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八一章 玉苍亲手杀了商建伯!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莎如来:“你已经离开了上清宗,为何还如此在意上清宗?”

    牛有道:“不是在意上清宗,东郭浩然于我有知遇之恩,我想知道是谁对他下了毒手,如果可能的话,能给死去的人一个交代自然是更好。当然,我更想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

    莎如来略琢磨,“这事我注意到过,但是也没太关注。对圣境来说,哪怕上清宗是当年的燕国第一大派,也没有放在眼里,又何况是将其整垮之后,成了破落户的上清宗更不会被放在眼里…”

    “整垮?”牛有道忽出声打断,问:“你的意思是说,上清宗之所以没落,是被圣境给整垮的?”

    莎如来颔首:“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整垮的又何止是一个上清宗。早年诸国内的修行门派都是强者为尊,武朝崩解成数以百计的诸国时,各国内部的修行门派强者为尊也没什么,可随着诸国互相吞并渐成如今的局面后,也意味着号令一国的强势门派获取的资源非同小可。”

    “圣境渐渐发现一个门派的号召力太过强大、势力太过庞大不是什么好事,需要在局面失控前进行制衡。遂重导诸国内部的门派势力结构,也就是现在的各国三大派的模式。这种模式下,三大派互相制衡,不管哪家独大,只要圣境觉得有必要,稍微介入一二,就能利用另两家压下独大那一家。”

    “上清宗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没落的。别说早年的上清宗,后来的魔教,风头正劲的时候,有天下第一大派的说法,最后甚至惊动了罗秋亲自出面干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罗秋放了魔教一马,好像听说当时的魔教右使乌常和我师娘有结拜之谊,据说是我师娘帮乌常说了话。”

    “尽管如此,乌常成为九圣之一后,还是迫于种种原因几乎将魔教给瓦解了。站在了九圣的高度,自然要维护这个阶层的利益。没落后的上清宗对圣境来说,还不如一般的小门派,圣境哪会放在眼里,这样的小门派中死些人不值得太过关注。”

    牛有道目光闪了闪,有关罗秋放魔教一马的内因,他倒是听狐族提起过,略知一二。

    当然,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个,又试着问道:“听说当年的上清宗和宁王商建伯卷在一起,种种行为惹来了缥缈阁的不满,商建伯的死不是因为这个吗?”

    莎如来:“你怀疑东郭浩然的死和缥缈阁有关?”

    牛有道:“那种传言氛围中,宁王又受到修行界的打压,最后东郭浩然、唐牧和宁王几乎又在同一时间出事。”

    莎如来摇头:“你想多了。那个传言又不是一时而起,宁王出事前早就有那说法,真要是缥缈阁针对,发现了苗头的话,早已将其扼杀,也不会等到他们出事的时候才动手。”

    “当然,传言起时,也引起了缥缈阁的警觉。无风不起浪,事出必有因,免不了查探核实。查出的结果发现是燕国皇帝商建雄和下面的大司空童陌联手搞出的事,目的就是为了打压商建伯。之所以搞得整个修行界一起打压商建伯,也是因为商建伯手握虎狼之师,能征善战,所向披靡,诸国势力不趁势而为才怪了。”

    “在圣境眼里,斗来斗去才正常,一团和气反倒会令圣境紧张。狗咬狗的事,自然是冷眼旁观,不会理会。”

    原来如此!牛有道略颔首,可仍有疑惑,“还是那句话,东郭浩然他们和宁王几乎是同时出事,你不觉得奇怪吗?”

    莎如来:“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是一伙的,一起出事有什么好奇怪的?”

    “等等。”牛有道抬手打住,“我有点被你给绕糊涂了,我所问的问题,和你我的理解,好像没对上。莎先生,这事你是不是故意在隐瞒我什么?”

    莎如来:“都这样了,你觉得我有必要隐瞒你吗?”

    牛有道:“那你刚才说他们是一伙的,一起出事没什么好奇怪的?就算缥缈阁看不上上清宗,不在乎他们的死活,难道对手握燕国兵权的宁王的死也一点都不关心吗?”

    言下之意是,若是一起出事的,缥缈阁若关注宁王的死因,又怎会不知东郭浩然出了什么事。

    莎如来明白了他的意思,解释道:“宁王的死因缥缈阁知道,但东郭浩然他们的死因我确实不清楚,缥缈阁的密档上根本没有提及出事时有上清宗,可上清宗和宁王是一伙的,同时出事,并案在一起理解有什么不对吗?宁王事发时,东郭浩然他们完全有可能在现场,兵变围攻遇劫很正常。”

    牛有道还是感觉两人说的有些牛头不对马嘴,重新理顺话题,“好!先不说上清宗,你的意思,也就是说,你知道宁王遭遇的兵变是怎么回事?”

    莎如来:“不是我知道,是缥缈阁查出来了,我也是后来看了缥缈阁的密档才知道。当然,缥缈阁内的机密之地存放的密档很多,我不可能把几百年至今的密档全部查看,我关注到这个也还是因为梳理你周边情况时发现的…”

    牛有道:“我不关心这个,我只想知道那场莫名其妙的兵变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怀疑是燕皇商建雄干的,是不是真的?”

    莎如来:“的确是商建雄干的。那是一场有预谋的突袭,我记得密档上说,宁王随行两千多人马,途中被三万大军围攻,宁王一行全军覆没。”

    牛有道:“这正是我了解情况后疑惑的地方,别人不清楚英扬武烈卫的战力,我却是略知一二的,宁王随行护卫都是英扬武烈卫的精锐人马,而宁王当时和丹榜排名第三的高手辛无真是好友,有辛无真的保护,加之宁王手上的权势,毕竟还是有一些找出路的修士投靠而护卫,更兼宁王能征善战,就算打不赢,三万围攻的大军也未必能挡住宁王两千铁骑突围,至少也不可能是全军覆没,最后连个活口都没有,甚至连宁王身边的修士也没有一个逃脱的,连辛无真也死了。而围攻的叛军也全部死了,没人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死无对证,这太不正常了。”

    莎如来:“没什么不正常的,这是精心布置的袭击。秘密前去指挥叛军进攻的,是燕京京畿四大统领之一的王横,为了这次袭击,商建雄甚至让童陌暗中请了晓月阁暗中出手。晓月阁为此秘密出动了大批高手…”

    牛有道吃惊:“你是说,晓月阁参与了袭杀宁王?”

    莎如来颔首:“那一次,晓月阁内部数得上的高手几乎是倾巢而出,玉苍甚至是亲自出马。危及关头,辛无真护商建伯脱身,却被玉苍拦下了,玉苍和几名晓月阁高手联手之下,杀了辛无真。玉苍亲手杀了商建伯!”

    “两千铁骑,面对数百名晓月阁的高手,还有三万大军的围攻,无一幸免于难。得手后,围攻的三万大军亦损失惨重。而这之后,王横又与晓月阁合谋,在残军的饮食中下了药,之后晓月阁的人将上万残军给屠戮了个干净。”

    “当时,晓月阁的人全部蒙面,其实王横也不知道协助他袭杀的人是谁。燕庭那边知道真相的只有商建雄和童陌。不过知道也没用,商建雄和童陌不敢泄露这事是自己干的,会在燕国内部造成巨大影响。而晓月阁也不敢泄露这件血案是他们干的,一个杀手组织竟敢对一国重臣这样干,会引起众怒,哪国都容不下,如今晓月阁立国了,立场和诸国一样了,自然更不敢承认。”

    牛有道瞳孔略缩,心头沉重,“王横死了,童陌也死了,也就是说,燕庭那边只剩商建雄一个知情者。而事发时的情况缥缈阁怎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莫非现场有缥缈阁的人?”

    莎如来颔首,“晓月阁那次出动的人太多了,当中有好几个缥缈阁的人,缥缈阁又怎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不对。”牛有道忽道:“不是无一幸免于难吗?连辛无真都死了,唐牧和东郭浩然若在场,怎么会逃过一劫?”

    莎如来一怔,如他自己所言,没把上清宗当回事,但被这么一问,事情放在了一起,自己也发现了有不对,迟疑道:“难道事发时两边不在一起?”

    牛有道目露狐疑,不知这位是不是故意在骗自己,又继续追问事件中的疑点:“还有,晓月阁虽会为钱办事,可参与这种事情影响太大,晓月阁心怀大志,不会为了钱而不管不顾,这得多少钱才能打动晓月阁?”

    莎如来:“不是钱,是商镜,就是那面晓月阁立国的商镜。”

    “商镜?”牛有道两眼睁大了几分,“你是说童陌之所以请动了晓月阁,是拿出了商镜做酬劳?”

    莎如来颔首:“正是。”

    牛有道脸色一沉,“莎如来,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耍我?我告诉你,把我往死里弄,今天你们父女两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之前还谈的好好的,感觉瞬间翻脸了,莎如来略眯眼道:“牛有道,你什么意思?”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