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八三章 记住要见你的人长什么样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妖狐给你的信?”罗秋眼中有莫名狐疑之色,说话间接了信到手,打开查看。

    莎如来恭敬回道:“是。弟子刚回来,听下面人说有人送了封信给我,找到信打开一看,方知是妖狐的信。”

    罗秋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这话听进去,看到信中内容后,瞳孔骤然一缩,单手端着信,目光久久难以离开纸面。

    莎如来肃静在旁等候,等了许久,不见罗秋有反应,犹如石化了一般,而且眼中神色似乎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

    莎如来心中暗暗奇怪,信中内容他是看过的,很简单,只说莎幻丽在狐族手上,说狐族有罗芳菲多年不见的旧识想见罗芳菲,只想见罗芳菲一面,并保证绝不会对罗芳菲有任何伤害。

    当然,信中强调了只许罗芳菲一人前往。只要罗芳菲去了,狐族保证莎幻丽不会有事。

    若不答应的话,狐族则不保证莎幻丽的安全。

    剩下的就是详细的见面地点。

    信里的内容说的不清不楚的,也很简短,就凭这样的东西,就想让罗秋答应自己的女儿去做交换冒险,怎么可能?莎如来对此很难理解。可牛有道言辞凿凿,应该也不会骗他,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的。

    可看眼前素来波澜不惊的罗秋的反应,这封简单的信,似乎真的不简单,否则不会令罗秋失态。

    良久后,莎如来试着唤了声,“师尊?”

    罗秋回过神来,手中信顺手背在了身后,似乎没有还给对方的意思,问:“信中内容你看过了,妖狐要拿你妻子去换你女儿,你怎么看?”

    莎如来:“弟子不会为了女儿让妻子去冒险,只是这信实在是让弟子不解,甚至有点怀疑是不是狐族的信,师尊难道不觉得可疑吗?”

    罗秋哦了声,反问:“哪里可疑了?”

    莎如来:“谁都知道芳菲是您的女儿,拿师尊的女儿去换我女儿,我怎么可能答应?还有,信里说狐族有芳菲多年不见的旧识想见芳菲一面,据我所知,芳菲和狐族没有过来往,也未随妖狐司参与过猎杀妖狐,怎么会在狐族有旧识?”

    “另就是,幻丽很少来圣境,狐族是怎么获悉幻丽行动路线的?真要是狐族的话,为了见芳菲一面,得下多大的工夫才行?为了见芳菲一面,值得狐族这样干吗?”

    “所以这信十分可疑,其中定有蹊跷,还请师尊明鉴。弟子也恳请师尊能发出号令,查明此事真相如何,以便早日解救出幻丽。”

    罗秋:“除了狐族,你还有其他线索吗?”

    莎如来:“目前还没有。”

    罗秋:“那你能联系上送信的人吗?”

    莎如来:“联系不上,下面人连是谁送来的信都搞不清楚。”

    罗秋:“既然眼前就这点线索,想救你女儿,暂时也只能是顺这条线挖下去,才是最便捷的方法。”

    “这…”莎如来犹豫,“师尊,总不能让芳菲去冒险吧?”

    罗秋:“信给芳菲看过没有?”

    莎如来:“还没有,也不敢给她看,怕她冲动。”

    罗秋背负于身后的信又拿了出来,递予,“拿回去给芳菲,看看她怎么做决定,她若愿去,则过来见我。”

    “师尊,这…”莎如来一脸为难,他知道,信一旦给罗芳菲看了,罗芳菲肯定会答应前往,他不信罗秋不知道。

    “嗯?”罗秋鼻腔内发出了威严的质疑声,似乎在问,你敢违抗我的意思?

    “是!”莎如来接了信,拱手告退,迅速离开了。

    静默在殿宇内的罗秋缓缓回头看向了殿内一侧墙壁上的石雕,雕像上有一美貌女子,他盯着喃喃自语道:“是你吗?难道你还活着…”忽又大声喝道:“来人!”

    ……

    芳菲阁内,轩阁屋檐下飘荡的纱幔之后,捧信查看后罗芳菲吃惊抬头道:“幻丽被狐族给抓了?怎么会这样?”

    面对她的莎如来叹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事本不想告诉你,是师尊让我把信给你看的。”

    罗芳菲关切询问:“真的是狐族干的吗?如果我去,真的能把幻丽给交换回来吗?”

    莎如来:“不知道。师尊让问问你的意见,如果你愿去,就去见师尊,师尊应该是有话要交代。”

    罗芳菲连连点头,“幻丽是你女儿,也就是我的女儿,女儿遇险,只要能救她,我自然是愿往,我这就去见父亲。”说罢扭头就走,毫不犹豫。

    莎如来突然出手,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罗芳菲回头,两人四目对视。

    莎如来道:“你要考虑清楚了,可能会很危险,你真的要去?”

    罗芳菲顿时脉脉含情道:“师兄担心我的安全?”

    莎如来神情复杂,他了解这女人对他的感情,可正是因为了解,他才害怕,怕自己有一天会情难自禁,所以才会保持距离。犹豫再三之后忽冒出一句,“芳菲,有些事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做的一些事其实也是为了你好,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罗芳菲笑靥如花,“不管师兄对我做什么,这辈子只要能和师兄在一起,我无怨无悔。”

    莎如来放开了她,也避开了她的目光,“走,我陪你一起去。”

    两人就此离开了轩阁,直奔大罗圣殿。

    两人来到时,只见罗秋孤身在大殿内等候,二人迅速上前行礼。

    罗秋问:“丫头,信看过了?”

    罗芳菲点头:“看过了,爹,我愿意去。”

    莎如来忙拱手道:“师尊,这样太冒险了,我们可以换换别的方法。”

    罗秋:“你是我的亲传弟子,幻丽是你的女儿,芳菲是你的妻子,也就是说,幻丽也是我的外孙女,我怎么能见死不救?你放心,此事我心中有数,不会有事。你先退下吧。”

    莎如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拱手告退了。

    待其离开后,罗秋审视着女儿,徐徐道:“有些话是说来宽他心的,此去也许真的有危险,你不怕吗?”

    罗芳菲苦笑:“爹,我在狐族根本没有旧识,这信里透着蹊跷,若说一点都不怕是假的,我多少有些害怕。但是,爹,我更怕一家人不和。”

    罗秋:“傻丫头,守着个男人当宝,像个花痴一样,值得吗?你让你爹情何以堪?”

    “爹!”没了外人,罗芳菲近前缠抱住了他的胳膊撒娇,“我乐意不行吗?”

    “这么大个人了,还长不大似的,已经是大姑娘了,搂搂抱抱成何体统!”罗秋抽回了自己的胳膊,但目中流露出的是罕有的温情。

    岁月无情,人心叵测,天地不仁,许多事情他早已麻木,但这一刻是他享受的。

    不过抽出胳膊后,说出的话又很现实,“丫头,我要提醒你,莎幻丽是那个女人生的,若是救不了的话,他就彻底断了和那女人的在世关系,就彻底成了你的人,你不再考虑一下?”

    罗芳菲立刻瞪眼道:“爹,你说什么呢?我是真心把幻丽当自己女儿看待的。”

    罗秋:“你既然非去不可,那就去吧,放心,狐族是不会伤害你的…”见女儿眼中流出疑惑,似乎不知他为何如此笃定,忙改口道:“有爹在,狐族不敢把你怎么样,不用害怕。”

    随后又顺手摸出一个小瓷瓶给她,“把里面的药擦在自己身上,一旦有变,方便爹能随时找到你。”

    罗芳菲接了瓷瓶打开,闻了闻,没闻出什么味来。

    罗秋继续道:“记住,去了狐族那边后,见到了狐族的什么人,记住要见你的人长什么样,回头记得告诉我。还有,和狐族什么人见过面不要对外声张。当然,我知道女儿大了,胳膊肘开始朝外拐了,你不会瞒莎如来,但我还是那句话,尽量不要对外声张,这是为了你好,明白吗?”

    罗芳菲噘嘴道:“是,记下了。”

    “爹会安排好的,去吧,不用怕。”罗秋朝殿外抬了抬下巴。

    ……

    十几只大型飞禽一起飞离了大罗圣地,虽说狐族只许罗芳菲一人去,但这边还是派出了大量的高手途中护送,临抵达前才会让罗芳菲单飞。

    莎如来也在一行人中,升空后,回头看向最高峰山巅上的那座圣殿,心中满是狐疑。

    真的如牛有道所言,罗秋居然真的答应了让罗芳菲去救回幻丽那丫头,甚至没做什么查证,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他意识到了,这件事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可牛有道不说,拿狐族不让说来说事,他也没办法,狐族那边不搭理他,或者说不信任他,根本无法沟通。

    但有一点他确信了,牛有道这样安排,应该不用担心只有他女儿能活着回来会引起罗秋的怀疑,牛有道这样做是有把握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联想到了天都秘境自己把牛有道往死路上逼的事,没能逼死,牛有道能拿下第一活着回来不是没原因的。眼前就是答案,从绑他女儿开始,牛有道就预谋好了一切,早已准备好了解决后顾之忧的手段,既能采取极端手段逼他出来见面,又能化解极端手段产生的影响。

    向明已经告诉了被绑的经过,也就是说,从牛有道抵达问天城的那三道奏报开始,那厮就在为自己的绑架行动做铺垫准备,否则根本没有后面的活动空间。

    “师兄,不用担心,幻丽能平安回来的。”同乘一骑的罗芳菲见丈夫神色变幻不定,以为在担心什么,遂安慰。

    莎如来微微摇头,他哪是在担心这个,心中有数一点都不担心,而是发现一切的一切都在牛有道那厮的缜密预谋之中,居然连罗秋都被其不动声色的算计了进去,发现自己所选之人远超出自己的预期。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