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六一章 好生后悔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只是对方持手令找到自己,不知是什么意思,既是缥缈阁那边的来人,白玉楼也不好过分,如今的缥缈阁可不是莎如来在执掌,瞅瞅两人,问道:“什么事?”

    高大者收起了手令,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你房间。”

    白玉楼有些迟疑。

    高大者道:“怎么?在这里莫非还担心我们会乱来不成?”

    白玉楼没再多说什么,转身了,走到自己房门前开门而入,身后两人不请自入跟了进来。

    最后进门的身材瘦小者顺手把门给关了,令不想关门的白玉楼略皱眉。

    “督查缥缈阁的人找我作甚,你们是哪个门派的?”白玉楼问了声,没有请来客入座的意思。

    体型高大者掀开了自己的斗篷,露出了后面扎着的红头发,并抬手撕下了脸上的假面,显示出了真容,乐呵呵道:“白掌柜,天都峰一别,咱们又见了。”

    “红盖天?”白玉楼上下看他一眼,冷笑一声,“你不在天下钱庄,跑我这来干嘛?”

    来者正是红盖天,回道:“职责在身没办法。”

    “职责?”白玉楼神情傲慢道:“摘星城直属大罗圣地,好像不在你们的督查范围之内吧?”

    红盖天:“白掌柜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来核实一些情况。”

    白玉楼:“核实什么情况?想问什么尽快问,我还有事。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能说的我会说,不能说的我不会说,需要请示过上面之后才能决定答不答复你。”

    这是搬了摘星城的背景出来压人,红盖天笑了,“白掌柜这样说了,我还能有什么话说,没问题。”

    白玉楼哦了声,“什么事,问吧。”

    红盖天笑问:“白掌柜记不记得一个叫轩辕道的人?”

    白玉楼目光一闪,两眼一眯,凝视着对方,之后徐徐道:“没什么印象,南海三当家的问的人是谁?”

    红盖天:“曾经是邀月客栈的住客,白掌柜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白玉楼:“邀月客栈来来往往的人一年不知道有多少,那么多人,我哪能每个人都能记住。”

    红盖天:“那我就再提醒一下,这个轩辕道在白掌柜的引荐下,还给摘星城城主画过画像,有印象吗?”

    白玉楼哦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点印象了,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城主邀对方画画,有什么问题吗?”

    两人明明都知道那个所谓的轩辕道是谁,却都在那揣着明白装糊涂,谁都没有主动捅破。

    红盖天:“城主邀请画画自然是没问题,我只是想确认一下,给城主画画的那个轩辕道是不是你给城主引荐的?”

    白玉楼默了一下,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徐徐道:“某种程度上算是吧,但也不全是。”

    红盖天:“也就是说,你承认某种程度上是你引荐的。”

    白玉楼慢慢深吸了一口气,不知对方问这事要干什么,据他所知,这位和牛有道是结拜兄弟,查到牛有道头上来了是什么意思。依旧思索着徐徐道:“算是吧。”

    红盖天:“我现在只想确认一点,你为城主引荐那人给城主画画,是否收了那人的钱财?”

    白玉楼心中咯噔一下,不对,不是查牛有道,似乎是针对他来的。

    对方的问话方式也有问题,按理说他就算收了点礼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对方把他收礼和给城主引荐画画人给联系上了,那这问题就严重了。

    也就是说,他收了外人的礼,帮外人接近了莎幻丽,这事要是让莎如来知道了,只怕他身上的皮还不够莎如来扒的。这种问题就算莎如来不找他算账,大罗圣地又岂能容这种轻易被外人收买后针对内部不利的人?

    当年的真实情况是,他压根没想过要那画者的任何回报,是画者事后给他的答谢。

    可是,解释的清楚吗?人的确是他引荐的,他也的确收了对方的钱财。

    “收人钱财?没有的事!”白玉楼一口否认了,并逐客:“我能说的就这些,我还有事,请回吧。”

    红盖天:“白掌柜要赶我们走,我们也没办法勉强,不过我要提醒白掌柜一声,我无权再查下去,只好上报给圣尊,让圣尊介入查清。”

    白玉楼冷笑:“你还能左右圣尊不成?你管的太宽了。我再提醒你一次,你说的事情不存在,摘星城也不属于你们的督查范围。”不肯轻易服软。

    红盖天:“是不属于,但我有上报的权力。我也不想惹事,可知道了的事隐瞒不报似乎也不妥。至于上报后,圣尊要不要查,会不会查,那不是我操心的。白掌柜,缥缈阁前妖狐司执事龙泛海的事听说了吧?他的尸体现在还挂在问天城内示众!”

    这是在威胁自己!白玉楼心中满是愤怒,想当初在天都峰,自己主持天都秘境事宜时,这些人都是自己砧板上的肉,如同蝼蚁一般,现在反倒是威胁到他头上来了。

    他冷冷盯着红盖天,心中隐有杀人灭口的冲动,可事情是怎么暴露出来的,暴露的范围有多大,目前是个什么情况,他一概不知,还有红盖天身边这人是什么人,他也不清楚,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爆出这事来,他一点应对准备都没有,彻底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红盖天微笑着看着他,这种掌握着对方软肋把柄要挟的感觉不错,尤其对方还是邀月客栈的掌柜,放在以前是他不敢冒犯的人物。

    两人对视着。

    良久后,白玉楼语气森冷道:“牛有道好像是你的结拜兄弟吧?”他在暗示,一旦事发,牛有道那个行贿人也跑不掉。

    红盖天:“职责在身,不敢有负圣尊厚望,结拜兄弟也得让步!白掌柜,不但是这事,还有其他事情要找你核实。”

    还有事?白玉楼:“还有什么事?”

    红盖天:“其实事情只要解释清楚了也不会有什么,可白掌柜似乎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我不逼白掌柜。有些事情只是想核实一下,没事最好,我也不想把事情给搞大,我们留的太久的话,容易惹人关注,在事情弄清前容易给白掌柜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听说,冰雪阁阁主大婚,城主应该要去参加,我给白掌柜一点考虑的时间,等城主走了,我们再过来找你如何?”

    白玉楼盯着他,不吭声。

    红盖天:“白掌柜不说话就是答应了,给个时间吧?”

    遇上这事,实在太突然了,该怎么应对,白玉楼的确需要时间考虑,他也确实不希望城中一些要员还在的时候也是城中警惕性最高的时候屡屡被这些人找上门,最终徐徐道:“城主初三离去。”

    言下之意,初三之后什么时间来,你自己定。

    红盖天皱眉:“外面传闻冰雪阁阁主初九大婚,城主初三去会不会太早了点?白掌柜,不要我们再来时撞到城主还在,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我还是那句话,我也不想惹事,能过去的尽量过去。”

    白玉楼道:“城主和冰雪阁阁主是好友,冰雪阁主大婚前,城主要赶去陪伴。”

    红盖天明白了,所以莎幻丽要提前赶去。

    获悉了莎幻丽的具体离开日期,一旁身材瘦小一直旁观没吭声的人目中闪过一丝喜色。

    “既如此,我们初三之后再来找白掌柜。”红盖天说罢重新戴上假面,斗篷帽子也戴回了头上,转身就走。

    “站住!”白玉楼忽喊一声。

    离开的二人止步回头。

    白玉楼盯着身材瘦小者,冷冷问道:“据我所知,南海那边参加历练的人没有女人,你是什么人?”

    身材瘦小者虽然是男人样,可身上透着女人的体香,他早就察觉出了这人是女扮男装。

    身材瘦小者心中略有忐忑。

    红盖天一句话盖了过去,“什么人,下次来的时候会让白掌柜知道的。”说罢开门而出,领着身材瘦小者走了。

    屋内,白玉楼静立,好生后悔,后悔当初不该收牛有道的钱,现在真要查起来的话,有点解释不清楚了,尤其是涉及到莎幻丽的安全,莎如来绝不会容忍可疑人员继续存在于莎幻丽的身边,是宁可杀错也不会放过的!

    可许多事情真的没想到,当初的牛有道在他看来就是一只蚂蚁,随便能摁死,作不起浪来,也不可能有手眼通天的能力,一点钱收就收了,谁能想到今时今日此事居然能直达天听,能在圣尊面前运作,已不是他的能力能兜住的。

    当初收钱的时候也是笃定了牛有道不敢泄露此事的。

    他还在想这事究竟是怎么爆出来的,明显是有心人在陷害他。

    是牛有道吗?牛有道爆出这事对他自己没有好处,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私下贿赂摘星城的人爆出来了能脱的了身?

    还是说,是这摘星城内有人觊觎他掌柜的位置?当初收了牛有道的钱时,他分了一些前给下面的人。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怕在摘星城内举报扳不倒他,毕竟他深得摘星城高层的信任,会容他解释,而捅到上面去就是为了把事闹大,让他解释不清。

    一时间,他想的很多……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