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九三章 放火烧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传书人不置可否,也不宜久留,沉默着快步离开了。

    邵三省心有余悸,脚步艰难地凑近到邵平波身边,“大公子,你…”

    邵平波知道他担心什么,面无表情道:“老邵,我没得选择,我若不强势反压,这些人必用尽办法杀我灭口!他们的人渗透到了什么部位,我们一无所知,防不胜防。”

    邵三省:“大公子既有办法化解,又何必说出那样出格的话,万一激怒了对方…”叹声摇头。

    邵平波:“对方直接找到我,让我鼓动对卫之战,势必要杀我灭口,可见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话不重,不足以当头棒喝。对方应该是缥缈阁内的异己,而我出言不逊不把缥缈阁放在眼里才会令对方另眼相看,我不惧缥缈阁,对方才会有跟我合作的兴趣。”

    刚还满心忧虑的邵三省顿时恍然大悟,明白了。

    点出揪出洪运法背后之人的办法既是威胁对方,也是证明大公子的能力,或者说是利用价值。对缥缈阁出言不逊实际上是在引起对方的注意,是在把自己推荐出去,进而让对方愿意和这边合作。

    想明白了,邵三省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大公子英明!只是…缥缈阁中的异己份子无异于是在对抗九圣,能是九圣的对手吗?真的是合适的合作对象吗?老奴怕最终会引火烧身啊!”

    邵平波:“我有得选择吗?”

    邵三省拱手道:“大公子既有揪出洪运法背后之人的办法,何不直接联系圣境相关方,直接献策为圣境效力岂不更稳妥?”

    邵平波:“然后呢?献策之后呢?”

    邵三省为之语结,忐忑道:“凭大公子的能力,兴许能得到圣境的重用。”

    邵平波:“老邵,你一厢情愿想多了,我在九圣眼里什么都不是。九圣在整顿缥缈阁,只是在整顿,整顿之后的缥缈阁还是缥缈阁。就算能如你所愿,眼前呢?你觉得那些人能让我联系上圣境?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异己在缥缈阁内的力量有多大,也不知是哪一方的势力,联系谁才能保证不会撞对方手里去?”

    “为了对卫之战不泄密,我们一直被朝廷严密控制着,而眼前只是知道一个传书的人是缥缈阁的人,谁敢保证没有其他人,万一陶略也是对方的人呢?这不是没有可能。为什么安排来给我传书的人偏偏就是缥缈阁的人?”

    “这个时候敢妄动,对方一定会不惜代价弄死我,甚至直接弄死陛下都是有可能的。”

    “老邵,我已经被那些人盯上了,目前除了吓唬吓唬,令对方投鼠忌器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已经处在了命悬一线的地步,这个时候只有我们越冷静,才能令对方摸不清底不敢轻举妄动。我们越淡定,对方越不敢赌。何况对方现在需要这一场战事,我现在死了,卫国那边的局可能会出乱子,对方将前功尽弃!”

    邵三省忧虑道:“真若和他们合作了,将来可如何是好?”

    邵平波:“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将来。先保住性命,先站稳脚跟,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等到战事成功,等我有了活动空间再从长计议。”

    ……

    齐京,庭院中的颜宝如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如同家庭主妇一般,正在井边清洗着一堆衣物。

    堂堂丹榜第二高手竟干这般杂活,倘若让修行界其他人看到了,怕是要惊掉下巴。

    可清洗手法熟练的颜宝如却一脸恬静,躲在了这里,能得鬼医弟子的庇护,远离了那些恩恩怨怨,内心无比的宁静。

    她也知道这份机会难得,大多人连鬼医弟子的门都进不了,更别说成为鬼医弟子的随从。

    经历了太多的生生死死,若是可以的话,她愿意这样活一辈子。

    衣物洗完,她提了一桶衣服走到后院的晾晒之地,衣服一件件取出抖开搭在绳子上晾晒。

    洗过的衣物晾好后,她又将之前晒干的衣服收了,抱着去了主仆三人的房间,将主仆各自的衣服一件件折好摞放。

    忙完这些,她方去了宅院中专门开辟出的医堂。

    掀开布幔进去,发现鬼医弟子无心又在血淋淋的动刀子,一旁配合的郭曼对进来的她微微点头。

    见在忙,颜宝如走到一旁没吭声,静静看着,只见无心在一静躺的男子胸口以刀划开胸口的皮肤,硬是在好好的皮肤上搞出一道长长的血淋淋的口子,不像治病的样子,反倒像是在雕琢伤口。

    而静躺男子的脸部被白布包裹着,只抠出了眼鼻口的洞眼。

    好一阵后,无心收了手上的刀,开始在患者胸口血淋淋的伤口上洒了药粉,之后又要来白布进行包裹。

    忙完这些后,无心查看了一下患者的症状,确认没问题方抬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就此转身离去。

    剩下的一些事,自然有郭曼和颜宝如来收拾。

    两人将一些瓶瓶罐罐以及血污之物收拾好了出来后,端了东西去清洗。

    无心使用治疗之物的清洗和一般人物品的清洗有所不同,一律要用特制的药粉浸泡。

    两个女人浸泡清洗之际,颜宝如忍不住问道:“这用刀子在一个人脸上修整,真能把一个人变得和另一个人一模一样?”

    郭曼:“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头回见识,以前只是听先生提过一嘴,说是可行。”

    颜宝如:“就算能变成牛有道,可牛有道人在圣境内,现在冒出个假的牛有道,就算再像,只怕也会被一眼识破。”

    郭曼:“管他的,是人家主动要求的,出了事也不关我们的事。”

    颜宝如:“我只是有些奇怪,先生怎么会答应干这种事?”

    郭曼:“我也不知道,遇见的时候,那人正被牛有道的人追杀,说是一家人都死在了牛有道的人的手上,先生也许是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才救了他。”

    颜宝如:“确认过对方的身份吗?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郭曼:“能有什么问题,出了这个门,他要报复牛有道,那是他的事,和我们一概无关。问题是先生要这样做,你也劝了,能有用吗?”

    颜宝如轻轻摇头,颇有些无奈,她的确是劝过,但是没用,轻叹了一声:“我只是不想先生卷入那些是非恩怨,我和牛有道交过手,那人很可怕,招惹上他还不知会惹来什么麻烦。好在牛有道人在圣境出不来,但愿不要出事。”

    郭曼手上的清洗动作停下,目光闪了闪,试探着问道:“宝如姐,你好像很怕牛有道?”

    颜宝如脑海中忽闪过一幕,被人揪住头发摁进蚂蚁窝的情形,那一幕的感觉,她一辈子都忘不掉,抿了抿嘴唇道:“我只是觉得先生没必要去惹他。”

    郭曼好奇道:“宝如姐,难道你就不想找牛有道报仇吗?”

    颜宝如苦笑:“他势力庞大,人脉广大,如今又是紫金洞的长老,身边高手如云,我连近他身都困难,他只需一句话就能逼得我如丧家之犬,这仇怎么报?我又拿什么去报?若非先生收留,若非忌惮鬼医的影响力,他肯定不会放过我。只要他能忘记我,以前的事情我也想开了,能过去就过去吧,我惹不起他。”

    “宝如姐能这样想也不是坏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郭曼点头赞同了一声,不过亦啧啧道:“说到这个牛有道,记得我当年听说他的时候,还不过是困居一地的小人物,没想到才这些年,已经经营起了如此庞大的势力,这人可真厉害啊!”目中有异样光彩闪烁。

    ……

    荒泽死地,一只灰翅雕遁入一座山林内,牛有道闪身落地,环顾四周。

    草丛中窸窸窣窣一阵,钻出一只黑狐走来之际化作人形,正是狐族族长黑云。

    都是老熟人了,也不客套,黑云走近便问:“又约我见面,何事?”

    牛有道:“我要见敖丰,差不多也该和他见面谈一谈了。”

    黑云愕然:“你要见自去见,找我作甚?你不会是要我陪同你一起去见敖丰吧?”

    牛有道:“不是。他躲在无量园内,我现在还不到进无量园的时候,现在就算进了,在无量园内和他碰头接触也容易引人怀疑,无量园不是见面说话的地方,所以想请狐族帮忙,把他给请出来一见。”

    黑云:“我说牛有道,你在开什么玩笑?你也知道他在无量园内,我根本联系不上他,连面都见不到,没有任何联系方式,我怎么帮你把他请出来,难道要我站在无量园外大声呐喊不成?”

    牛有道:“人是活的,想想总会有办法的。”

    黑云:“办法?什么办法?这事我真的没办法。”

    牛有道:“没办法直接把人请出来,那就间接请出来。”

    黑云:“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间接法?”

    牛有道:“放火烧!我关注过那一带的地形,林木茂密,你安排人手潜伏到无量园四周,做好准备后同时点燃大火。只要火势凶猛,应该能把隐藏的无量园给烧出来。就算烧不出来,外面那么大火,无量园内的人焉能不出来救火?敖丰很有可能会出来参与救火。”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