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八四章 罗秋出手
新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ω.còм 更薪繓快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事态的发展似乎已经受到了牛有道的控制,牛有道勾搭上了狐族,明显已开始在圣境内操局。

    一个门派长老初入圣境,居然能在圣境内摆弄局势,这是连他都难以在圣境内做到的,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确切的说,这次和牛有道见面后,他感觉牛有道已经反客为主了。

    牛有道把他从幕后逼了出来后,直接向他展现出了底气,勾结上了狐族,手下还有元婴期高手。

    他从幕后掌控,变成了不得不与牛有道合作,目前的情况他难有什么作为,他被逼出后只能是配合牛有道行事,两人之间的主动权似乎已经控制在了牛有道的手上。

    牛有道已经道明了呆在圣地迟早是死路一条,已经心知肚明了,显然不会就此罢休,之后肯定还会有什么行动,他不知牛有道还会搞出什么事来。

    但可以肯定,牛有道一系列举动下来,都是一步步预谋好了的,似乎在一步步推进,下一步的行事计划牛有道心中很有可能早已酝酿好了。

    他既吃惊于牛有道的城府手腕,又庆幸自己找对了人,同时也对后续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他知道自己想看到的结果也必须是牛有道这种人才有可能达成,其他人不具备牛有道的能力,这和修为高低无关。

    一路思索,不知不觉抵达了荒泽死地边缘地带。

    十几只飞禽落地,莎如来和罗芳菲面对面,分别在即。

    “接下来要一个人过去,地点记好了吗?”莎如来问她。

    罗芳菲颔首:“放心,地点牢记,我能找到的。”

    莎如来:“小心点。”

    罗芳菲:“嗯,我一定尽力让幻丽平安回来,哪怕我自己出事也不会让幻丽出事的,你放心。”

    一句话,令莎如来心弦一颤,他怕这个,就怕这个。

    果然,他有些控制不住了自己,突然张开双臂,一把将罗芳菲拥抱进了怀中,紧紧抱着。

    他知道罗芳菲这次去应该不会有事,可问题是罗芳菲不知道。

    罗芳菲惊讶,甚至是被闹得有些措手不及,第一次,第一次被师兄如此动情对待,令她有些不习惯。

    可随后,脸上瞬间容光焕发,兴奋的脸颊都泛红了,也回抱住了他,与之耳鬓厮磨道:“师兄,不会有事的。”

    “嗯,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莎如来肯定着,默默推开了她,认真道:“我等你回来。”

    “好!”罗芳菲连连点头,整个人似乎瞬间充满了巨大的勇气和信心,没有逗留,转身要了一枚驾驭飞禽的指铃到手,跳上一只飞禽,驾驭腾空而去,冲向了茫茫沼泽地域。

    目送人消失后,莎如来回头左右,道:“保持警惕,做好随时出发驰援的准备!”

    “是!”一群人拱手领命。

    ……

    抵达了目标地点的上空,罗芳菲为了确定,在上空盘旋着,拿出了地图再次对比。

    确认无误后,罗芳菲驾驭飞禽盘旋着向下方沼泽中的一座小小“孤岛”降落。

    赤猎雕双足一落地,她也跳了下来,环顾着四周,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沼泽泥水中偶尔冒出的气泡会发出咕嘟声。

    独自一人面对抗衡九圣多年而不绝的妖狐,她内心是紧张的,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高度警惕着。

    死寂中,美艳身姿不断慢慢转圈着,忽脆声喊道:“我来了,你们在哪,还不速速出来?”

    “咕嘟…咕嘟……”话刚落,后方突然接连响起气泡泛出的声音,罗芳菲迅速回头看去。

    只见泥水翻涌,四个人影从沼泽中浮现了出来,其中一人被一老者抱着。

    被抱者正是不省人事的莎幻丽,罗芳菲忙急声喊道:“幻丽,幻丽…”

    连喊几声,不见莎幻丽有任何反应,她怒了,朝手中抱着一只银狐的为首的披头散发黑衣汉子喝斥道:“妖孽,你们把她怎样了?”人质在对方手中,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抱着银狐的黑衣汉子正是黑云,同来的是两位长老,听到对方骂他们是妖孽,三人神情复杂,却无任何怒意。

    站定在罗芳菲面前后,黑云上下打量她一阵,鼻翼在空气中嗅了嗅,颔首道:“是你!当年见你的时候,你还是襁褓中的婴儿,一晃多年,你都长这么大了,长的有点像你娘,漂亮!”

    罗芳菲惊疑不定,“你见过我?还见过我娘?”

    黑云:“过去的事了。”

    罗芳菲:“是你要见我么?”

    黑云低头看了眼怀中似乎睡着的银狐,“不是我,是她要见你。”

    妖狐?罗芳菲诧异,多看了那极为漂亮的银狐两眼,却没多想,她现在关心的是莎幻丽,娇声喝斥道:“我人已经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放人,莫非想毁诺不成?”

    黑云:“你放心,我们没有歹意,你既然守约前来,我们也会守约放人。只是不必这么着急而已,你…你不想多看看她吗?”示意了一下怀中的银狐,“她是我们的老族长,你小时候她也见过你的。”

    罗芳菲盯向那银狐,见其沉睡模样,喝道:“都痛快点,不要啰嗦,她要见我,让她醒来见我便是。”

    黑云摇头:“她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自己挖掉了自己的竖眼,已经伤了根本,长期处于昏睡中,一年只会短暂醒来一刻刻,目前还醒不过来。”

    罗芳菲盯着银狐眉心的伤疤看了看,越发警惕道:“既然醒不过来,还如何见我?你们这群妖孽究竟想干什么,究竟有何企图?”

    黑云:“她每年醒来一次时,都会念叨你一次,想见你。奈何一直没有机会,这次从缥缈阁在荒泽死地奔波的人口中得知雪老妖的孙女要嫁人,知道你丈夫的女儿和雪老妖孙女的关系不错,应该会来参加婚礼,不出所料,终于让我们找到了请你来见的机会。”

    “只是可惜,虽把你请来了,时间上却不凑巧,不在我们老族长能醒来的时刻,老族长无法亲眼看到你。不过好歹是一次见面的机会,我们也算是满足了老族长的夙愿。你既然来了,不妨好好看看她,至少记住她长什么模样也好,若将来再见,你至少也能认得她。”

    听到这奇奇怪怪的话,罗芳菲多少有些不解,问:“你们老族长为何要见我?”

    黑云摇头:“有机会自然会让你知道,现在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

    话未毕,一旁负责警戒的狐族长老忽道:“小心!”

    高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急速俯冲下来,隐带音啸破空声。

    “走!”略一抬头的黑云急喊一声,似乎没想到高空之上居然藏了人。

    能不被他们法眼发现,说明来者所处的高度已经超越飞禽坐骑所能承受的飞行高度,来人的修为可想而知,不跑就是在等死。

    一名狐族长老直接将挟持的莎幻丽扔出,逼得罗芳菲不得不接住。

    黑云三人已迅速闪身落入沼泽中,紧急遁入其中逃离。

    空中直线俯冲下来之人,临近地面之际,双袖大袍之中陡然拍出双掌,隔空击向地面。

    强悍法力澎湃而下,威压地面,犹如天威降临。沼泽“孤岛”四周的情形顿时如惊涛骇浪一般,泥水轰隆隆震荡出巨大涟漪,以“孤岛”为中心急剧推出浪墙,滚滚激荡向四面八方如巨潮。

    “孤岛”中的罗芳菲几乎被强大压力给压的窒息,身形难以动弹,却拼力施法护住怀抱的莎幻丽。

    赤猎雕惊叫,欲振翅而起,却被巨大压力给压的趴在了地上,根本飞不起来。

    一条人影瞬间落地,落在了罗芳菲的身边,正是罗秋,宽袍大袖身后一甩,冷目环顾四周,气势凛然。

    压力消除,罗芳菲看了看滚滚荡向四周的浪墙,惊讶回头道:“爹,你怎么来了?”

    话刚落,轰隆声接连响起,四周爆出数不清的巨大触手,向“孤岛”及岛上的人包裹而来。

    眼见巨大触手以吞灭之势从四面八方卷来,令眼前空间陷入了黑暗之中,罗芳菲惊慌四顾,双臂牢牢护住了怀中的莎幻丽。

    傲然而立的罗秋不动不摇,整个人徐徐漂浮而起离地。

    待合拢的触手将空间扭卷压缩到几乎近他身之际,浮空的罗秋陡然振臂绷向左右。

    轰!摧枯拉朽般的澎湃法力从他小小身躯内狂暴而出,瞬间撕裂了黑暗,光明重现。

    扭卷而来的无数巨大触手,被那澎湃法力给崩裂的寸断,炸开向四面八方,炸的漫天乱飞,声势惊人。

    噼里啪啦的断肢远远近近的砸落,泥水中残存的无数触手似乎异常痛苦,遭受重创后,扭曲着迅速缩回了泥地深处,不敢再造次。

    浮空,凭空虚立的罗秋衣衫猎猎,周身弥漫的强悍法力正在慢慢回收进体内。

    四周消停后,罗秋一个瞬闪消失在上空,转瞬又出现在了地面,出现在了罗芳菲的身边。

    那只赤猎雕终于能正常起飞了,惊叫着升空,刚才的威压显然令它很恐惧。

    平安了,回过神的罗芳菲突然大声道:“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袭差点害死了幻丽?”

    “我心中有数,不用你教我!”罗秋冷冷扫了眼,话虽如此,实际上他才不在乎莎幻丽的死活,目光紧盯女儿,“见到要见你的人没有?”

噺⑧⑴中文網m.χ㈧㈠zω.cΘ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