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九零章 牛长老,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看完信的黎长生突然怒声一喝。

    众人畏惧,陆续散去。

    齐碧桑却走到了黎长生身边拱手道:“右使,可是和洪运法有关?若是,能否给我一看。”

    洪运法是天下钱庄的人,而这位就是督查天下钱庄的,洪运法出事了,人家的身份提出这个要求,黎长生不好拒绝,遗书给了她。

    齐碧桑接遗书看过后,脸色越发难看,自尽,居然真的是自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自尽?

    问题的关键是,突然在这个时候自尽,突然在她呈报圣尊之后自尽,为什么会这样?细思极恐!

    她意识到了所查之事恐怕没那么简单,洪运法贪墨的大量钱财很有可能还牵涉到了其他人,而这个人的能量不小,能及时获悉情况,还能逼死洪运法!

    能不动声色的把洪运法给逼得自尽,其人的能量可想而知!

    她有点害怕了,听到身边唏嘘声,不由回头,发现红盖天也凑在了身边看遗书,不禁咬牙道:“你看什么?”

    红盖天呵呵道:“我也是天下钱庄的督查,洪运法出事了,他的遗书我看看不足为过吧?”说罢抱着双臂慢慢走开了些,走到黎长生身边请教该怎么办。

    齐碧桑恨得牙痒痒,眼中满是恨意,发现自己可能被这老妖怪给坑了。

    之前红盖天突然在天下钱庄内大肆找事,她觉得奇怪,大家抽签时为什么要争着进天下钱庄都是心知肚明的,不就是不想惹麻烦吗?红盖天的行径很不正常,无异于主动找麻烦,其中肯定有原因,她哪能忍住不问。

    红盖天居然把牛有道的提醒告诉了她,只不过添油加醋了而已,说查不出事来就要掉脑袋之类的云云。

    言之有理,齐碧桑大惊,难怪这老妖怪主动找天下钱庄的麻烦。

    她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可自身力量有限,当即恳请天女教的势力相助,好嘛,天女教手上刚好掌握着洪运法的一些情况,立马帮了她大忙。

    红盖天还在那瞎忙,她齐碧桑后发先至,已经揪住了大案。

    可是没想到会闹成这样,这大案隐隐牵涉出的背后,让她害怕了,搞不好惹上了手眼通天的人物!

    事实上红盖天的确利用了她,否则哪有那好心提醒她,红盖天发现自己人手有限,这天下钱庄内部又捂的紧。

    到钱庄督查,除了查账似乎也没什么其他的好做的,可帐什么的看得眼花缭乱也没用,实在是找不出什么麻烦,尽瞎闹也说不过去不是?偏偏四海的力量在七国陆地上又没什么经营,帮不上什么大忙。

    可天女教不一样啊,他添油加醋的唆使齐碧桑,就是想利用天女教经营多年的势力来揭天下钱庄的盖子。

    然而眼前的种种迹象显示,事情好像闹大了,他也没想到会把事情给搞这么大,这都逼得钱庄执事自尽了,后面的事情能小了才怪。

    “红盖天!”齐碧桑将遗书还给黎长生后,喊了声,招呼红盖天跟她走。

    红盖天有些不情不愿,不过还是朝黎长生拱了拱手,走了回来,问:“什么事?”

    齐碧桑拽了他胳膊,直接给拖到了边上,暗暗咬牙切齿的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在故意坑害我?”

    红盖天惊讶:“我害你什么了?”

    “别跟我装糊涂,洪运法背后肯定有人……”齐碧桑一顿噼里啪啦埋怨,怀疑对方在利用自己,在警告红盖天,我要是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之类的云云。

    少来这套,你惹的事关我屁事!红盖天心里嘀咕,表面上却唉声叹气道:“我说大妹子,我一片好心,你我如今同气连枝,我害你干嘛?再说了,我连什么事都不知道,之前我察觉到异常向你打听,你也不肯说。”

    齐碧桑怒道:“这种事我敢随意走漏消息吗?”

    红盖天:“好好好,你有理行了吧?不是我说你,女人就是女人,有什么好怕的?这种事,背后若有人操作的话,越不敢动你,谁动你谁就是做贼心虚,生怕惹上嫌疑,人家躲你都来不及,你大可把心放在肚子里。”

    听他这么一说,齐碧桑也冷静了下来,想想看,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正这时,三只赤猎雕从天而降,几人飞落下来,正是丁卫,缥缈阁掌令来了。

    右使黎长生赶紧过去见礼,不知说了什么,还把遗书给丁卫看了,旁人能估计到是在说洪运法的事。

    丁卫的脸色明显变了,快步走到那一滩血泊的尸体旁,蹲下亲手拨弄着伤口看了看。

    黎长生在旁提醒他不用怀疑,“先生,他公然自刎,许多人都看到了,是自尽没错。”

    还是来晚了!丁卫慢慢站了起来,冷笑:“自尽!还真是挑了个好时候,谁信?你信还是我信?圣尊会信吗?”

    黎长生迟疑道:“可他的确是自尽,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他还不知道事情缘由,事情是齐碧桑直接上报了圣尊,事先未走漏风声,而丁卫来之前也未向外界走漏风声。

    “我这次来,是奉圣尊法旨来查他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什么好隐瞒了,丁卫把真实情况讲了出来,“他倒是死的及时,死了个一了百了,一封遗书把责任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

    黎长生这次真正是大惊失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事情远不止知罪自尽那么简单。

    丁卫冷冷道:“算时间,圣尊是前两天接到的奏报,消息回传到洪运法这需要时间,应该是抢在我前面不久。查这期间所有和洪运法来往过的人,务必查清洪运法在此期间接触到的传讯来向。还有呈报传往圣境在出入口转递的过程中,所有可能接触到呈报的人都要查,任何嫌疑人一个都不许放过,严查到底!”

    “是!”黎长生拱手领命,之后又迟疑道:“会不会是圣地那边接到消息后…是圣地那边有人走漏了消息?”

    丁卫冷眼道:“圣地那边该怎么办不是你我操心的事,圣尊自会处置。”

    说罢转身走向了红盖天和齐碧桑,站定后冷目打量二人。

    “见过掌令。”两人一起恭恭敬敬行礼。

    丁卫不跟他们啰嗦,直接问齐碧桑:“洪运法的那些女人还在天女教的控制中吗?”

    齐碧桑道:“目前还未接到变化消息,应该还在控制中。”

    丁卫道:“事不宜迟,为防有变,你立刻回一趟天女教,我调一队缥缈阁人手随你一起回去,那些人由缥缈阁接手。我会下令天女教附近一带的人手赶去配合。”

    齐碧桑拱手领命:“是!”

    丁卫回头吩咐手下,“你亲自带队护送齐长老过去。记住,接手扣押人员后,务必保证相关人员的安全,那些人都是证人,也许还能挖出其他线索来,决不能出事。你可代表缥缈阁直接号令天女教配合,我授你先斩后奏大权,不管是谁,胆敢干扰行事者,可直接抓捕,亦可杀无赦!生杀大权由你全权决断,总之务必保证人证安全!”

    “遵命!”其部从肃然领命。

    ……

    大罗圣地,王尊边走边暗暗观察着四周,不疾不徐地进了一处公事屋。

    屋内莎如来案后端坐阅览着什么,王尊上前行礼后,悄悄摸出一只银簪奉上,低声道:“牛有道的信。”

    莎如来抬眼看了看四周,方接了银簪施法打开,取信阅览后皱眉嘀咕:“这厮想干什么?”信转而给了王尊看。

    王尊看后也狐疑,“让我们帮他找熟悉天魔圣地内部情况的人,还要是能注意到乌常动向的人,并且有可能控制利用的人,这难度未免也太高了些吧?”

    莎如来琢磨了一阵,“告诉他,现在还不能答复他,他所需的情况要梳理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符合要求的人再说。”

    “好,我这就去办。”王尊领命告退。

    ……

    妖狐司,牛有道收到了莎如来的回复后,正要出去溜一圈,准备再去一趟荒泽死地,谁知走到门口却被一群人给堵上了,另七派的人一起登门。

    牛有道只好退回招待客人,喝茶交谈间,血神殿长老梅长红道:“牛长老,接到通报没有?”

    牛有道:“梅长老是说天下钱庄的事吗?如是这个,刚知道。”

    梅长红:“正是此事,你说圣境向我们通报此事是什么意思?”

    牛有道:“通报中不是夸了齐碧桑还给了奖励么,应该是鼓励我们向她学习吧。”

    天火教长老卢耀:“看来领悟到了圣意的人不止是我们,只是这齐碧桑还真敢呐,竟掀出这么大的事来。”

    牛有道:“你们跑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事的吧?”

    太叔山海突然呵呵一声,“我们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有些事情想来向牛长老请教请教。”

    牛有道摆手道:“说什么请教,大家同气连枝,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用不着这么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太叔山海手上茶盏一放,问:“牛长老,你最近在忙什么呢?”

    牛有道愕然道:“还能忙什么,不就这样。”

    太叔山海冷笑道:“这样是哪样?据我们所知,你现在没事就去外面到处溜达,我们却听了你的天天在这搞事,这事我们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听说你还跑去冰雪圣地喝喜酒去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