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八八章 事成你活,事败你死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一番话说中了商淑清的伤心处,身形略摇晃,离开了背靠的门,黯然神伤,泫然欲泣。

    “清儿,我们也绝对不会害你的,真的是为你好啊。也不是我们逼你,是你哥哥着急啊,他就你这么一个妹妹了又怎么可能不着急,你年纪真的不小了,再这样下去,你哥哥没办法对死去的爹娘和兄长们交代啊!”

    “姑姑…姑姑…”抱在怀中的小小孩儿牙牙学语,声音稚嫩着拍了拍门。

    嘎吱!门忽然被小孩胖乎乎的小手给拍开了。

    凤若男愣了一下,伸手推开了门,见到了背对的商淑清垂首模样。

    “清儿。”凤若男绕到她对面,见她那样子,也心疼。

    “姑姑…”小家伙指手画脚模样,令商淑清忍不住要到了手中紧抱,想利用小孩的天真慰藉自己。

    放手小孩的凤若男柔声道:“嫂子知道你心里难过,真的,从咱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嫂子就懂你。”

    哭了!商淑清被说哭了,埋头在孩子身上哭了,哽咽着:“不要逼我了!我嫁,我答应你们还不行吗?你们让我嫁谁都行,只要你们高兴就好。”

    面对这种永无休止的劝说,她无力了,真的无力再承受了。

    见她答应了,凤若男松了口气,其实她也不愿这样想逼,可是商朝宗这样逼她啊。

    当然,她也理解商朝宗那个做兄长的心情。

    私下里,商朝宗一直责怪自己没能照顾好妹妹。

    燕京时,因为他没能控制住自己,落入大牢,耽误了妹妹最佳的出嫁年龄。

    宁王府烟消云散后,他在坐牢,妹妹却和王府老人在山野流窜求存,一直苦苦等到他出来。

    好不容易出来了,又遇截杀,自己无能,害得从未上过战场的妹妹扛旗鼓舞士气,跟着冲进战场冲杀,乱军中挨了一刀,差点连命都丢了。

    若非妹妹坚持去上清宗请了道爷下山,他也不会有今天。

    对这个妹妹,商朝宗是心怀无限愧疚的,一直希望她有个好的归宿。

    奈何造化弄人,对于这一切,凤若男都是理解的。

    “说什么胡话,不是我们想让你嫁谁就嫁谁,是任你挑选。清儿,你放心,不管你选中谁,你哥哥都会严查对方的人品如何,绝不会让你随便嫁个人品不可靠的人。这点你大可放心。”

    ……

    事情敲定了,凤若男立马把孩子给扔了,扔给了下人带,全心扑在了准备商淑清游园的事情上。

    闷在屋内,首饰佩戴,各种衣服的穿着打扮,那真正是一样样置换,凤若男亲自帮忙把关。

    平常要求节约用钱的商朝宗,这次是大开方便之门,只要妹妹用的上,钱尽管花。

    商淑清平常不爱穿太紧身的衣裳,担心引来非议,因为长的丑就怎么怎么的。

    这次换穿上比较束身体现身段的衣裳后,真正是让凤若男感到惊艳了,她和商淑清一起沐浴过,知道商淑清的身材令人艳羡,但商淑清这么穿着打扮还是第一次见。

    若是撇除那张脸不看,那背影,那侧身,真的是太美了,连女人看了都心动。

    正因为如此,凤若男实在是惋惜,若不是因为那张脸,就凭小姑子这身段,怎么可能愁嫁。

    而这展现商淑清美的一面,正是凤若男想要的。

    次日游园,商淑清在一群青年才俊跟前露面时,就是这般穿戴的,只是戴了顶白色纱笠。

    这也是凤若男安排的,尽量掩饰商淑清丑的一面,尽量让大家看到商淑清美的一面。

    如此这般一登场,青年才俊们的目光顿时被商淑清的优美身段给齐刷刷吸引了,似乎都无法想象这么美好身材的一个女人真的会有一张如传说中那般丑陋的脸。

    而之后的接触过程中,商淑清所展现的风度,还有那声音好听的谈吐,更是令一些来之前不情不愿的青年才俊为之注目难移。

    凤若男有心展现自己小姑子好的一面,特意安排了琴棋书画之类的项目。

    诗词书画,琴艺歌喉,商淑清信手拈来,可谓令不少青年才俊折服,皆惊讶于这传说中的丑女那非同寻常的才华。

    能来此游园的青年才俊们,自然是都愿娶之人,都是抱了愿娶之心来的,不管商淑清多丑。

    然而商淑清也有自己的考量,借琴棋书画之类的项目考较,最终从众人中觅得一位稍合意之人,也只能是选一个,不可能选一堆。

    游园结束后,有了结果,消息一传到商朝宗耳中。

    商朝宗详看商淑清选中之人的身份来历,立刻招了手下来吩咐,“查!严查此人祖宗三代详实身份背景,人品如何务必查清,不得有任何疏忽!”

    他是有点紧张的,妹妹好不容易看中一个,可千万别查出什么问题来了。

    可是没办法,他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必然要防范图谋不轨者,事关重大,不查不行。

    ……

    龟眠阁外,看着徐徐拾阶而上的人,巨安笑了,快步走出飞檐,迎了过去陪同着,“你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闻墨儿。

    闻墨儿面露微笑,递出了手中的篮子,“来看看你不行吗?”

    “当然行。”巨安接篮子一看,掀开篮盖,看到是一篮果子,不由笑得开心,“还记得我当初第一次送你的,正是这果子,等到今天才等到回礼。”

    闻墨儿白他一眼,“瞎说什么,也不怕旁人听了笑话。”下意识看了看附近零星的守卫。

    巨安:“隔的远,听不见。”

    闻墨儿先离开他身边,走到龟眠阁紧闭的大门外的台阶下,正对大门鞠躬行礼了,之后才走回到巨安身边,两人相视一笑,又齐齐转身看向了山崖外那连绵山景。

    当初的不和谐,如今皆已知命认命顺其自然,相处久了,夫妻感情也渐渐有了。

    两人目光所及的隐隐约约茅庐别院内,管芳仪站在高阁上迎着风,妆容依旧精致。

    她永远是这样的,只要有那条件,不管在哪里,她每天都要把自己给打扮的漂漂亮亮,似乎在等什么人。等的当然不是牛有道,在认识牛有道之前,她就这样。

    当然,现在是有期盼等待牛有道平安归来的心态的。

    目前来说,她暂时放心,偶尔能收到牛有道的来信,至少知道牛有道还活着。

    而只要有牛有道的信来,她和袁罡的关系就不至于闹僵。

    咚!钟鸣声起,管芳仪看向了佛堂方向,那里,道爷走后,圆方去的勤了。

    她前去旁听过,听到了圆方念经祈福,求佛祖保佑道爷平安归来。

    别院外的菜地里,有几名和尚在耕种,表面上一切似乎如常。

    ……

    轩阁内,黑水台的文书传送人员进入,将一叠滚成筒的文档密件放在了端坐的邵平波跟前。

    邵平波伸手拿了,撕开封印后,目光忽一斜,落在了传书人员脸上,发现对方微笑着居然没有离开的意思,这有点不正常,至少和平常不一样。

    见邵平波盯着自己,传书人员却回头看向了一旁的邵三省,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邵平波略有会意,对邵三省偏头示意了一下。

    邵三省立刻转身离开了轩阁。

    慢慢打开手中案卷之余,邵平波问道:“可是陛下或陶总管另有什么吩咐?”

    传书人员看了看四周,袖子里掏出一物,放在了邵平波的面前,是一块令牌。

    邵平波一看令牌上的浮雕图案,神色骤变,霍然抬头,“你是缥缈阁的人?”

    “嘘!”传书人员示意小声,俯身又将令牌收了回来。

    邵平波眼中满是惊疑不定神色,知道缥缈阁监控天下,却没想到连这个黑水台安排传送文书的人也是缥缈阁的人,那岂不是这边的许多事情早就在缥缈阁的掌控中?

    同时,他心中涌起一阵振奋,他知道,缥缈阁的人既然在自己面前暴露了身份,就必然是来找自己的。

    这是一个和缥缈阁搭上关系的机会,邵平波站了起来,“我如何确定你不是假冒的?”

    传书人员:“是不是假冒的不重要,真假你自去判断。我奉命而来,现在,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

    邵平波审视着对方,徐徐道:“我困居在此,做不了什么。”

    传书人员:“既然能找到你,自然是你有能力做到的。你听好了,你主持的对卫之战,可以开启了。”

    邵平波皱眉:“这事朝廷不答应,我做不了主。”

    传书人员:“这正是找你的原因,务必说服太叔雄,尽快启动对卫之战。”

    邵平波略眯眼:“既然是缥缈阁的意思,缥缈阁只需向器云宗递句话便可,又何须我去行此不确定之事。”

    传书人员:“缥缈阁行事向来隐秘,让你去做自然有让你去做的原因,不需过问太多。你只需记住一点,事成你活,事败你死,我保证谁都救不了你。”

    邵平波:“我无法确定你的身份,不可能答应你。”

    传书人员朝案上文卷抬了下巴示意了一下,“第五张,是有关牛有道在圣境内的情况。你和他是死对头,你会需要我们的帮助的。还是那句话,事败你死,若是不答应,你肯定活不过今天!不要想着另做打算,你没得选择。”说罢转身而去。

    目送对方离去,眼缝中目光闪烁一阵的邵平波忽回头坐下,翻到了文卷的第五张纸抽出查看。

    PS:感谢新盟主“li书童”捧场支持。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