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七五章 夜会(二)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莎如来脸上那充满神秘提醒的神情瞬间僵住。

    若牛有道只说自己知道公孙布是缥缈阁密探,他还得怀疑牛有道是顺了自己的提醒故作淡定,可是连发展公孙布的百里羯都给点明了出来,无异于证明牛有道的确早就知道自家负责情报中枢的负责人是缥缈阁的耳目。

    恰好他那时刚接手轮值,发展公孙布为缥缈阁耳目时他刚好执掌缥缈阁。

    这事并非是他布置的,是他上任缥缈阁掌令布置的,他接手时全面了解缥缈阁的情况时有注意到这方面的情况。

    牛有道扶持商朝宗拿下了南州,已经引起了缥缈阁的高度关注。

    奈何,缥缈阁掌令权力交接之期即将来临,正是本届即将收尾的时候,前任一般都不会再有什么动作,尽量避免多事,交接双方都想平稳过渡,都不想给自己惹什么麻烦。

    然而牛有道之后又逼得邵平波逃离北州,拿下南州后,又令北州易主了,接连出现的大手笔令缥缈阁那位临退的掌令直接下令布置了监视命令。

    不这样做不行,在他任内一个人接连搞出这么大的变化,他要是没有一点作为的话,以后一旦出事,是要被追责的。

    这样做了,以后至少有个交代,能避免后患。

    正因为如此,莎如来对此事算是印象深刻,加之涉及牛有道,他事后又反复梳理了牛有道的情况。

    谁知牛有道居然早就知道了,此时的莎如来有一脚踩空掉下悬崖的感觉。

    静默了一阵,莎如来徐徐道:“发展布置于各地的密探,乃是缥缈阁的高度机密。从时间上算,在你身边安插的对象,除了缥缈阁的前任掌令,然后就是我,还有目前的丁卫才有机会调阅机密,其他人无圣尊授权是看不到的,是谁告诉你的?或者说,公孙布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真正为缥缈阁办差,早就跟你通气了?”

    牛有道:“还需要谁告诉我吗?百里羯直接跑到我茅庐山庄找公孙布,你当我茅庐山庄的人都是睁眼瞎吗?”

    话虽这样说,实际上这事还得多亏袁罡,若不是袁罡擅长侦查和反侦察的手段严密监视着茅庐山庄内的任何异常,还真有可能不知道。

    莎如来:“公孙布没有告诉你?”

    牛有道:“我希望他有一天能醒悟,机会摆在他面前,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抓住。”

    莎如来:“这些年,你知道他是缥缈阁的密探,竟然还让他执掌你的情报中枢?”

    牛有道:“莎先生自己刚才都说了,之前不告诉我,是不想引起某些人的警觉。莎先生能有这意识,我也想到了。”

    莎如来:“也就是说,缥缈阁这些年掌握的有关你的情况,并非你真正的机密。”

    牛有道:“应该都是我愿意让缥缈阁知道的情况。”

    莎如来略眯眼,“你不想打草惊蛇,而是在利用公孙布麻痹缥缈阁,故意让公孙布上报一些你的机密,令缥缈阁认为你一直在缥缈阁的掌控中?”

    牛有道:“不这样做的话,我恐怕活不到现在,不麻痹缥缈阁,这些年我又岂敢放开手脚做事?”

    莎如来微微颔首,颇为赞赏道:“不错,看来我的确没有看错人。”

    牛有道:“但缥缈阁还有没有在我身边安排其他人,还有没有掌握我其他情况,我并不知晓,所以才要请教先生,我身边是否还有其他缥缈阁的密探?”

    莎如来:“其他密探,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又怎么可能没有,负责你方情报的五梁山弟子中自然还有缥缈阁的人,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内部都有,包括商朝宗身边,还有紫金洞内部,天下但凡成了气候的势力或具备了一定影响力的势力当中,都会有缥缈阁的耳目。”

    牛有道神情凝重:“既然有,为何又说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莎如来:“都在你的外围,应该接触不到你的核心机密,本来我们认为公孙布是能接触到你核心机密的人。你身边真正的心腹也就那些,总不能把你身边所有人都发展成密探,而能成为一个人心腹的人,也往往是最难以下手的,一旦发展不成,就要对发展对象进行灭口,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前是不会冒然打草惊蛇的。”

    “根据公孙布的情报,有些消息的传递你似乎没有经他的手,因为这点,我当时不是没考虑过在你身边再布置人手,下面人也尝试过,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你及你的心腹大多时候又躲在幕后不出,有事也是悄去悄回,掌握不到有把握的具体情况,来不及布置,而你茅庐山庄的警惕性也很高,缥缈阁很难有机会下手。据公孙布说,你的饮食都由一群几乎从不外出的和尚专门负责,不给任何人下手的机会。”

    对于这点,牛有道自己也承认,自从出了公孙布叛变的事后,他就在内部提高了警惕,由袁罡亲自制定了反渗透部署。袁罡一伙人甚至会对每个外出重要人员的时间进行精确计算,以进行某些方面的核实。

    在这四处交锋的乱世,想要稳稳站住脚,想要撑起一方势力来,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了,靠他一个人是不行的,一双拳头再能打也没用,一个人不可能事无巨细的防范一切,没有支撑的框架什么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能把你身边负责情报中枢的人发展成密探,对监视你这方面来说已是意义重大,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缥缈阁没敢再冒然对你身边其他人硬来,担心会引起你的清洗连累公孙布。”

    “事后我们这边也有人分析过你身边的情况,除了刚才说的这些,就是你身边的人虽然不多,却分了派系。在内部,扶芳园的人是一伙,那个袁罡是一伙,这两帮人互相制衡,互相监督。而在外围,留仙宗三个门派算是一伙,渡云山的妖修又是一伙…”

    莎如来说到这一顿,说及渡云山,联想到百里羯的身份暴露了,他似乎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徐徐问道:“渡云山那群妖修突然去了你那边是怎么回事?”

    牛有道目光一闪,跟上了他的思路,大概猜到了些什么,笑问:“莎先生想问什么?”

    莎如来:“你知道百里羯的身份,百里羯刚接触了渡云山群妖不久,那群妖孽突然就去了你那边帮忙,这其中难道真的只是缥缈阁知道的那些原因?”

    牛有道微笑着反问:“缥缈阁为什么要派百里羯去接触渡云山?”

    莎如来:“渡云山修炼用的灵元丹用量突然出现了异常,缥缈阁自然要派人摸排原因。”

    牛有道:“灵丹用量偶尔出现异常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莎如来:“突然大量采购,而渡云山内部的缥缈阁耳目居然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也叫正常吗?”

    牛有道笑道:“那你们想查什么?”

    莎如来:“你应该知道九圣在防范什么。”

    牛有道哦了声,“我懂了,无非是担心有人突破元婴期威胁到他们的统治地位。只是,连这点异常也不放过,未免也太小心了些。”

    莎如来:“这份小心不是没道理的,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以前就出现过有人突破的事,但是被他们联手给扼杀了。远的不说,赵国覆灭前夕,器云宗派出三个宿老级高手带队抢掠赵国皇宫,结果器云宗这三个太上长老居然悄无声息的失踪了。在皇宫内那般大肆打斗的情况下,凭他们三个的实力居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没了,那种情况,不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就是出现了实力能轻易碾压他们的高手,赵国皇宫内部之前很有可能隐藏有元婴期高手!”

    牛有道一惊:“能确定吗?”

    莎如来:“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是很可疑,九圣已经怀疑上了,甚至锁定了怀疑对象。”

    牛有道立问:“是谁?”

    莎如来:“把整个赵国皇宫内的所有人给梳理了一遍,无论从年纪还是什么的迹象排查,只有一个人最可疑,海无极身边一个历经几朝的近身老太监,名叫诸葛迟。如今九圣正在秘密追查赵皇海无极等人的下落,海无极的母亲,前赵国太后商幼兰已经被九圣秘密监视了。”

    牛有道目光闪烁道:“也就是说,只要找到了海无极,就有可能找到诸葛迟?”

    莎如来:“应该是这样。”

    牛有道忽沉声道:“若这个诸葛迟真是元婴境界的高手,将是将来对抗九圣的一个有力人手,决不能让他落在九圣的手上,我们必须抢在九圣前面找到他。回头恐怕还要麻烦莎先生再给我传个消息出去,我要发动我的人寻找。”

    莎如来:“你千万不要乱来。你的人当中,丁卫有没有再发展其他眼线我们都不清楚,根据惯例,不管谁接掌缥缈阁,都不太相信上任交接的人手,那些暗线大多都会沦为闲子,都会另外暗中发展一些自己人方便保密和办事,你已经引起了丁卫的高度关注,丁卫有所动作完全有可能。一旦你妄动走漏了消息,必将迎来雷霆一击,谁都保不了你。”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