家没问题,只要咱们背后也有圣地撑腰,各家谁都不会随意动谁的人。可各派督查是九位共同的意思,这个时候弄死了牛有道,一旦天蓝圣地把相关人员给要过去了,咱们大元圣地怕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吭声。不管能不能查出什么来,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回来?”

    “玄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也是丁先生的意思,让你暂且闲上一闲,过了这阵风头再说。”

    玄耀沉默着不语……

    到了饭点,妖狐司牛有道落脚的宅院,饭菜也送到了,摆开一看,颇为丰盛。

    自从各派督查人员上书说各司在故意刁难他们后,各司对各派督查人员的饭食就提升了质量,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被上书陈情。

    但各司的退让并未换来各派督查人员的缓和,反倒是让各派看到了呈报的效果,越发嚣张。

    “不想用,你们吃吧。”背手看了看桌上饭菜,牛有道扔下话走了。

    秦观和柯定杰只好留了一份给昆林树,如今三人轮流负责落脚点的戒备。

    牛有道回了自己房间,入内关门,袖子里掏出了一封书信。

    刚才曲灵昆把食盒送进庭院时悄悄塞给他的。

    书信摊开一看,熟悉的字迹,是袁罡的回信没错,信上表示已经收到了这边的信,正在安排执行,让他放心。

    见到此信,确定曲灵昆背后的人真的帮了这个忙,牛有道没有一丝高兴。

    负手在屋内来回徘徊着,再次细细思索此事,至今也想不明白,幕后的人为何要帮自己?

    最大的问题是对方掌握着他在天都秘境内干的事。

    之前与对方交涉时,他故意威胁对方,用以试探。然而对方并未再拿天都秘境的事反过来威胁他,反而答应了帮他。

    他不认为对方是在乎曲灵昆的性命,无论是曲灵昆还是守缺山庄那边的常青山都只是对方手下的小卒子而已。

    而敢用这些人和他联系,对方肯定有自保的手段,就算他掀桌子,顶多是曲灵昆和常青山倒霉,应该是查不到幕后之人身上。

    也就是说,一旦惹怒了对方,对方随时可以牺牲两个小卒子把他给弄死。

    可对方并未这样做,如今袁罡的信也到手了,证明了对方的诚意。

    为什么会这样,想来想去,无非就是三个可能。

    一是他在天都秘境内的事,幕后之人没办法抖出来,一抖出就要暴露自己。

    二是对方手上可能没有了证据,因他之前的行为产生了自保的作用,谁都会怀疑是缥缈阁想除掉他,现在指证他,不拿出证据来没有说服力。

    三就是,对方的确是真的想帮他。

    然而这三个可能都只是他的猜测,归根结底还是要到那个问题上,对方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为什么一开始就说要帮他?就算是帮,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总得有个原因,而对方从未对他提过任何条件。

    越不提条件,越让他心里极度没底,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个人不是自己怀疑的人,担心是九圣中的谁在设局。

    抬手再次看了看手中信,慢慢搓毁在了手中,这事他一定要想办法试探出一个结果来,否则自己站在明处由暗处的人掌控着,根本搞不清对方手上握有什么招,时时刻刻被动着,会令自己的处境很危险……

    屋内出来后,秦观和柯定杰已经用完餐,换了昆林树去用。

    牛有道走到二人身边,提了一下,“我们周边的驻点都跑遍了,今天开始准备去远一点的地方,当天可能回不来。去个人,向缥缈阁报备一下,借用大型飞禽的手续也一块办了。”

    “是!”两人应下,互相打了个招呼,由秦观去了。

    柯定杰有点疑惑,“长老,我们这样跑来跑去,有什么用处吗?”

    这些天两人跟着他跑来跑去,说实话,就像是闲逛,没看出有什么用意。

    牛有道:“没什么用处,显得我们认真履职而已。”敷衍了一句就转身离开了。

    前去报备的秦观再返回时,是驾驭着大型飞禽来的,直接落入了庭院中。

    稍作准备的紫金洞三人驾驭飞禽腾空而去后,庭院里就剩下了孤零零的昆林树,守着一只鹰笼,另一只被牛有道随行带走了。

    他不知牛有道几乎每天来来回回的是在干什么,他来了这里后,闲得很,而牛有道每次出行都没有带他,他渐渐也感觉到了,在自己未彻底确定立场前,有些事情牛有道在刻意回避他。

    自从当年在齐国败在牛有道手上,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谓受了些磨难,整个人的变化不小,当年的那些傲气早就磨没了,只剩下煎熬……

    茫茫大海中一山岛,岛上覆盖阁楼,飞禽从天而降,落入了阁楼内的空地上,牛有道三人落地。

    两名缥缈阁人员露面,质问:“什么人?”

    “牛有道!”牛有道回了一句,并示意秦观拿出了缥缈阁的手令给对方查看。

    确认来者真是牛有道后,两名缥缈阁人员面面相觑,态度变得客气了不少,尽管透着生分。

    不客气不行,甚至还有些紧张,龙泛海的死,这边也接到了通报,知道眼前这位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专门来找茬的。

    对于这些人的态度,秦观、柯定杰算是习以为常了,最近跟着牛有道跑来跑去,缥缈阁一干人的态度都差不多。

    随便交谈几句后,两人请牛有道去用茶,牛有道没兴趣,环顾四周发现冷冷清清,问道:“来前听闻这里有十余人驻守,怎么感觉就你们两人,其他人呢?”

    没多久,牛有道离开此地到了附近的一座岛礁上,与负责驻守此地的岛主徐良并肩而立,只见海中有人冒出,抬出一只海底捞的奇怪巨蚌。

    咔嚓一声,巨蚌当众被破开,动手的人于堆肉中寻找,不一会儿挖出一颗拳头大小绽放着蓝光的蓝汪汪的珠子。

    岛主徐良招了招手,手下将挖出的蓝汪汪的珠子递来。

    手托宝珠的徐良翻看了一下,道:“没什么瑕疵,就是这东西。”说罢交给了牛有道看。

    牛有道入手,发现这蓝汪汪的东西确实看好,闻了闻,无味,问:“你们驻守此地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不成?”

    徐良忙解释道:“牛长老不要误会,不是我们不恪尽职守,是冰雪圣地那边传了话来,让我们这边采集一些七色宝珠送去。这东西在深海中采集也不容易,我们也是没办法,须奉命行事。”

    牛有道忍不住过问,“冰雪圣地要这个干嘛?”

    徐良奇怪道:“牛长老不知道?”

    牛有道略怔,随后笑道:“若不是什么不能说的隐秘,愿闻其详。”

    徐良淡淡一笑:“没什么不好说的,冰雪圣地即将大喜,雪婆婆的孙女要嫁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你迟早会知道,七色宝珠应该是送去做装点用的。”

    牛有道讶异,“莫非是冰雪阁阁主雪落儿要嫁人?”

    徐良:“正是。雪婆婆除了这个孙女,也没其他孙女。”

    牛有道迎着海风,衣袂翻飞,若有所思,想起了当年在冰雪阁的情形,思绪回来,问了句,“不知是何人有这福分能得冰雪阁阁主垂青?”

    徐良:“不知道,这事突然就冒出来了,据说是修行界的一个散修,名叫川颖,说是长的极为俊美。”

    “散修?”牛有道大感意外。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