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九六章 我的同伙来自荒泽死地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刚迈步的敖丰瞬间停步,猛回头看向牛有道,见他一脸从容淡定,哪像是将死之人,沉声道:“你少跟我来这一套!”

    牛有道:“敖先生,我没跟你开玩笑。什么狗屁督查缥缈阁,我们只不过是九圣利用的东西而已,我再怎么为九圣尽力卖命也无异于饮鸩止渴。一旦整顿完毕,利用完了,缥缈阁要重拾为九圣执掌天下的威仪时,我们这种曾在缥缈阁头上作威作福的人还有活路吗?九圣不会管我们的死活,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死的很惨。”

    “我很清楚我的下场是什么样的,我甚至能想象到自己最后是怎么死的。最后的情形是,缥缈阁已经整顿的差不多了,而我们这些人还茫然无知,还在继续找麻烦督查,不知九圣什么时候会罢手。九圣突然罢手的时候我们事先一点都不知情,突然有一天,缥缈阁突然就找个理由把我们给抓了。”

    “瞬间把我们这些督查给灭了个干干净净,瞬间震慑天下,缥缈阁瞬间重掌威仪,继续为九圣效力。而我们呢,谁会在乎我们的死活?”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敖先生,你说,我最后的下场会不会是这样?”

    敖丰面色沉凝,思索着对方的话,这些他倒是没想过,但此时听来细细一想,还真有可能十有八九是如此。

    原因很简单,九圣不是剿灭缥缈阁,而是整顿。九圣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左膀右臂都给砍了,天下这么多人心叵测的人,天下这么多是是非非的事,九圣哪能事必亲躬,缥缈阁最后依然是缥缈阁。

    牛有道呵呵道:“敖先生,你应该明白,我是活不了多久的,我左右是死路一条,你说什么大不了大家一起去死,你这说法很让我意外啊!你不用揭发我我也是死路一条,你拿这个威胁我有意思吗?”

    敖丰慢慢走到了他的跟前,“你到底想干什么?”

    牛有道:“听说守护无量果树的有乌常炼制的鸦将,你见过鸦将吗?”

    敖丰咬牙切齿道:“我问你想干什么?”

    牛有道:“很简单,为自己博一条活路。没人愿意甘愿坐以待毙,左右是死,为什么不争取一线生机?敖先生,你难道不想得到无量果吗?只要拿到了无量果,大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待到修为突破,还有拼命一搏的机会!”

    竟是在打无量果的主意!敖丰震惊了,“你疯了吗?”

    “我没疯!因为我没得选择!”牛有道忽掷地有声,貌似情绪激动,忽抬手指着对方的鼻子,“你也没得选择,你若想送死,我随时成全你!”

    敖丰腮帮子紧绷。

    牛有道神情放缓,语气也放柔和了,“敖先生,你现在的日子想必不好过吧?可以想象,出卖了缥缈阁,又怎么可能会有好日子过。怎么办?难道你愿意这辈子就这样忍辱苟且一生,难道就不想博一把?想想吧,周围的冷眼,周围的不待见,你能忍气吞声一辈子?难道就没想过反抗?应该想过,只是不敢而已,因为反抗没用,找不到机会。”

    “可现在不一样了,我,牛某不怕死,牛某豁出去了,愿意舍身在前,愿意与先生里应外合。我愿与先生联手博出个希望来,就算死,咱们也能死个痛快。只要你我联手,未必没有机会!”

    敖丰目光闪烁着,微微颔首着,冷笑着:“我明白了,你故意让我离不开无量园,目的就是让我回到无量园经受度日如年的煎熬。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你针对我精心预谋好的连环圈套,目的就是为了今天,是不是这样?”

    牛有道:“说什么圈套有点过了,我没你想的那么深谋远略,只是类似的事情做多了,多少有了些经验,知道事情的结果必然是这样,便顺势而为了而已。这种事的关键还在你自己,无欲则刚,你若没有私欲就不会上钩,我也奈何不了你,你也不会陷得这么深。可一旦上了钩就是自找的,没必要喊疼,谁也怪不了谁,只能怪自己。”

    “敖先生,咱们这样埋怨来埋怨去没意义,敖先生是聪明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想那些有的或没有的没有任何意义,咱们一起向前看!只要得到了无量果,你我皆有机会突破到元婴境界!”

    “敖先生,元婴境界,你不期待吗?你不妨想一想,那是什么滋味,还需要守在无量园度日如年做条看门狗吗?那滋味你想想,多好,长生不死,修行界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境界!”

    敖丰深吸了口气,“你倒是想的美,我看你是在做美梦,得到了无量果又如何?得到了你也逃不出圣境,接下来便是针对你的无休无止的追杀,九圣挖地三尺也会把你给挖出来。他们会动用修行界的所有一切追踪手段追杀,我敢保证,在你还没有利用无量果突破到元婴境界前,他们就能把你给挖出来,你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牛有道:“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九圣真有那本事,荒泽死地的妖狐们为何还活得好好的?”

    敖丰:“荒泽死地是荒泽死地,那本就是妖狐保命的倚仗,难道你还指望妖狐能收留你不成?”

    牛有道忽现诡异笑容,“敖先生,无量园外那么大范围的火势瞬起,你不会认为是我一个人能突然间点燃的吧?”

    敖丰略眯眼:“你还有同伙?圣境内竟有人敢和你一起做这种事?”

    牛有道:“正是!我的同伙来自荒泽死地,也就是你口中的妖狐!”

    敖丰震惊:“这不可能!九圣费尽办法也无法派人打入妖狐内部,妖狐不可能相信人类。”

    牛有道微笑:“凡事总有例外的嘛,九圣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先生不妨好好想想,荒泽死地那么大地方,我怎么会那么巧偶遇先生设局?我又怎么会知道晁敬的下场?还有那些那些的线索之类的,先生是聪明人,应该想的通的。”

    敖丰目光急闪,倒吸一口凉气,“是妖狐在充当眼线帮你?”

    牛有道:“那是妖狐的地盘,对狐族来说,小事一桩,不算什么。”

    敖丰急问:“妖狐一族怎么可能帮你?你才来圣境多久,怎么可能那么快取得妖狐的信任?”

    牛有道:“那是我的事,没必要跟先生详细介绍,先生只需知道一旦事成,随时可以躲进荒泽死地,静待突破到元婴境界的那一天便可!先生,你应该明白,我既然敢往前冲,就不会往死路上冲!”

    敖丰沉默了。

    牛有道催促,“先生,大火很快会被扑灭,火势一旦控制住,无量园的人立马会搜查四周,留给我们商议的时间不多了,需早下决定!”

    敖丰目光闪烁道:“你就不怕我把你说的这些抖出来去将功赎罪?牵涉到妖狐这么大的秘密,足以免我一死!”

    牛有道两眼瞬间炯炯有神,抬手顿点了一下他的鼻子,以大气魄斩钉截铁道:“我容许你去告密!先生可在过程中自行视情况斟酌决定,愿意继续干就干,愿意告密也随时可以。真的,牛某此言发自肺腑,你告密了我也不会怨你!如我对先生所言,一切都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道理很简单,你身在无量园,我也左右不了你的决定。但就凭先生敢在荒泽死地违规抢掠,我就断定先生是个有追求的人,先生一定不愿继续在无量园苟且下去,只要有机会,我相信先生能做出明智的选择!”

    敖丰显然有些意动,纠结道:“可是无量果看守严密,无量园内守护的高手如云,果树跟前有鸦将守护,果树附近还有九大圣地的人围了一圈轮值驻守。可以这样说,果树跟前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随时有好多双眼睛盯着,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下手!”

    牛有道:“我不信世上有不失手的东西,咱们有问题解决问题。许多事情我事先已经深思熟虑谋划过,我不会去做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机会还是有的,但需要我们自己去创造。”

    敖丰:“你先把计划道来,我看看可行不可行。”

    牛有道:“一下两下说不清楚,现在时间有限,你我抓紧时间先解决我目前面临的最大麻烦。”

    敖丰:“什么?你说。”

    牛有道:“我一开始就说了,鸦将!”

    敖丰:“鸦将的确是个大麻烦,守在果树前不挪窝,任何人靠近都会被惊动,一旦惊动就会惹来整个无量园守卫的关注。我对那些鸦将也无可奈何,你让我如何解决?”

    牛有道:“我自有办法,你先告诉我,有几只鸦将守护?”

    敖丰:“不多,三只,分别守在果树的三个方位。”

    牛有道:“你见过鸦将化成人形后的样子吗?”

    敖丰:“见过,见过多次,只要人一靠近果树,鸦将立刻会化形戒备。而果树每天都会多次有人靠近,去清点果树上果子的数量,每次人一靠近,鸦将立马现形戒备。我也去清点过果子,所以多次见过。”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