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六六章 贵人云集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能答应放行,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希望多一份美好,不希望拒客换来一份背后的诅咒。

    人家大老远跑来贺喜,你把客人赶走,客人肯定不高兴,肯定会在背后埋怨,她不希望今天的日子出现这样的事。

    当然,还有一方面原因,因为牛有道和令狐秋的关系。川颖常在她耳边提起,经常说感谢令狐秋之类的话。

    在她看来,某种程度上也的确是要感谢令狐秋,若不是令狐秋救了川颖的命,她哪有机会和川颖成为夫妻。

    至于川颖以前的一些风流事迹,她倒不认为有什么不妥,这世上的男人三妻四妾都很正常,过去的事情没必要耿耿于怀,只要她和川颖在一起了,川颖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也得有其他女人敢才行。

    鉴于牛有道和令狐秋的关系,她也不好拒客。

    反倒是牛有道以前跟她认识,为她画过画像之类的事根本不在她的考虑之内。

    “是!”通报的女子领命退下了。

    ……

    风雪说来就来,说去就去,风停了,阳光下,空气中细碎的雪飘飘洒洒折射出迷幻色彩。

    前去通报的人也驾飞禽回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另一人,一个见过牛有道的人。

    雪落儿虽然让这边放行,可也只是对牛有道放行,不是对假冒牛有道的人放行。

    雪落儿一句话的事,没考虑那么多,可对相关的护卫人员来说却是要核实清楚的,这是他们的职责。

    没错,确实是牛有道。

    确认无误后,秦观和柯定杰被拦下了,只允许牛有道一人进去,冰雪圣地不是任何阿猫阿狗都能进入的地方,能让牛有道进去已经算是牛有道赶上了好时候例外开恩了。

    之后又对牛有道进行了检查,连装在竹筒里带来的画也不例外。

    放行前,牛有道对随行二人交代,“你们去前面看到的那处冰川找个能避风雪的地方暂歇,婚礼之后我会来找你们。”

    “是!”二人应下。

    牛有道接了竹筒背在后背,又要了两人手上提的金翅。

    拦截的为首之人立刻制止,“金翅就没必要带进去了,留下吧。”

    牛有道不肯,“这是圣尊给我的,不能有闪失,为防出现意外,这两只金翅我必须看着。”

    见他这样说,为首之人又招呼人把两只金翅给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才让带了。

    三只飞禽载了人腾空而起之际,远空有一飞禽载人快速而来。

    拦截者又分出一骑去盘问,很快又放行,待来者近后,牛有道才看清来者是谁,对方面无表情见谁谁欠他钱似的,正是莎如来。

    没想到莎如来也亲自来了,牛有道有些意外。

    莎如来似乎也有些意外,多看了牛有道两眼,之后一掠而过。

    牛有道看看自己的坐骑,只是普通的灰羽雕,而莎如来的却是赤猎雕,速度快过这边……

    雪峰之下绿意盎然的山谷,领路者将牛有道交给接待人员后便走了。

    接待人员领了牛有道去登记,报上礼单,献上了装有画的竹筒。

    之后有人将牛有道的飞禽坐骑带走了安置,自有人好好照顾,待走的时候随时可领回。

    尽管冰雪圣地的接待人员有点意外牛有道怎么来了,可既然来了,还是按照待客之道招待,有人领着牛有道去落脚的地方。

    招待客人的入住之地都在同一个地方,依山势而起的亭台楼阁之中。

    来者是客,可客也有高低贵贱之分,牛有道不可能和贵客平起平坐,被带往了山势底下的小楼内,上面高的地方是贵客住的地方。

    此中情况牛有道一眼便知,但也没任何意见,还对招待之人客客气气的,显得有些卑微。

    招待之人有点不太把牛有道给放在眼里,略显倨傲,不管说什么,牛有道都点头哈腰应着。

    待安置好了后,牛有道在小楼里闷不住,出了小楼溜达,观察地形和四处环境。

    刚顺着崖壁上那连接阁楼的石阶爬高了点观望,上方突然传来声音,“下面是牛有道吗?”

    声音有点耳熟,牛有道抬头看去,只见上方的露台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排脑袋往下看,莎如来就在其中,缥缈阁的掌令丁卫居然也在,而说话的人朝他挥了下手,是蓝明!

    在问天城的时候,蓝明特意去妖狐司找过他,略交谈了几句,两人也算是认识。

    牛有道立刻在下面拱手见礼,蓝明挥手道:“上来。”

    牛有道立刻回道:“蓝先生,之前这边有吩咐,不让往上跑,怕打扰贵客们的休息。”说罢还看了看零星分布在崖壁上的身穿白衣的冰雪圣地守卫。

    蓝明笑道:“让你上来就上来,没事。”他边上一人对下面的守卫喊了声,“放他上来。”

    下面刚好拦在那条道上的两名守卫相视一眼,之后一人做了个伸手请的手势。

    牛有道这才一个闪身腾空而起,飞落在了上面的露台上,落地一看四周,观景的气象明显不是下面受局限的视况能比的,果然是招待贵客的地方。

    再看眼前一群人,能和莎如来、丁卫、蓝明站在一起且神情自若的人,显然都是地位相当的人,贵人云集。

    牛有道忙对众人客客气气行礼。

    蓝明笑道:“刚看到下面一个穿缥缈阁服饰的人,还觉得有点奇怪,感觉有点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

    牛有道陪笑,点头哈腰道:“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蓝先生。”

    丁卫出声了,冷冷道:“你怎么跑来了?谁让你来的?”

    前些日子他收到过黄班的奏报,黄班说没同意,没想到牛有道还是跑来了,令他有些恼火。

    其他人包括蓝明在内也有些奇怪,牛有道的身份地位居然能进这里被当做客人招待。

    牛有道立刻回话,“回丁先生,我和冰雪阁主是旧友,旧友大婚,理当来贺。此事我已上报过圣尊。”

    这厮和雪落儿是朋友?众人讶异。

    丁卫倒是不奇怪,之前黄班的奏报中提及过,他回头看向蓝明,“他向天蓝圣地上报过?”

    “呃…”蓝明还真是被问住了,这事他压根不知道,他虽是蓝道临的儿子,但有些事情蓝道临不会让他事事都知道,不过他估计牛有道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撒谎,当即微笑道:“是有这么回事。”

    旁人同样认为牛有道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撒谎,因此不免有人对蓝明面露嘲讽神色。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这位应该是不得其父的充分信任。原因很简单,若知道牛有道会来,之前就不会说出‘没想到还真是你’的话来,之前显然不知道牛有道会来的事。

    为了掩饰尴尬,蓝明突然态度热络道:“牛有道,这几位你肯定都认识,就不用我介绍了。这位是天牧圣地圣尊牧连泽的弟子高紫;无双圣地圣尊吕无双的弟子华美如;无虚圣地圣尊督无虚的弟子叶念;无明圣地圣尊长孙弥的弟子沉欢;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冰雪圣地雪婆婆的义子白无涯。”

    至于他本人,还有大罗圣地的莎如来、大元圣地的丁卫撇过了没有介绍。

    莎如来是因为女儿来了,想和女儿见见面,主动请缨前来。而丁卫本就要代表缥缈阁前来恭贺,顺便也代表了大元圣地前来。雪婆婆的义子白无涯则是身为地主出面陪客人的。

    这些人中,天魔圣地和冰雪圣地有些特殊,两地圣尊都没有收徒弟一说,天魔圣地类似一个门派的结构,而雪婆婆则是收了些义子义女之类的调教,这和两位圣尊自身的原因脱不了干系。

    眼前来的这些贵客都是各圣地次一级的人物,在各地圣尊的眼中,区区一个雪落儿显然还不值得他们法驾亲临,能派弟子级的人来贺喜,已经算是给了面子。

    蓝明介绍一个,牛有道便恭恭敬敬拱手拜见一个,顺带把一个个人给记下,当中特意留意了一下莎如来,奈何对方波澜不惊的样子看不出任何端倪。

    这里刚介绍完,叶念便冷哼了一声,“蓝兄,区区一个外界的门派长老竟有劳你亲自费口舌介绍,你还真是平易近人呐。”此话能听出他对牛有道颇为不满。

    不满自然有原因,荒泽死地比试时,牛有道把他徒弟敖丰给牵连了进去,搞的他在无虚圣地那边有点难堪,自然是趁机奚落。对他来说,区区一个牛有道,奚落就奚落了,不给你牛有道的面子,你又能怎样?

    他连蓝明都能嘲讽,又岂会把牛有道给放在眼里,牛有道在他眼里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若不是在别人家里,又是别人家大喜的日子,他现在就能让牛有道好看。

    “呵呵!”众人中响起一些笑声。

    丁卫来了句,“牛有道直接联系的就是天蓝圣地,蓝兄可能是把牛有道当做了自己人,又兴许是怕牛有道向他老子告他的状吧。蓝兄,你不会是怕了牛有道吧?”

    蓝明脸色一沉,“丁卫,你什么意思?”

    “诸位!”身为地主的白无涯立刻出声调和,“今天大喜的日子,大家给我点薄面,不要伤了和气。”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