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七九章 你是畜生!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任由向明倒下,莎如来戳出的两指从其胸口自然脱出未动,悬定,指上法力荡漾,令指上鲜血化作丝丝缕缕血雾散去。

    目睹这惊变的莎幻丽真的是惊呆了,目光慢慢看向一脸冷漠的父亲,满脸的难以置信,向明不是父亲最信任的心腹吗?父亲怎么会突然对向明下杀手?

    牛有道略眯眼,目光闪烁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黑云三人则是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己费尽工夫活捉的人交还到被要挟方的手上后,居然被对方自己给杀了,这算怎么回事,早知如此也犯不着费那劲了。

    指上血迹散尽,莎如来放下了手,居高临下垂视着倒在地上仍有抽搐动静的向明,冷漠道:“我不管你这些年是真心还是假意,或是为了掩饰,但我还是要对你说一声感谢,谢谢你照顾我女儿这么多年,你对她的照顾也确实用心了,谢谢你。”

    “唔…唔……”向明梗着脖子呜呜了两声,口中涌出鲜血,无法说出话来,但听清了莎如来的话,脸上泛着笑意,双目渐渐凝滞,最后脑袋一偏,彻底没了动静。

    “向明!向总管!向伯……”渐回过神来的莎幻丽突发出悲痛欲绝的惨呼,抢步上前,慌手慌脚地跪坐在了地上,搂起了向明的脖子,连连悲呼,似乎希望能叫醒向明,似乎希望向明能活过来。

    然而于事无补,不管她怎么叫喊,向明都没有任何回应,凝滞的双目中已无动静和神采。

    莎如来深呼出一口气来,沉声道:“幻丽,让他去吧,都过去了。”

    莎幻丽突然撒手站起,如同疯了一把冲到莎如来跟前,一把揪住了莎如来的衣襟推搡,且无比愤怒道:“为什么杀他?他不是你的心腹手下么?你为什么要杀他?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他?”泪水已崩溃。

    莎如来被莎幻丽目中无父的举动给激怒了,怒斥:“注意你的行为,我是你父亲!”

    莎幻丽用力推搡:“我不要父亲,我要他活过来,我要向伯活过来。你连他也杀,莎如来,你为何如此无情无义?你还是不是人?”

    莎如来双手扶了她肩膀,用力晃了晃,“你冷静一点!”

    莎幻丽嚎哭大喊,“我不冷静!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从小就是向伯在照顾,一直是向伯在陪伴我,我身边没有亲人,他就是我的亲人,他就像是我的父亲,像是我的爷爷,你为什么杀他?你为什么要杀他?莎如来,我要你偿命!”说罢居然双手猛然掐出,用力掐住了莎如来的脖子。

    黑云三人再次面面相觑,这个做女儿的居然要弑父?

    牛有道也有点看不下去了,抬了下手,欲言又止,想阻止,可想想这是人家的家事,加之就凭莎幻丽也不可能杀的了莎如来,遂放下了手,继续在一旁看着,人家的家事还是由人家自己去处理吧。

    莎如来站那不动不摇,任由女儿掐着,但看向女儿的眼中,还有他的脸上,皆浮现出巨大的悲伤感。

    他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这样对自己,自己费尽心血保护的女儿居然要杀他?

    那种发自骨子里却尽量自我控制的悲伤感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整个人犹如遭遇了毁天灭地般的攻击,女儿那双掐着他脖子的柔弱双手此时对他来说,无异于世上最残酷、最致命的攻击。

    稍微冷静后,扶着女儿双肩的手顺势下滑,捋到掐着自己脖子的双手手腕,轻易就将那双纤手给掰开了,给摁下了,强忍心中悲伤,语重心长道:“丫头,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可你要明白,我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他对你所作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你所看到的都是假象。”

    莎幻丽挣扎了一下,未能挣脱父亲的控制,泪流满面的摇头,“你还在为自己狡辩,为什么在你眼里就没有好人,为什么在你眼里所有接近我的人都是有目的的?和我两情相悦的男人接二连三离奇消失,你敢说不是你做的?你告诉我,是不是你杀的?如今你又杀了向伯,你为什么不把我也给杀了,非要这样一直折磨我,天下有你这样的父亲吗?你不是我父亲,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莎如来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向明从来都不是我的心腹,他不是我的人,他是我师傅罗秋的人,是罗秋安插在我身边的人!”

    “……”莎幻丽惊住了,刹那停止了嚎哭,一时愣神。

    莎如来继而苦口婆心道:“我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我知道你对他的依赖和信任,那是从小一点一滴积攒的,我本不想告诉你,怕你难以接受。可你既然非要这样是非不分,那我就让你面对好了。”

    莎幻丽忽又被蛇咬了一般尖叫:“你胡说,你骗我,我不是傻子,向伯对我的好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虚情假意,我自己能感受到。他若真是罗秋的人,你居然让他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他若真是罗秋的人,你又岂能让他一直在我身边?向伯深受你和母亲的厚恩,一直念念不忘报答,对你一直忠心耿耿啊!莎如来,向伯到死,哪怕被你下了毒手,都还在帮你说话,你连死人都诬蔑,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莎如来:“许多事情你根本不清楚,我和你娘当初救下向明的过程,其实是罗秋一手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好把他安插在我的身边,好让我当做心腹被他监视。我之所以让他在你身边,也是一种保护你的方式,你明不明白?”

    莎幻丽大叫:“我不明白!你在为自己狡辩,你永远都有借口,莎如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你的。”

    “那个…”一旁的牛有道忽干咳一声,“莎城主,恕我插一句,莎先生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一些。正因为向明是罗秋的人,所以莎先生才假装不知,而把你送到向明的手上,就意味着你完全在罗秋的掌控中,罗秋随时能处置你,随时能拿住你,不到不得已的情况下反而不会动你,莎先生是在以这种方式保护你。”

    “你闭嘴!”莎幻丽忽对牛有道咆哮一声,“牛有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卑鄙无耻骗我,故意把我们诱入陷阱,如今还跑出来装什么好人。你们蛇鼠一窝,沆瀣一气,都不是好人!我告诉你,向伯的死,与你脱不了干系,除非我今天死在这,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牛有道哑口无言,貌似灰溜溜的摸了摸自己鼻子。

    有点后悔自己没忍住,人家的家事,自己就不该插嘴,出力不讨好,自作自受。

    也的确是被骂的无话可说,站在对方的立场,还有对方所处的心理层次来看,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好人。这个无须辩解,这个时候也解释不清,跟女人讲道理,尤其是和感情上受到了刺激的女人讲道理,不是找死么?

    当然,他也无所谓,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早已分不清自己是黑是白。

    莎如来忽道:“丫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是谁杀了你母亲吗?我本不想告诉你,怕你冲动,怕会害了你,可看你目前的状况,不告诉你是不行了。罗秋,虽不是罗秋亲手杀的,却是罗秋亲自下令杀的!”

    泪眼婆娑的莎幻丽怔怔看着他。

    “其实你母亲一出事,我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莎如来娓娓道来了事情经过。

    事情从他已故的师姐孔玲珑开始,孔玲珑的年纪和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地步,有了更上层楼的念头,觊觎上了无量园的无量果。恰好孔玲珑的徒弟就在无量园内当差,孔玲珑开始暗中向其徒打探无量园内的情况。

    几番私下打听后,有一次其徒突然说,自己好像被人盯上了。孔玲珑吃惊,立刻终止了和徒弟的私下接触。

    之后罗秋又突然找到她,说女儿罗芳菲闹的他有点难受,为了成全女儿,示意她把莎如来的夫人给杀了。

    让自己干这种事,结合前因,孔玲珑知道罗秋对自己动了杀心,已经容不下她了,知道自己动手后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然而她不得不做,不过动手前留了一手,也可以说是不想让罗秋好过,暗中留了密信给莎如来,信中阐明了事情经过。

    等莎如来看到信的时候,他的夫人已经出事了,表面上是不堪压力上吊自尽。

    而孔玲珑的预感没错,紧接着就因自己弟子被抓抖出了觊觎无量果的事,被罗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处决了。

    莎如来当时很愤怒,可更多的是不安,见罗秋已经动了杀手,担心会一不做二休,因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他们父女,或者说是他的女儿莎幻丽。面对趁虚而入的罗芳菲的纠缠,为了自保,他答应了续弦娶罗芳菲,条件是希望罗芳菲把莎幻丽当做自己女儿一般对待,罗芳菲欣喜不已,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