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零九七章 惊险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牛有道:“听说鸦将化成人形后,会呈现死者生前的面貌?”

    敖丰迟疑道:“是这么回事,三只鸦将现形后看着有点眼熟,他们生前我应该是见过,好像是天魔圣地的人,但没打过交道,我也不清楚是天魔圣地的什么人,叫不出名字。”

    牛有道顿时兴奋道:“你可记得三名鸦将化作人形后的样貌?”

    敖丰不解:“有点印象。记得又如何,难道你还要到处去打听不成?不是,你问这个作甚?”

    牛有道就是要增加他的信心,也可以说是知道他不得不从后要增添对方的行事胆量,直言不讳道:“我有办法破解鸦将那一关。”

    敖丰讶异:“你有办法?”可谓相当吃惊,没想到对方已经预谋到了这个地步。

    牛有道摆了下手,先不解释那么多,而是快速从藏身之地出来,迅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动静。

    有些事情要不要现在做,他也有点犹豫,无量园那边控制住火势,解决了燃眉之急后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必然要大肆搜索,现在迅速脱身自然是比较稳妥的办法,可此时多走一步会减少后面不小的麻烦,但又害怕时间不够被无量园的人逮住。

    刚为了稳住敖丰,和敖丰扯的较多,耽误了一些时间。

    敖丰不知他想干什么,也跟着从藏身之地钻了出来,见他观察四周,也跟着观察了一下四周。

    眼前的山山水水忽让他心生感慨,身在无量园被管控的很严,基本上是没什么机会出来的,再次出来没想到是被牛有道一把火给烧出来的。

    眼见远处人与火的胶着还在继续,牛有道把心一横,决定冒险一把,回头对敖丰招了招手,又带着敖丰钻回了藏身之地。

    跟回来的敖丰问了句,“怎么了?”

    牛有道扯开衣领,伸手进胸口拽出了一叠白纸,又变戏法似的摸出了一只炭笔。

    他此来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来的,譬如联系赵雄歌,譬如先找武飞了解了情况,不准备到一定的地步不会轻易接近无量园,也不会放这把火。所以来之前也带了纸张在身,做好了万一能用上的准备,现在果然派上了用场。

    白纸施法一抻,单手拿着也犹如有板面托着一般。

    敖丰正奇怪这厮干嘛,牛有道已经用炭笔比划着说道:“三名鸦将化作人形的样貌,一个一个来,你说,我来画。”

    “……”敖丰哑口无言,看看作画的工具,感觉太过草率,怎么表达?怎么画?

    牛有道:“时间不多,得快点,别磨蹭了,先说脸型。”

    给了口述的方向,敖丰稍微琢磨着回忆了一下后,脑袋凑在了牛有道的身边,沉吟道:“第一个,脸有点方……”

    唰唰声起,牛有道手中炭笔快速在纸张上来回画出线条。

    “没那么方,颧骨这里再收一点。”

    牛有道又迅速换了手指涂抹线条,将画中颧骨部位进行修改。

    在提点中渐渐将一个人的脸部轮廓呈现后,加之牛有道那熟练的手法,敖丰忍不住多看了牛有道两眼,很是意外,这种绘画方式他还是头次见到。心里不禁在琢磨,这厮不会是为了盗取无量果提前做了这方面的练习吧?

    若真是如此的话,牛有道若真准备的如此充分的话,他心中反倒增添了些许信心。

    “眼睛鱼尾部位再下垂一点。”

    “这个额头再窄一些。”

    “鼻梁大概要再高一点,下巴尖一些。”

    两人凑在一起很亲昵的样子,一个针对印象中不同的地方对画作提出修改意见,一个则虚心接受,哪里不对立刻对哪里进行修改,没有丝毫的迟疑,也耽误不起。

    敖丰还没有正式答应牛有道去做那事,牛有道也没有要他明确答复,但两人的实际行动上明显已经狼狈为奸了,敖丰的状态很投入。

    当然,两人状态投入之余亦紧绷着一根弦,一直有分出一心留心外面的动静。

    唰唰的,牛有道画的飞快,很快,三名鸦将生前的面容呈现在了纸上。

    但是画纸弄的比较脏,涂抹过的地方太多。不过这不重要,对牛有道来说,现在只是草稿,只要把草稿带走就行,回头他会重画一遍。

    画完后,牛有道将三张画中人摊开在敖丰面前,问:“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

    敖丰目光在三张画像上来回扫视,琢磨沉吟了一阵,最终摇头道:“好像和本尊还有些不同,但我凭印象记不太清、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牛有道:“口述画出来的有差别很正常,我只问你一句,差别会不会太大,认识他们的人见到这三张画像后能不能认出他们来?”

    敖丰:“应该差不多了,除非鸦将和生前面貌差别太大,我对三名鸦将生前的模糊印象…应该不会有太大差别,否则我见到他们也不会觉得见过。认识他们的人见到画像应该是能认出的,至少和鸦将如今现形的模样差不多了,应该可以。”似乎确信般点了点头。

    “好!”牛有道迅速将画好的折好收起,又将纸笔交给对方,“你把无量园内的防御或人员布置情况大致画给我。”

    敖丰没二话,接了东西在纸上涂画,边画边解释,“无量果树就在无量园的正中央,三只鸦将就栖居在果树树杈上……”

    牛有道仔细听着,两眼紧盯画上逐渐呈现的标示。

    可并未持续一会儿,外面隐隐传来人声,“那边,你往那边去搜……”

    两人猛然一惊,四目一对,意识到麻烦来了。

    无量园那边的反应速度有点超出了牛有道的预料,在火势尚未完全控制之前就派了人搜寻。

    敖丰迅速将纸笔推回,蹿到洞口悄悄向洞外窥探。

    牛有道贴近洞口时,敖丰回头,向他做了推掌的手势,又指了指自己,再指向洞外,示意他出去应付。

    牛有道点头应允。

    敖丰回头略观察洞外,寻到了合适的机会突然蹿了出去。

    很快,搜寻至此的人当中有人喝了声,“什么人?”

    冒出来的敖丰道:“是我?”

    喝声者问:“敖丰?你怎么在这?”

    敖丰环顾四周,貌似搜查的样子道:“之前灭火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有人偷偷摸摸,不知是什么人,追了过来查看。”

    喝声者立刻沉声道:“人在哪?”

    敖丰:“隐约见人蹿进了这一带,找了找却不见踪迹,大家再散开把这一块搜一搜。”

    喝声者闻听这里有嫌疑,当即挥手道:“散开了搜,仔细搜!”

    众人领命四散,敖丰却不动声色地抢占了一方搜索方位,正是牛有道藏身的方位。

    藏身之地的牛有道身子靠在狭小的洞口一侧,手上纸张已经收起,脸上已经重新戴上了假面,已脱下外套,正在将衣裳进行内外置换掩饰。

    有人影闪到洞口,牛有道迅速摸上了腰间剑柄,蓄势待发,见到露面的是敖丰后,方松开了剑柄,目中略露赞赏神色,大概明白了敖丰刚才与搜寻者对话的意图。

    敢在荒泽死地违规抢劫,还有荒泽死地比试结束后从容不迫作证的情形,已经证明了敖丰不是个沉不住气的无胆鼠辈,眼前的事更加证明此人颇有胆略。

    怕就怕碰上猪队友,敖丰的能力让牛有道对行事越发多了几分把握。

    敖丰一到,两人迅速往洞口深处进了进。

    留心外面之余,牛有道低声道:“他们一旦发现了我,你不要管我,率先向我进攻,不要手下留情,务必撇清你自己。”

    敖丰嘴角抿了下,这种话让他这个合作者颇为心安,“外面有人接应你吗?”

    牛有道:“不要管我,我自会应付,自会想办法突围,计划中你的安全是首位的,你不能出事。”

    敖丰:“里面的守卫情况现在怕是没办法再向你详细交代了。”刚才并未交代多少就被打断了。

    牛有道:“我会再寻机会,要不了几天,我会亲自进一趟无量园,会现场勘查一遍,到时候我们再详谈。”

    敖丰震惊:“你疯了?连九圣弟子都不敢轻易进去,你一进去就会引起怀疑。”

    牛有道:“你放心,我们第一次碰头我也没打算能把所有事情给一蹴而就,后续准备我早已计划好了,不会引起任何怀疑。你不宜久留,出去,回去吧,我自想办法脱身。”

    敖丰刚点头道:“你小心点…”洞外忽有人闪落的动静。

    牛有道立刻侧身,轻挪步紧贴在了洞壁凹处,高度戒备着,这洞其实不深。

    敖丰迅速闪身外出,刚好迎上了警惕着走进来的搜寻人员,随口给了句,“一口浅洞,没什么情况。”说着从容不迫地与对方擦身而过了。

    搜寻者上前两步张望了一下洞内的情况,似乎信了敖丰的话,没再继续往前,也转身出去了。

    贴身在洞壁的牛有道松了口气,对方要是再继续进来搜查的话,那他非暴露不可,他也只能是先杀了此人再佯装和敖丰厮杀再伺机突围。

    出了洞的敖丰见同僚出来了,内心里亦是如释重负,太险了。

    一旦暴露,他不知道牛有道能不能突围出去,但肯定会引来无量园大量高手追杀不休。

    一旦牛有道落在了无量园的手上,那个后果无法想象,谁能保证牛有道的嘴巴不会被撬开?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