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八二章 谜团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牛有道哼哼冷笑:“屁的商镜,晓月阁手上的那面商镜就是老子给他们的,商镜原本在我手上。”

    说这话,也有试探的意图,他自己都不能排除东郭浩然是怎么得到商镜的,毕竟商镜出现的时机就在事发时。

    莎如来一愣,“你给的?不对,晓月阁立国时向缥缈阁出示过商镜,以证明自己有立国的资格。我当时还在执掌缥缈阁,我当面问过玉苍,问他哪来的商镜。他所言和密档上的能吻合上,他说是童陌给晓月阁的酬劳!”

    牛有道沉声道:“玉苍说是童陌给他的?”

    莎如来:“没错…你又说是你给玉苍的。你们两个人之间,必然有一人没说实情。”

    牛有道:“我有必要在这种事上骗你吗?我有没有给玉苍商镜自己还不清楚吗?”

    莎如来:“就算你给了,你又怎么知道你给他的商镜是真的?”

    牛有道好气又好笑,他亲手破解了商镜中的秘密,是不是真的他还不清楚吗?

    当然,口中不会这样说,“商镜在我手上多年,我岂能不知真假?”

    莎如来狐疑,“你哪来的商镜?”

    “就是东郭浩然给我的,当时我重伤醒来……”牛有道把当时遇见东郭浩然的情况说了下,说了自己是怎么遵东郭浩然吩咐去上清宗的,其间自然有东郭浩然交付商镜的事。

    待他说完,发现莎如来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不由问了句,“怎么了?”

    莎如来神情异常凝重,沉声问道:“你是说你当时在那小庙外见到了一只能化人形的乌鸦袭击你?”

    牛有道:“不错。一只充满邪气的乌鸦,两眼冒着红光,能雾化成人。”

    莎如来嘴里蹦出两个字来,“鸦将!”

    对于这个答案,牛有道不奇怪,他其实也有所猜测,今天算是得到了确认,试问道:“你是说那东西就是鸦将?”

    莎如来寒着脸道:“采集死者英灵,注入栖居阴气之地的乌鸦身上,将乌鸦炼制成非鬼非妖的邪物来驾驭,是为魔!此乃魔教秘法,据我说知,如今会此术的人只有天魔圣地的乌常,无量园内看守无量果的鸦将就是乌常所炼制。”

    “只有乌常会吗?”牛有道反问:“缥缈阁关注宁王,难道没风闻过燕京的一个传闻,宁王曾炼制了十万鸦将?”

    莎如来:“十万鸦将集结成军,足以横扫诸国大军,这么大的事缥缈阁岂能不关注,子虚乌有的事,假的。后来商朝宗那边不是也吐露真相了吗?只是为了稳住商建雄不对商朝宗下毒手而已。鸦将乃魔,驱魔控魔,魔岂是那么好控制的,更何况是十万魔物,这事连乌常自己都不信。若可能的话,一旦乌常大量炼制鸦将,九圣谁的势力能大过他?十万鸦将是不可能的事情。”

    牛有道皱眉,鸦将他自然听说过是魔教的魔物,估计许多人都听说过。

    可他之前一直怀疑那鸦将是东郭浩然那边的,虽然蓝若亭后来对燕庭是另一种解释,说是为了保商朝宗编出的谎言。

    可他问过蓝若亭,为何偏偏要编造十万鸦将的谎言?

    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他亲眼见到过鸦将。

    而蓝若亭的解释是,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有一次无意中在宁王府听到自己老师洛少夫和宁王商建伯言语间提及过若能炼制十万鸦将之类的言语。是因为受了这启发,才编造出了那个谎言。

    牛有道一直以为蓝若亭没说实话,有这以为也不是没根据的,东郭浩然和赵雄歌的关系,而赵雄歌和魔教的关系又是不清不楚的。加上自己亲眼见到了鸦将的存在,曾出现在东郭浩然的身边。

    可现在听莎如来这么一说,原有的观念被颠覆了,不可能炼制出十万鸦将,也就是说自己的怀疑是错的。

    稍理思路后,牛有道徐徐道:“若只有乌常能炼制鸦将,而鸦将又出现在了东郭浩然死的时候,也就是说,东郭浩然的死和乌常有关?”

    没错,莎如来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才会脸色异常凝重,东郭浩然的死居然牵涉到了九圣之一的乌常?

    “这事未免有些匪夷所思,别说东郭浩然,哪怕整个上清宗,乌常要灭也只需一句话。”莎如来有些不解。

    牛有道:“还有商镜为什么会出现在东郭浩然的手中。唐牧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你可能不知道,唐牧死前曾下令,秘不发丧,似乎有意隐瞒自己的死期。还有,唐牧应该也不知道东郭浩然出事了,否则不会传位给东郭浩然。”

    莎如来忽再次确认:“商镜真的是你交给玉苍的?”

    牛有道:“再问这个就没意义了…”话一顿,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玉苍没说老实话,却和缥缈阁密档里的记载吻合了!”

    莎如来目光闪烁:“有人修改了密档里的记载!”

    牛有道眉目中忽露动容神色,吐出一个名字来,“乌常?”

    莎如来沉声道:“一般人根本没有可能进入机密重地修改密档,除了乌常恐怕也没别人,只有这样,才能和你说的吻合上。”

    两人间的气氛忽显得凝重,眼前莎幻丽被绑将要面对的事情反倒抛到了脑后。

    “可是乌常为什么要这样做?”莎如来忽自言自语,似乎有些想不通。

    牛有道徐徐道:“许多事情没必要想复杂了,乱七八糟的谜团可以不用管,直指根本便可。到了乌常如今的地位,什么都不缺,又得了长生不死之身,若真是他在搞什么,原因恐怕只有一个。”

    经这提醒,莎如来神情一震,想到了什么,一字一句道:“凌驾于九圣之上!”

    “呼!”牛有道忽吐出一口气来,“看来东郭浩然的死恐怕另有隐情,唐牧指望着东郭浩然,谁知东郭浩然也死了,真相就此被埋没,真相究竟如何…莎先生,此事你恐怕还要费心留神一下,若发现了什么问题,还需及时告知我一声。小心点,尽量不要打草惊蛇,若真是乌常,一旦被察觉…毕竟你我都不知道其中是怎么回事,恐后果难料。”

    莎如来微微点头,沉吟一番后也松了口气,似乎暂把这事撇开了,回头盯着牛有道:“有件事你务必答应我。”

    见他满脸很认真的样子,牛有道怔了一下,笑道:“先生这话好没道理,我连什么事都不知道,让我如何答应你?”

    莎如来略显惆怅道:“你我身处风云变幻之中,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生生死死也许就在朝夕,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出什么事死了,答应我,帮我照顾好幻丽那丫头。不需要你多费心,给她找个好人家便可,她不适合那些风风雨雨,找个普通人家嫁了过寻常百姓的日子就好。不要大富大贵,哪怕日子过的艰难些,总比没命的好,让她远离这腥风血雨就成,答应我!”

    牛有道苦笑:“先生这话说的,我可不敢轻易答应,你我谁先死还不一定,自己的女儿还是你自己照顾的好。”

    莎如来:“当初天都秘境时,我曾考虑过让那丫头嫁给你,因为我觉得凭你的能耐有一定周旋保护她的能力,可你陷得太深了,只好作罢。你若死在了我前面,自然是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这样说可以吗?”

    牛有道:“你非要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我也只能说到时候再看,真要走到了那一步,我会尽力而为。”

    回头看了眼依然坐在地上的女儿,莎如来道:“听你的送信给罗秋了,你先走,还是我先走。”两人不便一起离开。

    牛有道也回头看了眼,“你先去吧,莎城主还要在这呆一阵,该让她配合的还是要让她配合,我帮你劝劝她。”

    莎如来挥手一招呼,山巅停落的赤猎雕立刻振翅而起,掠过他身边时,他闪身而上,乘风飘向远方。

    目送一阵的牛有道走回,看了看向明的尸体,示意黑云将现场收拾干净。

    他自己走到了莎幻丽的身边,也坐在了地上,叹道:“莎城主,你父亲的生死在你一念之间!”

    ……

    大罗圣地,大罗圣殿,空荡荡的殿内,莎如来束手而立。

    等了那么一阵,方见一袭青衫的罗秋从殿后不疾不徐走出,莎如来立刻拱手行礼:“师尊。”

    罗秋嗯了声,上下打量他一阵,问:“出去跑了一趟?”

    莎如来恭敬道:“是!”

    罗秋:“听说你女儿失踪了,你正在到处寻找,找到了吗?”

    莎如来:“回师尊,找到了,幻丽被人绑架了。”

    “绑架?”罗秋颇为意外,冷笑一声,“圣境内还有人吃饱了撑的干这事?你既然确认她被绑架了,想必也知道了是谁干的。谁干的?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莎如来欠身道:“是妖狐一族。”

    “妖狐?”罗秋眉头略皱。

    莎如来:“自己的家事本不敢打扰师尊,想找到幻丽就算了,可眼前发生的事弟子不敢做主,也不敢瞒着师尊。”袖子里掏出信来,双手奉上。“这是妖狐专门送给弟子的信,请师尊过目。”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