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七三章 令爱在我手上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独自一人后,楼阁内徘徊的莎如来也在思考王尊的话,想来想去,目前的圣境内也确实没人有必要动他女儿,若非说有人要动的话,唯一有可能的反倒是大罗圣地内部,其他各方动他女儿的确没任何意义。

    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和获悉有用线索前,一切都是猜测,也正因为没有眉目,让他内心极为焦虑。

    他已无心其他事情,一直在此琢磨着此事。

    临近傍晚时分时,王尊又来了。

    思索中惊动的莎如来抬头便问:“有消息了吗?”

    王尊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消息,不过看了看四周后,走近到了对方的跟前,手中拿出了一支银簪递予,“牛有道让转过来的信。”

    “信?”莎如来意外,翻看着手中的簪子。

    王尊:“信在簪子里。他这次是挺奇怪的,以前只是让带话,但这次却写了信,并指明了是要交给能真正做主的人的,是给您的信。”

    信在银簪里?莎如来略怔,施法透入银簪中查探,果然发现里面中空有物,旋即施法破开了,取出了里面的纸卷摊开,只见上面果有字迹,遂细看内容。

    然而不看则已,一看眉目皆张,眼中明显冒出怒火,神情震怒,双手竟怒至抖动。

    旁观的王尊吃惊不小,很少看到这位如此失态,试探着问道:“先生,怎么了?”

    莎如来顺手一甩,信给了他看。

    王尊快速接到手查看,只见上面只有寥寥几字组成的一句话:令爱在我手上!

    内容简短,意思明确,干净利落,该懂的自然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对于正在查找莎幻丽下落的二人来说,焉能不知。

    “这…”王尊震惊了,抬头看向莎如来,“这怎么可能?”

    两人真正是做梦也没想到,牛有道居然能在圣境把莎幻丽给抓了。

    愤怒到失态的莎如来呼吸急促,眼神要吃人似的,可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逐渐冷静下来后,咬牙问道:“他已经挑明了人在他手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王尊:“小姐身边有不少高手护卫,要做到悄无声息抓到小姐,靠他一个人不太可能,除非有一批人协助,什么人会在圣境内帮他做这种事?”

    莎如来怒了,“你问我,我问谁去?”

    王尊忙道:“先生稍安勿躁,他既然能传信来,就说明他有所图,就说明小姐还是安全的。”

    莎如来深吸了一口气,“冰雪圣地,之前还奇怪他为什么要跑去装孙子…你不是说他在宴席上一直在关注我们父女两个吗?之前没当回事,如今看来,那天晚上,他很有可能就已经盯上了幻丽。”

    王尊:“他绑小姐想干什么?”

    莎如来目中寒光闪烁,一口咬定,“他想见我!”

    “……”王尊愣住,想想,的确有这可能,“采取如此极端手段,想干什么,想鱼死网破吗?”

    莎如来:“他想确认是谁,他不想永远被人操控…联系他,我要跟他见面。”

    “先生三思!”大吃一惊的王尊连忙阻止,拱手道:“先生,还是那句话,凭他个人是不可能做成这样的事的,必定有一批人在帮他,在圣境哪来的人帮他?我们根本不知是哪家人介入了,说不定就是哪方势力要借他的手把先生给引出来,一旦先生露面,就证实了之前暗中帮他的人是先生您,后果将不堪设想啊!先生,说不定设局的人就是大罗圣地啊!”

    莎如来咬牙道:“那你让我怎么办?”

    王尊道:“我再让人和他联系商量,争取化解此事。”

    莎如来怒道:“商量什么?怎么商量?他又没说他绑了幻丽,你凭什么说他绑了幻丽,一旦问开了,岂不是证明了就是我。没用的!他能对幻丽出手,就说明他早已怀疑上了我,他想确认幕后的人是不是我。他能悄无声息地把幻丽给绑了,就说明他不想留下任何证据。如果不是我,或者说如果我不露面的话,他不会留下任何把柄,他会悄无声息地把幻丽从这世上给抹去。若和我无关,我凭什么追究此事?”

    言之有理,王尊眉头深皱道:“先生,若是哪家设下的陷阱怎么办?”

    莎如来:“我不露面,幻丽就只能是死,你让我如何抉择?眼睁睁看着幻丽去死吗?”

    王尊牙痒痒道:“王八蛋,这厮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竟对一个没有任何法力的弱女子下手,迟早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满脸阴霾的莎如来神情紧绷道:“联系他,安排和他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

    回信,牛有道收到了。

    坐在案后看完回信后,牛有道后靠在了椅背,面带微笑着嘀咕自语道:“看来果然是他。”

    信中虽没说出幕后人是谁,但仅凭对方能答应出来和他见面,就足以论证他的猜测,否则不会管莎幻丽的死活,也不会为一个莎幻丽而暴露。

    信毁了个干净,牛有道顺手又扯了地图出来,盯着地图琢磨了一阵后,起身拄剑,慢吞吞走到门口开了门,站在屋檐下招呼了一声,“来人。”

    秦观和柯定杰双双来到听命。

    另一边屋檐下的昆林树正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守着两只金翅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动静只是回头看着。

    “走,向问天城报备一下,出去逛逛。”牛有道边走边说,领着秦、柯二人走了。

    屋檐下的昆林树左看右看了一阵,又安静了,这里又只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人……

    督查人员要出去巡查,问天城没理由阻止就只能是放行,牛有道三人驾飞禽而去。

    三人出去逛了圈,随便找了个缥缈阁的驻点查问了一下而已。

    返回的途中,高空上站在飞禽身上的牛有道突然上前,索要了驾驭飞禽的指铃,并让在前驾驭的秦观后退,他自己亲自来驾驭。

    后退的秦观与柯定杰相视一眼,估计又要扔下他们了。

    不出所料,飞禽突然俯冲进了下方的一处山林之中,盘旋在林木之上时,牛有道淡然道:“你们下去找个地方躲躲,我回头来找你们。”

    “是!”两人一起领命,双双飞身跳了下去,一点都不奇怪,连问都没多问一句,已是被抛弃的习以为常。

    落地后,两人抬头目送离去的飞禽,柯定杰嘀咕了一句,“这又是要去哪?”

    “唉!”秦观叹了声,“走吧,找个地方藏身吧。”

    ……

    一条如大地裂痕的峡谷,灰翅雕俯冲入内,落入了谷中。

    指定的碰面地点,牛有道先到了,观察了一下四周,走到一块大石旁,跳了上去,盘膝而坐,闭目调息打坐。

    夕阳西下,天渐暗,月悬空,繁星渐密,谷中安静,偶有虫鸣。

    一阵破风声响起,牛有道骤然睁眼,见到黑暗中多了个人,蒙在黑斗篷中,遂施法开了法眼细看。

    蒙在黑斗篷里的人慢慢抬头了,与盘坐在石头上的人四目相对。

    蒙在帽子里慢慢露出的面容是那张想象中的熟悉面容,正是莎如来。

    牛有道笑了,伸手抓剑,起身跳了下去,抱剑拱手道:“莎先生,果然是你。想见您一面还真不容易,出此下策实乃情非得已,还望先生见谅。”

    莎如来身形一闪,突然近前,一把抓住了牛有道的胸前衣服,咣!人撞人,推的牛有道撞在了之前盘坐的巨石上。

    牛有道未做任何反抗,反而两手举着,表示没有恶意。

    莎如来揪着他衣襟,将他抵在石头上,低声且严厉沉声道:“我女儿在哪?”

    牛有道不以为怒,微笑道:“这修行界许多人,为了权势地位,什么都不管不顾,杀儿杀女的人也不少。我看得出来,莎先生不一样,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最喜欢有情有义的人。”抬手拍了拍他抓着自己的手,示意他松开。

    莎如来抓着他不放,推搡了几下,怒道:“少废话,我问你,我女儿在哪?”

    牛有道:“莎先生冷静下,太冲动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哪怕为了你自己的女儿,也得给大家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是不是?我这条贱命可没你女儿值钱,拿你女儿的命换我的命不划算,你说是不是?”

    莎如来:“你威胁我?”

    牛有道:“这里不是当年的天都峰,由不得你想怎样就怎样…说到当年天都峰的事,想起来,我有点不太高兴,牛某是个痛快人,明人不说暗话,我还就是威胁你了,你又敢怎样?”抬手指了指上空,“过了时间,你女儿会出什么事,我不能保证!所以还请莎先生息怒。”

    “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话虽狠,可莎如来还是一把松开了他,指着他鼻子警告道:“你若敢动我女儿一根手指头,我保证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被放松的牛有道理了理胸口被扯乱的衣裳,“放心,莎幻丽现在好好的。哦,对了,能被你派去保护女儿的人,一定是您的心腹,所以向明也活得好好的。我也可以向您保证,我对他们绝无歹意,是带着诚意来和莎先生见面的,我只想和莎先生好好谈谈。”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