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六五章 被拦在了外面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待牛有道搁笔,天色已近傍晚,一幅画才算画完。

    再完整观看整幅画,真正是花了时间又花了心思,一旁鉴画的人都算不上行家,只知道好看。

    “长老,您怎么突然有了这雅兴?”秦观忍不住问了声。

    抓了张纸擦手的牛有道盯着画道:“不是雅兴,是送给冰雪阁阁主的新婚贺礼。”

    贺礼?昆林树略有诧异,他还不知道这事。

    秦观和柯定杰倒是恍然大悟,明白了,这边拿不出什么东西,雪落儿也不缺什么东西,送上一份好的寓意就行。

    不过话又说回来,两人发现这位牛长老还挺多才多艺的,没想到冷不丁还能拿出这手来。

    检查过后,觉得差不多可以过得去了,牛有道又吩咐道:“拿下去精心裱装一下。”

    “是!”秦、柯二人应下,一左一右走到画幅前小心收拢……

    几天后,算好了大婚时间的牛有道提前了一天,再次找到了黄班,上报出行计划。

    正在查看文卷的黄班坐在案后,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就两个字,“不行!”

    牛有道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抖开,亮出上面字迹给他看,“我已上报圣尊,这是圣地的批复!”

    黄班闻言抬头,发现纸上只有四个字:圣阅已知!

    目光从纸上挪开,落在了牛有道脸上,黄班眼中隐有阴霾,却未再多说什么,知道牛有道不可能假冒圣地笔复……

    载人飞禽到手,回了趟妖狐司那边落脚的宅院,秦观身上多了只竹筒背着。

    紫金洞三人腾空而去时,昆林树抬眼眼巴巴目送,待到人影渺无踪,再回头,空落落的庭院中又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来到问天城跟了牛有道后,安全倒是安全了,人也闲的很,闲到心中茫然。

    ……

    天高云阔,途中暂歇时,秦观和柯定杰又被牛有道抛下了,两人习惯了,不知牛长老又干嘛去了。

    待到牛有道回来时,手上多了一只鹰笼,里面装有两只传讯金翅。

    鹰笼交给二人,牛有道叮嘱了一句,“看护好。”

    “是!”二人领命,忍不住互相看了眼。

    圣境内的金翅是受到管控的,根据两人对圣境地形的了解,缥缈阁在这一带似乎没有驻点,不知长老哪弄来的金翅。

    只此一点,两人越发意识到了牛有道的每次离开都不简单,背后肯定隐藏了什么,有人在暗中跟长老联系。

    ……

    冰雪皑皑,一望无际,待到雪峰高山出现在视线中没多久,有两只飞禽坐骑迅速飞来,上载数名白衣人,正是冰雪圣地的服饰穿戴。

    牛有道一行被逼停止前进,在空中盘旋着。

    来者围绕,交叉盘旋着逼问:“什么人?”

    牛有道大声回话,“紫金洞长老牛有道,前来恭贺冰雪阁阁主新婚大喜。”

    “牛有道…”拦截的两只飞禽上的人似乎有点意外,窃窃私语嘀咕了一阵。

    秦观和柯定杰算是看出来了,牛长老名声挺大的,圣境内不管走到哪,只要报出牛长老名号,简直是人尽皆知。

    对方一番交流后,为首者大声道:“心意收到,我们会转告。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请回吧!”

    说话还算客气,用了敬语,只因对方不管怎么说都是来贺喜的客人。

    牛有道:“我有贺礼要献给冰雪阁阁主。”

    为首者道:“贺礼给我们便可,我们会如实转交,你大可放心,不会有人贪墨,会让阁主知道你的心意。”

    牛有道不肯罢休,极力争取,“我与冰雪阁阁主是朋友,阁主大婚,我不远万里赶来,理应当面恭贺。”

    朋友?秦、柯二人很意外,牛长老和冰雪阁阁主是朋友?真的假的?

    别说他们,一群拦截者也很意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牛有道趁热打铁,“阁主大婚,我理应当面恭贺。诸位不让我当面恭贺,不知是不是阁主的意思,如果诸位的意思就是阁主的意思,我也无话可说,自当离去。”

    他不信自己说了自己是阁主的朋友,这些人还能不经请示擅自逐客。

    若真如此的话,一定不是雪落儿的意思,哪个女人嫁人能干出这事来,又不是什么恶客,就算是路过的乞丐也能好心施舍一碗。

    换句话说,肯定是冰雪圣地对雪落儿这场婚事不当回事。

    拦截者交头接耳一阵,为首者道:“稍等,容通报。”同时挥手示意牛有道这边降落。

    牛有道点头示意,立刻驾驭飞禽落地。

    拦截者也落地了,只有一人驾驭飞禽而去,返回了冰雪圣地通报。

    站在风雪中的牛有道目送,对于能不能进入冰雪圣地参加婚礼,他其实也没把握,他当然知道自己算不上什么雪落儿的朋友,但他在赌。

    还是那句话,一个女人初次嫁人,正是喜庆的时候,但凡来恭喜的人,只要不是恶客,应该不会拒绝贺喜,何况他和雪落儿确实是认识。

    总之,他要尽力一试,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是在外围想办法摸探。

    秦观和柯定杰其实有些不理解,不知长老为何要这样上赶着辛苦跑来贺喜,像雪落儿这种身份的人,你再怎么巴结人家也未必会把你当回事,何必热脸贴那没用的冷屁股。

    可长老这人有些高深莫测,做出了决定的事,也许有其他用意,他们也只能是配合……

    冰雪圣地的山谷中亦有绿意盎然的地方,不说温暖如春,却如世外桃源一般,此时已是张灯结彩。

    不少宾客也已来到,而能来此的宾客,都不是一般人,连修行界各派掌门都没资格来,宾客的身份可想而知。

    雪落儿虽是外界冰雪阁阁主,但身为雪婆婆唯一的孙女,在冰雪圣地自然有居所。

    此时雪落儿的居所已是出嫁前的闺房,亦是婚礼后的洞房,两用了。

    没办法,川颖和雪落儿门不当户不对,川颖在这里无人又无地,连个自己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太可能漫漫长途将雪落儿娶出圣境带到晋国天地门去洞房。

    精心装扮过的闺房内霞光璀璨,霞光正是来自装点用的七彩宝珠。

    一脸喜色的雪落儿不厌其烦,不嫌劳累,不断的换穿衣服对着镜子比对,生怕有一丝不完美。

    穿着宽袍大袖还看不出什么,只是脱衣更换时,隆起的腹部已经是很明显。

    一旁自有人伺候更衣,摘星城城主莎幻丽同在,亦一脸兴奋的对雪落儿身上的衣服给出意见。

    “怎么样?”张开双臂转圈展现新衣裳的雪落儿问意见。

    “好看,真好看!”莎幻丽连连点头,心里也说了声真好看,眼神中不经意间会流露出羡慕的眼神。

    她发现了,自从雪落儿和川颖交往后,整个人似乎都变了,以前会经常跟她来往,后来几乎没什么来往了,自然是陪情郎去了。

    而眼前这一幕是她无数次遐想过的,无数人都认为她的身份地位想找个男人太容易了,可谁又知道这背后的不容易。

    她也风闻过大罗圣地那边曾操心过她的婚嫁之事,可好像都被她父亲莎如来给拒绝了。

    听到好看,雪落儿顿时笑靥如花,可还是不满意,也不是不满意,只是这是她人生中的唯一,一辈子应该只有一次,她只想更好、更完美而已。

    换了平常,她可能会注意到好友眼中的那么一丝丝失落,但她今天真的太高兴了,高兴到无暇注意到闺中好友的感受。

    再次更换衣裳之际,一女子进了闺房,行礼后对雪落儿道:“阁主,圣地外来了一人,自称是阁主的朋友,前来贺喜,被拦在了外面…”

    话还没说完,雪落儿脸色一沉,瞬间不高兴了,回头道:“贺喜的客人拦下作甚?有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新娘子不高兴了,屋内叽叽喳喳的女人们都安静了下来。

    女子忙解释道:“阁主,不是这么回事,是这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是圣境外的人,是燕国三大派之一的紫金洞长老,名叫牛有道。外面的守卫不可能任由人擅闯圣地,想确认一下这个牛有道是不是阁主您的朋友。”

    “牛有道?”雪落儿愣住了,不是没想起来,对牛有道她是有印象的,何况牛有道如今的名声在外,她只是没想到牛有道能跑来贺喜。

    她现在有点理解了外面的守卫为何会拦截下牛有道,以牛有道的身份地位确实没资格出现在这个地方。

    “牛有道?”莎幻丽也很意外,之后笑道:“我刚回圣境时,在出口倒是刚好遇见了他,姐姐对他还有印象吗?给您画过画的。”

    雪落儿颔首:“自然是记得,也给你画过画,只是…他如今不是在督查缥缈阁么,怎么跑这来了?”

    莎幻丽笑道:“人家不是说了么,获悉你大婚,前来贺喜的。也可能是想来巴结你吧,呵呵!”说完后自己都有些忍俊不禁了,她也确实认为牛有道是想来巴结雪落儿的。

    除了这个理由,她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原因,她在修行界虽然高高在上,但她的世界其实一直很简单,有人也想她活得简单一些,不想她卷入太多的是非恩怨,毕竟是一凡夫俗子,有些事情承受不起的。

    前来禀报的女子察言观色后,试探着问道:“阁主,要放他进来吗?”

    雪落儿琢磨了一下,虽谈不上什么朋友,但还是沉吟道:“既然是好心来贺喜的,冰雪圣地不至于连多个人都安置不下,在这也出不了什么事,让他进来吧。”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