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七六章 夜会(三)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牛有道:“你能抢在九圣之前将诸葛迟截下来吗?”

    莎如来:“你开什么玩笑?我的人能大肆去寻找诸葛迟吗?我说了,我们这些人都在九圣的重点关注中,难以动弹,我要是能方便行事的话,我也不会暗中帮助你。但凡我的人在这方面有任何迹象,立刻会被发现。”

    牛有道:“那就只能是我来。”

    莎如来沉声道:“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牛有道:“诸葛迟方面的消息你继续关注,一旦发现诸葛迟的踪迹,立刻通知我,我来安排人手。”

    莎如来:“我的话你没听懂还是怎的?”

    牛有道:“你既然能知道这些消息,就说明你有消息渠道,你只需把消息及时告诉我,其他的我来想办法。你放心,我不会找死,我自己的势力不会动,会安排另一批人去介入。”

    莎如来:“你还能有什么人?”

    牛有道:“现在不方便告诉你。”

    莎如来:“你不说我如何相信你?一旦你背着我介入因此而暴露了,我要跟着你倒霉,你让我如何能答应你?”

    牛有道稍默,盯着他双眼徐徐提醒道:“魔教!”

    “魔教?”莎如来一愣,旋即迟疑道:“你是指赵雄歌那边?”

    牛有道点头,“若诸葛迟真的是元婴境界的高手,便没有了退路,九圣不会放过他,只要我们愿意搭手,说服他们跟我们合作可不费吹灰之力!你刚才不是问渡云山吗?那我告诉你,缥缈阁盯渡云山没有盯错,云姬一直在隐藏实力,她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境界!”

    不管莎如来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不管是不是真的敢反抗九圣,他现在要让莎如来知道,他已经积聚了一定份量的反抗实力。

    这次不惜冒险绑架莎幻丽,就是要把莎如来拿下,他现在的处境需要一个莎如来这样的人协助,否则他很难活着离开圣境。当然,他也可以躲在圣境内不出去,然而圣境内根本不给他配发任何修炼资源,想躲在圣境内提高修为得熬到猴年马月去?

    震惊!莎如来真的震惊了,牛有道身边竟然隐藏有元婴境界的高手,“这怎么可能?”

    牛有道:“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之前不是还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吗?莎先生,你觉得我有必要拿这种事情说谎吗?这种事,哪怕是谎话,抖出去也是会死人的,我可吃不消。”

    莎如来:“可肉身不固,根本无法承载那般庞大的修为,她哪来的无量果重塑肉身?”

    牛有道:“你知道云姬的来历吗?”

    莎如来惊疑不定,“她不是渡云山的妖修吗?”

    牛有道:“看来缥缈阁也不知道她出现在渡云山之前的来历,我还以为缥缈阁无所不知呢。”

    莎如来:“天下人,天下事,事事由人,人心难测,缥缈阁又岂能事事皆知?若真如此的话,你我的秘密又岂能瞒住,诸葛迟又岂会到现在才引来怀疑,天下之大,人力顾不上的地方太多了。听你话里的意思,那蛇妖之前莫非还有什么特殊来历不成?”

    牛有道:“云姬本是万兽门上上任掌门朱赤城的灵宠,而万兽门的镇派之宝万兽灵珠内隐藏有一桩秘密代代相传,万兽灵珠之所以能驾驭飞禽走兽,是因万兽灵珠内隐藏有传说中的凤凰之血,对妖修来说能起到与无量果一样的奇效。只因朱赤城死的突兀,秘密未能及时传下去,也可以说是那个秘密被朱赤城的灵宠,也就是现在的云姬给拦截了下来。随同朱赤城遗失的真正万兽灵珠后来被云姬找到了,我想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吧?”

    有关蝶梦幻界里的事情经过他现在还不会告诉对方。

    莎如来心惊道:“原来如此,果然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最终点头道:“好,诸葛迟的事我会尽力,但只能保证在稳妥的情况下进行,所以能不能赶在九圣发现诸葛迟踪迹动手前及时告知你情况我也无法保证。”

    牛有道:“能尽力就够了,不能稳妥的话反而是自寻死路,没任何意义。”

    “对了,云姬的事你身边有其他人知道吗?”莎如来忽又问。

    牛有道:“万兽灵珠真正的秘密,云姬只私下告诉过我,她暗中突破到元婴境界的事也只有我知道。当然,如今又多了个你。莎先生,我的诚意足够了吧?”

    莎如来摆手,没有质疑他的诚意,“我是想提醒你。据紫金洞的探子密报,你好像和钟谷子走的比较近,我告诉你,这事千万不能让你那个紫金洞的师傅钟谷子知道,他是缥缈阁的人。”

    “什么?”牛有道大吃一惊,这太出乎他意料了,一个将死之人,怎么会是缥缈阁的人,复问:“你确定?”

    莎如来颔首:“不会有错,我因关注你,仔细调阅了紫金洞以前的旧档,查阅了缥缈阁曾经在紫金洞内安插的所有暗线名单,结果看到了钟谷子的名字,我也很意外。细看之下才知道,钟谷子在刚加入紫金洞不久,其潜力就被缥缈阁看中了,将其发展后,缥缈阁暗中进行了一定的扶持,令他出色完成了紫金洞的各项差事,他后来能位列紫金洞长老之位,缥缈阁在背后秘密出力不少。”

    “不过随着他隐退,加之寿限将近,缥缈阁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他,放了他自由。他身边与缥缈阁联系的金翅老死后,缥缈阁没有再续上,也算是要让他得个善终,不到不得已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再启用他。尽管如此,可此事依然是不得不防,你把丁卫得罪的太狠了,弄得他颜面尽失,为了针对你,丁卫会不会重新启用钟谷子谁也不知道。”

    “钟谷子一世英名捏在缥缈阁的手上,丁卫一旦启用,他将不得不从。所以,云姬的事,你绝不能让他知道。”

    牛有道内心中有那么一瞬间的空荡荡,他知道莎如来应该没骗他,因为没必要拿这事骗他,这是真正的提醒。

    可他是真的没想到,那个不理世事在龟眠阁内残喘的钟谷子居然是紫金洞内部的内奸,若不是莎如来提醒,他怎么都不会怀疑到钟谷子的头上去。

    也实在是没有值得怀疑的任何迹象,钟谷子躲在龟眠阁几乎不和外面任何人来往,甚至是尽量回避不过问门派内部的事务,也不让下面人参与门派内的权力之争,让人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

    这事可以引以为鉴,也令牛有道高度警惕,当即索要道:“我要我身边所有缥缈阁耳目的名单,不,不仅仅是我身边的,缥缈阁在外部安插的耳目名单都给我。你既然有那个心,想必你已经将缥缈阁秘密人员的名单做了备份。”

    莎如来摇头:“你想多了,存放机密的地方有九圣派出的亲信联合把守,那地方是掌控天下的关键之地,防范程度不下于无量园。但凡机密,只能送进去,不得有片纸带出。机密只能在机密之地查看,查看时有人盯着,没人有办法将东西带出去。而密档涉及的人员太多了,我也没那么好的记性把所有人的名字都给记下来,只能是翻阅一些感兴趣的,最多只能记得一些而已。”

    竟是这情况?牛有道皱眉一阵,又问道:“你之前既然对我感兴趣,想必在我身边潜伏的名单你应该记得一些。”

    莎如来颔首:“不错,选中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着手这方面的准备,准备你万一有用的时候能帮上你,我陆陆续续把你身边相关潜伏人员的名单默记了下来,无人时录成了列好的名单。”

    牛有道松了口气:“那就劳烦先生交给我。”

    莎如来:“确认我女儿安全了,我自然会交给你。何况这东西需秘密保管,我也不会带在身上,一时间也没办法给你。”

    牛有道:“我现在想知道经常与我接触的人当中有没有缥缈阁的人。”

    莎如来摇头:“我关注过,除了公孙布,应该没有,至于丁卫之后有没有做那方面安排,我就不知道了。缥缈阁的执掌权我已经交出,我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进入机密之地查看机密。”

    牛有道:“管芳仪的扶芳园人手中也没有吗?”

    “这个你放心,她身边干净的很,没有。”莎如来摇了摇头,忽又奇怪道:“你怀疑她?据我所知,她是你的铁杆心腹,跟你之间的男女关系也是不清不楚的,你怎么会怀疑她?怎么,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牛有道:“我不是怀疑她,她跟了我这么久,有什么问题我不可能没有察觉。我只是觉得她当年的名声太大了,既然你说但凡有影响力的,缥缈阁都会关注,难道缥缈阁当年没有介入扶芳园?她现在的人手都跟了我,我不得不防。如今有先生在,自然要趁机了解一下。”

    莎如来颔首:“你的怀疑不算没有根据,我因关注你,梳理你身边情况时,也特意调查过扶芳园的情况。旧档上显示,管芳仪名声张扬后引起了缥缈阁的注意,缥缈阁的确着手安排了人打入过扶芳园内部,不过安插进去的人都接连出了意外,要么是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要么就是被人给杀了。”

    牛有道愕然,惊疑不定道:“这应该不是意外吧?”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