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道君 > 第一一零二章 婉拒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眼前他见过牛有道之后第一天当值,阵门就开启了,狐族立马就跟他联系上了,已经很能说明那把火的作用。

    一把火把他给烧了出去联系了上了他,说服了他同流合污。

    借着一把火的由头,又跟丁卫进了无量园见着了他,与他公然在无量园监视之下进行了再次的补充磋商。

    再加上眼前的效果,他意识到那一把火是牛有道花了很大心思的。

    由此可见,牛有道那厮为了盗取无量果下了很大的工夫,他心中暗暗嘀咕。

    他困在无量园内不知外面的局势,否则当知牛有道为何会选在这个时机放火。

    总之越能感受到牛有道的用心,他惴惴不安的那颗心也能稍安稳些,毕竟这不是干一般的事,稍有出漏就要掉脑袋丢性命的。

    “是啊!”危野闻言点头,感慨了一声。

    甲虫到手,敖丰不敢在此时查看,一直熬到次日清晨与下家换班回到自己落脚处后,方掏出了那只困在他衣袖中的甲虫。

    将甲虫头尾观察,不知甲虫腹部的东西是怎么放进去的,唯一的可能便是从尾部塞进去的。

    他施法小心将甲虫体内的东西逼出,想尽量不害甲虫的性命,担心这只甲虫还有回传消息的作用。

    然而甲虫体内之物一逼出,蹬着腿的甲虫很快便没了动静,死了,他也只能作罢。

    一小卷密封的纸,清理干净后摊开,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细小字迹。

    内容是让他和狐族建立联系,让他传出消息告知狐族他轮值的准确时间之类的。

    消息传递时,他只要将消息藏入不引人注意的物体中想办法抛出便可,狐族会派人到门口来取。

    取件的时间在晚上,便于避免被发现。

    当然,还需他配合,狐族会在他指定的准确时间点来取东西,因此在这准确时点内,他敖丰必须要转移门口另一名守卫的注意。

    看完信中内容后,敖丰把密信和甲虫都销毁了,闷在屋内长呼出一口气来,嘀咕自语一声:“得八天后了…”

    ……

    妖狐司,书房内,刚刚返回的牛有道走到案后坐下了,再次掏出袖子里的书信查看。

    这是他第二次查看,在外面拿到信时就看过一遍,再次看过一遍后,默默靠在了椅背,抬头看着屋顶轻叹了一声。

    信是由莎如来那边转递来的袁罡亲笔书信,如往常一般,对外界搜集到的情况做了简报。

    简报内容之所以让他叹息,是因为简报中提及了一事,郡主商淑清有了婚嫁对象,对象是个叫傅君兰的人。

    这个傅君兰多少与商家有点渊源,家族本是燕京一大户人家,早年与宁王商建伯有交往,宁王府没落后傅家受了牵连,也因此破败。商朝宗在南州崛起后,傅家投奔南州,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多少得了商朝宗一些支持,又重新有了些薄产。

    傅君兰小时候在宁王府和商淑清见过面,小孩子家家的在一起玩过,知道商淑清长什么样。

    因为家族没落的原因,世态炎凉,傅君兰也一直未婚娶,算是和商淑清同命相连。谁也没想到两人多年后居然还有机会走到一起,能让商淑清另眼相看,两人之间也算是一段姻缘造化。

    商朝宗对于此事是谨慎的,家族扶持归家族扶持,嫁妹妹归嫁妹妹,派人严查了傅君兰这些年的底细,确认无忧后方同意了。如今商淑清和傅君兰正在尝试接触交往,待双方都确认后,双方家庭便要落实双方的婚事。

    也不知袁罡是什么意思,一份简报中,商淑清的这事占了大半。

    牛有道懂袁罡的意思,牛有道知道在袁罡的眼中商淑清是个好姑娘,牛有道也知道在袁罡的眼中从不以容貌来衡量一个女子的好坏。

    事实上茅庐山庄的人眼都不瞎,都看出了商淑清对他牛有道有意思,袁罡如此详述未必没有劝他要不要考虑的意思。

    他和袁罡的关系,没有什么是不能直说的,袁罡之所以没有直接劝他,是因为知道他的过去。

    如此详述,未必没有希望他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的意思。

    能不能放下过去,是他牛有道自己的事,他自己会把握,不用别人操心。

    他也不傻,他也知道商淑清对他的心意,他更知道商淑清那女人除了容貌外,真的很不错。

    容貌他在不在乎?不能说一点都不在乎,多少还是有些在乎的。

    可他不能接受的原因和容貌无关,自从被袁罡和商淑清拉进了这趟浑水之后,已经走上了一条身不由己的路。

    说什么怕害了商淑清也许有些矫情,可事实的确是如此,他现在的处境一直处在生死边缘,不管和谁谈情说爱都是害对方。不管他和哪个女人确立了关系,对他下手不成的人都会朝那个女人去想尽办法,不说其他人,丁卫和玄耀哪个会放过好拿捏住他的机会?到时候不止害了那个女人,还要连累一大堆保护那个女人的人。

    离商淑清远一些,保持一些距离,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在保护商淑清,没办法,他目前的处境就是这样的。

    当然,排除这些原因他也不会接受商淑清。没其他原因,对商淑清没有男女之情,他不会因为觉得哪个女人不错就娶哪个女人,不会因为感动什么的而娶,没有男女之情就是没有男女之情,他一贯理智。

    这种事他不可能因为别人的态度就勉强自己,再说了,也没人会勉强他。

    没人勉强就说明哪怕是在其他人的眼里,也觉得他们两个不合适。

    为之叹息是因为毕竟受了商淑清这么多年的服侍,感叹商淑清这一生毁在了那张脸上,他不明白宁王商建伯为什么要让自己女儿变成一张“鬼脸”,赵雄歌说的不清不楚的,其中肯定隐瞒了什么。

    有些问题一时间想不明白,暂时也就不去多想了。

    抽出案上纸张,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莎如来的,让莎如来帮忙查一下傅君兰的背景,担心商朝宗的查探能力有限。

    他是希望商淑清能嫁个好人家而幸福的,不希望这么个好女子落得个不幸。

    也不仅仅是因为商淑清个人的原因,商淑清嫁人对整个商系势力来说绝非小事,一旦被心怀不轨的人介入利用,后果不堪设想,不得不谨慎。

    另一封信是回复给袁罡的,若商淑清能顺利嫁人,让帮忙准备一份厚礼赠予。

    两封信刚写完,外面响起秦观敲门的声音,“长老,有贵客登门。”

    牛有道随口问了句,“谁?”

    秦观:“冰雪阁阁主夫妇前来拜见。”

    川颖和雪落儿?牛有道愣了一下,那两位跑来干什么?旋即收了书信纳入袖中,迅速起身而出。

    来到外面时,雪落儿和川颖已经等候在庭院中,一对璧人,男的玉树临风,女的漂亮,就是肚子又大了不少。

    “见过阁主,见过川兄。”牛有道快步过去见礼。

    川颖态度亲昵热情,直接上前把了牛有道的胳膊,爽朗大笑道:“牛兄,冒昧来访,唐突打扰了。”

    雪落儿面露友善笑意,但略显矜持,毕竟相对来说,牛有道的身份地位她还是有些看不上眼的,不是因为丈夫的话,哪会降贵纡尊亲自登门拜访区区一个门派的长老。

    “不打扰,不打扰,二位是我请都请不来的贵客。里面请,里面请。”牛有道连连邀请,请了二人进客厅落座,并让出了主位给二人坐。

    秦观和柯定杰迅速给客人上茶,对他们来说,冰雪阁阁主夫妇也算是大人物,牛长老有这样的大人物朋友,他们与有荣焉。

    客厅内客套一番免不了,言谈间雪落儿偶有开口,过问了一下牛有道在这里过的怎么样,如果有什么困难她会帮忙过问一下。

    牛有道连连说好,说有困难一定会请求帮忙之类的,至于具体的困难只字未提。

    因为他很清楚,这不是从前,不是雪落儿说句话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如今的局面,有时连丁卫之流都无可奈何,雪落儿的话根本没有作用。真要牵涉到了圣境内正儿八经的斗争,谁会把雪落儿的话当回事?谁敢?

    谈及夫妇二人要暂离圣境回一趟冰雪阁后,川颖主动问道:“牛兄,我们刚好要出去,你可有书信要我帮忙转交给外面的朋友?”

    牛有道想了想,摇头:“没有。”

    川颖:“一个都没有吗?令狐秋那边要不要回封信?”

    牛有道呵呵道:“算了,我和晋国那边不合,还是不要连累他了,回些客套话也没什么意义。”

    不管川颖多热情,多豪爽,多主动愿意帮忙,牛有道都一一婉拒了。

    夫妇二人逗留了一阵也就离开了。

    送客到门外的牛有道不停挥手请客慢走,待到手放下时,眉头又略皱起,似乎在思索什么。

    ……

    天魔圣地,凿巨山开建的魔宫内,一片黑沉沉中叮当声不断。

    一体型高大的男子浓眉飞耸,光着健硕的膀子,抡锤开凿壁雕,行事看似工匠,实则正是天下九圣之一的乌常。

    长老黑石禀报完了情况,开凿声也停下了。

    乌常面对着壁雕徐徐道:“他拒绝了所有帮助?”

    黑石欠身道:“没明着拒绝,但至少都婉拒了。”

    乌常:“看来他还是不信任。种种迹象显示,圣女的东西很有可能在赵雄歌手上,他和赵雄歌关系匪浅,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取得他的信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