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六四章 圣阅已知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莎幻丽居然不去大罗圣地,而是直接去了冰雪圣地!

    据他所知,莎幻丽长居摘星城,甚少回来,好不容易回来了,又提前了这么多天回来,于情于理都该去大罗圣地先拜见自己父亲才是,居然不去,这算什么事?

    他在圣境的人手实在是有限,问题是就算能找到其他人手,其他人若知道要干什么肯定不会干,他只能是找狐族的人帮忙。而狐族能化作人形的高手也有限,他不可能多处提前设置分散力量,毕竟莎幻丽身边有不少高手护卫。

    他事先做出预判,莎幻丽提前这么多天来,肯定是要先去大罗圣地拜见父亲的,因此已经调集了狐族的高手在前往大罗圣地的途中精心做好了布置。

    他也酝酿好了与莎幻丽同行的借口,准备与狐族里应外合。

    谁知莎幻丽竟然直接去了冰雪圣地,自己的精心布置白废了,狐族长途奔波也白白辛苦了。

    他现在还能找借口与莎幻丽同行,可现在再临时通知狐族改变伏击地点肯定是来不及了,凭他一个人想让莎幻丽身边那么多护卫一个都逃不掉、不走漏风声的可能性不大。

    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是失手了!

    冷静下来后,牛有道再看看交头接耳的莎如来派来的人,结合之前看到的情况,隐隐意识到了,莎如来和莎幻丽这对父女之间的感情可能有什么问题。

    败笔!能影响到计划的这么大因素,自己事先居然没有一点察觉!

    从未风闻过这方面的事情,也从未有人跟他提及过,没想到这对父女之间的关系居然有问题。

    意料之外,却又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莎如来是续弦,做女儿的不高兴可以理解。

    那个莎如来长期板着脸,跟谁欠他钱似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谁知堂堂圣尊罗秋的弟子对自己女儿居然没一点震慑力。

    牛有道有点懊恼,可懊恼也没用,还得想办法解决,他不会轻易放手,依然还有机会,可却面临一些麻烦。

    眼前,他不可能在冰雪圣地动手,他在冰雪圣地没有眼线和人手,想凭自己一个人在没有任何掩护的情况下办成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雪落儿大婚前显然是没了动手的机会。

    还是那句话,他在冰雪圣地没有眼线,就算雪落儿在冰雪圣地进进出出游玩,他也掌握不了情况。

    不过有一点他是能肯定的,不管莎幻丽和雪落儿私人交情如何,大罗圣地和冰雪圣地毕竟是两伙不同的势力,莎幻丽不可能一直呆在冰雪圣地不走。

    也就是说,莎幻丽离开冰雪圣地的时候还有下手的机会。

    可他需要掌握莎幻丽离开冰雪圣地的具体时间,否则莎幻丽是早点离开还是晚点离开根本说不清楚。

    而他还需要陪同莎幻丽才行,才有机会左右莎幻丽的行进路线。

    飞禽载人飞行虽说是直线飞行,可也不是绝对的直线,稍有偏移,搞不好就要偏移伏击地点好远,很容易错过。一个从高空走,一个在地面等候,谁又能精确计算到不偏不倚的绝对伏击地点,所以他一定要在莎幻丽身边进行一定的干预才行。

    还有个问题,莎幻丽离开冰雪圣地后,会不会去大罗圣地?还是直接离开圣境?

    这又是两条不同的路线,按眼前的情形来判断,父女关系不好,莎幻丽可能不会去大罗圣地,可谁能保证莎幻丽不会碍于情理敷衍一下。出了一次意外,得吸取教训,他必须防范再出意外的任何可能性。

    有点麻烦,不事先判定路线的话,有限的设伏人手调来调去又会来不及。

    在出口附近守株待兔又不现实,那会惊动大量缥缈阁的人手。

    想绑个人其实也不容易,还不如他直接冲进人群里杀个人方便。

    思索再三后,他觉得必须要去一趟冰雪圣地,要亲自掌握情况才行,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心中有了决定后,他迅速离开了圣境出口一带,找到了提前设置的传讯联络点,传了消息给设伏的狐族,通知计划有变,出现了意外,让他们先行撤回。

    之后才又去与扔在了不明之地的秦观和柯定杰碰头,带了两人回问天城。

    秦观和柯定杰早就习惯了牛有道动辄扔下他们独自离开的行为,也不知长老到底在干嘛,有点神神秘秘或鬼鬼祟祟的,两人不好多问,问也问不出来。总之从荒泽死地开始,牛长老单独开溜的情形就有。

    返回问天城复命之余,牛有道又直接找到了坐镇问天城的黄班。

    两人见面时,黄班正与玄耀坐在一起喝茶。

    玄耀冷眼斜睨,微微冷哼一声,便不再正眼瞧牛有道。

    黄班的态度不冷不热,盯着手中茶盏里的茶水,“找我何事?”

    牛有道站在亭子外禀报道:“我想去趟冰雪圣地。”

    没办法,虽给了督查人员一定的权限自由,但缥缈阁还是要掌握各派人员的动向,免得出了事连查证的方向都没有。

    此话一出,玄耀和黄班齐齐抬头看来,似乎都有些意外。

    黄班皱眉道:“圣尊给你的督查权不包括冰雪圣地,你无权前往,也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牛有道:“黄管事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哪敢去冰雪圣地撒野,是之前在圣境出口巡查时,遇见了摘星城的城主,我们是旧识,见面聊了几句才知冰雪阁阁主即将大婚。”

    跟莎幻丽是旧识?黄、玄二人相视一眼,眼中神色可谓意味深长,原来这位跟莎如来的女儿有交情,似乎找到了罗芳菲突然插手将牛有道给送出圣境的原因。

    两人发现丁卫的一些怀疑不是没道理的,奈何丁卫后来查牛有道和莎如来有交际的过程,查天都秘境之事卷宗时,又未发现什么问题,莎如来并未对牛有道有任何徇私之举,就算收了酒水秘方,也照样是把牛有道往死里逼,看不出什么异常。

    黄班:“冰雪阁阁主大婚和你有什么关系?”

    牛有道:“于情于理都该去恭喜一下,能讨杯喜酒喝自然是最好。”

    玄耀嗤笑一声,脸上满是讥讽神色。

    黄班亦面露嘲讽道:“冰雪圣地不是世俗人情往来之地,冰雪圣地也不是谁都能去的地方,冰雪阁阁主大婚,连我们未得召唤都没资格去,至于你…没这个必要吧?”

    牛有道客气道:“我与冰雪阁阁主也是旧识,于情于理应该去一下。”

    黄、玄二人愣了一下,这厮与雪落儿也有交情?

    然而两人是大元圣地的人,无论是莎如来那边还是雪落儿那边都不能无缘无故把他们给怎么样,正常情况下两人也没必要怕那两家,黄班冷冷道:“各派督查人员无权介入各圣地,此事我不同意。当然,你若非要去,你顶着督查的身份,我也不能绑着你,不过缥缈阁的载人飞禽不得擅闯各圣地,你若要靠两条腿走去,我也没办法。”

    玄耀嘴角泛着淡淡古怪意味,慢慢喝茶,心里实则痛快,喜欢看这刁难。

    需知冰雪圣地是在两极苦寒之地,路途遥远,靠修为飞走得走到什么时候,估计等人走到,雪落儿的婚礼早就结束了,还想攀关系喝喜酒,喝西北风还差不多。

    牛有道瞅瞅两人的反应,颔首道:“既然黄管事做不了主,我只好将黄管事的原话奏报圣尊,试试圣尊会不会同意。”说罢就走。

    黄班脸色一沉,喝茶的两人皆注视着离去的背影。

    牛有道不是说说的,而是真的上报了,回到妖狐司那边后立刻写下陈情发了出去。

    没办法,一开始的接连三道呈报结果略偏离了他的预设计划,被困死在了圣境内,无法出去。

    就算他后面的计划成功了,也依然难以出去,所以他必须将暗中与自己勾结的人给揪出来,这是他眼前唯一能在事成后离开圣境的希望。

    就算天蓝圣地那边的回复不许他去冰雪圣地贺喜,他也还是要去,大不了在冰雪圣地之外让人献上礼物,哪怕在冰雪圣地外围想办法摸摸情况也行。

    黄班不给他飞禽坐骑也没关系,不是还有其他七派么,说好了联合抗衡的,让其他人调用一只,他再借用一下也行,总之这次想尽办法也要去一趟。

    次日,天蓝圣地的回复消息到后,牛有道打开一看,发现依然是那四个字:圣阅已知!

    这算什么意思?没同意也没拒绝,显然是要他守规矩。

    管他的,反正没拒绝,牛有道决定回头直接打着蓝道临的旗号找黄班要飞禽坐骑,谅黄班不敢不给。

    心意定下后,牛有道又让秦观去找缥缈阁要来了大号的纸张,还有各色彩墨。

    东西到位后,几张桌子抬到庭院中央拼凑,大号白纸在桌上铺开,继而挥毫泼墨,一副巨幅山水画在他笔下渐渐呈现,准备送给雪落儿的大婚贺礼。

    没办法,手上拿不出其他东西,只能展现技艺亲手制作。

    远处云山隐约,花红柳绿间的流水小桥上一对恩爱璧人相守,画面极具意境,画工极为精湛。

    旁观的昆林树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牛有道还擅长此道,之后又见牛有道在留白处写下一行字:只羡鸳鸯不羡仙!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